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命大的白萱妍(下)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8
柳如烟心生疑惑,白萱妍到底是不是只知道了什么?不然怎么会突然想起要用木偶先做测试,如果钢丝真的断了,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是人为的,到时候可就麻烦了。一想到这里……
    柳如烟心生疑惑,白萱妍到底是不是只知道了什么?不然怎么会突然想起要用木偶先做测试,如果钢丝真的断了,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是人为的,到时候可就麻烦了。一想到这里,柳如烟赶紧趁着没人注意她的时候离开了人群,她去给那人发消息,虽然其他人没有注意到她的离开,但是白萱妍却是察觉到了,她望着柳如烟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找到了。”场务终于从另外一个剧组借到了木偶娃娃,她虽然不是非常情愿,但毕竟她还是需要这一份工作的,所以她还是把木偶搬了过来。

    白萱妍跟于梦,还有副导演等众人上前查看这个木偶,白萱妍笑着伸手抱了抱,“虽然比起我还是清了一点点,但也差不多了,就这样吧。”说着她转头笑着看向威亚老师说道:“麻烦威亚老师帮忙把木偶系上去,等升到我今天需要拍摄的高度上,左右摇晃,让木偶晃动起来。”

    威亚老师虽然觉得白萱妍这么做就是多此一举,但是既然导演都说了,他自然也只好照做。

    白萱妍就站在机器的旁边,威亚老师吊木偶的时候,她便仔细的观察钢丝,因为吊威亚最容易出问题的就是在钢丝线上,如果是她自己动手脚的话,一定会动钢丝,但是这个度应该进行过精确的计算的,只有在摇晃到某个程度的时候,钢丝才会断,但是只要仔细的查看钢丝的断处,就能知道是不是人为的了。

    威亚老师把木偶根据经验绑好之后,转头看着于梦、白萱妍、副导演、还有冯坚跟现场的工作人员,“好了,需要检查一下吗?”威亚老师说这话并不是意气用事,而是觉得既然白萱妍提出这个问题,就是不相信他,那他也必须让白萱妍亲眼见证到自己是真的可以保证吊威亚人的安全才行,所以他才会问白萱妍。

    既然威亚老师点名了,白萱妍如果推脱那就那就有些不对了,于是她笑了笑走上前去,真的非常仔细的看了一圈,然后她还用手去扯了一下,这个动作本来并没有什么,但是却让刚与那人联系之后回到现场的柳如烟脸色一白。

    白萱妍放开手,轻轻的拍了拍,笑着抬起头说道:“威亚老师果然是威亚老师,这安全做的可是够仔细的,好了,那升上去吧。”

    威亚老师点了点头,其他人朝后退了几步,他转头对着自己的徒弟点了点头,那几个人开始操作威亚,一点点的往上升,老实说,以前在电视上白萱妍曾经看到过那种用人手拉着升上去的威亚,那个时候她就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但是现在随着科技越来越发达,威亚这种再也不是人工操作的了,也大大降低了安全系数。

    白萱妍抬起头看着那个木偶被升到了三层高的位置才停住,她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如果钢丝线真的被人动了手脚,三层楼掉下来,即便不死也是残吧?背后那人对她的仇恨真的有这么深吗?深到希望自己死?

    “萱妍?萱妍?”于梦转头时发现白萱妍正在发呆,叫了两声都她都没有反应,她只好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臂,白萱妍回过神来转过头看着于梦问道:“嗯?于导有事?”

    “不是,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怎么看着好像有些没有精神?”于梦发现白萱妍的脸色确实有些差,便关心的问道。

    白萱妍笑了笑,“没事,大概是很久没有体验吊威亚了,一下子看到吊了这么高,还是有些害怕的。”

    “原来是这个愿意啊,我还以为你是真的害怕呢,没事,如果你真的觉得这个高度太高了,等一会上去之后我让威亚老师调低一点高度就好了。”于梦笑着说道。

    白萱妍笑了笑,再一次的抬起头,看着空中那个已经在晃着的木偶,她的心就好像吊着木偶的那根钢丝一样,随时都可能崩坏。

    一分钟过去了,木偶似乎不动了,于梦转头问道:“萱妍,这测试的差不多了吧?”

    白萱妍看着那个木偶微微皱眉,为什么会没事?难道动手的人并没有下手?还是没有下手在钢丝线上?那背后那人今天就放过一个这么好对付她的机会了?

    她有些想不明白,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好,那就麻烦威亚老师把木偶放下来了。”

    既然威亚的测试安全的通过了,那么白萱妍自然也不好再找什么理由拒绝吊威亚了,于是她主动的上前,等到威亚老师把木偶从上面放下来之后,他便拿着扣子准备扣上白萱妍的安全带上,就是这个时候,他发出了“咦”的声音。

    白萱妍转头有些奇怪的问道:“老师怎么了?”

    “不对啊,这跟钢丝怎么线少了这么多根?”威亚老师最是了解自己的工具的数量的,特别是钢丝这种,他所有的设备上的东西都是每天亲自检查的,所以清楚的记得以前钢丝线并不是只剩下现在这将近七八根的样子,很明显断了很多。

    于梦他们也发现这边的异常了,便朝着他们在的方向走去,于梦走到白萱妍身边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白萱妍没有开口,但是威亚老师开口了:“于导,有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我必须承认这件事情是因为我的失职才会发生,但所幸并没有造成什么恶略的后果,也算是意料中的幸运了。”

    他这话听的于梦云里雾里的,“老莫,你老实说,到底怎么了?”

    老莫叹了一口气,把那根已经断了很多的钢丝线头拿出来给于梦看,“于导,你应该知道我做这一行有多长时间了,对于威亚这一行业,我是一直矜矜业业,时刻不忘记,演员的生命安全重于一切,所有的设备我每一天都会亲自检查,但是就在刚才这个木偶放下来之后,我准备给萱妍扣上扣子的时候,发现钢丝线变得比以前细了,我这才发现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