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桃花有点多雨中的男人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04
陆老师把沙画完成。主持人宣读最后结果:“恭喜顾泽兰答对最后一题, 和顾槐米赢得这次诗词大会的冠军。”直播室一片欢天喜地。“卧槽!兰神!”“兰神最后那一按真的是……
    陆老师把沙画完成。    主持人宣读最后结果:“恭喜顾泽兰答对最后一题, 和顾槐米赢得这次诗词大会的冠军。”    直播室一片欢天喜地。    “卧槽!兰神!”    “兰神最后那一按真的是按在了我心口上。”    “啊啊啊!兰神怎么能这么帅!”    “我也想被小哥哥按手手玩游戏,请校园剧以后参照这种标准选男主设剧情!!”    “花溪老二的名头坐实了。”    “既生瑜何生亮,哈哈哈哈哈, 花溪校草实惨”    “壮哉!我大上淮!”    “说炒作的柠檬丑『逼』们可以去吃屎了,我大上淮的校草就是这么□□!”    ……    录制工作进行到尾声,点评老师给顾泽兰和小槐米颁发冠军奖杯,也给沈细辛颁发了亚军奖, 比赛算圆满结束。    小槐米捧着奖杯,顾泽兰一手帮她托着,以免掉地摔坏。    这奖杯其实没有上次的花灯好看, 但是想着是自己和哥哥共同赢回来的,她又好喜欢好喜欢。    “小槐米, 别笑了, 脸都笑烂了。”沈细辛伸手捏捏她q弹的脸,拖着散漫的语气酸道。    小槐米不听, 她就是很高兴, 抑制不住这份雀跃。她圈着顾泽兰的脖子,吧嗒亲了一口,她的哥哥最厉害!    “撒娇鬼!”顾泽兰弯起唇角, “给哥哥把口水擦干净。”    槐米又猛亲了两口, 然后用脸颊贴着他的脸颊亲昵蹭了蹭, 看得沈细辛一肚子酸水。    “小槐米, 你们不安慰我, 还在这里炫耀, 哥哥的十万奖学金都泡汤了,好伤心。”沈细辛嘴上说得可怜。    “细辛不要气馁,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之前一直是擂主,下次再接再厉!”主持人笑着安慰。    赵爷爷扶着老伴过来庆祝两个少年,满脸欣慰,“果然英雄出少年,祖国有你们,未来会变得更好。”    “谢谢赵爷爷!”    莫『奶』『奶』道:“小泽,下次有机会我们再来玩飞花令,我还没有玩够。你是第一个赢我的,你赵爷爷他们根本玩不过我。”    “好。”顾泽兰很爽快地答应。    “米米,这个送给你,谢谢你的槐花,『奶』『奶』很喜欢。”莫『奶』『奶』『摸』出一根红绳吊坠,下面是一枚金锁,“祝小槐米健康成长,无病无忧。”    槐米笑得眉眼弯弯,“细细neinei(谢谢『奶』『奶』)~”    莫『奶』『奶』又让赵爷爷把书本拿来,递给顾泽兰和沈细辛,“这两本书就送给你们,祝你们前程似锦。”    大家拍了照,也有不少人找顾泽兰、槐米和沈细辛合影,参赛选手们建了群聊,延续这一段短暂而珍贵的友谊。    诗词大会结束,顾泽兰和沈细辛一同飞回上淮。    下了飞机,沈细辛拿行李,顾泽兰抱槐米,两人并肩而行,吸引了不少回头率。    “那两个少年好帅!偶像男团吧?”    “什么偶像男团?你是2g网?刚上过热搜的两大校草,一个花溪私立的,一个上淮高中的,都是学霸,这届诗词大会的冠亚军。”    “卧槽,这么牛!”    “何止!今年的物理奥赛满分是他们,市联考第一、第二名也是他们,上天的宠儿。”    “这他妈还是人吗?吹的吧?”    “你自己去花溪贴吧和上淮高中的贴吧看,还有昨天的直播,真的太精彩了,比选秀节目好看多了。”    “那小女孩是谁?”    “上淮校草的亲妹妹——槐米,她上辈子一定拯救了整个银河系。啊~她朝我看过来了,还对我笑了,好漂亮好可爱!不行,我要被萌化了!”    槐米察觉到有人低声议论哥哥和漂亮哥哥,就循声看去,正好看到几个姐姐在交头接耳。    原来她们也认识哥哥,还知道哥哥很厉害,小槐米心里美滋滋。    沈细辛去拿托运的行李,顾泽兰的手机响了,他瞟了一眼,是胖子打过来的,就接起来。    “兰神,你到了吗?我们来接你。”    “不用接……”    “什么不用接?老刘说了你一个人还要带个小槐米,肯定应付不过来。不用和我们客气,我们都到机场了,就在出口这边等你……”胖子的语气很兴奋,仿佛得奖的是他。    沈细辛推着行李箱走来,拍拍行李箱,“小槐米,坐上来,哥哥推着你走。”    槐米伸出手去,沈细辛抱住她,小家伙像只糯米团子,又香又软,简直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他终于能理解顾泽兰像护小鸡似的护着这只小幼崽的心情,这么软萌的小家伙,确实需要好好爱护。    “抓好了。”沈细辛把她放在箱子上,让她双手抓住推杆,一手扶着她的后背,一手推着箱子往前。    槐米觉得这样好好玩,咯咯笑出声。    跟在后面的顾泽兰:……真是幼稚鬼。    走到接机口,一道整齐响亮的声音传来:“沈细辛!我爱你!”    沈细辛有点懵,抬眼望去,一群女生拿着应援牌站在接机口,那声势跟接明星差不多。    槐米睁大眼,原来漂亮哥哥这么受欢迎吗?    “卧槽!是花溪那群花痴女,欺负我们兰神低调。胖子,喊一声,你一人顶她们一群,兰神比沈细辛牛,我们气势也不能输她们。”猴子拍拍胖子的肩膀。    胖子豪迈开嗓一声吼:“兰神天下第一!”    他这一声狮子吼,吼得路人纷纷侧目。    顾泽兰:……    他有点想装不认识。    沈细辛对顾泽兰揶揄道:“兰神果然不一样。”    槐米看着这些活力十足的哥哥姐姐,笑得更甜了。    原来他们是来接两个哥哥的,感觉好威风,就像前世哥哥去巡逻一样。    “小槐米,这里!”猴子对她招招手。    小家伙也甜甜地笑着对几个哥哥招招手,咿呀作语。    “欢迎小冠军回来~”祁梦宇伸手『摸』『摸』她头顶那只可爱的太阳花小发卡。    花溪的女生围了过来,顾泽兰把小槐米从行李箱上抱起,对沈细辛道:“我们先走了。”    沈细辛见来接自己的同学有点多,也不好再和他们一起走,就道:“行,那改天再约。”    胖子接过顾泽兰和槐米的行李,“小槐米真厉害,昨天的抢答太赞了。”    被胖哥哥夸,槐米高兴得一脸灿笑。    “兰哥,我们都为你捏一把汗,还以为真要被沈细辛压一回。你不知道沈细辛一直坐在擂主位置,花溪那群渣渣多嚣张,天天在网上叫嚣。”猴子一股脑儿说着,“你和沈细辛关系竟然这么好,贴吧都差点为你们打起来了。”    “也不全是这样,他们明明还有很多cp粉。”祁梦宇笑侃道,“先回去吧!”    几个男生送顾泽兰和小槐米回家。    天空变得黑沉沉,胖子几人怕下大暴雨,把顾泽兰送回家之后,也准备各自回去了。    “今天天气没选好,兰神你好好休息,我们改天再约出来玩,把小槐米带上。米米,给叔叔拜拜~”胖子道。    瘦子推开他,“滚,不要脸!给哥哥拜拜一个。”    槐米乖巧地对他们挥挥手。    祁梦宇等人走了之后,顾泽兰给叶蓁打了个电话。    “妈,我和米米到家了。”    “妈妈~”小槐米也凑到电话面前甜甜叫了一声。回来的感觉真好,出去走了一圈,还是觉得家里最好,她太想妈妈了。    “安全回来就好,在家等着,妈妈一会儿回来。就这样,先挂了。”叶蓁语气有些急,和平常的淡然截然不同。    而且电话那头很嘈杂,可能真的很忙。    顾泽兰正要挂电话,忽然听到一道熟悉又令人厌恶的声音,“叶蓁,我妈养你……”    顾泽兰顿下动作,眸『色』一沉,“舅舅在你那边?”    不过回应他的却是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槐米不明所以,抬头看向哥哥,却见哥哥眼底已经没了笑意。    顾泽兰顾不得别的,拿了一把伞,抱着槐米就出了门,打车前往叶蓁的设计室。    他之前就觉得今天有点蹊跷,在上飞机之前,叶蓁说了已经把时间腾出来了,会去接他和槐米,结果下飞机时,他却收到叶蓁临时有事的消息。    想着那个让人厌恶的舅舅,顾泽兰眉头越皱越紧。    以前折腾他外公外婆,现在又想折腾他妈,真是死『性』不改!    “哥哥~”别生气,米米会保护你和妈妈的。    槐米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手,放在顾泽兰的眉心『揉』了『揉』,似乎想替他把紧皱的眉头抚平。    小家伙认真地看着他,清澈的眸子像能净化一切杂质和烦恼,顾泽兰眉心渐渐舒展,“我们去看看妈妈。”    “嗯嗯。”    槐米乖巧点头。    她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刚才电话里传来的陌生男人的声音很暴戾,一看就不是好人,他们要去帮妈妈,不能让坏人欺负妈妈。    叶蓁最近被叶云两口子缠上了,原来这两口子拿了拆迁的钱之后『乱』投资,被别人骗走了上百万。    这两口子买了一家皮包公司,包装之后利用假流水贷了不少款,现在这两口子欠了一屁股债,便又过来缠叶蓁,想『逼』叶蓁把拆迁费拿出来帮他们填这个深坑。    还好现在是暑假,这两口子没法去学校闹,就天天来设计室这边找叶蓁,叶蓁不堪其扰。    顾泽兰抱着槐米下车的时候,叶云两口子正灰头土脸地被警察带走。    随后,叶蓁也出来了,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    男人高大冷俊,撑着一把雨伞,伞面大半都倾斜在叶蓁头上,正低头和她说着什么,举止绅士,眼眸深邃。    因隔得有点远,再加上下着雨,顾泽兰听不清他们说了些什么。    只依稀看得见叶蓁对身侧的男人淡淡一笑,她本来就长得漂亮,人也很温柔,这一笑就像染了一片不自知的旖旎。    顾泽兰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    槐米一脸傻乐,对着雨幕中的人『奶』声『奶』气喊道:“妈妈~妈妈~”    叶蓁听到熟悉的小『奶』音,回过头,正好看到站在檐下的顾泽兰和小槐米。她脸上的笑意由浅入深,染上了眼角眉梢。    顾泽兰一手撑伞,一手抱着小槐米,慢慢朝雨中走去。    沈文骥也看到了顾家两兄妹,对他们和善地点点头,“你们回来了。”    顾泽兰一脸冷清,小槐米却笑得很开心,“susu(叔叔)~”    我们回来了,漂亮哥哥也回来了!    沈文骥看到小家伙的笑容,也对她温和一笑,“恭喜米米,和哥哥夺得了冠军。”    槐米倍感自豪,原来沈叔叔都知道她和哥哥拿到冠军了呢!漂亮哥哥也很厉害,只比他们差一点点。    “哥哥,棒棒!”槐米丝毫不吝惜溢美之词。    叶蓁看得好笑,不过这雨中不是聊天的场合,而且沈文骥把伞都遮在了她头上,叶蓁也很过意不去,就道:“谢谢沈总,我们改天再谈吧!”    “不客气,那我先走了。”    不过在走之前,他还是很绅士地帮叶蓁开了车门。    然后,他又看了顾泽兰和槐米一眼,对槐米轻扯唇角,“米米再见!”    “susu、拜拜~”槐米挥挥小手手。    顾泽兰把她扔到车里,收了伞,也上了的车。    “妈妈~”槐米上车就兴奋地和叶蓁腻歪。    顾泽兰淡淡问:“沈叔叔找你什么事?”    “他现在是我的大客户,在谈设计方案的问题。”叶蓁解释道。    也是沈文骥报警,带走了闹事的叶云两口子,原来这两口子还涉嫌到骗贷、传销、替人洗钱等问题。    “他找你做什么设计?”    叶蓁随口解释了句。    顾泽兰『揉』着小槐米粉嫩的脸,“小傻子,见谁都笑,被卖了也不知。”    槐米不高兴了,她对喜欢的人才会笑,也不是对谁都笑,对坏人就不会笑。    哥哥坏坏!小槐米气呼呼地想。    叶蓁听着顾泽兰的话,忽然敏感地意识到大儿子可能误会了。叶蓁有点哭笑不得,“我和沈总只是合作关系,他有家室,我也有家室,你不要多想。”    顾泽兰慢吞吞的,仿佛也不是很在意:“我也只是随口问问。”    小槐米满脑子问号,妈妈和哥哥在说什么?她怎么听不懂。    不过终于看到妈妈,而且妈妈没事,坏人也被抓走了,她还是很高兴。    叶云这段『插』曲就此过去,当初叶云两口子不赡养叶家老两口,还常回老两口家里偷值钱东西,后来又屡次以叶蓁不是叶家亲生的,而排挤叶蓁,叶蓁也早对叶云这个弟弟寒了心,这次他自作自受,叶蓁也不想多管。    对她有恩的是叶家老人,她没必要当个圣人,去体谅叶云这种白眼狼。    唐医生说顾爸爸这几天的情况不太好,雨停后,顾泽兰便又带着槐米去医院看顾爸爸。    “爸爸(*^▽^*)”米米和哥哥回来了,我们超级厉害,拿了冠军哦~    槐米趴在床头对着顾爸爸咿呀说着,亲了又亲,仿佛想把这些天没亲的亲吻全都补上。    顾泽兰拧了热『毛』巾,把小家伙拉开,“让我给爸爸洗了脸,你再糊口水。”    槐米:米米才不是糊口水!    顾泽兰一边慢条斯理地给顾立安擦脸,一边叹气,“爸,妈最近桃花有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