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巫师巴颂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06
巫师巴颂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埃塞俄比亚临近阿鲁雷国这一侧的边境城市乌苏达。 阿鲁雷国位于埃塞俄比亚与苏丹之间的狭长地带,与埃塞俄比亚接壤的边境线很长,绵延好几百……
    巫师巴颂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埃塞俄比亚临近阿鲁雷国这一侧的边境城市乌苏达。

    阿鲁雷国位于埃塞俄比亚与苏丹之间的狭长地带,与埃塞俄比亚接壤的边境线很长,绵延好几百公里。这么漫长的边境线,阿鲁雷国的军力又十分羸弱,所以管理自然是十分松散的。

    夏若飞就是打算在靠近乌苏达市的位置偷越两国的国境线,解决了巫师巴颂之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回阿鲁雷国。

    夏若飞之所以不选择从阿鲁雷搭乘飞机前往埃塞俄比亚,也是出于搅乱视线的考虑——出入境都是有记录的,他在阿鲁雷期间,接连发生巴索科镇爆炸案、大祭师失踪案,而当他离境前往埃塞俄比亚之后,马上又发生巴颂的失踪事件,在事后调查的时候,是很容易被列入怀疑对象的。

    夏天这个掩护身份很好用,不是万不得已,夏若飞也不想轻易让这个身份暴露了,毕竟再办一套全新的身份,也是需要卖面子的事情。

    阿鲁雷国南北狭长,东西之间很短,夏若飞驱车一路向东,很快就临近了边境地带,而此时天色也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这一带都是大片的荒野,越临近边境线,道路就越难走。实际上这一带人烟稀少,基本上不会有车子经过,最多隔几天会有军方的巡逻车从这里路过,道路自然也就疏于养护了。

    夏若飞找到一片杂草丛生的洼地,将皮卡车开了进去。

    这次,他并没有把车子隐藏起来,而是熟练地将前后车牌都拆了下来,然后心念一动将整辆车都收进了空间中。

    两国边境通公路的地方,都是设有关卡的,而夏若飞到了埃塞俄比亚境内也同样需要使用车辆,否则光靠两条腿跑过去,虽然夏若飞的体力没有问题,但也是在太麻烦了,所以他干脆用空间把这辆皮卡车带过去。

    反正在边境地区这种老旧皮卡到处都是,而且警察在偏僻公路上巡逻的可能性也不高,即便是没有车牌问题也不大。

    即便真的遇到警察了,夏若飞大不了弃车逃跑。

    反正这辆车的车架号、发动机号之类的都被他磨掉了,外观也改得面目全非,开到荒野地带之后,更是连车牌都卸掉了,所以即便是真的被人发现这辆车,短时间内也不会跟租车行那辆皮卡联系在一起。

    前几次他之所以没有这么干,主要是皮卡车至少也有好几吨重,频繁地收进空间又取出来,对精神力也是会有不小的负担的,所以没有必要的话,他宁可把车藏起来还更方便。

    夏若飞收好皮卡车之后,就在夜色的掩护下疾速前进,很快就穿越了几乎完全不设防的边境线,进入了埃塞俄比亚境内。

    根据手持式GPS的显示,乌苏达市就位于东南方向大约八十公里的地方。

    夏若飞穿过国境线之后,并没有马上寻找公路,毕竟靠近边境线的地方可能巡逻的密度会相对比较高。

    他按照GPS的指示,朝着乌苏达市的方向在荒野中飞快地前进着,遇到一些小的障碍物,夏若飞直接一跃而过,速度相当快。

    差不多奔跑了半个多小时,算一算距离的话至少有七八公里了,夏若飞这才看了一下手持式GPS,朝着不远处的一条空路跑去。

    又过了四五分钟,夏若飞就已经找到了这条公路,它在GPS上被标注为76号公路,沿着这条公路一直往东南方向开,差不多七十多公里外,就是夏若飞此行的目的地乌苏达市。

    这边的路况相比阿鲁雷境内的那些公路要稍微好一些,虽然坑洼的地方也不少,但至少能看到一些露在外面的沥青。

    夏若飞同样是在附近找了一处杂草比较高的隐蔽所在,先用精神力探查了一番,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在窥探之后,他就将皮卡车从空间中取了出来,然后将开车上了公路,朝着乌苏达市的方向前进。

    一路上夏若飞也比较小心,不想因为开无牌车被巡逻警察拦下来。好在修炼者的目力本来就比一般人要强,即便是在夜间他也能看得很远,再加上他还有强大的精神力,所以一路上还算是顺利。

    在开了四十多分钟的时候,夏若飞还真的遇到了一辆迎面开来的警车。

    不过他的精神力在警车转出暗弯的之前就已经发现了对方,他及时将车子开到路旁的低洼处隐藏了起来。

    躲过这辆警车之后,夏若飞就一路顺利地开到了乌苏达市郊外。

    此时的时间大约是晚上九点左右。

    夏若飞同样是找了一处相对隐蔽的地方,用精神力查探确认安全之后,直接将车子收进了空间内,然后背着一个单肩包徒步朝市区走去。

    乌苏达市西郊。

    一个外面看起来有些破旧的两层小楼,此时还亮着一丝昏黄的灯光。

    小楼外还有个不小的院子,只不过杂草丛生,看起来十分的破败。

    微风吹过,院子里的杂草微微晃动,在暗夜中影影绰绰的,给人一种莫名阴森的感觉。

    小楼的二层,有一个大房间。

    一个干瘦的泰国人正坐在桌子前摆弄着一堆小东西。

    这个泰国人大约四十岁左右,此时正赤着上身,露出了身上古怪而阴森的纹身图案。

    他的身材奇瘦无比,一根根肋骨清晰可见,好像外面就包了一层皮。

    此人正是摩德组织的高层,外号巫师的泰国人巴颂。

    巴颂脸上带着一丝浓郁得化不开的阴气,一双死鱼眼即便是白天见了,都会令人心中一颤。

    此时巴颂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个银盘,银盘中竟然是一块块大小各异的人体骨骼,巴颂仿佛在欣赏艺术品一样,轻轻摩挲着这些骨骼,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突然,巴颂猛地抬起了头来,眼中闪过了一道厉芒——有人侵入了他的院子!

    下一刻,还没等巴颂站起身来,一道年轻的身影直接从二楼的窗口翻身进来,带着一丝轻松的口吻说道:“警惕性还挺高的……你是第一个提前发现我的人,不愧是暗影小队负责人!”

    来人自然就是从阿鲁雷国连夜跨境赶过来的夏若飞了。

    夏若飞说的是英语,巴颂显然也是可以听懂的,当他听到“暗影小队”几个字的时候,脸上的神色顿时一紧。

    巴颂看了看夏若飞,用生硬的英语问道:“你是什么人?是从国内过来的吗?为什么不说泰语?”

    夏若飞变幻出来的这幅容貌,有明显的东南亚人特征,他在阿鲁雷神庙的时候,还随口编了一个“素猜”的泰国名字,曼齐拉一开始也没有任何怀疑。

    巴颂在见到夏若飞的第一时间,升起的念头就是:国内派人过来抓我了?

    他在泰国也是犯下了天大的事,这才亡命非洲的,所以一看到一位东南亚面孔的人,他心中也是惊疑不定。

    夏若飞嘴角微微一勾,说道:“巫师先生,你希望我是哪一方面的人呢?”

    巴颂冷哼了一下,不再犹豫,直接一扬手,几道黑影朝着夏若飞疾射而去。

    在巴颂看来,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反正大晚上直接从二楼翻窗进来,总不可能是过来窜门的吧?既然是敌人,那就先杀掉,总是没有错的!

    夏若飞饶有兴趣地看着朝他飞速靠近的几道黑影。

    这是几条缠在一起的蛇,而且是活生生的蛇,在飞行过程中还在不断扭动,三角形的舌头对着夏若飞的方向,不断地吐着信子。

    巴颂见夏若飞不躲不闪,心中也是暗暗一喜。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不禁瞪大了眼睛——那几条蛇在距离夏若飞还有一二十公分的时候,就再也无法前进了,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挡在了夏若飞面前一样。

    紧接着,他也没看到夏若飞有什么动作,他射出去的几条蛇就颤抖了一下,然后跌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是死透透了。

    巴颂又惊又怒,同时也不信邪地两手不断舞动,一道道黑影不间断地从他手中射出去,目标自然都是夏若飞。

    这些黑影中有阴冷的毒蛇,还有狰狞的蜈蚣以及连夏若飞都叫不出名字的各种毒虫。

    夏若飞神色完全没有任何变化,而且还带着浓厚的兴趣,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口中说道:“巴颂,这么多蛇虫鼠蚁,你是藏在哪里的?我看你上半身也没有穿衣服,该不会是……藏在裤裆里吧?”

    这些蛇虫鼠蚁同样也无法靠近夏若飞,他的身周仿佛有一层无形的保护罩一样,这些毒虫密密麻麻地包裹着那层保护罩,远远看去就像是形成了一个茧,把夏若飞完全包裹了起来。

    巴颂见自己养的这些毒蛇毒虫暂时无法奈何对方,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拧眉瞪眼,仿佛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最后,巴颂终于心一横,嘴里开始念叨着各种古怪的音节,最后,他猛地一口血喷在了桌子上一个布娃娃的上面,紧接着猛地一挥手……

    <!-- csy:832181:1349:2019-06-09 08:09: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