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厨房杀手。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28
怎么又瞒着他? 楠楠要出国的事他都不知道。 王暮晨挺不爽的,他扒拉了一下之前被叶眠骗去陪着他染的一样发色的头发,目光直溜溜的看着顾楠柒,一副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
    怎么又瞒着他?

    楠楠要出国的事他都不知道。

    王暮晨挺不爽的,他扒拉了一下之前被叶眠骗去陪着他染的一样发色的头发,目光直溜溜的看着顾楠柒,一副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自己看着办吧!

    顾楠柒摸摸鼻子:“你也没问啊。”

    靠!

    王小公举再次生气。

    然而徐予恩朝他砸了个苹果过去,他那气又瞬间消了。

    王暮晨坐角落里啃苹果去了。

    在场的人:……

    没出息!

    祁墨在她床边坐下,声音小声的道:“我知道你要去M洲,我陪你一起好吗?”

    声音不像平时的温润,顾楠柒竟是直接听出了三分可怜兮兮的味道。

    顾楠柒定定的看了他几眼,一时没有说话。

    声音好听,长的也好看。

    她莫名的又对他多了几分喜欢,就在祁墨以为顾楠柒不打算同意的时候,他就见着她点了点头。

    那黯下去的眸子瞬间又亮了起来。

    “楠楠,你要出国多久啊?”坐王暮晨身边的徐予恩用手戳着王暮晨给她削好的苹果问她。

    顾楠柒收回了看祁墨的目光,想了一下道:“会在高考之前赶回来。”

    高考之前?

    “那你什么时候去?”徐予恩又问了。

    “等书法比赛过后吧。”

    书法比赛?

    那这不是快了吗?

    都没多久了。

    徐予恩有些郁郁了。

    不过她也能猜到顾楠柒出国定是有事做,所以她也没多说挽留的话,她走到顾楠柒床前,祁墨被王赫奕拉出去做饭了。

    所以徐予恩便在她床边坐下陪她聊天,省的她犯困。

    王暮晨一样是被王赫奕叫出去帮忙了。

    王赫奕看在他不会做饭的份上,便让他在一旁择菜。

    好家伙,祁墨刚刚交给他的空心菜,现在被他择的一个茎也看不见了。

    “哎?祁墨,不是这谁买的菜啊?这叶子这么少,吃啥?”王暮晨正想吐槽呢,现在见到祁墨过来,他立刻指着盘中的那几片叶子疑惑的问。

    祁墨:……

    这傻逼谁家的?

    祁墨揉了揉眉心实在不想说他:“你去洗碗吧,把柜子里面的盘拿出来,洗干净给你哥拿去。”

    王暮晨正好不想择菜,他哦了声,把空心菜放下,脚还没有迈开呢,祁墨略带嘲讽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你会洗碗吗?”

    王暮晨:……

    这是在鄙视他吗?

    “老子会!”王暮晨朝着他吼了句,总觉得祁墨这是有点看不起他,他快步走到王赫奕左手边上的柜子里去拿了三个盘出来洗。

    等清洗干净后,他拿着盘朝着正在收拾他烂摊子的祁墨使了个眼神。

    看,老子说了会洗!

    祁墨择完菜,只丢给了他一个眼神。

    那眼神包含的意思王暮晨看出来了。

    “智障。”

    没错,那眼神的意思就是智障。

    靠!

    王暮晨现在特别的想过去跟祁墨打一架。

    这种事想想就好了,他也打不赢。

    三个男人其中夹带着一个厨房杀手在厨房里面忙活着晚上的晚饭。

    哦,问为什么不出去吃?

    没办法,里面有个祖宗‘大病初愈’吃不得外面的伙食。

    说起这个‘大病初愈’的祖宗,她房间现在倒是挺热闹的。

    顾楠柒此刻正坐在床上与中途赶到这里来探望她的谭念唯和李逸林还有没被祁墨带出来的祁晨在打吃鸡的。

    夏以晗,徐予恩跟张博还有刚刚在厨房因为摔了一个碗被赶出来的王暮晨围在一起在打斗地主。

    至于小胖这个厨神,祁墨自是不会放他在外面潇洒的。

    他一来就被逮着去厨房了。

    好在小胖也喜欢做菜,他撸起袖子就准备大露身手。

    正巧顾楠柒带着谭念唯他们打完三局后,祁墨他们的饭菜也恰好好了。

    小胖洗完手就跑过来叫他们出去吃饭了。

    客厅。

    几人入座后,等王赫奕把最后的鱼汤端了上来,他们才开始动筷。

    说实话,夏以晗看到这满桌的菜时,一时没忍住她拍了张照片发到了家族群里。

    本来她以为群里面的叔叔婶婶们可能就是会问一句这谁做的菜,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事情完全没有按照她想的发展来。

    当然了,她现在把手机关掉了,也并不知道就因为自己这张照片在群里掀起了一场相亲风波。

    几人吃饭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所以谭念唯扒拉了几口饭就开口了。

    “楠楠,恩恩说你过几天要出国?”谭念唯吃了口空心菜,问道。

    ?这空心菜的叶跟茎怎么是分开的啊?

    顾楠柒用筷子戳了戳米饭,声调带着漫不经心:“等书法比赛过后吧。”

    顾诗萱这件事她还没有处理完呢,加上沈白给她报的书法比赛。

    她现在一时半会还走不开。

    不过,顾楠柒不知道的事是,西蒙斯那个家伙已经在来找她的路上了。

    夏以晗正喝着碗里的鱼汤呢,听到顾楠柒口中的书法比赛,她愣了一下:“书法比赛?你也参加了?”

    她以为,依顾楠柒这种性子是不会参加这种比赛的。

    顾楠柒夹了根空心菜,眼眸上挑,语气稍稍有些无奈:“班主任报的。”

    哦,被强的啊。

    “好巧,我也是。”夏以晗说着跟她碰了下杯。

    顾楠柒:……

    这值得庆祝吗?

    几人吃完饭,时间都快八点了。

    小胖跟李逸林他们先回去了。

    夏以晗和谭念唯陪顾楠柒聊了天会后才回去了。

    顾楠柒:呵呵。

    顾楠柒现在只巴不得他们赶紧走,她眼皮都在打架了。

    啊,好困。

    顾楠柒坐沙发上,祁墨坐她对面,徐予恩正跟顾楠柒聊着学校的八卦呢,顾楠柒听的是哈欠连连。

    她眼睫微垂,掩下了眸里的冷意,眼前阵阵的昏暗袭来,她还是抵不过瞌睡,软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徐予恩:……

    是我说的太催眠了吗?

    王赫奕见顾楠柒睡了,那身子还没有站起来呢,祁墨就已经先他一步过去了。

    “我带她回房。”

    王暮晨咬咬牙,刚想说什么,徐予恩却是拉住了他:“王暮晨,你送我回家呗。”

    “哦。”王暮晨收回了看祁墨的眼神,拿上之前脱下的外套,就跟在徐予恩身后出去了。

    祁墨将顾楠柒抱上了床,然后再跟章嫂交代了一下之后他才跟王赫奕一起回去了。

    祁墨没有开车来,所以是王赫奕送他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