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康熙的哥哥,揭秘福全的一生是怎样的_历史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06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福全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福全是顺治的第二个儿子,也是康熙的哥哥。因顺治的长子夭折,福全实际上就是长子。生在帝王家,福全是幸……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福全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福全是顺治的第二个儿子,也是康熙的哥哥。因顺治的长子夭折,福全实际上就是长子。生在帝王家,福全是幸运的,能够处理好君臣关系,最后安全落地,更属难得。

image.png

一、愿为贤王,参与朝政,孝顺太后

福全小时候,因为生病,导致一只眼睛失明。跟其他没有眼疾的兄弟相比,福全总觉得“自惭形秽”,久而久之就会产生一种自卑感,所以,他从不指望能够继承皇位。

福全七岁的时候,与六岁的玄烨一起给顺治问安。顺治问了一个大多数父亲都会问的问题,“你们将来有什么志向?”福全回答:“愿为贤王”。玄烨却回答:“愿意效法父皇”。顺治对两个小孩子的回答很意外,也没想到两年后竟然会一语成谶。

顺治十八年正月,顺治行将就木。临终前,顺治立了玄烨为帝。康熙六年,鳌拜专横跋扈。康熙为了加强自己的力量,就立十四岁的福全为和硕裕亲王,并让他参与朝政,以削弱鳌拜的力量。

铲除鳌拜后,康熙正式君临天下,将所有的权力收归己有。福全也很识时务,为了避免侵犯皇权,主动让出权力,因此,康熙对他比较友爱。康熙平定“三藩之乱”后,特地在乾清宫宴请福全,以庆贺胜利。

福全同康熙一样,对祖母孝庄太后非常孝顺。比如,康熙二十二年,他和康熙一起陪同孝庄太后巡五台山,在事前勘察道路时,发现道路很险峻,他们为了孝庄安全着想,共同力劝孝庄返京。

康熙二十六年,孝庄太后去世,福全无比悲痛,哭得死去活来。康熙担心福全身体受影响,特地派皇长子和领侍卫内大臣送其回府。

二、征讨噶尔丹,因谨慎而坐失良机,被康熙责罚

康熙二十九年,准噶尔再度东进,对清朝进行军事挑衅,并威胁到京城安全。康熙兵分三路,征讨噶尔丹。任命福全为抚远大将军,皇长子为副将,出古北口;任命常宁为安北大将军,统领右路军出喜峰口;康熙亲自带领中路军,统领全局。

出发前,康熙特地写了一首诗给福全,并为其举行盛大的送别仪式。诗云:

“万国勤怀保,三阶愿治平。寰中皆赤子,域外尽苍生。小蠢忘帡幪,天心解斗争。执迷思梗化,伐罪事专征。武略期无敌……烟火疆隅堠,牛羊塞上耕。遐荒安一体,归奏慰予情。”

福全上书请求将大同绿营兵划规他旗下统领,凡军情谍报都应该送至前线。康熙批准了他的提议,调遣大同的精骑兵六百、步兵一千四百人随福全出征。福全出发后,康熙又命大臣阿密达、阿南达等人出塞,与福全会师。

到了阵前,福全先礼后兵,派中间人济隆胡土克图带着他的信和一百只羊、二十头牛,去拜会噶尔丹。他在信中声明:“我和你共同保护黄教,你追击喀尔喀蒙古,犯我疆域,皇上命我来与你商讨此事。你的使者说,你奉藏族领导的指示谈和,那么我们在什么地方会谈合适呢?”

噶尔丹不断派人到清军大营,一再申述自己“兰入汛界,索吾仇而已,弗秋毫犯”,表示愿意同清廷“讲信修好”。但他又多次索取土谢图汗,表示清朝如果允许,他马上退兵。福全拒绝其请求。

1690年7月底,双方剑拔弩张。福全指挥三路大军进驻乌兰布通城附近,在距离噶尔丹三十几里处安营扎寨。

噶尔丹数万骑兵“依林沮水”,摆出“骆驼阵”,将骆驼捆绑伏地,上面加上沙袋湿毡,士兵就躲在骆驼后面放箭。清军以炮火营为前锋,万炮齐发,声震天地,从下午一直延续到天黑。

噶尔丹的军队只擅长在马背上用冷兵器厮杀,他们从未见识过如此猛烈的炮火,一时阵脚大乱。清军步兵、骑兵趁机攻杀,左翼军又迂回包抄,双方打得难解难分。

在混战中,噶尔丹趁着夜色逃跑,清军也损失惨重,连康熙的舅舅佟国纲也阵亡。

福全休整兵马后,准备再战。噶尔丹已经领教过清军炮火的厉害,知道不是福全的对手,就拒险闭门不出,同时,派济隆前来清军大营求和。

济隆一再保证噶尔丹不会犯边,实际上是缓兵之计,而福全也想借济隆求情的机会拖住噶尔丹,等待前来助阵的兵马。于是,福全便答应了求和,传令各军停止进攻。

康熙得知福全单独与噶尔丹和谈,非常生气,他责备福全停下进攻,让清军坐失良机。皇长子因听信谗言,也与福全有隔阂,他越过福全直接向康熙汇报军情。康熙担心将帅不和,继续留在福全军中容易滋生事端,于是将其召回京城。

image.png

福全受到责备后,立刻派人探听噶尔丹虚实。噶尔丹听说清军派人前来,马上装出一副虔心忏悔的样子,然后派人乞求恕罪。

就这样,噶尔丹的缓兵之计,成功骗取了福全的追击,最后顺利脱逃。福全只得班师回朝。

福全回京后,不断有大臣弹劾他,说他没有乘胜追击,导致噶尔丹问题没能彻底解决。由于弹劾的人太多了,康熙也顶不住压力,对福全略加惩处,罚俸一年,还撤去他三佐领。

康熙三十五年,福全再次追随康熙亲征噶尔丹。

三、兄弟情深,安度余年

平定噶尔丹后,福全开始安度余生,他平时结交文人士大夫,以琴棋书画为乐。

康熙为了表示与福全的兄弟之情,命宫中画师画了一副福全与自己同框的画,以寄托两人手足情深。1699年,康熙到南方游玩,二月出发,五月返京,数月不见福全,时常挂念,特地写了一首诗:

“花萼楼前别,已经春夏余。平明挂锦缆,日暮傍樵鱼。吴越当年景,江湖各自如。留心异事重,隔月信音疏——《候见裕亲王》”

康熙三十九年,福全患病,康熙不仅派御医诊治,而且多次上门探望。

还有一件事,更能看福全与康熙兄弟两的深厚感情。福全在临终前,向康熙提议,废掉太子,立胤禩为储君。这事换作其他人,唯恐避之,只有福全凭借与康熙的交情才敢说出来,可惜康熙没有采纳。

康熙四十二年,福全去世。当时康熙正在塞外,得知消息后马上回京,亲临其丧,痛哭不已,还辍朝数日,以志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