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敌情有变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8
刚过中午,西多林就接到坡顶观察哨打来的电话,得知两岸的工兵已经开始了冰上架桥的工作,便笑着对索科夫说:“师长同志,真是没想到,您的方案提出还不到半天,两岸的……
    刚过中午,西多林就接到坡顶观察哨打来的电话,得知两岸的工兵已经开始了冰上架桥的工作,便笑着对索科夫说:“师长同志,真是没想到,您的方案提出还不到半天,两岸的工兵就开始架桥了。”

    “为了尽快恢复两岸的交通运输,架桥是势在必行的。”索科夫考虑到如果天气转好,德军肯定会出动侦察机,对伏尔加河进行侦察,到时敌人就有可能发现河上的架桥行动,便吩咐西多林:“参谋长,命令部队在南北两岗的反斜面,建立防空阵地,一旦发现敌人的侦察机,就坚决把它们打下来。”

    “放心吧,师长同志。”反正距离大反攻也没几天时间,西多林觉得没有必要再隐藏实力,便爽快地说:“待会儿我就命令把放在仓库里的高射机枪都搬出来,架在反斜面。敌人的飞机不来则已,只要来了,管教他有来无回。”

    西多林把电话拿起来,又重新放下,见索科夫一脸诧异地望着自己,连忙向他解释说:“师长同志,我觉得应该将师里的几位团长都召集起来,把即将展开大反攻的好消息告诉他们。您说行吗?”

    索科夫想到如果不是司令部疏忽,自己手下的这些团长此刻应该都知晓整个反攻计划。既然西多林提起,他便点了点头,顺水推舟地说:“除了别尔金团长外,你通知另外三位团长尽快赶到指挥部来,有重要的事情要向他们通报。”

    电话打出去后,不到五分钟,第124团团长斯塔尔恰中校就率先赶到。他进门后,向索科夫、伊万诺夫和西多林敬了一个环礼,没等他开口,索科夫就朝桌子边的长凳一指,对他说:“坐吧,斯塔尔恰中校!”

    斯塔尔恰在伊万诺夫的身边坐下后,歪着身子凑过去,低声地问:“师长同志,这么急着叫我们到这里来,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伊万诺夫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的老部下一眼,表情平淡地说:“斯塔尔恰中校,不要着急,等人来齐以后,你自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很快,第125团团长叶尔沙科夫中校也赶过来了。他和斯塔尔恰一样,刚敬完礼,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索科夫安排在桌边坐下。叶尔沙科夫坐下后,望着对面坐着的斯塔尔恰,用嘴型无声地问对方:“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斯塔尔恰虽说早来一步,但对索科夫叫他们来的目的是一无所知。他只能摇摇头,耸了耸肩膀,把双手一摊,示意自己也是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不要着急。”索科夫看到了两位团长之间的小动作,扭头对对他们说道:“等帕普钦科中校到了以后,我会宣布叫你们过来的原因。”

    帕普钦科的部队驻扎在红十月厂的工人新村,接到西多林的通知后,他立即把指挥权移交给团参谋长,自己带着两名警卫员急匆匆地赶往马马耶夫岗。紧赶慢赶,等他到达指挥部时,已经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看到姗姗来迟的帕普钦科,索科夫淡淡地说:“人都到齐了,我们现在开会。”

    “师长同志,”听到索科夫说人来齐了,斯塔尔恰以为他忘记了别尔金,连忙提醒他说:“缩编团的别尔金团长还没到呢,我们是不是再等等他们?”

    “不用了,今天会议要宣布的消息,别尔金团长早就知道了。”索科夫面无表情地对三位团长说:“团长同志们,我今天把你们叫到这里来,是想告诉你们:最高统帅部打算对进攻斯大林格勒的敌人,展开一次全面的反攻……”

    说到这里,索科夫略微停顿了片刻,以观察三位团长的反应。也许是失败的反攻次数太多,三人听到这个消息,脸上半点喜悦的表情都没有,心里都对这次反攻不看好。索科夫轻轻地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这次参与反攻的部队将超过一百万人……”

    “什么?超过一百万人?”此刻就算有颗炮弹落在桌边爆炸,也比不上索科夫这句话带给三位团长的震撼大。帕普钦科用怀疑的口吻问道:“师长同志,您说错了吧?不是一百万人,而是十万人吧?”

    “没有说错。”索科夫望着帕普钦科说:“中校同志,这次参与反攻的部队,不仅仅是我们斯大林格勒方面军,还有瓦图京将军的西南方面军、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顿河方面军,三个方面军的总兵力加起来,远远超过了一百万。”

    原本有些心不在焉的三位团长,此刻个个是两眼放光地望着索科夫,迫切地等待他继续往下说。索科夫也没卖关子,接着说道:“我们拥有火炮和迫击炮超过一万五千门,另外还有一千五百辆坦克……”

    虽说西多林和伊万诺夫早知道了会议的内容,但此刻听到索科夫提到的兵力和技术装备,两人依旧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在介绍完上级的反攻计划后,索科夫最后说道:“为了确保大反攻的成功,因为在反攻开始前,上级暂时不会为第62集团军的部队补充兵员和技术装备,崔可夫司令员命令各师、各旅、各团继续坚守现有的阵地,牵制住敌人,使顿河流域的敌人遭到攻击时,他们无法从城里抽调兵力去支援。”

    “那我们师呢?”斯塔尔恰等索科夫的话一说完,就立即迫不及待地问道:“我们师还有足够的兵力,和一些难得的技术装备,难得上级没有给我们安排任务吗?”

    “斯塔尔恰中校,你不要着急,上级肯定给我们师单独安排了作战任务。”索科夫说到这里,俯身拿起红蓝铅笔,在马马耶夫岗的位置画了一个圈,说道:“我们的任务就是攻击高地正面的罗马尼亚军队,并尽可能多地恢复失去的阵地。”

    三位团长都和罗马尼亚军队交过手,对方的实力如何,他们都心中有数。进攻马马耶夫岗的罗马尼亚第13师,除了最初与坚守北岗的海军陆战营拼刺刀时,表现得还算可圈可点外。但自从被近卫师的指战员打得狼狈不堪以后,就变得畏手畏脚,没有以前那么敢拼命。如果上级真的让自己的部队把罗马尼亚军队作为主攻目标,那么能取得的战果,一定会非常辉煌的。

    想到这里,三位团长都纷纷起身向索科夫表态,希望把打主攻的任务,交给自己的团来完成。为了谁的团第一个对罗马尼亚军队实施进攻,三人争得面红耳赤。

    对三位团长的争论,索科夫没有立即表态,而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等三人的争吵告一段落后,索科夫才不紧不慢地说:“对不起,三位团长同志,你们三个团都被我安排在第二梯队,主攻任务我打算交给别尔金团长的缩编团。”

    听到索科夫说把主攻任务交给缩编团,三位团长便乖乖地闭上了嘴。他们的心里很清楚,缩编团是索科夫的嫡系,而团长别尔金以前又是索科夫的政委,有了这样的关系,他们怎么可能争得过?

    就在索科夫在向三位团长介绍第二梯队的任务时,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西多林连忙抓起电话,对着话筒说:“我是西多林!”

    “参谋长同志,我是侦察连长克里斯多夫。”电话里传出了克里斯多夫中尉的声音:“我刚刚得到侦察兵传回的特殊情报,需要立即向您汇报。”

    “说吧,中尉同志。”西多林问道:“你们是不是已经找到了罗马尼亚军队的防御薄弱点?”

    “不是的,参谋长同志。”克里斯多夫回答说:“根据侦察兵报告,马马耶夫岗和工人新村正面的罗马尼亚军队,正在大规模撤退。”

    “什么,罗马尼亚军队在撤退?”西多林听到这个消息,吃惊地问:“中尉同志,你的侦察兵有没有搞错,敌人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撤退呢?”

    “是真的,参谋长同志。”克里斯多夫见西多林不相信自己的话,不免有些急了:“罗马尼亚军队撤出阵地后,立即就有德国兵开进了他们放弃的阵地,接替了防御。看样子,敌人是在换防。”

    “师长同志,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西多林连话筒都没来得及捂,就着急地对索科夫:“马马耶夫岗和工人新村正面的敌人正在换防,原来的罗马尼亚军队被调走,由德军接替了他们的防御。”

    “敌人换防了。”听到这个意外的消息,索科夫的脸色变得铁青,他用手指着西多林,吩咐他说:“立即告诉克里斯多夫中尉,让他们尽快搞清楚接防的德军番号,以方便我们重新制定作战方案。”

    “中尉同志,师长命令你们,立即搞清楚敌人的番号。”西多林等索科夫说完,立即又冲着话筒说:“务必在天黑以前,完成这项任务。”

    <!-- csy:21126356:865:2019-11-02 07:01: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