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十三章“像养了只猫。”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04
chapter 13大雨滂沱,将霖城笼罩在茫茫雨幕中。行车匆匆,知眠站在路边,一朵朵雨花在脚边坠落。直到一辆银『色』汽车在面前停下,司机下车,问了她一声手机尾号,而后快速……
    chapter 13    大雨滂沱,将霖城笼罩在茫茫雨幕中。    行车匆匆,知眠站在路边,一朵朵雨花在脚边坠落。    直到一辆银『色』汽车在面前停下,司机下车,问了她一声手机尾号,而后快速帮她把行李箱放到了后备箱,让她上了车。    这是知眠刚才在软件上花更高价格约到的。    与其找他帮忙,还不如用钱解决得轻松。    关上车门,暖气微微驱散了身上的寒冷,知眠拿出纸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和衣服,就听到司机启动车子,用方言吐槽:    “搞什么这边突然下雨,本来这里就容易堵车,又是放假,不知道堵到什么时候啊。”    果然如司机所说,这条路堵得水泄不通,平时只要花五分钟就能通过,硬是翻了五六倍的时间。    知眠在车里,看着外头的夜幕慢慢降临,霓虹夜景被雨水冲刷着.    她想起初三那年,有次放学,也是下了这样大的雨。    她没伞回家,只能站在教学楼前等雨停。    身边的同学都走了,她一个人等着,孤孤单单的,突然间就看到一个少年撑着伞从雨中走来,犹如梦境。    走至跟前,段灼拍了下她的头,指责道:“小孩儿,没带伞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知眠动了动唇,没想到他会来这。    少年揽住她肩膀,“走了,哥带你回家。”    这些美好的回忆,遥远到快让人忘记了。    而如今,他却没有像从前那样,走到她身旁。    她还是变成了一个人。    知眠垂下眸,抬起手背揩了揩眼角。    -    会所的位置在霖城郊区,距离c大刚好是市中心的对角线,车子开到一半,就没再下雨了。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下来,知眠衣服都干得差不多了。    她下了车,感觉精疲力竭,给段灼发了信息,他说会找人领她过来。    走进会所,正中央的水晶吊灯下有个寿山石石雕,装饰宁静淡雅,有个侍者上前询问她是否姓知,而后领着她去到场子。    侍者推开包厢的门,里间亮堂偌大,中间有是一张大理石圆桌,房间角落摆放着一台古琴,墙壁上的水墨画被玻璃裱了起来。    一眼望去,里头没人,只听到摆放青花瓷器的屏风外,传来几个男人的说笑声。    知眠绕过屏风,来到后院,假山花园旁的亭子里,包括段灼在内,有四个男人正在喝茶谈天。    知眠还以为他会有多忙。    原来不过是这样惬意。    他可以在这和人攀谈,却从不过问她遇到了什么麻烦,毫不犹豫地拒绝她的请求。    一轮新月挂在亭边的银杏枝头。    几个男人说笑间,有人注意到站在亭子下的知眠,稍怔了下:“这位——”    段灼回首,看到几周不见的女孩。她穿着淡蓝『色』『毛』呢大衣,身子娇小,素净的面容半隐在格子围巾里,一双杏仁眼却淡如水,带了股怅然。    段灼朝她开口:    “上来。”    知眠对上他不冷不热的目光,几秒后,踏上石阶,却感觉步伐沉得厉害。    走进亭里,段灼的座位旁摆了一张石凳,显然是留给她的位置。    她坐了下去。    在场另外三个男人纷纷打趣:“段灼,你今儿个可算不是金屋藏娇了,终于领出来让我们见见了啊。”    “灼哥眼光就是好,你家这小姑娘真漂亮啊,果然帅哥就要配美人啊。”    男人唇角微微扬起,给知眠介绍这三人。    他们分别叫张安盛,李国,赵航乾。都是段灼大学时期认识的朋友,今天来谈生意上的事,段灼除了参加比赛外,平时也会玩一些ea相关领域的投资。    知眠兴致淡淡,颔首淡淡打招呼。    段灼温热的手掌搭在她腰肢上,嗓音缱绻:“明天就放假了?”    “嗯。”    张安盛问:“你家小姑娘还在上大学,年纪这么小啊?话说段灼,你们俩怎么认识的?”    “之前和你们说的,我家里的妹妹。”    张安盛愣了下,恍然大悟:“哦,大学时候你说的妹妹就是她啊?!”    “嗯。”    他们以前就知道这个妹妹不是亲的,是被段灼家领养的。    “好啊段灼,难怪大学里那么多女生追你,你都没一个喜欢的。你这是早早就动机不纯,背地里养了个女朋友啊。”张安盛抱着手臂坏笑:“诶,你下手那时候……人家成年了没有啊?”    段灼轻笑一声,踢了他下,“滚。”    说者无意,但知眠听到这话,心底还是一刺。    在外人眼中,她果然是那种被他养大、以后就要和他发生关系的女孩。    旁人拿她开着荤段子,这般议论。    然而男人却没生气。    李国把一杯茶放到女孩面前,笑着打断张安盛,“行了你,人小姑娘还在这呢,等会儿吓着人家。小妹妹,你喝茶,别理他。”    段灼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朝她道:“尝尝这茶怎么样?有没有家里那些好喝?”    知眠抬了下睫,拿起茶杯抿了口,没心情去品尝,随口道了句:“挺好喝的。”    “怎么?小妹妹还懂得喝茶啊?”    段灼道:“她爱喝还爱泡。”    李国投来赞赏的目光,“呦,我还是很少见一小姑娘对茶有研究啊。”    段灼轻拍了下女孩的背,“你给他们泡一个看看,会不会比他们泡得更好喝。”    张安盛把一袋茶递到她面前,笑得吊儿郎当的:“对对对,小妹妹你给我们仨泡一个,也让我们尝尝。”    知眠没接过,让张安盛的手停在半空中,“我只是会些皮『毛』,平时喝着玩罢了,和专业的没办法比。”    这是直接拒绝了的意思。    “段灼,你家妹妹『性』格有点文静,小家碧玉啊。”    坐在段灼对面的赵航乾调侃得意味深长。    这是评价她不够不够活泼可爱、招人喜欢的意思。    男人『揉』了『揉』知眠的后颈,对上她的目光,扬起唇来:“平时还挺闹腾的,估计今天是怕生了。”    气氛讪讪,李国看了眼手机,站起身,“行了,这也到饭点了,茶都把我喝饿了,我们进去吃饭啊。”    “走走走。”    三人走出亭子,段灼最后一个起身,牵过知眠,“走,吃饭去。”    知眠抽回了手,说:“我想先回家了。”    男人有点没意料到女孩的回应,继而回想起刚才在这聊天时,她情绪就不太对劲。    他俯下身,凑近她几分,勾起唇来,“怎么了不开心?”    知眠垂眸,避开他的视线,诌了个理由:    “你们聊公事,我在这也不太方便。”    段灼挠了挠她的下巴,“没什么不方便,你在旁边待着就是了。”    他把她强势地拎了起来,在她脸颊落下一吻,语气放柔了些:“走了,吃个饭就带你回去。”    知眠被迫走下亭子。    回到室内,三人已经入座了,林国看到两人,笑:“好家伙,这还没开始点菜呢,怎么感觉吃狗粮就已经吃饱了啊。”    段灼坐下,“今晚我请,你再多吃一点。”    赵航乾道:“灼哥的意思是,你多吃点,好堵住你这嘴。”    “去你的。”    段灼抬手朝旁边的侍者示意,侍者立刻送上菜单,段灼把菜单递给知眠,手搭在她身后的椅子上,“这家杭帮菜味道做得不错,你看看喜欢吃什么。”    知眠翻阅着菜单,没开口,到了最后一页甜品,他随手指了个:“冰沙红豆芋圆,要不要来一份?”    她现在正在生理期,不能吃冰,摇摇头,把菜单还给他:“你点吧,我都行。    段灼看她一直以来没兴致的神情,眼底沉下几分。    他只用他俩能听到的音量道:“乖,别再闹什么小脾气,其他人都还在。”    知眠眼睫一颤,心里凉了半截。    他忘记她的生理期不说,不在乎她情绪的低落,反而还在指责她闹脾气。    她不开心,被他硬留下来吃饭,还要保持强颜欢笑吗?    段灼拿走了菜单,没再询问她的意见,按照他的喜好点了几盘菜,最后还看似体贴又不计较她闹脾气地加上了那份冰沙红豆芋圆,嘱咐道:“不要加花生。”    倒还记得她花生过敏。    等菜过程中,段灼和他们聊起ea方面的事,知眠低头看着手机,收到闺蜜梁栀意发来的信息:    【九九,你放假了吧!】    知眠:【嗯,今天刚考完。】    梁栀意:【我下午的动车回到霖城啦,我们什么时候约出来见面次饭!明天?!】    知眠:【行,我明天应该没什么安排。】    梁栀意:【好哦,裴忱等会儿来找我吃个饭。明天见面要不要你把你男朋友约出来,我们来个四人行?】    知眠怔了下,抬头看了眼仍在谈笑风生的男人。    【看情况吧,他可能没空。】    也可能不感兴趣。    梁栀意吐槽:【你说咱俩闺蜜七年,你把他带出来见我的次数屈指可数,他这么忙,你确定你俩平时真有时间谈恋爱?】    知眠看到这句话,心被戳了下。    的确,他现在还有多少时间能和她待在一起?如果有,大部分都是她去照顾他的时间。    真挺没意思的。    菜上来后,知眠回复了梁栀意说先去吃饭,而后收起了手机。她没胃口,只简单动筷。    工作的话题暂缓,林国看向知眠,问:“小妹妹,你是读什么专业的?”    知眠答:“英语翻译。”    “那这是以后想往语言方面找工作啊?去国企还是?”    “我对这个……其实兴趣不大。”    “这样,那你感兴趣哪个方面?”    “我喜欢漫画设计。”    林国惊讶,“漫画?这以后是要当画手之类的?”    “嗯,想试试。”    赵航乾低头,搅拌着碗里的海参金汤,“这个职业现在可不好混啊,我之前认识一些美院的同学,本来想搞艺术,后来都吃不饱饭,还是老老实实找份工作比较好。”    “诶,小妹妹要搞艺术也不是不行啊,”张安盛挑眉看向段灼,“反正段灼有钱养着,不愁吃穿,想要什么没有,工作就是图个乐子。”    知眠动作一顿。想反驳,却发现没有理由。    的确,她从初三开始,不就是被他养大的么?    她花他的钱,住在他的房子,别人把她当金丝雀一样看她,再正常不过了。    多少人羡慕这样的生活。    她有什么理由感觉到不开心。    段灼放下酒杯,抬了下下巴,淡笑,“她想干什么都行。”    接下来的饭局,知眠一口一口吃着菜,就像是在重复一个动作。直到结束,知眠本以为终于可以走了,谁知张安盛提议去楼上打桌球,已经订好场地了。    “段灼,之前我可是约了你好几次,这次我好不容易来霖城,你可不能又放我鸽子。”    男人勾唇,“行,今晚虐你几把,让你戒戒瘾。”    知眠手腕就被握住,段灼道:“玩会儿再带你回家?反正你明天放假了,不爱看我桌球,楼上还有按摩房。”    这是不让她提前走了。    林国和张安盛和知眠提了几句楼上的娱乐设施,“小妹妹,你就在这玩儿,累了也有地方休息。”    知眠推脱不得,不好拂了段灼的面子,只好道:“那我先去趟洗手间。”    她走去洗手间,出来后洗了把脸,站在盥洗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她未施粉黛,杏『色』瞳仁被头顶垂下的灯光染上细碎的光芒,五官明丽而柔和,不带任何一点攻击『性』,然而不笑时,眼尾微微下垂,添了份莫名的忧伤。    沉思许久,她还是不想委屈自己再在这待下去。    她走出洗手间,回到包厢,发现几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在旁边等候的侍者走上前,道:“女士,他们已经去楼上了,让我领您上去,请跟我来。”    知眠跟了上去。    打算上去和段灼说一声,就回家了。    乘坐电梯到达楼上,穿过庭院外的长廊,知眠看到天『色』黑云密布,又要下雨了。    感应玻璃门打开,她走了进去,看到里头有好几个房间。    桌球房门打开着,知眠捕捉到最熟悉的声音,往里一看,张安盛拿着球杆在桌旁走动,找寻合适的位置,段灼和另外两人侧对着她,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林国:“等会杨新要过来的话,也要带着他老婆。唉,你们个个都有女朋友,就我没有。”    张安盛笑:“兄弟,你要想找女朋友怎么就找不到了。谈个女朋友就是打发时间罢了,以你这条件,多少女人送上门。”    赵航乾打趣:“得了,要和杨新他那老婆一样,这日子还过得下去?还是段灼眼光好。”    张安盛倚着球杆,看向段灼,一脸坏笑:“段灼,你说说你和你家那小妹妹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啊?”    段灼慵懒地倚在椅背上,闻言,唇角扬起浅浅的幅度:    “像养了一只猫——”    “还挺好玩儿。”    里头笑声更甚。    知眠站在门后,听着这句话,一股寒意从脚底冒了上来。    带着心坠下万丈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