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想弄坏你 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03
今天早上,天气晴朗,紫健像往常一样坐公交车去上学。 下车后,走过一个公园,那是他的学校。 清晨,空气清新。子健背着书包沿着公园小径轻盈地走着,眼睛却一直看着和……

今天早上,天气晴朗,紫健像往常一样坐公交车去上学。

下车后,走过一个公园,那是他的学校。

清晨,空气清新。子健背着书包沿着公园小径轻盈地走着,眼睛却一直看着和他同时返校的女生,笑着三五成群地往前走。

他们美丽的外表,甜美的笑容,苗条的身材,优雅的步伐,都让他用眼睛享受冰淇淋。

紫健是一个七年级的男孩。他马上就要上大学了。他在学习文科。也许他会志愿当律师、作家,或者加入政府,成为行政官员。

由于即将毕业,学校正忙于训练学生在毕业典礼上表演。

有唱歌、戏剧、舞蹈,由自健班主任徐老师负责挑选有表演潜力的毕业生进行戏剧表演,并挑选毕业生代表进行演讲。

紫健的班主任选择紫健作为毕业班学生代表进行答辩。

紫健受宠若惊。他被一向低调的徐先生选中。

他来不及庆幸。

许世立,紫健的班主任,是紫健的梦中情人。

徐先生在紫健的学校工作快一年了,但对这里的一切并不完全熟悉。

她教中文。

徐先生三十多岁,但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岁。他结婚了,但还没有孩子。

她长得很好,身材苗条,有一张白皙的脸,优雅精致的气质,还有一双引人注目的粉红色嘴唇。她胸前两个丰满的乳房又高又尖又硬,富有弹性。她开始上下振动,上下摆动,有一个圆屁股和一对白皙纤细的大腿

每次上课,她都会让剑尖一班色迷迷的男生垂涎三尺,偷偷看她穿的衣服鞋袜。

徐小姐不仅风情万种,而且对衣着也很讲究,能尽可能地表现出她成熟美丽的身材。

走着走着,紫健想到,有一天许老师上课的时候,她穿了一件经常穿的黑色紧身短裙,衬托出她那可爱的只有二五六寸的纤细腰肢和比雪还要好的肤色。

每当风吹过裙子,裙子的下摆飘起来,就会引起一班的男生猜测她的内衣的款式和颜色。

她外套的领口开成了一个低V形。从高处望去,她隐约看到自己深深的乳沟,一想到她又大又圆的乳房就让人沸腾。

当戴着镶嵌珍珠、涂着鲜红色指甲的耳环的徐先生走过时,一股迷人的女人香味扑面而来,中国人都想喝醉了。

女人像谜一样神秘,像梦一样看不见。

有人爱少女,爱少女的诗情画意,而紫健却嗜酒如命的成熟女性。他喜欢充满女人味、善解人意、善解人意的她们。

徐老师是紫健最喜欢的对象。

正当紫健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突然在背后喊了一声:“早上好,李自健!ゥ

一个熟悉而甜美的声音是徐的声音。急忙转过头来,说道:“早上好,许。ゥ

“嘿,你们一大早就吵起来了?ゥ

“哦,没什么,不就是想着老师让我写的演讲稿吗?ゥ

“那么,写完给我看看。班上最好的礼物是你。别让我失望!ゥ

“不,不……”

想不到今天早上遇见许老师,并肩往校门走去。

那种开心的心情对他来说是无法形容的。

“徐小姐...早……”

“徐先生,早上好……”

到了学校门口,同学们纷纷和老师打招呼。

李自健也走向他的教室。

紫健走进教室,看到其他同学都快到了。他匆忙回到座位上。

这时,课开始响了。

每个人都从书包里拿出课本。与此同时,许先生来到了教室。所有的学生和老师敬礼后,老师开始讲课。

紫健每天看着徐的打扮,看着她讲解课文时的谈吐和微笑。优美迷人的动态让紫剑着迷。

他脑子里经常有这样的幻想。

一天,许老师一丝不挂地走进教室。她站在讲台中央,双手放在背后。她白皙的乳房,修长的双腿,毛茸茸的阴部,让全班看得一清二楚。

徐先生红润的嘴开始教人。

她冷冷的看着课本,赤裸的身体在教室里走来走去。

她丰乳如笋,圆润的乳晕上有两个娇艳的乳头,丝滑的小腹上长着一个小小的圆肚脐,细嫩丰满的大腿衬托出修长笔直的双腿,高跟凉鞋和红色的脚趾甲凸显出徐先生饱满圆润的鞋底,让所有人都为之着迷。

讲座过程中,许老师轻轻挪动莲花步,转身扭腰,展示了她婀娜美丽的裸体。

她的微笑显示了一个成熟年轻女人的魅力。

许小姐有意无意的微微摔断了腿,暴露了她最美最神秘的地方。

徐先生的阴毛是黑色的,光滑卷曲,向他们“喜欢”的方向生长。真的很可爱。

她外阴附近的皮肤是白色和深红色的,与棕色和黑色的阴唇以及浓密和黑色的阴毛相吻合。

徐老师大方地要求全班同学看到,填满她身体的每一寸。

有时许老师走近同学,弯腰回答他们的问题,于是胸在同学面前抖,后面的同学全是许老师圆圆的臀部和若隐若现的外阴。

徐老师会叫一些同学去教室前面的黑板上写字,让他们和她近距离接触,仔细观察她裸露的嫩肤。

更有甚者,如果学生的表现让徐先生满意,徐先生会让学生轻轻抚摸她美丽的乳房,作为学生上课专心的奖励。场面简直华丽。

“李自健!ゥ

一个声音把紫健从梦中拉回现实。

“啊……”

紫健立刻清醒地看着他发出声音的地方。

“紫健,你是班里最好的,你负责毕业演出的话剧剧本。

你好吗?ゥ

原来是徐先生叫他的。

“好...好……”

紫健不想让老师看穿他的幻想,但诺诺同意了。

“那好,紫健,你今天放学后来找我,我给你一些资料。ゥ

“知道!ゥ

紫健心想,哇,早上在学校遇到许老师,放学就能找到许老师。今天对我来说是在李自健或其他地方的好日子。

“紫健的剧本写好了,负责演出的同学就要排练了。稍后,我们将设定一个时间在放学后排练。ゥ

“是的,老师!ゥ

所有的学生都回答了。

这时,下课铃响了。

徐老师和她的同学在回答后离开了教室。当她离开教室时,她打电话给游剑,帮她把一堆学生练习带到老师的房间。

紫健赶紧接过那叠锻炼科室。他看到了许多学生的羡慕。他做了个鬼脸,跟着徐老师走出了教室。

一路沿着台阶走到老师的房间,紫健欣赏着许从后面走过的美景。

她穿的窄窄的裙子刚好包裹住她丰满的臀部,下楼梯的时候扭来扭去,呈现出一种让所有男生都感到兴奋的美丽状态。

偶尔看到她回头看紫健,紫健看到她脸颊微红,感觉她梨涡含笑,如花似玉,如梦一般迷人。

紫健放下作业,退出了老师的房间。

李实看着紫健的背影,想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对这个学生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由于李自健从中国来港读书的年龄比同时期的同学都要大,所以到了预科的时候已经快20岁了。

另外,他的写作课特别好,文笔优雅,有别于一般学生的水平,渐渐给他一种异样的感觉。她知道这样不好,可能是受了之前事件的影响。

那一年大概是十里结婚后的两三年。

她老公(卫文)越来越不热衷于和她上床,这让她觉得很奇怪。慢慢聊完,魏文告诉她,他有一个奇怪的习惯,就是幻想自己的老婆和另一个男人发生关系,还和那个男人干老婆。

听了丈夫的发言,十里受不了了。她不仅骂他变态,甚至不理他。

几天后,李实发现了丈夫的无助,他也告诉她他错了。我希望她会原谅他。李实也想过,从长远来看,这不是办法。她想了好几天,很不情愿地告诉丈夫,她可以完成他的幻想,但是她总是害羞,害怕遇到坏人或者不干净的男人,这样会有一个悲伤的结局。

魏文答应找一个没有性经验的年轻人和她演对手戏。

最后,李实同意了丈夫的请求。

一个周末的晚上,李实和魏文去尖沙咀东部酒店住了一晚。

在酒店低座的餐厅里,魏文突然给十里介绍了一个19岁的小伙子,说是他朋友,准备租房子在上面玩。

十里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她丈夫在干什么。

魏说这是一个约定的性伴侣。

李实吃了一惊,用力地扭着卫文的胳膊,而她却羞得满脸通红。

但她细看小伙子高大的身材和清纯的长相,想到不久的将来该怎么和这个男生玩,外阴不由自主地就湿了。

魏文悄悄告诉李实,他在语言中心遇到了那个男孩。聊完了,大家交了个朋友。

他们来往久了,才知道他是纯洁的,没有性经验。他们知道他在闲聊中对异性非常好奇,他们渴望看到女人的外阴是什么样的。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提议让他和她试一试,让他睁开眼睛,满足自己的欲望。

当魏文、李实和男孩到达他们租的房间时,魏文全无视男孩的存在,迫不及待地拥抱李实,把手伸进她的衣服,摸摸她的乳房。

年轻人只是害羞地坐在那里。

然后,魏文脱下李实的外套,脱下她的胸膛,转过李实,面对着那个年轻人。

诗礼中的一对大白丰满的奶子完全暴露在年轻人的眼前。卫文是专门为小伙子看清楚老婆而设计的一对大奶子。

这是李实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袒胸露乳。她脸红了。

这时,魏雯吻了吻李实的脖子,从背后伸出双手来回抚摸李实的乳头,然后揉捏吮吸她的乳头,用手揉了揉李实的腰和大腿,然后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轻轻地玩弄她的外阴。

然后魏文脱下了诗礼的裙摆,半透明的裤衩露出一根黑色的阴毛,让年轻人的眼睛凸出来。

年轻人看到了底拱。

当李实无耻地扭动她的身体时,魏雯已经脱掉了内衣。

诗歌仪式是裸体站在一个年轻人面前。

她那两个雪白的乳房,修长的双腿,黑色的阴毛,清晰地显示着他。

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脱诗仪式,她羞红了脸。

魏文拿起诗礼,放在床上。他当着年轻人的面打开诗礼的下体,让他能清楚地看到妻子毛茸茸的外阴和半开的阴唇。

李实第一次向她丈夫以外的男人公开了她女人最隐秘的地方。她感到极度羞愧,但她全身都感到兴奋。

这时魏文跪在地上,张开十里的大腿,用嘴舔着她的外阴。

魏文舔了一会儿,然后把小伙子叫过来,仔细看看老婆阴毛浓密的阴部。

年轻人的手摇着诗礼的阴户,他温柔而又爱不释手地抚摸着。

突然,他跪在地上说:“阿姨,你能帮我吻一下你美丽的阴部吗?”ゥ

李实还没来得及回答,魏文就冲他说:“好,你去吧!ゥ

他一听,就迫不及待,一口就吻了诗礼的外阴。

由于这是十里第一次亲吻丈夫下体以外的男人,她很尴尬,但她的欲望飙升,她的手忍不住握住年轻人的阴茎,轻轻地触摸它。

魏文这时脱了衣服。他把阴茎放进诗礼的嘴里,叫她拿去。因为魏文很激动,他让小伙子先起来脱衣服,而自己则迫不及待地把阴茎插进诗礼的阴道里用力一推。

但是,在诗礼达到高潮之前,魏文射精了,使得诗礼到了她的喉咙,心中的欲望更加燃烧。

这时,小伙子已经脱光了衣服,阴茎又长又粗又硬。

这时的诗礼并不羞涩,他指着自己的下体。他立刻惊魂未定地爬上了诗礼,盲头飞进去了,却不准他进门。

看到这一点,李实只是拿起他的阴茎,指着他的阴道口,并立即把它塞进去。

他一进去就忍不住用力抱紧了十里,想进去,好像要插入她的子宫,但很不幸,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所以只是进进出出了两三次,然后就蹿了出去,使得十里的子宫瘫痪了,温热的精液充满了她的外阴。

然而,诗歌仪式仍然没有达到高潮,也没有达到死亡的地步。

匆匆忙忙,李实转过身,拿起他的阴茎放在她的嘴里,用她的嘴唇上下左右舔着啜着。

因为他年轻又强壮,不到五分钟他又强壮了。这个仪式告诉他不要紧张,要慢慢来。

在诗礼和魏文的引导下,他第二次插了半个小时的诗礼,不停地捏着诗礼的一对大奶子,使得诗礼的高潮一次又一次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