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断了谁的财路?_理财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7
文 |《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 吴海珊 编辑 |康娟 10月23日,瑞信研究院发布了《2020年全球财富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尽管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冲击,但是全球财富总……

文 |《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 吴海珊

编辑 |康娟

10月23日,瑞信研究院发布了《2020年全球财富报告》,报告显示,2020年,尽管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了冲击,但是全球财富总额在经历几个的月缩水后,又反弹回了疫情前的水平,甚至出现了小幅上升。

不过,财富增长的速度低于成年人口数量增长的速度,人均财富出现了下滑。

分类别来看,女性、少数民族、受教育程度低的人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大。分地区来看,拉丁美洲受到的影响最大。这一部分归咎于该地区货币兑美元的贬值。

瑞信研究证明,本世纪以来,美元币值的波动在金融危机前后,显著地影响到了财富的增长。

全球家庭财富总额快速反弹

2019年,全球家庭财富增长速度很快,财富总额增长了36.3万亿美元,达到了399.2万亿美元,增长10.0%,成年人人均财富达到了77309美元。

但新冠疫情引发的市场动荡在2020年的前三个月对全球家庭财富造成了明显冲击。瑞信估计,2020年1-3月全球家庭财富总额与2019年的水平相比下降了17.5万亿美元,降幅4.4%,其中三人之二的原因是货币兑美元贬值造成的。而如果汇率维持稳定的话,降幅仅为1.2%。

但是,随着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的恢复,全球家庭财富水平又快速反弹。至少对于大多数货币没有贬值的国家来说,家庭财富已经大致回到2019年年底的水平。到了2020年6月底,全球家庭财富总额比年初高出了1万亿美元,增幅约为0.3%。如果汇率维持稳定的话,全球财富总额在这6个月内本可以增加10.8万亿美元,增幅可以达到2.4%。

不过人均财富还是出现小幅下降。同一时期财富总额增长的速度低于同期成人数量的增长,因此,全球人均财富缩水了0.4%,降至76,984美元。

人均财富的缩水也与新冠疫情直接相关。瑞信预测,若无新冠疫情,全球成年人人均财富最多将从2020年年初的77,309美元上升至6月底的78,376美元,而不是现在的76,984美元。

在财富金字塔顶端,今年年初全球净资产超过5,000万美元的超高净值(UHNW)成人总数有175,690人,而2020年上半年减少了120人。相比之下,2019年全年,超高净值成年人总数增加了16,760人(增幅为11%)。

瑞信国际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官兼全球经济和研究主管Nannette Hechler-Fayd’herbe指出:“迄今为止,疫情对家庭财富影响甚微。不过,经济增长暂缓,加之企业和消费者行为的转变,可能造成产出损失、设施冗余和行业结构变化,这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抑制家庭财富的积累。全球经济遭受的冲击让我们相信,在整个2021年,家庭财富的增长最多只能摆脱疫情缓慢恢复。各国内部局势瞬息万变,许多意外必将接连出现。在主要经济体中,中国很可能成为显而易见的赢家。”

中国将成为赢家?

从2000年到2019年底,按当前汇率计算,中国家庭财富总额从3.7万亿美元增长到78.08万亿美元,增长了20倍。中国家庭财富总额已经超过日本,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

2019年底,中国成年人(10.99亿)人均财富达到70,962美元,包括44,349美元房地产资产,34,008美元的金融资产,和7,395美元的平均债务。个人债务仅占总资产的9.4%。按照当前汇率计算,2019年中国成人财富增长速度为12.8%,而前5年平均涨幅为8.8%。

瑞信报告预估预计,2020年上半年,中国人均财富又增长了4.1%,并将在2020年下半年以及2021年继续保持相对强有力的增长态势。报告认为,全球家庭财富最多也只能在2021年从疫情中慢慢恢复,在主要经济体中,只有中国预计将在这段时间内实现财富的实质性增长。

截至2019年底,中国已经有580万名百万美元富豪,财富超过5000万美元的超高净值(UHNW)成人多达21087人——超过了除美国以外的任何国家和地区。

谁受到影响最大?

瑞信报告认为,相对于疫情给国内生产总值造成的巨大损失,全球各国财富分配所受到的影响已算是微乎其微。事实上,并无确凿证据表明,高财富群体整体比低财富群体受疫情冲击更小,反之亦然。

而低技能者、女性、少数民族、年轻人和中小企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而那些与疫情期间蓬勃发展的少数行业相关的领域,如科技行业,则受益匪浅。

职场女性受到的影响格外严重,部分原因是女性在餐饮、住宿、个人服务和零售等受疫情严重冲击的行业和企业中占比很高。

20-40岁年龄跨度很大的千禧世代,最年长的群体受到的冲击可能并不比整个群体更大;而年轻群体,特别是女性和教育程度较低的群体,情况可能更差。千禧一代的劣势部分是由于2007-08年金融危机导致的,这场危机造成了大规模失业。疫情可能不仅是对千禧世代的“双重打击”,而且由于经济活动减少、全球化的倒退和出行限制,疫情后的一代也会有同样的遭遇。

疫情期间,少数族裔在健康和经济方面受到的冲击明显高于平均水平。例如,在美国,主要少数族裔的确诊感染率和住院率远高于白人。由于失业率也超过白人,这类群体遭受的损失更大。

疫情长期影响财富增长

瑞信报告还研究了本世纪以来家庭财富的增长情况。

研究显示,本世纪家庭财富以显著的速度增长。以当前美元汇率计算,全球家庭财富总额从2000年的117.9万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底的399.2万亿美元,年均增长6.6%。

但是财富的增长并不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平均增长的。

以当前美元汇率衡量,全球金融危机将这一时期分割成了两个明显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0年至2007年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全球总财富以每年10.3%的速度增长。第二阶段是危机恢复之后,自2008年全球总财富平均以每年5.7%的速度增长。

从这个角度来看,金融危机似乎已经永久性的破坏了家庭财富的增长前景。

同样的结论也适用于人均财富的增长情况,从2000年到2019年,以美元计算,成年人人均财富增长平均为每年4.9%。其中2008年前增速为8.2%,2008年之后为4.1%。

对于新冠疫情之后的财富增长来说,这不是个好兆头。

但是以固定汇率计算,在金融危机之后,财富增长并没有长期下降,事实上,2008年之后的平均增长率5.6%,还略高于2008年之前的5.5%。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