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又想逃?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12
顾非衣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才缓缓站了起来。 大概是真的坐太久了,起来的时候,腿竟有点麻。 她找了套衣服,手忙脚乱套上。 穿好之后才发现,手里还拿着战九枭的手机……
    顾非衣不知道在地上坐了多久,才缓缓站了起来。

    大概是真的坐太久了,起来的时候,腿竟有点麻。

    她找了套衣服,手忙脚乱套上。

    穿好之后才发现,手里还拿着战九枭的手机……

    她不是故意要看的,只是一不小心,指尖划开了屏幕。

    竟看到他的私人账号上,来了一条消息。

    看不清楚全部,但,能看到开头几行字。

    是手下的人跟他汇报的事情,西岛工程的底价,他们可以做到三十六亿。

    顾非衣吓了一跳,差点把他的手机给扔了。

    那是太子爷自己公司的机密,这个底价要是泄露出去,可以造成多少人获利?

    能看到公司机密的手机,他竟然随随便便就丢在她的地方。

    要是她泄露出去,光这样一个消息,至少可以卖上千万,甚至几千万……

    顾非衣赶紧将手机放回到茶几上,再看床上的男人,他依旧睡得那么沉。blP

    不是说太子爷做事谨慎,铁腕无情吗?

    为什么到了她这里,有时候,竟像个孩子一样……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她身边睡得这么沉,就不怕她是商业间谍,将他集团的秘密全部泄露出去。

    这男人,也不知道是对她特别放心,还是做事就那么不小心。

    不过,要真的是这么不小心,他还有什么资格当这么大一家集团的总裁?

    顾非衣吐了一口气,原本真的不想理他的,谁让他拿她妈妈来威胁她?

    只是,他还穿着鞋子,裤子脱成那样,衬衣敞开……

    喝成这样,要是被空调的风吹一晚,不知道会不会感冒……

    该死的自己,他会不会感冒,跟她有什么关系?

    非衣从衣柜里取出一床被子,铺在地上。

    原本打算凑合着先睡一晚,可是,目光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往床那边望去……

    哪有人这样睡觉的,鞋子都不脱,不难受吗?

    还睡得那么沉……

    不知道在地上翻来覆去多久,她终于忍不住爬了起来。

    走到床边,原本只是想给他将鞋子脱下,不想,映入眼帘那张脸,竟红的有点异样。

    顾非衣下意识伸出手,往他额角探去。

    触碰之下,连自己都被吓到了。

    立即翻箱倒柜找出体温计,夹在战九枭的腋下,再给他将鞋子脱去。

    犹豫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将他的裤子趴了下来,扔到椅子上。

    烧成这样,今晚大概也没力气犯案了吧?

    所以,现在的太子爷,没那么可怕?

    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给他额头上压了块湿毛巾。

    等时间一到,她将体温计取了出来。

    一看,吓懵了!

    4度3,怎么会烧成这样!

    人家39度就得要去看医生,39度半得要住院的,他怎么回事,要发病也别来她这里啊!

    要是太子爷在她这里烧成了脑瘫,她会不会被冠上谋害太子爷的罪名?

    这个大人物的事情,一点都马虎不得。

    “太子爷,你醒醒,我送你去医院。”顾非衣轻轻摇了摇他的手。

    猛地,熟睡中的男人睁开湛黑的眼睛。

    就在顾非衣以为他已经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却只是拉住了她的手,眼神迷蒙地看了看她,不说话。

    这眼神,分明不对劲!

    迷茫,脆弱,无神!哪里是他太子爷该有的眼神。

    “太子爷,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你先起来。”

    顾非衣挣了挣,竟然没挣开他的大掌。

    男人始终眼神迷糊地看着她,偶尔眨巴一下眼睛,却不说话。

    别以为他这双眼睛长得迷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她才不会被他迷惑。

    可是,现在的太子爷,一双无辜的眼睛,真的很迷人……

    该死,她都在想什么!

    就是这个混蛋,一个礼拜之前,才无情地毁了她的清白。

    他就算长得再好看,也改变不了他是个禽兽的事实。

    不过,她现在真的有点慌……

    只是迟疑了下,她立即要去拿茶几上的手机。

    可战九枭的大掌依旧将她的手紧紧拉住,丝毫不放松。

    甚至,她越是想挣扎,他就握得越紧。

    那两片因为发烧,而显得更红的薄唇,好看地张合着:“别走……”

    那微弱的呼唤,竟然……那么轻易让人有心碎的感觉。

    顾非衣狠了心,用力将他推开,才站起来走到茶几前,把他的手机拿出来。

    她已经删掉皇甫夜的电话号码,想要找他,只能用战九枭的手机。

    幸好,他的手机上,秦琛和皇甫夜的电话都在。

    最后,她拨通了秦琛的号码:“太子爷发高烧,4度多,你……啊!战九枭,你做什么!”

    电话落在地上,顾非衣也被重重压在地上。

    幸好,地上有自己扑上去的被子,要不然,这一摔一定会疼死人。

    “你干嘛?起来!”男人压在她的身上,黑的望不见底的眼眸一瞬不瞬盯着她。

    “又想逃?”他声音沙哑,眼神冷冽,如万年寒冰。

    这才是大家所熟悉的太子爷,刚才在床上病恹恹的那个,是幻觉!

    “我没有,我只是……唔——”

    那两片滚烫的薄唇压了下来,将她所有的话死死堵了回去。

    她挣扎,他将她抱得更紧,放肆的手,又开始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

    “你在……唔——发高烧……嗯……混蛋……”

    ……秦琛和皇甫夜进门的时候,只见太子爷和顾非衣倒在地上,衣衫不整的。

    太子爷的手……还从顾非衣的衣角探入……

    两个男人立即齐刷刷别过脸移开视线,不敢多看半眼!

    太子爷这手,还真够放肆的,不是说在发高烧吗?

    顾非衣一张小脸烧的红扑扑的,可是凭她的力气,真的没办法了。

    “他睡过去了,把他……扶起来,我推不动。”

    如果不是因为推不动,怎么可能让他压在自己身上那么久。

    “额,好,那个……”秦琛想回头,头不敢。

    “那个,非衣小姐,你的衣服……衣服穿好了吗?”

    非衣小姐的身体,他可不敢乱看。

    看了,会死人的!

    顾非衣低头一看,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某男的手还放在她的衣服里。

    刚才被他压得太久,神经麻木,竟然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