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游戏或迎15年来首次涨价:通胀和成本是主因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11
导语: 售价60美元的视频游戏至少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此后30年间,尽管美元的价值因为通货膨胀而缩水近半,但却很少有哪款游戏的售价能够超过当时的《超级任天堂》。 售价……

导语:售价60美元的视频游戏至少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此后30年间,尽管美元的价值因为通货膨胀而缩水近半,但却很少有哪款游戏的售价能够超过当时的《超级任天堂》。

售价60美元的视频游戏至少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此后30年间,尽管美元的价值因为通货膨胀而缩水近半,但却很少有哪款游戏的售价能够超过当时的《超级任天堂》。本周,视频游戏发行商将推动整个行业将标准价格提高到70美元。此举恰逢微软和索尼两个游戏机换代之际——他们通常每7年就会推出新一代游戏机。

但当前面临的形势却异常复杂:一场经济危机使美国的失业率比新冠疫情爆发前翻了一番。

在发行商内部,高管多年以来一直在策划和剖析涨价事宜。他们的涨价理由是主要有两个:首先是通货膨胀,其次,开发3A游戏的成本也大幅增长。索尼在最终确定70美元的价格之前,曾经一度讨论将价格提高到更高水平。许多游戏公司高管要求匿名接受采访,这显然是因为他们认识到此举并不受欢迎。这些公司多数情况下都不会承认涨价,只是说具体价格会因不同游戏而异。

但当人们浏览数字商店时,便会发现涨价的事实已经不可避免:新的《使命召唤》,《恶魔之魂》、《神陨》、《NBA 2021》的售价都是70美元。

在90年代,任天堂公司利用其游戏机的普及,将某些卡带的价格定为60美元。直到索尼1994年推出PlayStation并把游戏刻入成本更低的CD光盘,价格才得以下降。世界从此迎来了50美元游戏时代,2001年推出的Microsoft Xbox也延续了这一价格。但下一代游戏机又涨回了60美元,彼时恰逢2000年代中期持续3年的经济繁荣期,此后一直延续至今。

通胀因素

丹·阿姆斯特朗(Dan Armstrong)今年34岁,他从12岁就开始玩视频游戏。“我开始离开父母自己赚钱时,标准价格就是50美元,之后涨到60美元,我听说现在要涨到70美元”他说,“这挺荒谬的。”

阿姆斯特朗在美国海军服役了8年,一年前光荣退伍,希望在IT行业谋一份职业。他在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市上了大学,并在学校里找了一份职业顾问的工作,每周工作15至20个小时。疫情爆发后,他的工作时间减少了一半。他说,经济形势对美国人的生计构成威胁,一边是生活用品和汽车贷款,一边是自己的业余爱好,只能二选其一。

“我们不知道持续多久。我宁愿将钱存放在安全的地方,也不愿把钱给动视。”他说,“我知道他们需要聘用更多的程序员和图形设计师。但似乎还是有点贪婪。”

由于玩家不愿支付更多费用,迫使游戏公司尝试新的商业模式来迎合最痴迷的玩家。他们发布了各种游戏的高级版,售价为70美元或80美元,甚至更高。他们还推出限量版的游戏道具或服装。许多发行商也出售额外的武器、装备或等级,以供付费玩家下载使用。“开箱”(loot box)则是一种更新、更分裂的产品,玩家需要花钱购买类似于棒球卡的虚拟商品。

这些模式都不会随着新游戏机的推出而消失。但是微软正在大力推广一种替代模式,即为每款游戏支付固定费用。Xbox Game Pass采用了类似于Netflix的订阅模式:每月花费10美元即可运行100多种游戏。索尼的订阅服务提供的游戏种类略少于微软。

Take-Two Interactive Software凭借《NBA 2021》,成为今年夏天首批收取70美元游戏费用的发行商之一,但很快便遭遇强烈反对。Take-Two CEO施特劳斯·泽尔尼克(Strauss Zelnick)在采访中以开发成本高昂为这一措施辩护。他说:“我们没有定价策略。我们收取的费用远远低于我们提供的价值。如果有的话,这就是我们的定价策略。”

EA公司为旗下两款最大体育游戏的用户提供免费升级服务,使之可以兼容新游戏机。至于明年的游戏,该公司将在6至9个月内确定价格。该公司首席财务和运营官布莱克·约根森(Blake Jorgensen)说:“我们正在开发重要的体育游戏。制作游戏的成本确实在持续上升。”

知情人士说,索尼高管考虑涨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该公司发言人说,索尼公司发行的游戏价格最低只有50美元,“最大牌的游戏”仅为70美元。她说,涨价“反映了这些游戏大作所需的开发资源不断增加。”

IDG咨询公司负责人Yoshio Osaki表示,游戏公司认为,游戏价格的上涨不及电影票、Netflix或有线电视等其他媒体。他说,自2005年以来,游戏开发成本增加了三四倍。

他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并非所有发行商都将以70美元的价格推出下一代游戏。但我们确实预计,越来越多的游戏将以70美元的价格推出,但并非一步到位,也并非每个发行商或每款游戏都会统一涨价。”

身为《生化危机》和《街头霸王》的发行商,日本卡普空直到明年才会发布用于新系统的软件。但与其他公司一样,卡普空表示正在根据具体游戏制定价格。“我们认为游戏软件的价格应该取决于消费者愿意为游戏品质付出多少钱,而不是取决于我们花多少钱来制作这款游戏。”该公司CFO Kenkichi Nomura说。

DFC Intelligence分析师大卫·科尔(David Cole)表示,微软或索尼发行的游戏更有可能采用低价策略,从而推动硬件销售。他们已经在《光环:无限》和 《蜘蛛侠:迈尔斯·莫拉莱斯》中采用了这种方法。这是两款系统中最令人期待的游戏,每套售价60美元。科尔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越来越多的游戏争夺玩家的钱包时,价格可能会回落,但售价70美元的游戏仍然存在,“消费者肯定会在短期内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