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三十七章他要把她追回来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04
chapter 37知眠听到他的话, 眼底划过一道怔愣,末了动了动唇,“你别和人吵起来……”他这样, 真像是和别人去吵架的。知眠就怕他被那个没素质的男人惹生气了, 到时候做出什么……
    chapter 37    知眠听到他的话, 眼底划过一道怔愣,末了动了动唇,“你别和人吵起来……”    他这样, 真像是和别人去吵架的。    知眠就怕他被那个没素质的男人惹生气了, 到时候做出什么事。    段灼看向她,嘴角勾起抹笑,“嗯, 我保证尽量动口不动手。”    “……”    下刻,车门就被段灼关上。    耳边嘈杂的声音顿时安静下来。    知眠疑『惑』,他不是在训练吗?    怎么就突然赶过来了……    她坐在车里, 透过车窗看着段灼往两辆车那边走去,不知为何,慌『乱』的心绪莫名就渐渐安定下来。    从前她每次遇到麻烦, 都会去寻找段灼, 像是一种依赖感。    知眠犹豫一番, 最后还是坐在车上先观望着, 不再给段灼添麻烦, 等交警来时再下去。    而另一边。    段灼走到地中海男面前, 后者感觉到男人气场强大, 个子又比他高一个截,他原本强硬的气势无端被削弱几分, 他微微放缓语气,仍旧没给好脸『色』:    “你来帮她解决是吧?我看你也是男的, 肯定明事理一些,你现在说说,怎么赔?”    段灼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抖出一根, 点上,而后掀起眼皮看他,神『色』凉薄:    “赔什么?”    “你说赔什么?你那女司机剐蹭了我的车,你说这修车的钱谁来赔?”    段灼扯起嘴角,“谁剐蹭的谁?你当我和你一样傻『逼』好忽悠?”    地中海暴跳如雷,“你他妈骂谁傻『逼』呢?!”    段灼忽而笑了下,“你当我看不出来你想赖账啊?觉得人家是女生就好忽悠?”    地中海男心里一颤,瞪过去。    “我赖什么账,我告诉你,这就是你们的问题……”    段灼慢慢吐了口烟,看着周围车来车往,最后冷冽的目光转向他身上:“嗯,你挺有理的,等会儿交警来了,你和他们好好说说。”    地中海男生气咒骂:“我今天真是倒了霉了,我这车刚买没多久,就遇到一个傻『逼』女司机,还遇到……”    他话音未落,手腕突然被钳住,他身子一翻,被段灼狠狠按在卡宴上。    他油腻的脸压在车的后窗玻璃,用力到变了形,他想动,却发现根本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你大爷……”    他动弹着身子,像一头肥猪被人按住,疯狂挣扎间,段灼眼底几分漫不经心的神情忽而褪去,开口的语气冷若冰霜:    “再骂一句,交警来之前,我会先送你进医院。”    话中之意时——他再多说一句,段灼就要动手打人了。    地中海男怔住,没想到遇到个比他还拽的,还打算来真的,他手腕被攥得生疼,面『色』狰狞,怂得不敢骂了,叫嚣着让他放手。    几秒后,段灼松开,看着他,舌尖抵了抵上鄂,甩甩手,仿佛碰到了什么恶心的脏东西。    地中海男踉跄着站到一旁,怒火中烧,却只能咬牙低声咒骂,一句大话也不敢说了。    而远处的知眠在车上看着段灼动手的那一幕,心整个提了起来。    她不是害怕两个人打起来。    而是害怕段灼把那人揍倒了怎么办。    虽然对方个子三大五粗,但是她知道在段灼面前就跟纸糊得一样。    好在打架并没有发生,几分钟后,她终于看到交警赶来,立刻推开车门下了车。    跑到段灼旁边,男人垂眸看到她,没赶走,嗓音褪去了些冷冽:    “你和交警讲讲刚才发生什么。”    知眠点头。    两个交警走过来,察看了两辆车的情况,判定证据不够充分,偏偏巧的是,能拍到这条路路况的监控最近在维修。    地中海男在旁边争执,交警走到卡宴车前,“诶,你这不是有行车记录仪吗?”    地中海男反驳:“这个行车记录仪坏了。”    “哪坏了?”交警慧眼如炬,“我先看看再说。”    地中海脸『色』微变,硬着颈项,就是死活不愿意动:“我都说了行车记录仪坏了,给你们看干什么?!”    这是摆明了厚脸皮,交警来了也不认账。    争论间,知眠拉了下段灼的衣袖,叫了一声。    “嗯?”    争论声很吵,段灼微微俯下身贴近她,知眠怔了下,提高了音量:“我们让交警调监控吧,不想和这人废话了。”    他行车记录仪坏了又怎么样,监控肯定拍到了。    地中海男和交警迂回间,段灼淡淡的声音『插』了进来:“两位交警,这位先生拿不出来记录仪也没事。”    地中海男看向他。    “直接调监控吧,前方红绿灯探头肯定拍到了,”段灼扯起嘴角,“只是这样,就比较麻烦两位交警了。”    地中海神『色』变了。    交警怎么会看不出来他的把戏,此刻也没了耐心,神『色』严肃,下了最后通牒:    “不管怎么样,你把车门开了,我先去看看你车上的行车记录,监控一查,谁都别想逃责任,你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磨蹭了一会儿,最后地中海男给开了车门。    交警坐了进去,看到行车记录仪正常显示,这回冷声笑了:    “这叫坏了?”    “……”    交警最后调出记录,查出来了结果——卡宴突然变道导致剐蹭,负全责。    地中海男彻底哑口无言,知道赖不下去了。    交警下了车,脸『色』发沉,训斥道:“你搁我这玩过家家游戏呢?就看人家是个小姑娘就想推卸责任?刚才不是还挺有理的吗?”    “……”    最后地中海男被狠狠教育了一番,打电话叫保险公司过来,两辆车挪到旁边。    段灼打了个电话,十分钟后,程立赶了过来。    “你的车交给程立,让他来处理后续,你先去俱乐部。”段灼道。    “没事,我留下来处理也行……”    知眠怕麻烦,男人挑眉,声音淡淡:“再迟一点过去训练就结束了,或者你打算看我加练的时候?”    “……”    她只好把车钥匙给程立,临走前给宣夏打了个电话。    虽然车会得到赔偿,但是这事还是要和宣夏交代一下,毕竟是他的车。    那头听到她的道歉,满不在意,安抚她:“不就剐蹭了一下吗,你没事就好,我现在赶不过去,旁边有点事,要不你自己处理一下?”    “没事没事,已经处理了,这车修好了以后,我会买的。”    一方面是喜欢,一方面她把别人的车弄成这样,出于人情,还是得要这车。    宣夏笑笑,“行了,我还以为啥事呢,那就先这样啊。”    “好。”    挂了电话,知眠松了一口气,肩上的胆子终于卸了下来,而后她听到面前的段灼道:“走了。”    知眠跟着他走去悍马。    上车后,她系好安全带,转眸看向驾驶座的男人,心思绕转。    “段灼,今天谢谢你。”    她开声道。    本来她觉得重逢后,他们算是半个陌生人,他也不会来管这样的事,但是不管怎样,他今天还是伸出援手了。    段灼似乎没怎么放在心上,应了一声,启动车子。    悍马在路上行驶,段灼单手撑在车窗框上,控制着方向盘,半晌发问:“你那车谁的?”    “我朋友的,我想买,所以拿来试开了。”    知眠忽而想到他以前是怎么说她的——开车反应那么迟钝,你去街上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没想到真被说中了。    有点丢人。    “开车小心点,没行车记录仪之前保险起见先别开了,今天这样你有理也没证据。”    知眠也算是长了个经验教训,点点头,忽而又问:“你刚才是在训练吗?”    “嗯。”    “那你这样赶来,不会耽误训练吗?”    他从前可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    段灼目视前方的路况,淡声道:“没事,这件事比较重要。”    第一次听到他这样说话的知眠,心里有点怪异,但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她怎么感觉,段灼今天好像心情特好?    过了会儿,车子驶达任时俱乐部。    下了车,走进俱乐部里,段灼垂眸看她:“我去更衣室换个衣服,你可以先去『操』场,还记得怎么走么?”    想当初,她经常跑过来看他。    “……记得。”    知眠离开后,段灼去更衣室换好衣服,往俱乐部建筑后方的『操』场走去。    走出室内,他看到外头太阳快要落山,天边难得泛起漂亮的晚霞,一朵朵白云蔓延开。    日光落下,放眼望去,万物都沐浴上一层璀璨的金『色』。    段灼转眸,目光忽而落到远处坐在看台上的知眠。    女孩手里拿着画板,正看向『操』场。    鹅黄『色』长裙的裙摆被风微微卷起,长发飘然,拂过她白皙盈透的脸颊。    她低头动着画笔,红唇弯起,可爱的酒窝涌现。    五官干净而柔和,仿佛不染一丝纤尘。    看到她的一瞬间,段灼心脏重重跳了一下。    忽而感觉到心里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他忽而意识到,这么多年过去,女孩一直不曾改变。    她永远如初见般,像一轮皎皎明月,悬挂在他心头。    而此刻,他心头的浓雾突然拨开,见了月明。    他终于明白,他没有办法接受和她的故事就这样无疾而终,从此他们成为对方世界的过客,再也没有交集。    他要把她追回来。    用一种她喜欢的方式,让她愿意回到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