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默默的试探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06
在穆思妍打算离开的时候,手中的画筒突然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穆思妍便赶紧弯腰去捡,可谁知方琛觉得好玩儿抢先一步拿到了圆筒盒子。 穆思妍看到方琛拿到了圆筒盒子,便立……
    在穆思妍打算离开的时候,手中的画筒突然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穆思妍便赶紧弯腰去捡,可谁知方琛觉得好玩儿抢先一步拿到了圆筒盒子。

    穆思妍看到方琛拿到了圆筒盒子,便立刻有些紧张的说道:“你赶紧还给我!”她生怕方琛一个贪玩好奇毁了里面的画,所以在方琛率先拿到画的时候,便表现的格外紧张。

    方琛也自然注意到了穆思妍的紧张,他在穆思妍紧紧盯着圆筒盒子的目光中,在手中随意地向上抛了抛,甸了甸圆筒盒子,接着便成功的看到了穆思妍更加紧盯的目光。

    这让方琛不由更加好奇圆筒盒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于是他便向穆思妍问道:“你这么紧张着这个盒子,不如你跟我说说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我就把它给你。”

    穆思妍紧张地看着方琛随意的抛着自己的画筒,她生怕方琛一个不小心,失手将画筒摔到地上。

    虽然一幅画是纸做的,摔一下并不会怎么样,但这幅画她也算耗费了很多心血,她也真心地非常喜欢这幅画,所以即便是折了一个画角她也会心疼的。

    穆思妍看着方琛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就趁他的注意力都在好奇圆筒里面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赶在他没有防备之前,一把上前将画筒抢了回来。

    抢回来之后穆思妍将圆筒拿在手中细细的查看抚摸,好像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

    方琛也是一个愣神,他没想到在没防备之时,便被穆思妍抢走了手里的东西。

    他看着慕思妍如此宝贝紧张的样子,便更加好奇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了。

    穆思妍也注意到了方琛看过来的目光,然后有些紧张的将画筒藏到了身后,生怕再被方琛抢了过去。

    而方琛看着慕思妍防备的样子,也更加好奇地问道:“你这圆筒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让你这么紧张。”

    “能有什么?自然是我的画。”穆思妍嘴上这么说,却在心里鄙夷想着:“方琛好歹出生于一个艺术大家,连圆筒里装画这个习性都不知道,也真是难为方行大师。”因而她瞬间便对方行大师报以同情,有这么一个整天无所事事的儿子,方行大师还能健康的活到现在,也真是不容易。

    方琛自然不知道穆思妍所想,他反而觉得莫思烟太大惊小怪小题大做了,不就是一幅画嘛,至于让她紧张成那样吗?方琛实在理解不了。

    穆思妍夺过画后,也不想跟方琛有过多的纠缠,便离开了工作室。

    方琛看着穆思妍加快脚步离开的背影,则是一脸的不在乎,嗤之一笑,他想着:”不就是一幅画么?有什么可紧张不给别人看的,他还不愿意看呢。”

    晚上方琛和默默吃饭的时候,方琛突然提到了这件事情,说道:“你猜我今天碰到谁了?”

    “谁呀?”默默用叉子戳着蔬菜,对方琛的话完全不感兴趣,不在乎的问道。

    “我今天看到穆思妍。”

    “穆思妍?”默默一听到这三个字,立刻打起了精神,她开始接二连三的方琛问道:“她不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么?你怎么看到她的?你在哪里看到她的?”

    “我是在我爸的工作室里看到她的,我本来看见有人进来想她吓一跳,但没想到是穆思妍,便觉得不好玩儿了。”方琛撇撇嘴说道。

    “你爸?方行工作室?”默默蹙眉,她不明白穆思妍为什么会突然跑到方行工作室,她前一阵儿不是还在失踪吗?韩明轩还打听过她的下落,她怎么就这么突然的回来了?

    于是默默想不明白的,便向方琛试探的问道:“她去你爸的工作是干什么?”

    说实话,方琛其实也不知道穆思妍去方行工作室干什么,但是想到她拿着一副那么让她紧张的画,便猜测说道:“应该是去找我爸的,可能是去给我爸送画看吧。”

    “画?什么画?”默默开始紧张地问道,她生怕错过什么关键性的消息。

    因为方琛之前也没有问的太清楚,所以现在也只好略微踌躇的说道:“她不给我看那幅画,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那你知道穆思妍最近都在干什么吗?”默默紧接着问道。

    方琛也不太确定,也只能说是猜测的说道。

    “她应该是在画画吧!虽然我没有看那幅画,但从她紧张的样子来看,应该是她比较重视的一幅作品,尽管我对穆思妍画画的水平不敢恭维,不过她若是觉得重视,那应该也是耗费时间和心力,可以算的上一幅佳作,而一幅好的作品需要时间,所以估计她这段时间都是在画画吧。”

    方琛的语气虽然说有些迟疑,但其实已经猜的七八分准了,穆思妍这段时间的确是在外面画画,不过这话到了默默的耳朵里里,却衍生出了其他的想法。

    默默回到家后,看到韩明轩还是对自己一副不太理睬的样子,这让她心里很不平衡。

    这个人明明跟她呆在同一个屋子里,她却感受不到他的存在,感受不到他的心。

    他可以为了救另外一个女人不顾性命,可以在另一个女人不知所终的时候到底处打听她的下落,却在自己回到家之后,对自己爱搭不理,不愿意跟自己多说一句话,这让默默怎么能够甘心?怎么能够不愤怒?怎么能够平衡?

    默默心里越是不平衡,便越是想纠缠韩明轩,便对穆思妍越是厌恶,而韩明轩本身就讨厌别人的纠缠,默默越是是如此,他便越是讨厌默默,如此他们之间便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默默看着不搭理她的韩明轩,心里更是将穆思妍骂了千百遍,她将这一切都归结到穆思妍的头上,但又不得不提起穆思妍,她想要看看韩明轩到底做如何反应。

    于是默默看似不经意的说道:“今天我碰见方琛,他说他在风行工作室里遇到了穆思妍,据说穆思妍最近好像画了一幅大作,自己珍惜喜欢的不得了,还想拿去给方行大师做点评。”

    结果默默的话音刚落,本来还不太理她的韩明轩便立刻好奇地向默默问道:“她画了什么画?方琛看到了?怎么样?”默默听到韩明轩的话,微微低着头的脸上,在韩明轩看不到的角度慢慢爬上的一脸阴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