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凤家人找来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4
就在凤微希忙着拍戏的时候,乔小花那边已经回到了方家,并且全方面的检查报告也出来了。 方家人得知她确实是方家抱错的女儿,血缘关系倒是已经确定了,偏偏她的肾却和哥……
    就在凤微希忙着拍戏的时候,乔小花那边已经回到了方家,并且全方面的检查报告也出来了。

    方家人得知她确实是方家抱错的女儿,血缘关系倒是已经确定了,偏偏她的肾却和哥哥的不匹配,根本救不了人。

    方家白高兴一场,对乔小花的态度就越发冷淡了。

    不过方老爷子还是决定把乔小花接回方家,并且为她安排了一场迎接宴,邀请了京都各家权贵。

    凤微希也收到了一张请帖,就在半个月后。

    凤微希怕乔小花会有危险,所以让阿七安排了一个人暗中保护乔小花。

    至于其它,凤微希只是让乔小花自己多加小心。

    既然乔小花决定直面面对,那么权门里面的一些东西,她迟早要自己面对,凤微希也只能起到提点作用,真正还要靠她自己。

    “希希,你总算来上课了。”

    林月月几人看到凤微希难得来上课,立马欢喜的围了上来。

    祝天语和张钰尘两人最近也很少见到凤微希,两人都是生活助理,每个月拿着钱,可干的事没多少,甚至都不太清楚凤微希的行程。

    祝天语询问:“希希,今天怎么来学校了,不忙吗?”

    “嗯,刚拍完了一部剧,这两天放松放松,来学校看看你们。”

    凤微希说着,走回座位上坐下。

    看向张钰尘道:“明天你带上衣衣,我带你们去个地方。”

    凤微希并没有说的太清楚,所以林月月和祝天语都没有询问。

    张钰尘点点头:“好。”

    等两人说完事,林月月就岔开了话题:“对了希希,马上要到校庆了,我报了一个舞蹈节目,天语也报了一个钢琴表演,到时候你可要来帮我们加油喔~不许缺席。”

    “校庆?”凤微希看向林月月,她都不知道这事。

    林月月无奈:“你这段时间太忙了,几乎不来学校,当然不知道,是百年校庆,所以学校格外重视。”

    凤微希了然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到时候一定早早来看你们表演。”

    就在凤微希去学校上课的时候,几辆车子停在了凤千承学校门口。

    凤千承上完最后一节课后,并没有在学校多留,去到停车场,就被一个老者拦住了。

    “四少爷,多年不见,您还好吗?”

    沧桑的声音带着一丝喜悦,凤千承身躯一僵,抬眸看到那头发花白的老者,眼眶顿时泛起一丝红晕。

    “陈伯,好久不见。”

    “四少爷……”

    陈伯上前,有些激动的伸出手,想要给凤千承一个拥抱,又有些踌躇。

    凤千承深呼吸一口,缓缓一笑,主动上前给了陈伯一个拥抱。

    “陈伯,我这些年还好,你还好吗?”

    “好好好……”陈伯热泪盈眶:“陈伯一切都好,就是一直想你,不止是陈伯,还有主子和主母也很想你。”

    凤千承神色一淡:“他们只怕希望从来没有我这个儿子吧。”

    这么多年,当初他离家出走,老头子就说跟他断绝关系,后来也从来没有找过他。

    只怕早就当他这个儿子死了。

    “四少爷误会了,这些年主子身体很不好,当初你出走没多久,主母就因为突发疾病进了医院,也曾派人出去找过四少爷,可惜一直没找到。”

    “后来凤家出了一些事情,耽误了些时间,过了两年,再去找四少爷,依旧了无音讯,这些年,其实主子和主母一直都在暗中找四少爷,从来没有忘记四少爷。”

    “时间久了,什么消息都没有,主子和主母都以为四少爷已经……”

    “而且当年四少爷乘坐的航班出了意外,大家都以为四少爷其实已经死在了空难中。”

    “直到前两天,方家的人来说在灵水市看到四少爷,主母当场就高兴的晕了过去,主子等到主母醒过来,就亲自赶来,就是为了确定四少爷是否真的活着。”

    自家的人是什么样的,凤千承再清楚不过。

    或许两老对他还有点感情,可这点感情,和凤家的利益比起来,微不足道。

    会这么急匆匆的亲自赶来,恐怕是为了确定,凤微希到底是不是凤家的血脉吧。

    不过凤千承也没多说,跟着陈伯走到一辆黑色的轿车旁。

    车门打开,里面坐着一个七八十岁,头发花白,穿着暗红色唐装,梳着大背头的老人。

    老人转过头,一双精明犀利的眼眸直直对上凤千承。

    当看清楚凤千承时,老人露出一脸激动的表情:“千承……你真的还活着……”

    凤千承坐上车,陈伯就关上了门,车上只有老人和凤千承两个人。

    “千承,太好了,你还活着,这么多年了,我总算找到你了,你都不知道,你妈这些年想你想的眼睛都快哭瞎了。”

    凤千承心中嘲弄,面上却有些动容:“爸,对不起,这么多年,是孩子不孝。”

    老人激动的握住凤千承的手:“都快十八年了,千承,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当初是我和你妈妈太过激进固执,没有好好听一听的心声,非逼你放弃梦想。”

    “若是早知道这一分别就是将近十八年,当初爸爸一定不会阻止你追求自己的梦想。”

    “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外面,过的很辛苦吧?怎么一直不回家,是不是这么多年了,你还在心中怨恨我们?”

    说到最后,老者的语气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凤千承眼眶湿润起来,摇头道:“不,爸,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这么多年了,我早就想通了,而且就因为当初自己的冲动,意外与家人分别了这么多年,是我做错了。”

    “若是当初没那么冲动,我也不会发生意外,忘记一切,导致我们一家人分离近十八年。”

    “意外?”老人焦急道:“你是说这些年你之所以不回家,是因为失忆了?”

    其实听了方家给的消息后,凤老爷子做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如陈伯所说急匆匆赶来灵水市。

    而是让人调查了方家说的这个凤千承。

    这一查,凤老爷子震惊的不得了。

    怎么都没想到,最近让京都权贵坐立不安的小女孩,居然是自己的亲孙女。

    是他们凤家的女儿!

    想到自家精心培养了两个女儿,一心要跟锦家联姻,偏偏这两个优秀的孙女,谁都没能让锦六爷看上眼。

    凤老爷子就激动的不得了,当即就让人安排好一切,出发灵水市找凤千承。

    这个愚钝纨绔的儿子一直都不中用,没想到离家出走十多年,倒是为凤家做了件好事,生了这么一个有本事的好女儿。

    而资料上关于凤千承意外失忆,以及这么多年经历的惨烈和艰辛,都被凤老爷子忽略了。

    现在听到凤千承这么说,老爷子才想起来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

    凤千承敛眸,遮掩了眼底一闪而逝的冷漠,勾了勾唇角,笑容颇为沧桑。

    “当初我临时决定不坐飞机,虽然避开了一场死亡,可是后来到了灵水市,出了一场车祸,磕到了脑袋,醒过来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其它什么都不记得了。”

    “后来遇到希希的母亲,是她们家的人救了我,收留了我,那时候我什么都不记得,却记得画画,满心都是画画,疯魔了好长一段时间。”

    后面的事情凤千承没有继续说下去。

    凤老爷子也没有继续问,只疑惑道:“希希?是了,我听方家的人说,千承你好像有个女儿,她是叫凤微希吗?”

    凤老爷子明显有些沉不住气了。

    只要一想到凤微希是自己的亲孙女,而且已经博得了锦六爷的一颗真心,还得了锦家人的认可,他就激动地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