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拒绝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19
出发后他问她回哪儿,因为这两年顾家庄园没有蹲到人,他认为尔歌是换了住处。 顾尔歌回,“君安小区。” 居然跟他一个小区? “我也住这小区,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不……
    出发后他问她回哪儿,因为这两年顾家庄园没有蹲到人,他认为尔歌是换了住处。

    顾尔歌回,“君安小区。”

    居然跟他一个小区?

    “我也住这小区,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不常回来。”

    向维北哦了一声,“这两年在国外干嘛呢?一点消息也没有。”

    顾尔歌:“瞎玩。”

    他又问了一句,“前两年车祸的伤都好了吗?当时看到新闻报道,施宇急疯了!后来一直在找你。”

    顾尔歌看着挡风玻璃出神,嗯了一声当作回应。

    向维北看她不想多谈的样子,也没有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她好似反应过来了一样,喊他,“我不是不搭理你,我就是有点累。”

    他侧眼看她,只见她一脸憔悴,脸色比之前更苍白了几分。他心里一急,“我送你去医院!”

    顾尔歌摇了摇头,“还有几分钟就到家了,我回去躺一下就好。”

    向维北不放心,“真的吗?”

    尔歌点头,“要是真有事儿,我妈会送我去医院的。”

    向维北就不再强求,到了地下车库,没开一会儿,顾尔歌说把她放下就可以了。看她进了电梯,他才打了方向盘开往另一边。

    原来她住小区南边,而他住小区北面,难怪碰不了面。

    不过有顾衍坐镇,若他有心隐藏,恐怕谁也找不到顾尔歌。

    她进了电梯,从包里拿出药来吃了两颗,又用手机查看了一下邮件,这几天周渔和周行的行踪照片全已经打包发到她的邮箱了。

    终于看到了另外一封邮件!她已经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这家跟踪的侦探社,不是她随便找的,而是从周行账单上发现的。谈生意的时候她就明确表示要知道周行为什么会给他们转账,他调查的是谁。但是侦探社那边说客户隐私,不便透露,或者他们以为她是钓鱼执法,不肯说实情。

    合作了一段时间后,加上她出的价格远远高出周行当初的价格,便特意去找了当时的底片,发到她的邮箱。

    内存太大,她得回家用电脑解压查看。

    退出来看微信,之前的微信和手机号码都没用了,现在用的和这个好友不多,左右就那么几个人。

    除开夏素日常问候,爸妈的对话框也有未读消息1。

    邢桑的对话框有18条消息,她点进去看:

    10:08分:【施宇哥说今天工作忙,陪不了你。】

    11:32分:【施宇哥说他刚开完会,等会儿要去见一个客户。】

    12:23分:【施宇哥问你吃饭了没?】

    15:00分:【施宇哥说临时决定晚上要开个项目决策会,今天过不来了。】

    19:17分:【施宇哥问你吃晚饭了吗?】

    19:17分:【卧槽,我不要当传话筒了!姐,我把你的名片推给他了。】

    ……

    最后一条21:18分:【姐,你倒是加一下好友啊!我很累好不好!】

    她回到主界面,“通讯录”当真有一个红点。她点进去看,头像还是几年前他们用的那个二次元情侣头像。

    没有通过好友请求,也没有回复邢桑的消息。

    之前邢桑能守住秘密,是因为他不知道尔歌恢复得如何,加上顾衍的态度,他是万万不敢太岁头上动土。这次倒戈,是因为看尔歌大有好转,顾衍也不再隐藏尔歌踪迹,他本身又是偏向施宇的,所以就推波助澜一把。

    回到家,顾衍和何如醉都坐在客厅,她换了鞋走过去看,发现何如醉披着薄毯靠着顾衍睡着了。

    顾衍单手揽着妻子,带些埋怨对顾尔歌说,“以后早点回来。”

    只要住在一起,何如醉不管多晚,总是要等到顾尔歌回家才肯去床上睡。

    尔歌点头,伸手摇了摇何如醉,“妈,我回来了,你去床上睡吧。”

    何如醉迷糊地嗯了一声,睁眼看了她一眼,又闭上了。

    近了点,顾衍发现顾尔歌脸色苍白,问,“脸色怎么这么不好?”

    顾尔歌无事道,“灯光问题吧,我没事。”

    这时何如醉换了个姿势,差点倒下去,顾衍赶忙扶住她。被转移了注意力,一心扑在了何如醉身上,把她打横抱起,对顾尔歌说,“洗漱完早点睡,记得吃药。”

    顾尔歌点了点头。

    顾衍抱着何如醉走在前面,进了卧室,顾尔歌跟在后面,进了书房。

    她下载了邮箱的附件解压查看,看完后,她终于知道九月为什么知道能找到她江城的公司了。

    她拿出手机,翻开通话薄找到宋绾绾的名字,打了电话过去。

    第一次无人接听,第二次才被接了起来,是一个男声。

    顾尔歌说,“我找宋绾绾。”

    过了一会儿,听筒里就传来了柔软的女声,“您好,哪位?”

    顾尔歌:“宋绾绾,我是顾尔歌。”

    那边停顿了一会儿,回,“什么事?”

    顾尔歌问,“还在京城吗?还在的话,明天出来见个面。”

    宋绾绾回,“不行,有安排了。要圣诞之后,最快26号。”

    顾尔歌说好,把时间地点短信发给了她。

    放下手机,她去把浴缸的水龙头打开,又去客厅倒了水吃药。

    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手机响起,是邢桑。

    她接起来没有说话。

    邢桑在那边试探地喊了一句姐,顾尔歌嗯了一声。

    他说,“施宇哥说他在你小区门口呢,想见见你。”

    顾尔歌回,“我已经睡了。”

    邢桑当然知道她在撒谎,也没有拆穿,说,“那我跟他说。对了,三姐,你通过一下好友请求呗,我哥说你一直没同意。”

    顾尔歌嗯了一声。

    邢桑猜透了她:“你不会同意的是吗?”

    尔歌笑,“是。”

    邢桑唉了一声,“反正我话是传到了。”

    尔歌在他挂电话之前嘱咐他,“邢桑,我们的事你不要管,姐不想你夹在中间为难。”

    邢桑答应了一声长长的嗯,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

    施宇听到邢桑的转述,以为顾尔歌是口是心非,信心满满地守在小区门口,觉得她肯定会出来见自己一面。

    直到等到第二天蒙蒙亮,他才明白,顾尔歌是真的不想跟他重新开始。

    意识到这一点,他对接下来的情势发展一时没了主意。

    回去收拾了一番,直接去了公司。早会结束的时候他留下了向维北,其他人当作是两位老总有大事相商,赶忙退了出去。

    向维北看他眼里有红血丝,“没睡?”下一秒,马上把公司手头的项目全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并没有哪个有难度值得他一夜不眠。

    施宇开口问道,“你跟李佳木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