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再遇故人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09
那时候于凡才22岁吧? 温文尔雅的一个美男子,没想到已经玩女人玩的人尽皆知了。 那自己呢?是太相信于凡还是太天真?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想着后来的天翻地覆,柳依……
    那时候于凡才22岁吧?

    温文尔雅的一个美男子,没想到已经玩女人玩的人尽皆知了。

    那自己呢?是太相信于凡还是太天真?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想着后来的天翻地覆,柳依依拿起举杯,一饮而尽,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嘴角,魅惑性感,起身,朝着于凡走去,摇曳生姿。

    刚才搭讪的那几个男人,摇了摇头,眼睛里是藏不住的轻蔑,原来是奔着于凡那个花花公子来的。

    柳依依一步一步的朝着于凡走去,心里再无波澜。

    来到人前,正要擦身而过,脚下一滑,柳依依跌进了于凡的怀抱里。

    美人投怀送抱,于凡伸手揽住柳依依的腰,腰细柔软,仿佛没有骨头般,勾的于凡心思动荡。

    “先生,对不起。”柳依依站直,覆在于凡胸前的小手有意无意的勾划了几下。

    “我的荣幸。”于凡勾唇一笑,英俊的脸越发吸引人。

    于凡觉得柳依依有些面熟,像极了车行里的那个女人,可柳依依带着面罩,他不能确定。

    感受到柳依依的暗示,刚刚的温香软玉,仿佛还残留了香气在自己身上。于凡哪还记得身边的女人。

    “谢谢先生。”柳依依想走,可于凡哪里肯错过这个机会。

    “一起喝一杯?”于凡把柳依依的要走当成了欲擒故纵。

    柳依依轻飘飘的眼神看向于凡身侧的女人,意思明显。

    “先生,三个人我可不玩。”柳依依靠向于凡,在于凡耳边吐露芬芳,说完还吹了一口气。

    于凡被撩拨,女人堆里混的,于凡一眼就认定柳依依是高段位心机女。

    可柳依依相貌身材都是极品。一举一动皆是风情,于凡想着,今晚一定要搞定柳依依。

    于凡一张卡打发走了带来的女人,那女人也毫无怨言,瞥了一眼柳依依乖乖走了。

    打发掉那个女人,于凡伸手揽住柳依依的杨柳细腰。

    “去酒店?”

    柳依依靠在于凡的怀里,熟悉的男士香水味道,多年未变。

    柳依依心底嗤笑,于凡对待女人如果像对待这款香水一样,还真是痴情呢。

    爱屋及乌,以前的柳依依也爱极了这款香水味道,现在,再次闻到,柳依依只觉得恶心。

    压下心里的厌恶。

    “我在这里定了包间,不如就在这?”

    柳依依吐气如兰,呼吸喷洒在于凡的脸颊上,于凡呼吸有些粗重。

    “小妖精,比我还心急!”于凡美人在怀,两人朝着包间走去。

    到了包间,于凡已经迫不及待,嘴巴落下来,柳依依一偏头,于凡的嘴巴落在了柳依依的脖子处。

    于凡也不恼,把这当成了小情调。

    于凡对待女人自然有一套,在一起时也是极尽温柔的,该宠着该惯着的,也是做的极为恰当。

    所以,这些年玩女人,也没出什么岔子。

    于凡的手也没闲着,上下其手,揉捏着柳依依的小蛮腰,一只手渐渐下移,来到柳依依的臀部,轻轻捏了一把。

    “勾人!”

    另一只手想要覆在柳依依的胸部,柳依依用手挡住,身体离开于凡的怀抱,嗲声嗲气。

    “急什么!还有更刺激的呢!”

    柳依依一手勾着于凡的领带,一手往前走,于凡邪肆一笑,遇到个比自己还会玩的?过瘾!

    于凡摸索着开关,想开灯,被柳依依一个用力拉了过来。

    “人家喜欢关灯!”

    嗲嗲的声音说着暗示的话,在这暗夜里更加蛊惑人心。

    “磨人的小妖精!”

    于凡跟着柳依依来到沙发前,柳依依把人往沙发上一推,于凡跌坐在沙发上。

    于凡被柳依依的热辣和主动挠的心痒难耐,可柳依依一直不进入正题,只是不停撩拨,于凡渐渐也失了耐心。

    柳依依也觉得不能再磨下去了,起身,拿起桌上的一杯红酒喝到嘴里,寻着于凡的嘴巴渡到了于凡的嘴里。

    于凡想起身占据主动,柳依依将其推了回去。

    于凡情场经验丰富,自然明白柳依依的的意思。

    于凡乖乖坐了回去,还以为是个高冷的美女,没想到这么奔放,这么具有两面性的女人,于凡喜欢。

    柳依依忍着内心的厌恶,起身,拉开裙子的拉链,黑暗里,这个声音刺激了于凡。

    于凡觉得浑身躁动,却也不再着急,夜还很长,于凡有的是时间和精力跟女人消磨。

    靡靡之音,让于凡更加红了眼,真是个妖精?

    于凡觉得今夜的自己好像精力无限,他把这归功于女人的撩拨……

    就在两个人滚在一起时,一个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轻轻推开了门走了出去,没有任何留恋,一脸决然。

    柳依依在走廊上走着,拿出手机发了两个短信,把手机扔在垃圾桶里,看了一眼走廊上的监控,唇角微勾,尽是挑衅轻蔑之色。

    柳依依披上外套,走出酒吧,凉风习习,柳依依收紧了外套,站在路边打车。

    柳依依觉得有些头晕,以为是喝了酒的原因,殊不知自己把酒渡给于凡的时候,药物有残留。

    柳依依有些站不稳,想要赶紧离开。

    “朗哥!收工了!”一个声音传来,段朗收回视线,她回国了?

    “走啦!朗哥!”声音再次传来。

    “你们先走,我直接回家!”段朗回应。

    “刚才朗哥还说回队里加班,怎么又变卦了?”

    “朗哥的事你敢多问?小心朗哥削你!”

    “是是,赶紧走!”

    一辆出勤的警车呼啸而过。

    段朗再次将视线移到柳依依身上,几年没见了?

    此时的柳依依还带着面罩,也许是敏锐的观察力,也许是早已经刻在心里。

    所以,段朗还是认出了柳依依,仿佛那人不管怎么变化,他都能一眼认出来。

    柳依依那身黑色的裙子特别凸显身材,已经有几个男人不时地看向柳依依,意图明显。

    柳依依身体有些摇晃,喝多了?

    没想到,多年不见,再次相遇会是这样的情况。

    段朗有些气闷,一个女人,穿的这么招摇,半夜来泡吧?不知道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