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好得很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06
chapter411 说早不早说晚不晚,颜秋意到达萧君扬说的团委办公室的时候正好赶上有人推开了房间门。 嗯,巧的很,这个人刚好就是她嘀咕了一路的萧君扬。 对于对方神出鬼没没事……
    chapter411

    说早不早说晚不晚,颜秋意到达萧君扬说的团委办公室的时候正好赶上有人推开了房间门。

    嗯,巧的很,这个人刚好就是她嘀咕了一路的萧君扬。

    对于对方神出鬼没没事就换大本营的行为颜秋意不予置评,只是她很好奇的是,他就这样把营区当自己家各种资源利用是有多不见外?

    上次来的时候那间办公室的门关得紧紧地,明显红一团的洪泉团长不在,萧中校就是任性,人家好赖不济一个团部他完全如入无人之境,想用哪间用哪间。颜秋意不由得啧啧称奇了一下。

    ***

    “话说回来,你们萧中校用团委办公室干嘛?”一个身着夏常服的男人边吃菜边问。“我跟你说现在红一团的人没有一个不怵他的,上次军事演习,他一个人端掉了我们三个营,我们洪团长一想起这事心窝子就疼。”

    祁霖面上哈哈一笑,心里也有点纠结。

    这萧老大就是萧老大,把人家营区一锅端,还敢在人家的地界上大摇大摆的行事,借办公室就借办公室呗,还非得挑条件好的借。随便找一间闲置的不就好了,非得兴师动众的……

    “这不是下大雨,室外训练没法正常进行吗,所以就打算在下午弄个报告会,学生来讲。我们老大之前因为执行特殊任务推了总教官的职务,这次想着多少给军训出份力,给下午作报告的学生特训一回——毕竟这要是真有好苗子,那也是必然属于我们蓝锋的。来,老陈。”祁霖举起水杯轻轻一碰,“你下午执勤我下午训练,咱们以茶代酒走一个。”

    “走一个。不过,老祁,你这话说的就有点托大了。什么叫好苗子是你们蓝锋的,我们红一团今年也是有特优政策的好不好,好苗子一经选入毕业直接抬一级,特优的升两级。而且,就算看不上我们红一团,那还有龙潜的其他中队呢。”

    祁霖一扬脖子,话说的与有荣焉荡气回肠,“完全没得比,蓝锋代表着什么,龙潜的尖刀部队!这些当兵的哪个不想当兵王?”

    老陈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祁霖说的是事实,就连他也是当初在蓝锋选拔时候伤了左手才选择留在红一团的。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我听说今年你们中队招人的要求降低了,还招女兵?”

    祁霖一摆手,“怎么招女兵就叫降低要求?老陈同志,性别歧视要不得!就因为招女兵才更要高标准严要求,比男兵严苛一辈,考核要求有一条就是要能在一个人单挑蓝锋老队员……两个!”

    老陈啧啧,“两个!这么狠,你们蓝锋都是变态,随便一个都放倒一大片,两个?女娃娃不得被你们打死!我看呢,今年肯定招不起人来。难怪这么大个事萧君扬一点反应没有,他那个人不近女色油盐不进的样子,平时就冷着脸,队里要是有女兵不得更冷?”

    也没有那么夸张吧。

    祁霖觉得本着四年的室友情、战友情,他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

    “别黑我们老大,他也不是时时冷着脸的,也就面对小姑娘们的时候脸冷了点,每次都能把人家一颗放心冻得稀零碎。你不知道,他长得好,小姑娘们好这口一个个前赴后继的来,捧着一颗芳心来,走的时候那颗心碎的玻璃胶都粘不好。”

    “哈哈,还有这事?你们老大有对象没?”

    “对象?那必然没有啊,有也得是童养媳,毕竟知根知底的。”祁霖嘴皮子一秃噜开始没个把门的,仿佛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不过他很快想好补救的方法,“不过现在新时代了,他哪找童养媳去,所以现在还单着呢,我看呢,他三十都不一定有对象……”

    ***

    “阿嚏!”

    萧君扬刚把东西递到颜秋意手里,一转头就又打了个喷嚏。

    “看吧看吧,让你平时招人恨,背地里人家骂你呢吧!”颜秋意吸了一口酸奶,“现世报啊现世报。”

    “你个小没良心的,给你吃的都交不下你。就不能是有人想我吗?行了,这么说我,东西你也别吃了,放下吧。”

    颜秋意抱着零食端着酸奶躲老远,“别别别,我说错话了,您老人家别跟我一般见识。肯定是有人想你!一定是!”

    她往嘴里扔了一片薯片,语气认真笃定,“一定是祁霖哥哥,对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思之如狂!”

    不过这一想二骂,从她进来到现在萧君扬可是打了好几个喷嚏了。

    该不会感冒了吧?

    淋雨淋的?

    颜秋意放下零食,“我觉得你有可能是感冒了,要不我给你扎两针预防一下吧?”

    萧君扬斜睨,“打击报复是不是?严师叔教你的东西学全了吗就要出师!别最后兵没当成,反倒成了赤脚大夫蒙古医生。”

    “怎么可能!”颜秋意被萧君扬拿话一激差点没急的跳起来,“我刚开学就给艾师兄扎了几针缓解了他的胃疼。”

    萧君扬的注意力没放在小颜姑娘止痛治伤差不多是个合格的蒙古大夫身上,反而对另一件事注意颇多。

    “好好说话,师兄就师兄,别胡乱加姓。”还艾师兄!

    颜秋意倒也没反驳,乖乖的“哦”了一声。

    毕竟艾雍他的这个姓挺占人便宜的,她之前为了避免出现这种尴尬都是直接叫师兄的,方才是担心萧君扬搞不清人名才不小心说顺嘴了的。

    萧君扬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小姑娘越来越懂事了。

    “你说的那个师兄是不是艾雍?”

    “对对对,没错,就是艾雍。你认识啊君扬哥哥,我跟你说我一见他就觉得超级亲切,印象超级好。结果证实他人果真没的说,开学时候送我去宿舍,军训时候也总照顾我、提点我。就连上回他胃疼我用银针帮他止疼,他看见我的动作也没说我一句不是……”

    眼看萧君扬脸色开始变得有些不太好看,颜秋意慢慢住了声,她快速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有说过什么不该说的话没有?

    似乎是没有的。

    (求月票求推荐求评论各种求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