第1173章 前未婚夫心有不甘78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8
薛衡沉吟许久,侧头看向弗陵道:“我想了很久,之所以你对我不信任,或许是你接触我的时间短,你对我不了解。” 这一本正经,神色诚挚,眼神纯粹毫无杂质,说的她都快信……
    薛衡沉吟许久,侧头看向弗陵道:“我想了很久,之所以你对我不信任,或许是你接触我的时间短,你对我不了解。”

    这一本正经,神色诚挚,眼神纯粹毫无杂质,说的她都快信以为真了。

    可醒过来神来,弗陵一阵无语。

    都什么时候了,还拿她消遣。

    弗陵摆手又摇头,迫不及待道:“不不不,绝对不是这样,是你从一开始就对我有所隐瞒过,我先入为主地认为你在接下来的行为中还有对我隐瞒的成分。”

    薛衡笑了笑,故意跟她道:“总不能让我把心剥出来吧?也不是什么难事,去厨房拿把刀吧,总要见一见诚意才行。”

    “当然,我要是失血过多的话,你记得匀我一点即可。”

    弗陵呵呵两声,哪能听不出来他这是故意这样说。

    “那倒不至于,又不是特别得不得了的大事。”

    薛衡很是欣慰她现在这一副识趣的态度:“如果我们了解彼此的话,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你可真会异想天开,不会的不会的,我从小到大就对人防备心重,不为什么。”

    “你是不是小时候遭遇了什么?”

    “你就那么想跟我待在一起?连编排我都童年阴影这招都使上了。”

    “也不是,我只是为了表达我最诚挚的诚信。”

    “你是因为不了解我,因为我瞒过你一次,你先入为主,认为我对你也只剩下隐瞒。”

    “难不成呢”

    “从一开始我本来就不打算告诉任何人,不想牵涉到这件事中。”

    “你不是律师吗?正义呢,天平呢?你就算不拿着虎头铡除魔卫道,”

    “现实一点好吗?别傻傻的像个孩子一样。”

    “只是现在不能了。”

    “你已经初见端倪,也已经被人盯上,我好像也没有再瞒你的必要。”

    “关键是,要是不告诉你,你可真够折腾人的。”

    “我为什么会是你的软肋?”

    “谁说的?”

    “你那什么都会一点的助理。”

    “他瞎说。”

    “看看你现在,还打算继续骗我,不对,你更应该谁在骗自己?”

    “我骗自己什么?”

    “你自己知道就行。”

    “我不知道。”

    “哎,今晚的夜空真美。”

    “拍我头做什么?”

    “回去休息,明天早点起,我带你去个地方。”

    “好,去做什么?”

    “明天你就知道”

    ······

    1

    薛衡沉吟许久,侧头看向弗陵道:“我想了很久,之所以你对我不信任,或许是你接触我的时间短,你对我不了解。”

    这一本正经,神色诚挚,眼神纯粹毫无杂质,说的她都快信以为真了。

    可醒过来神来,弗陵一阵无语。

    都什么时候了,还拿她消遣。

    弗陵摆手又摇头,迫不及待道:“不不不,绝对不是这样,是你从一开始就对我有所隐瞒过,我先入为主地认为你在接下来的行为中还有对我隐瞒的成分。”

    薛衡笑了笑,故意跟她道:“总不能让我把心剥出来吧?也不是什么难事,去厨房拿把刀吧,总要见一见诚意才行。”

    “当然,我要是失血过多的话,你记得匀我一点即可。”

    弗陵呵呵两声,哪能听不出来他这是故意这样说。

    “那倒不至于,又不是特别得不得了的大事。”

    薛衡很是欣慰她现在这一副识趣的态度:“如果我们了解彼此的话,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你可真会异想天开,不会的不会的,我从小到大就对人防备心重,不为什么。”

    “你是不是小时候遭遇了什么?”

    “你就那么想跟我待在一起?连编排我都童年阴影这招都使上了。”

    “也不是,我只是为了表达我最诚挚的诚信。”

    “你是因为不了解我,因为我瞒过你一次,你先入为主,认为我对你也只剩下隐瞒。”

    “难不成呢”

    “从一开始我本来就不打算告诉任何人,不想牵涉到这件事中。”

    “你不是律师吗?正义呢,天平呢?你就算不拿着虎头铡除魔卫道,”

    “现实一点好吗?别傻傻的像个孩子一样。”

    “只是现在不能了。”

    “你已经初见端倪,也已经被人盯上,我好像也没有再瞒你的必要。”

    “关键是,要是不告诉你,你可真够折腾人的。”

    “我为什么会是你的软肋?”

    “谁说的?”

    “你那什么都会一点的助理。”

    “他瞎说。”

    “看看你现在,还打算继续骗我,不对,你更应该谁在骗自己?”

    “我骗自己什么?”

    “你自己知道就行。”

    “我不知道。”

    “哎,今晚的夜空真美。”

    “拍我头做什么?”

    “回去休息,明天早点起,我带你去个地方。”

    “好,去做什么?”

    “明天你就知道”

    ······

    薛衡沉吟许久,侧头看向弗陵道:“我想了很久,之所以你对我不信任,或许是你接触我的时间短,你对我不了解。”

    这一本正经,神色诚挚,眼神纯粹毫无杂质,说的她都快信以为真了。

    可醒过来神来,弗陵一阵无语。

    都什么时候了,还拿她消遣。

    弗陵摆手又摇头,迫不及待道:“不不不,绝对不是这样,是你从一开始就对我有所隐瞒过,我先入为主地认为你在接下来的行为中还有对我隐瞒的成分。”

    薛衡笑了笑,故意跟她道:“总不能让我把心剥出来吧?也不是什么难事,去厨房拿把刀吧,总要见一见诚意才行。”

    “当然,我要是失血过多的话,你记得匀我一点即可。”

    弗陵呵呵两声,哪能听不出来他这是故意这样说。

    “那倒不至于,又不是特别得不得了的大事。”

    薛衡很是欣慰她现在这一副识趣的态度:“如果我们了解彼此的话,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你可真会异想天开,不会的不会的,我从小到大就对人防备心重,不为什么。”

    “你是不是小时候遭遇了什么?”

    “你就那么想跟我待在一起?连编排我都童年阴影这招都使上了。”

    “也不是,我只是为了表达我最诚挚的诚信。”

    “你是因为不了解我,因为我瞒过你一次,你先入为主,认为我对你也只剩下隐瞒。”

    “难不成呢”

    “从一开始我本来就不打算告诉任何人,不想牵涉到这件事中。”

    “你不是律师吗?正义呢,天平呢?你就算不拿着虎头铡除魔卫道,”

    “现实一点好吗?别傻傻的像个孩子一样。”

    “只是现在不能了。”

    “你已经初见端倪,也已经被人盯上,我好像也没有再瞒你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