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去也是找打,何必!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03
竹清寒刚从医务室出来,就看到纪从安竟然上了擂台。 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顾不得多想,拎着医药箱冲了上去。 上了擂台,一把拽住纪从安,就往台下拖。 “你干嘛拉我……
    竹清寒刚从医务室出来,就看到纪从安竟然上了擂台。

    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顾不得多想,拎着医药箱冲了上去。

    上了擂台,一把拽住纪从安,就往台下拖。

    “你干嘛拉我?”纪从安不满的抗议。

    竹清寒焦急的道:“安少,你可别闹了,咱们先下去再说。”

    他刚刚打电话给安少,本想着让安少想办法解决问题。

    没成想,安少这架势,更像是来打架的。

    竹清寒心里叫苦,他好不容易找了一份工作。

    才上班第三天,就遇到了这种事。

    “下去个屁啊,这孙子都踩在爷头顶上拉屎了,爷要是不好好教教他做人,爷的脸今后往哪儿搁!”

    纪从安面子比天大,今天这孙子敢砸他场子,他就要让这孙子从今往后,不敢在他眼前出现。

    “小子,口气不小,就怕你待会儿被打的跪地求我,到时候我可不会对你这个小白脸手下留情的。”精瘦男人阴恻恻的笑了一声。

    那眼神,有些猥琐。

    小白脸?

    “你丫的说谁小白脸?你这个硕鼠一样的丑八怪!”纪从安推开竹清寒,抡起拳头就朝那人砸去。

    那男人身体灵敏的侧身避开,随即抬臂还击。

    招式狠厉、如刀如电,每下手一次绝不落空。

    纪从安刚开始还能正常接招,可连续过了几十招后,他渐渐感到有些吃力。

    可对方那个死变态,脸不红气不喘,就像斗鸡遛狗似的。

    和着,糊弄他玩儿呢?

    纪从安脸色又黑又红,心里窝的火蹭蹭往外冒。

    越生气,下盘越是不稳。

    片刻功夫,就被对方打乱了阵脚。

    精瘦男人眼看纪从安已经开始暴走,他扯了扯唇,抬腿一个快速下砍,从纪从安的左肩狠狠压了下去。

    纪从安踉跄了一下,左肩传来一阵猛烈的钝痛,半边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

    对方没有给纪从安再次反击的机会,一个旋转左旋踢,一脚踹在纪从安的胸口。

    纪从安砰的一声被踹落到了擂台下面。

    “安少!”

    KN的学员几乎都是纪从安的朋友和熟人。

    看到纪从安被打下擂台,一个个全都冲了上去。

    纪从安感觉心口钝痛,口里一股腥甜。

    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

    他这辈子,除了自个儿的老子和爵爷,还从没被人打的这么惨过。

    竹清寒急忙将他搀扶起来:“安少,你快跟我去医务室看看有没有伤到内脏,早就告诉你不要上去,那个家伙就是变态,咱们十几个教练现在都还在医务室躺着呢。”

    纪从安是个刺头,很混、够拧!

    火气上来了,宁可打死,绝不屈服。

    他扯开竹清寒搀扶的手,双腿颤巍巍的支撑站着。

    醒了醒脑子,抬脚又往擂台冲。

    “别去了!”白浅沫抬手拦住了他的去路。

    纪从安眉头一拧:“你一个女孩子不适合待在这种地方,快回去吧。”

    随意的摸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冲着白浅沫笑了笑。

    虽然笑的很难看。

    “上去也是找打,何必!”白浅沫冷声开口。

    还真是直戳人心窝子啊。

    纪从安脸上的赤红窜到了耳根后头。

    “我……打不过也要打!”说的咬牙切齿。

    一幅悲壮的模样,好像自己多勇猛无畏!

    白浅沫瞥了他一眼:“匹夫之勇!”

    纪从安:“……”

    小嫂子这张嘴,真的和爵爷有的一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