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那一夜他把我做到喷水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12
出了酒吧,小风也松了一口气,心想,刚才文卿也喝多了,难道真的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还怪自己,怎么会同意陪她去补充!我差点被社会上的年轻人骚扰。 “就是这么吓人……

出了酒吧,小风也松了一口气,心想,刚才文卿也喝多了,难道真的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还怪自己,怎么会同意陪她去补充!我差点被社会上的年轻人骚扰。

“就是这么吓人!”文卿吐了吐舌头,像个小女孩。

“知道危险吗?以后不要来酒吧了!”小风无奈的摇摇头。红颜祸水。如果你一个人来酒吧喝酒,那个留长发的年轻人就算吃饱了也不会来找他的麻烦。

“你不能跟我走!”文卿迷迷糊糊地说,都在小风身上。

拜托,姐姐,你不是想引诱我犯罪吗?小冯感觉到了文森特胸前的丰满。

发展差?这叫发育迟缓吗?小冯看着文卿,魔鬼的背影,快要喷鼻血了。不知道哪两百五十个医生得出的结论!

文森特今年29岁,但由于一些特殊原因,他从未结过婚。身高1.65,鹅蛋脸,迷人的眼睛,身材由前向后突出,胸部结实圆润,那双眼睛不看身材也很性感,虽然身材无可挑剔,肩膀光滑光滑,脖子粗细,头发长长。胸部发育几乎完美。

虽然她的腰不是盈盈的,但是和她的整体很配,一直很直。一双长腿,大腿圆润饱满,小腿笔直修长,显得与众不同。毕竟人家是大学老师。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成了小风的干姐姐。

小风这么扶着文卿,感觉有些沉重,但是小风也知道文卿喝醉了,而且刚才酒吧里的气氛相当紧张,所以文卿还是有点清醒的,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文卿开始放松了,人也迷糊了。

冯晓坐进一辆出租车,抱着文森特在路边等着,然后说道:“去汇通酒店。ゥ

出租车司机看着小冯和文卿,暧昧地笑了笑,说:“好!没问题。”小风只能保持苦笑的表情。一般情况下,他和一个喝醉的女孩从酒吧出来,即使他说没什么,但谁会相信呢?尤其是去酒店或者和自己一样的目的地?

文卿却不管那么多,伏在小风身上,沉沉困倦,闭上了眼睛。

在汇通酒店门口,冯晓为前台买单,小心翼翼地抱着文森特。文卿是成年人了,但是不重,小冯抱她也不难。

当我走进酒店大堂的时候,一个服务员招呼我:“先生,你回来了!ゥ

小风点了点头。

“需要帮助吗?”服务员继续说道。

“不,顺便说一句,请帮我按电梯的按钮。”小风说着,向电梯的方向走去。“没问题,杨先生。”服务员帮小冯按下电梯的门,然后按下22楼的按钮,然后快步走出电梯。

小枫对他笑了笑,表示感谢。

好像没多久。其实两个人在酒吧呆了几次就消失了。已经十一点多了。米歇尔·普拉蒂尼的干妈应该已经睡了。

“文卿姐,你的房卡在哪里?”来到文森特的房间门口,小风问文森特。

小冯等了一会儿,很久没有人回答自己。冯晓苦笑着看到他的手挂在脖子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文森特似乎不得不自己动手。

“文卿姐,我不是故意占你便宜的,我是来帮你找房卡的!”小风自欺欺人的唠叨着,伸手开始摸索文卿。

“小风...不管好坏,你敢占我妹妹的便宜?”文卿突然迷迷糊糊的咕哝了一句,却把小风吓了一跳!

伸出的手停在文森特的裤兜里,尴尬地说:“文森特姐姐,我在找房卡……”“哦...你拿去吧……”我不知道文森特是否理解,但我回答道。

小风突然打起了精神...文卿姐说“你拿着吧”,是为了让自己占他便宜吗?小风很急地想,把手伸进文卿的裤兜,忍不住在文卿丰满的臀部捏了两下。

没门!我抵挡不住诱惑。文森特修女现在喝醉了。你怎么能把她胡说八道当回事?小风一咬牙,将手抽出来,拿出房卡找了找,打开门,扶着文卿来到床边,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在床上。

小风脱下文森特的小凉靴,然后拉过一个杯子,给她盖上...真的很诱人!小风偷偷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咬着牙转过身,准备回房间,却听到文卿叫他的声音。

“小风,我想吐……”文森特半呻吟的声音让小风的骨头都酥了...熟女的诱惑!

“你等等,文卿姐!”小风赶紧跑到浴室找了个脸盆跑了过来,然后刚想帮文卿,就听到文卿“哦——”,肚子里的饮料吐了她一身,床单上全是。

一股酒气迎上了小风,小风皱起了眉头。幸运的是,文卿没有吃东西,只是喝了一堆酒,所以除了酒,没有食物混合在一起的腥味。不臭。

“唉!”小风叹了口气,文卿三十岁了,居然还像个孩子。小风没招,现在的情况是,文卿满身都是他吐出来的酒,床单也是,小风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风...我感觉糟透了...真难闻。帮我脱衣服……”当小风在海上时,文森特突然皱着眉头抱怨道。

“嘎?”小风愕,让我帮你脱衣服?妹子,是你勾引我,还是你对我太放心了?你哥,我是热血青年,喝了点酒。如果脑子一热,憋不住了,怎么办?

“太难了……”文森特以某种方式说道。

小风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将文卿的白色连衣裙拉链给拉开,一咬牙,将连衣裙拽了下来。文森特没穿内衣。丰满的胸部裹着白色的胸罩,跃入小风的眼中,小风不由得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裤子...裤子……”文森特身上没有衣服,但他的腿开始动了,嘴里充满了胡言乱语。

“裤子也让我脱了?”小风一个头大!算了,把衣服脱了,又不比裤子差!小风一咬牙,突然把文卿的裙子裤子给扒了下来,却没想到因为他用力过猛。没想到,文森特的内裤被一起拉了下来!

但是,因为房间没有开灯,小冯没有意识到自己脱了文森特的小内裤,看着文森特雪白的下半身,以为她穿的是白色内裤!

闻着满是酒精的衣服,冯晓不得不跑到吸收俱乐部,把文森特的衣服泡在脸盆里。

“呃?”小风穿着文卿的裙子突然一愣?呵呵,这不是内裤吗?上面有个小垫子!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但是没有毛毛。想到这里。晓凤突然醒了。文森特是传说中的白虎吗?

晕倒。

女人的白虎是富贵丈夫,有人还特意找了白虎结婚回家当老婆!

想到这里,小风一阵大汗,这太可怕了。自己还扒了文森特的内裤。当她明天早上醒来时,她不会怀疑她在做什么,是吗?她是她的教子!

再给她戴上?算了,小冯真的没有勇气。刚才他不知道,没看清楚就算了。既然知道文森特是白虎。当时机到来时,你不可能不好奇,不仔细看看...

小风独自拿出文森特的内衣,挂在旁边的毛巾架上。但我听到文森特在房间里低声呻吟:“还有酒味……”

小风苦笑,当然,房间里的味道哪能说没有,没有!小风回到屋里,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文卿已经把杯子放在地上,两腿之间的春色也在小风的眼中!

哈哈!好吧,挑战我的极限吧!小风恶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但是突然想到文森特是被她吐在床上的,难免要尝一口酒!在这里,冯晓不得不把文森特举起来!你为什么不停止做呢?我会忍受的。当我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也就不足为奇了!

小风把文森特抱进浴室,然后她还是走进浴缸,打开浴缸里的热水。

他要给文森特灌酒...安顿好文卿后,晓凤关上卫生间的门,然后快步走到房间的电话机旁,拿起电话,给前台打了个电话:“您好,我是2210房间的。请派人给我换床单。”“嗯,请稍等,我们的人马上就到!”前台说。

果然,没多久前台送来的人就来了,把床单被子换了个新的,然后退出房间。

小风叹了口气,回到卫生间,才发现下面的情况青还是一头雾水!小风无奈,拿着文卿的胸罩往下拉,看过下面,上面也不差!

但是当两个鼓鼓的东西跳出来的时候,小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小风抓起浴巾,把文卿裹了起来,然后抱着她出了浴室,用新床单把她放在床上,撕下浴巾,盖好被子!

小风才松了一口气!这真的不是男人的工作,柳下惠也是?小风得意地想着。“水...我想喝水……”回到床上的文森特没有死,而是又开始喝水了!

晓凤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到茶几边,给文卿倒了一杯热水,然后来到床边:“文卿姐姐,给你倒水……”

“你喂我……”文森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命令道。

喂你?你躺在床上我怎么喂你水?我不是都洒在床上了吗?

“乖,听话,起来喝酒!”小风像哄孩子一样说道。

“哦……”文卿似乎听懂了晓凤的话,伸出双手,猛地搂住晓凤的脖子,俯下身去。小风也没在意,以为文卿是借助他的脖子作为支撑,就想把杯子送到文卿的嘴里,却没想到文卿突然在小风的嘴里吻了一下!

“嗯……”小风愕了一下,刚要说话,却感觉到文卿在拼命地用嘴里的果汁...汗,我在这里的时候她是水吗?

然而,冯晓再也无法忍受了。现在是文森特主动亲自己。冯晓很绝望,但他仍然有一根头发。我受不了!

其实这是一个想法的临界点。一旦破裂,小冯开始毫无顾忌,开始热情地亲吻文森特。文卿似乎感受到了小冯的热情,也开始回应小冯,虽然是生的,但是很受欢迎。小冯的手并没有闲着,伸出去抓住文森特的胸膛,紧紧地握住它...搓捏,小冯手里文森特圆润饱满的乳房千变万化,小冯用左右食指和中指夹住文森特的乳头,松松地或慢慢地拉。文森特的身体已经很久没有像男人一样享受如此的热情好客了。

很快全身燥热,两个乳头都站了起来,也给小冯带来了更多的刺激。文森特简直受不了。他的双臂难以留住晓凤,嘴里开始像时下的旋律一样呻吟。小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松开他抱着乳房的手,一只手环住文森特的娇躯,一只手伸向文森特丰满的臀部。

这时,文森特的呻吟声变大了,从轻微的“嗯,啊”变成了呼吸急促,眼神也变得更加迷离。小风把文森特的舌头在嘴里吮吸了很久,松开嘴唇,深深地吻了吻文森特的眼睛,然后俯下头,含住文森特的左乳头,像无动于衷一样开始吮吸,右手摸索着文森特光滑滑腻的后背。伸手去抓晓凤的腿...很快,这两个热体就纠缠在一起了,从古至今的几千年都在做着同样的运动...小冯顺势捅了下面文森特的蜜穴。虽然分泌了大量的蜂蜜,但小枫只把龟头扎进了文卿的下体,以为文卿内心真的很紧绷,就像是处男一样。

晓凤以为恶。同时腰部暗暗用力,然后向文森特的蜜穴冲刺。虽然蜂蜜孔很紧,而且有蜂蜜液的分泌润滑,小冯还是成功的把小冯捅了进去。突然,一股强烈的热流刺激着小冯的每一根神经,蜜穴紧紧的包裹着他的小弟弟。别提有多爽了。这种深刻的刺激也传遍了他的全身,他感觉像是在射击...文森特的蜜穴里充满了巨大的痛苦,这种痛苦立刻让文森特觉得自己的心在燃烧,燥热的感觉消失了,这种痛苦让她绷紧了每一根神经。为了缓解下体的疼痛,文森特深吸了一口气,但还是疼。他咬紧牙关,轻轻地说:“小风...疼,别动!ゥ

这句话分散了小冯的注意力,小哥哥开枪的冲动一下子平息了。看到文森特说话,他对她说:“文森特姐姐,你的屁股好紧,好烫!真的太舒服了。”疼痛也让文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想,胡说,这是第一次。

我感觉小风的屁股挺好看的,像是在抽搐。文森特认为这家伙不会想要的...果然,小风抽动了一下,刚刚缓解的疼痛突然又袭来。“啊……”文森特尖叫着,伸手到小风的胯下,阻止它继续抽搐。小风看到文卿的反应,心想,是不是太大了,文卿姐好久没这么做了?

在小冯的爱抚下,文森特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嘴里开始低声呻吟。他的腿不自觉地缠在小冯的腰上,他的阴唇也一个个抱住了小冯。晓凤觉得文森特的蜜穴明显更热了,洞壁紧紧贴着弟弟,子宫口在吮吸弟弟。晓凤知道时间到了,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轻轻抽动了一下...小枫做了几个猛冲,一种前所未有的难以言喻的美从小哥身上迸出,然后从全身跳到四肢。

真的是最好了,小风抽动了一下,心想,文森特姐姐的小洞是温暖的,温暖着小冯的小弟弟。那种超级爽的感觉让云枫不由自主的加速抽搐,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小冯觉得文森特的小洞很紧,紧紧地裹着他的小弟弟,但进出没有任何困难是润滑的。而且文森特的小洞似乎有很强的吸引力,让小冯每次都把阴茎送到最深处。

“小风...如此舒适...如此美丽...你快点...嗯...哦...我妹妹真漂亮...如此舒适...嗯……”文森特忍不住哭了。

“文卿姐...我很舒服...美丽的...哦...哦...干姐...和你一起做真是太酷了...我会经常想……”

“小风...干姐姐太酷了...你动作很快...快点……”

“嗯...嗯...干姐姐会很酷的...幸福的...嗯……”文卿恍恍惚惚地哭着,两颊泛着红光,嘴唇微微张着,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捂着像水波一样的乳房,腰臀像凌厉的波浪,不断向上迎着小枫的小弟弟。

文森特突然紧紧地抱着小风,高高地抱着他的大屁股。在一声尖锐的“叹息”声中,他全身不停的颤抖,一股股热流像雪崩一样从子宫内涌出,给她一个晕眩的高潮。

小风感到文森特的子宫射出大量温热的热流,阴道内壁也剧烈收缩。他不停地吮吸龟头,只觉得阴茎酸疼,又蹦又喘,忍不住爆发出冲动。他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龟头射出去。他小哥插了几下,突然龟头也跳动了几下。然后他的脊柱麻木了,精液像火山爆发一样喷出来。

小风靠在文森特的身上,感受着那种美丽的感觉,而文森特也紧紧地拥抱着他,她的蜜穴不时地抽搐着。.....这样的话,两个人就应该抱着标准。事实上,文森特并没有完全喝醉,而是一直处于半清醒半糊涂的状态,只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整个人的思绪都有些呆滞。

但是,她还是知道小枫做过什么,比如帮她脱衣服,洗澡。虽然文森特知道这样做不对,但他是下意识的,因为他不灵活,不想想太多。

直到刚才,我迷迷糊糊的想喝水,不知道怎么用小冯的嘴作为水源。虽然文森特觉得不对劲,但他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他的大脑反应迟钝。

也是因为她的迟钝,小枫才回吻了她!这时,文卿的脑袋突然清醒了许多,下意识地告诉她这样做肯定是不对的,但是他自己却被小风戏弄了,尤其是现在大脑因为酒精麻醉而失去控制,身体的一举一动都是出于他自己的本能!

因此,文森特刚刚醒来,就开始热情地回应小风...第一天喝酒的人往往第二天醒得更早,小风睁开眼睛,突然看到文森特在他怀里睡得很香,顿时吓了他一跳!

我昨天毕竟做到了!这是难吃的食物。以后怎么解释?小风头疼!如果文森特不是他的干姐姐,事情就简单多了。小冯对她负责是大事,但现在的情况...似乎很复杂!

哦,我的上帝,我昨天干了我妹妹!现在我们必须一步一步来。

晓凤伸手捡起了昨天扔在地上的衣服。他从里面掏出一包烟,放在嘴里。他只想用打火机点着它,但没想到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抢走了晓凤嘴里的烟。小冯吓了一跳,打火机差点没烧着他的嘴。

小风惊愕的转向文卿,她醒了吗?

“看什么!现在是早上几点?抽烟就好。你想死!”文森特闭着眼睛咕哝道:“睡一会儿。ゥ

小冯很不解。她醒了吗?还是在睡梦中说话?

看着文森特熟睡的样子,他的小脸上闪着红晕,似乎很舒服。小风不高兴了,醒来后再也睡不着了。他心里一直想着文森特的事情。

如果刚才文森特是醒着的,那就证明文森特并不想追究昨天的事情,但如果文森特是睡着的,那就不好说了。可能完全是本能反应。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文森特才晕了过去,醒了过来,打了个哈欠,转头看着悲伤的小风,疑惑道:“你没睡吗?ゥ

“啊?文森特...姐,你醒了吗?”小风这个文卿姐叫得有点尴尬,两人都不是纯粹的嫂子关系。

“嗯...我的头有点疼……”文森特被甩了,皱起了眉头。

嗯?小风有些纳闷,文卿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在那里装傻?什么?两个人仍然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文卿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文卿姐...那...我们昨天……”小风实在憋不住了,问。

“怎么,你想说我姐姐占了你的便宜?”文森特 呃...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个大男人,我不会吃任何亏,但是文卿姐你……”少风少汗。尴尬的说道。

“就是这样,你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们都没有受苦。文森特笑了:“这都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你不用太担心...

“不,文卿姐,我是说,我会对你负责的!”小风连忙说道。

“啊!文卿看了一眼晓凤,似笑非笑地说,“你负责?你怎么负责?你嫁给我了吗?”“这个.....”晓凤无言以对,不知道说什么好。

“明白了。你也不能嫁给我。你有什么责任?文森特摇摇头,轻声说道,“冯晓,即使你真的嫁给我,我也不能同意!”文卿其实只是还没睡着,而是想着怎么去和小风说这件事!她已经三十岁了。已经拥有了一个成熟人的心智。她怕这件事处理不好,会给小冯带来什么负担!

毕竟昨天发生的事情,小枫并没有错。另外,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好?文森特对爱情没有欲望。毕竟他30岁了。女孩渴望爱情后,文森特现在现实多了,只希望能平静的生活。但是小冯不一样。他十八岁了,前途光明,所以文卿此刻很怕小冯要负责一些事情。因此,他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所以文森特的想法是,不如内部消化一下。

“为什么?文卿姐?你不喜欢我吗?”小风却不死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