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江杏情人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06
他们在这里交流,那边两个小情人已经渐入佳境,很快两个拥吻在一起,这江杏虽只有十六岁,个子娇小,但该长的位置都长了,两腿修长,胸口也鼓鼓的,细腰肥屁,这身材长……
    他们在这里交流,那边两个小情人已经渐入佳境,很快两个拥吻在一起,这江杏虽只有十六岁,个子娇小,但该长的位置都长了,两腿修长,胸口也鼓鼓的,细腰肥屁,这身材长得真的很正,再加上一张黑莲花的脸,难怪惹得村里的一些半大的小伙子,对她如痴如醉。

    两人很快躺在草地,那肖荣华还把手伸入江杏的衣服里,这边三哥看得眼都快突出来了,不行三哥还小,不能让他看这场景,清歌直接伸出一手放在三哥的眼睛上,

    三哥一把将小妹的手拿下来,想继续看,清歌瞪了过去,大有再看下去回家就收拾的意思,这样子的小妹,三哥看得后背一凉,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又将小妹的手,重新放在自己的眼睛上了。

    那边两人很快也停了下来,不是肖荣华停的,是江杏推开肖荣华,不肯接着做下去,那家伙的手已经伸到她裤子里了,见两人停下来了,清歌才将手放下来,让三哥看。

    “杏子,你就从了我吧,我可是想你想好久了,我的心你还看不到吗?”肖荣华这家伙见没得手,大吐情话。

    “我娘说好女孩必须结婚时才能这样,你想要就再等我两年,现在我还没满十八呢,等成年了到时你再到我家提亲,入洞房才行。”

    这江杏也不笨啊,竟然还知道吊着这人的胃口,不把自己身子交出去,男人都是这样,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这句话在前世这可是至理名言。

    她话里还隐隐带着暗示,想做事,前提是必须是娶她,情商高啊,真不愧是极品黑莲花,这边看着的清歌,真是对江杏起了佩服的心思。不过这江杏胆子真是大,还没成年呢,就搞起这男欢女爱的游戏,你消受得起吗。

    “那还要等两年啊,杏子我现在就想要。”肖荣华一听就委屈起来,

    “那我也没办法啊,你今天怎么舍得下乡来看我啊?”江杏直接岔开话提。

    “这不是我姑姑说要我回来吃好吃的,再加上我又想来看看你,就来了,为了等你,我在这里可是等了好久,杏子,最近怎么难得见你到镇上去一次啊。”

    肖荣华本来说得好好的,最后问了句,不问还好,江杏竟然哭了起来,这下肖荣华急了,又是擦眼泪,又是安慰,又抱的,好不容易将美人安抚好,江杏停下哭声,肖荣华问她为什么哭啊,

    “我是怕啊,最近我只要一去镇上,邻村的地鼠那一伙人就堵在路上,欺扶我和弟弟。”

    “什么?那些蠢货竟然敢欺负你们,找死啊,明天我就去找他们,把他们都抓到革委会来,不过你得告诉我,他们为什么拦着你们啊?”

    不好,清歌心里暗叫,这叫肖荣华的竟然是革委会的一员,这两人扯在一起,准没好事,清歌心想着,江杏接下来的话果然印证了她的想法。

    “我有个小叔,他有一个儿子很喜欢赌博,前不久,他为了赌博输了二十块钱,还将他娘的银镯都押在那里了,说好一个月后还,可他们家不还,还让地鼠他们找我们家还,我家是什么情况,你是知道的,那还得起这么多的钱,就只好躲着,地鼠他们那会罢休,就在我和弟弟上下学的路上堵我们,有几次我差点被他们给羞辱,当时我真恨不得死了一了百了。”

    厉害啊江杏,这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这功力得要几年才能练得出啊,清歌在一旁赞叹着。

    旁边三哥听不下去了,要站起来找江杏对质,被清歌眼一瞪,手一拉,死死的压着,没让他出来坏事情,三哥没办法,只好不甘的瞪着这对狗男女,如果眼神能杀人,这俩早死千百回了。

    “我爹没办法,这是亲弟啊,只能打破牙血往嘴里吞,将家里最后的钱替小叔家还了”

    江杏边哭边说,心里那个恨啊,这个钱是还了,但是是大哥还的,想到那天大哥从小叔家回来,对着她和弟弟就是一顿打,还将他俩训到半夜,她心里就恨,这回有肖荣华这革委会的在,她一定要小叔一家好看。

    “什么,真是岂有此理,明天我就叫上我的兄弟,将你小叔家给端了”肖荣华刚说完,江杏这里哭得更狠了。

    “可我小叔家你们惹不起。”

    “什么,还有我革委会惹不起的人,说说怎么惹不起了?”

    “我小叔家前几个月从上京接回失散多年的女儿,这女儿可大有来头,听说那边养她的人是上京的高官,而且,这女儿很能打,当初回来时,镇长和县长都来了。”

    “什么,我外公也来了,镇上传那个拿错女儿的就是你小叔家啊?”肖荣华一听就明白了。

    “是的,当时陆镇长还保证过,会好好照顾她呢。”

    肖荣华竟然是陆镇长的外孙,怎么一点也没遗传到他外公的正气,清歌听到这里,心里给肖荣华打上了个叉。

    这下肖荣华有些犹豫了,“那我没办法,我爹也只是镇上管财务的,只管钱,我外公虽有些权力,你也知道他的脾气,要是连累到他们,我家非把我揍死不可。”看来这肖荣华没被美人计冲晕头脑,还知道利害。

    “那就任他们欺负我们一家人吗?”江杏哭得更厉害了,那个风中摆柳的,哭得肖荣华一脸心疼。

    “我又没说不帮,要不这样,要是那天你看着他们家有什么反动不当的言行举扯,你就告诉我,我一定带着兄弟飞快的过来抓人,到时证据确着,谁也不能说什么?”

    听肖荣华这么说,江杏这才笑了起来,随后两人又是一阵亲热。

    清歌见听得差不多了,拉着三哥悄悄的离开了,下了山,三哥告诉她这肖荣华的身份。

    肖荣华镇上管财务肖科长的独子,今年已经十八岁了,他老家原住在旁边的过桥村,离他们江家村也就半个小时的路,肖科长无父无母,从小就住在妇女主任杨丽芳的娘家,算得上是他们家的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