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淘气宝宝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0-30
?@苏家医院? 急救车,呼啸着开进苏家医院。 等候多时的苏锦年,没有和车上的人交流更多,直接把江景琛推进急救室。钱冰的短信,早已通知他江景琛的病症…… 急救灯,终于……
    ?@苏家医院?

    急救车,呼啸着开进苏家医院。

    等候多时的苏锦年,没有和车上的人交流更多,直接把江景琛推进急救室。钱冰的短信,早已通知他江景琛的病症……

    急救灯,终于暗灭了红红的灯光。

    苏锦年穿着手术衣,在急救室门口冲起身的何静依微微点头,转身把钱冰拉了进去。

    她确信,余鹰身上的血一定是江景琛的!最大的可能性,是不可言说的私处秘密。不然,苏锦年不会不顾她脸上写满的焦急,却独独把钱冰拉进急救室……

    钱冰和苏锦年,推着江景琛的急救床一起去了病房。

    何静依:“苏医生,景琛……退烧了吗?是有其他的问题吗?”

    苏锦年:“呦,你们俩这称呼已经这么亲密了?”

    何静依:“我叫他别的……他老是不高兴,我也没办法……”

    苏锦年:“依依,别担心。他只是下水救你的时候着了凉,所以才导致了高烧。他身体好着呢,等这瓶液体打完,差不多就醒了。”

    何静依:“那我除了陪着他,还能做点什么?他身上没有伤口吗?”

    苏锦年和钱冰很快对视了一眼,这转瞬即逝的对视并没有逃过何静依的眼睛。她毕竟是个心算大神,细微动作的差异对她来说,逃不过……

    苏锦年:“没,没什么伤口。钱冰,带依依去吃个饭。我让Rachel来看着。”

    钱冰:“可不是!我也饿了,飞机餐太难吃了!依依,走,你年哥家的食堂特别好吃!”

    何静依轻声应允着,可病房里的怪异气氛,让她很不安。

    何静依被钱冰带去吃饭时,Rachel正好走进病房。他们只轻点了下头,就奔向各自的方向。

    去食堂的半路,何静依忽然停下脚步,

    何静依:“冰哥,我忘了带手机,回去拿一下。”

    钱冰还不知道,她的手机被林婉菁抢走之后,没再买新的,他更不知道,何静依只是想回病房,看看她担心的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余鹰背上的血迹,申城病床上的斑斑血迹,她确信,那是江景琛的……

    回到病房门口,苏锦年的身影,不在,只有Rachel一个人在病房,给还未清醒的江景琛清创。

    她轻轻推开一条门缝,远远看见Rachel清创的部位和她料想的一样,只是有些血腥,感染导致的发炎,那里,已经血红一片……

    何静依,没敢再多看下去,毕竟那是他私密的部位。她轻轻戴上房门,泪水扑簌落下,默然轻泣……

    她没有去食堂,一直等到Rachel端着满是血红纱布的处置盘出来。

    何静依:“Rachel姐姐,他的伤势严重吗?要多久会好?”

    Rachel:“呵呵,小妹妹,别客气,叫我Rachel就好。景琛少爷,那里,感染发炎,估计会难受很长一段时间。”

    何静依:“这么严重???”

    Rachel:“是啊,听苏医生说是被冰排割伤的,虽然他自己也做了处置,但伤口很深,没有及时缝合,还沾染了细菌,导致严重发炎。”

    何静依:“那怎么能恢复的快一些?我能,做些什么?”

    Rachel:“别让他出太多汗,保持干爽,少走动,多休息。炎症消失前,最好每天做好清理,这样也能好的更快。在医院期间,每隔两小时我会来一次的,别担心。……我还有病人,待会再过来。”

    何静依:“……谢谢。”

    她转身悄悄进了病房。趴在床边,对着他耳鬓边,轻声埋怨着,

    何静依:“傻瓜。”

    轻吻一下鬓边的痣,她走出病房。钱冰,还在半路等着她去食堂……

    钱冰:“手机拿好了?”

    何静依:“拿好了。”

    半小时后,何静依独自回到病房……

    高大身形躺卧在病床里,输液瓶还要一会才会结束。她安坐在床边,握着已不再滚烫的手,凝望着眼前的人。

    情窦初开的她,看不够眼前这张病榻里的俊脸,眼神,竟久久腾挪不开。

    饱满的下巴,布满一层薄薄的胡茬,那是在回纽约的航班上长出来的。眉若远山,眼若星河。高挺通天的鼻梁,圆润饱满的唇形,潘安之貌,不过如此,“或许还没我眼前的脸如此好看”,情愫暗涌的少女,这样评价着眼前的美貌……

    “傻瓜。又是为了我,搞得自己满身伤痕,值得吗?没有我,你不是可以过得很好?世家名媛,排着队等你。你干嘛要在我身上用情之深?”

    江景琛忽然紧蹙眉头,梦魇般大喊着,

    “依依!回来!别做傻事!……何静依!”

    梦魇里的大喊,吓得床边少女猛然震颤,赶忙坐上床边,抚上他的脸。

    梦魇惊醒,他猛地睁眼,重重喘着,看清眼前的人,他想马上起身,却下肢无力的弹了回去……

    她深谙他动作里隐藏的感情,轻轻趴伏在他胸前,刻意避开了他身下受伤的部位,微笑着,

    何静依:“景琛,别怕,那只是噩梦,何静依在这,嗯?”

    修长双臂张开,揽住趴在身前的少女,她的鼻息间,只有淡淡的蔚蓝味道……

    江景琛:“吓坏我了,还以为你又去做傻事了。……依依,答应我,别再做傻事。”

    何静依:“那要看你乖不乖。……快点恢复好,起来陪我,我就不乱跑喽~”

    江景琛:“哼,你也是个naughtygirl(淘气宝宝)。”

    何静依:“想吃东西吗?年哥的食堂好好吃,比申城的还好吃呢!”

    江景琛:“小吃货。我想吃……甜的。”

    何静依:“甜的,来了!”

    手边的依云,被含进一口,少女趴俯在平躺的胸前,渡了过去,像他们的初吻那样,缓缓的渡了过去……

    圆凸的喉结,暧昧的滚动了一下……

    江景琛:“小东西,原来你是个机灵鬼儿。”

    何静依:“够甜吗?”

    江景琛:“不够,还想要……”

    何静依:“我去给冰哥打电话,让他来抓这个躺在床上犯法的人!咯咯!”

    江景琛:“那以后,他只能看见西边的太阳了。”

    何静依:“这次,真的去给你买吃的,喝粥好不好?甜甜的粥!等着我,很快回来!”

    江景琛:“嗯,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