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老友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8
第七百四十五章老友 “哈哈,当然想啊,你就在这里多住段时间,做给爷爷吃就行!”苏建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打着哈哈说道。 “那不行,我平时忙着呢,哪有空天天在这里……
    第七百四十五章老友

    “哈哈,当然想啊,你就在这里多住段时间,做给爷爷吃就行!”苏建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打着哈哈说道。

    “那不行,我平时忙着呢,哪有空天天在这里给你做饭吃?”

    楚莹莹撇了撇嘴,看了他一眼继续道:“还不如你和晴姐跟着我们一起去北都,这样就可以天天吃我做的饭菜了。”

    听完她这话,不但苏建勇,就连苏晴都一愣,心想,不会吧,为了吃你做的菜,还要付出这么大代价?

    “哈哈,你这丫头,爷爷在这里活到一把年纪,哪能为了贪嘴离开。”苏建勇也知道她是开玩笑,大笑着说道。

    楚莹莹的目的,自然也就是讨好拉拢一下这老头,当然她也知道,靠讨好根本无法让这老头出山。

    但这种好感会增加很多印象分,以至于到最后就算扯破脸皮,也不会伤及最基本的感情。

    “苏大哥在家吗?”这时,听到外边有人喊道。

    众人立刻向院子里望去,只见两个男子走了进来,前边的五十多岁,瘦高的个头,戴着一副眼镜。

    打扮的文质彬彬,脸上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惯有笑容,不用猜也知道是个领导。

    而他身边的年轻人,穿着笔挺的西装,手中提着一些礼品,应该是他的秘书或者司机。

    “在这里,你们是”苏建勇站起身来迎了出去,脸上带着疑惑问道。

    “苏大哥,你再仔细看看,难道真认不出我了?”中年男子走到他身边,摘下了眼镜,笑着问道。

    从他的言行及举止能看出,两人是老相识,只是多年未见的变化,一时之间没认出来而已。

    果然,陈建勇在仔细打量了一下他后,惊喜道:“你是小林子,林峰!”

    “哈哈,苏大哥,你终于认出我来了。”

    林峰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他继续道:“快二十年不见了吧,我经常怀念咱们在一起工作的日子。”

    他口中虽说着怀念,但这么久不见,脸上远没有苏建勇那么惊讶亲切,给人一种深沉的感觉。

    “走,走,快到屋里坐!”

    苏建勇拉着他的胳膊,热情的继续道:“乡医院被合并之后,你不是调去坤安了吗?老沐也去了北都,就剩我没人要,没办法只能内退喽!”

    原来,他与林峰,沐宇文的爷爷沐国昌,曾经是一个乡镇医院的医生,随着发展医院合并,两人都相继调离。

    而他则因为性格固执倔强,看不惯医院的一些所作所为,经常得罪领导跟同事,又没什么关系。

    所以医术再高,也没人愿意接收,最后只能卷铺盖回家!

    “就你当年的脾气,哪个领导敢要?”林峰笑着道。

    说话间,两人便来到了正屋,苏建勇开口道:“你来的正好,咱哥俩好好喝一杯!”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林峰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当然,越不客气越说明两人之间的感情,没那么多虚伪客套,继续道:“知道你讲究,我专门给你带来点纯天然的野味尝尝!”

    说完后,在年轻人手中接过礼品,是两只盒装的山鸡及大雁蛋。

    “这可是好东西!”

    苏建勇看了一眼,眼睛眯起问道:“你小子不会也跟老沐一样,开门诊医院发财了吧?”

    纯正的野味价格并不便宜,普通上班族哪舍得买?何况还带着有手下一起来,不用猜也知道混的有模有样。

    “我哪有沐大哥的头脑?也就只能上班混口饭吃。”林峰笑着回答。

    “林局长这是谦虚了。”

    旁边的年轻人恰到好处的插口介绍道:“上个月,林局长便调回到了咱们沧州市卫生局,任副局长的职务!”

    听到这话,不单是苏建勇,就连苏晴三人脸上都充满了惊讶!

    “当上局长了,该值得庆贺庆贺!”苏建勇点了点头,话语中透露着一丝凄凉的味道。

    说实话,他可以淡泊名利,但想到曾经的兄弟,一个赚了钱,一个当了领导,虽谈不上羡慕嫉妒,但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别这么说,以苏大哥的能力,还瞧不上这小局长呢。”

    林锋笑着调侃,话题一转继续道:“何况我听说,晴晴参加国际医术交流赛,拿了个第一名,奖金就五百万,我这局长混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钱啊!”

    他话里有话,更主要是让人捉摸不透究竟是什么意思!

    苏建勇先是一愣,随即侧头望向孙女,很明显是在问,到底怎么回事?

    “爷爷,前两天是医院安排我去北都参加交流会,我也没想到还有奖金。”

    苏晴俏脸上充满了紧张,继续解释道:“医院领导也问过北都协会那边,说奖金是给个人的。”

    严格的家教,爷爷一直不让她参加什么医术比赛之类,说白了,在这个老头眼里,学医是救死扶伤,而不是争强好胜。

    再者就是,现在的比赛,有太多内幕猫腻,甚至成了一些人镀金的机会,赢了未必有真本事。

    “哈哈,晴晴,你太年轻了。”

    林锋打着哈哈,却又语重心长的继续道:“奖金归谁还是未知数,今天早上你们院长向局里打了报告,现在局里也正在跟北都那边协商!”

    他这意思很明确,医院不甘心,然后找到卫生局,在跟北都卫生协会讨说法。

    “可是,昨天电话里,协会领导亲口承认,这奖金是给个人的,不信你问问我的两个朋友。”

    苏晴看了秦烈两人一眼,俏脸上充满了委屈与无辜道。

    秦烈与楚莹莹心想,难道为了奖金,这局长都亲自上门了?那也不至于提着礼品来攀关系啊!

    “晴晴,不提这事还好点,昨天是谁在办公室打人的?”

    林锋这话的意思,自然是秦烈打几个保安的事情,眉头一皱继续道:“你们院领导对你非常不满,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他们甚至准备开会研究,对你如何处罚!”

    “简直是笑话!”

    楚莹莹听到这话,再也忍不住了,俏脸上带着鄙夷与不屑道:“处罚谁?晴姐就没打算回去,这份破工作有什么好?作为医院领导,不感激人家,居然还抢人家的奖金,到底要不要脸?还好意思跟北都协商,难道丢人还嫌丢的不够远吗?”

    她此时也听出,林峰不是什么好东西,话语自然也不客气,甚至指桑骂槐,连他都包括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