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杀五大脉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13
万道门的顶级长老皱起眉,平淡道:“清枫,一场战败,你依旧可以取得不错名次,何必如此?” “我辈之人修行,为何?自当是寻仙问道,追求实力。今日夺天宴,皆自诩天骄……
    万道门的顶级长老皱起眉,平淡道:“清枫,一场战败,你依旧可以取得不错名次,何必如此?”  “我辈之人修行,为何?自当是寻仙问道,追求实力。今日夺天宴,皆自诩天骄,可我连一名帝者七级都无法战胜,有什么资格接受天碑山认可。”许清枫摇摇头,又看向望风:“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今日我从你身上见识了,多谢。”

    “这许清枫,是个秒人。”楚岩笑道,可不是所有顶级天帝,都能接受自己战败的,否则在帝路,他便不会树敌无数了。

    “他战败,退出,可眼中并未失落,反而好像有所领悟,不久以后,他会更强。”叶寻点点头。

    看台上的其他人可不像楚岩二人一般平静了,心颤了起来。

    望风上第九战台,被无数人轻视,嘲讽,只是刚刚的事,但转眼间,两名顶级天帝,皆战败。

    其中还有万道门的超然天骄,许清枫。

    夺天宴开启,各脉的人,原本都报以期待,但如今,仿佛成了望风一个人的舞台,三十年风云,一朝寂灭。

    “接下来,该到你们了。”望风长枪所指的方向,是两大皇朝、西域星河,剑舞,兽王殿,这才是他此行的目的。

    “我来!”一名紫雷皇朝的顶级天帝低吼声,咚的踏出一步,双眸中射出妖异紫光,引来天雷,轰然的朝望风斩去。

    对紫雷皇朝的人,望风不会客气,魔枪一出,可怕的枪影舞动着,几个喘息间,便听一声惨叫,那紫雷皇朝的顶级天帝吐血飞出。

    “这家伙,真的是初级天帝么?”众人嘴角都抽搐了下,从第七战台开始,望风便处于无敌姿态。

    现在,已经是第九战台了。

    望风长枪舞动,如魔神下凡,接着他如狩猎一般,攻击十分有针对性,所杀之人,皆是五大脉的人。

    在第九战台上疯狂攻击,每一次魔枪刺出,必会有几大脉的天骄陨落。

    “噗!”  又一名兽王殿的大妖被斩杀,望风傲然而立:“兽王殿,剑无涯,两大皇朝,西域星河?这便是你们的天骄?夺天宴三十年一度,各大脉像天碑山引荐超凡天骄,而你们,竟派出这样的废物?是在羞辱

    天碑山吗?”

    “就这样的实力,也配参加夺天宴?”望风长枪一斩,傲然说道,一句话,将五大脉的人全部都得罪了。

    所有人看向他,一阵无言。

    夺天宴,虽说可以杀人,但同为几大脉,各方为了避免结下死仇,都会有所顾忌,不下杀手。

    望风恰恰相反,对五大脉的人,出手皆杀招。

    “他这是,要将五大脉的人杀光啊。”有人无言道。

    “你太狂了!”五大脉的人发出低吼,他们都是顶级天帝,如今竟被一个小辈羞辱。

    “你们可以一起。”望风又杀一人,嘲讽道:“当初天君遗迹,你们几大脉为了杀我师兄一人,连活了万年的天君人物都有不少,不知羞耻,如今你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几大脉的人更怒了,他们发出咆哮,在这一刻,他们也终于明白,望风绝非善类。

    从他身上,隐约已有当年楚岩的味道。

    “我们一起,斩杀此子。”五大脉有人提议,立刻有人响应,将望风包围起来,其中一名超凡大妖化作火焰大鸟,伏击而出。

    “砰!”望风发出一声冷笑,依旧一枪,掠过苍空,朝着那火焰大鸟斩击去。

    “啊!”兽王殿的大妖惨叫一声,凤羽被当场折断,化作人形,愤怒的看向望风。

    “死!”望风不给他机会,跃起身,一枪刺出,大妖直接被魔枪之影灭杀,粉身碎骨。

    “放肆!”看台上,五大脉的人都怒极了,兽王殿的殿主起身,目光怒极了,到此为止,他兽王殿已不知有多少人死在望风手中。

    “你怎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杀我一脉弟子!”兽王殿的殿主释放可怕君威,竟隐约有要压向战台。

    但下一刻,望风持枪而立,隔空与那天君对视:“你放肆!夺天宴在即,你当天碑山的规则是放屁吗?”

    此言落下,那殿主脸色阴沉,抬头看向虚空,正有一名天碑山的顶级天君望向他,令他的力量一下停滞。

    “夺天宴上,自当是天骄争锋,这般废物,不堪一击,却敢来参赛,简直是对天碑山的羞辱,我自当为天碑山扫除这些徒有虚名之辈。”望风声音更狂,台下无数人望向那少年,心生震撼。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吗?”从第七战台开始,一路杀出,似乎志不在夺天宴,他的目的,便是来此杀五大脉的人。

    “他这是要为他师兄报仇。”知道天君遗迹的人小声说道。  “天君遗迹,本该各方争夺,你几大脉狂妄无比,实则废物,被我师兄一人败尽,君之下无人能与其一战,最终天君出手,欲逼死我师兄,那时,你们便该料到有今日。”望风狂道,魔枪无敌,所掠过

    之地,必会有五大脉的天骄陨落。

    “混蛋!谁能阻止他,本君给予重赏!”紫雷皇朝的帝君发出一声怒吼。

    “谁能将他杀死战台,便是我九幽皇朝的诸侯。”

    “我兽王殿愿出一人君妖丹,悬赏此子。”兽王殿的殿主冰冷道。

    在首座上,老者看向望风的目光闪过一抹欣赏。

    “少主觉得此子如何?”老者望向身旁不远处,那里有着一名青年,年纪不大,应该和楚岩相当,但他却未参与夺天宴,而是在首席最高的位置上,彰显身份。

    “绝代天骄,第九战台上,怕是无人能赢他。”青年平淡说道,却给予了望风极高评价。

    “天碑山,可以争取。”青年犹豫下,又道,老者会意点头。

    在这时,战台上战斗更可怕了,一道道魔影长枪掠过,因为几大脉的悬赏,也有些顶级天帝生出贪婪,将目标转向望风。

    但望风来者不拒,在第九战台上横扫,咚的一枪,又有一天骄陨落,他发出一声狂笑:“我初入天帝,于第九战台上,连杀数人,无人能阻,天碑几脉,就这般废物?不堪一击,令人失望。”

    “我若是你们,必早已滚下台去,不会再多说一句,否则只会徒增笑柄。”

    几大脉的人都怒极了,然而第九战台上,望风太强,哪怕几大脉联手对抗,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紫茵的美眸眨了眨,看向楚岩,只见楚岩正平静的笑着,在楚岩看来,这一荣耀,望风配的上。

    第十战台,破帝程度中,有几道目光射出,阴冷的看向望风,譬如紫枫,还有季龙宇,独臂剑客。

    “你既已无敌第九战台,为何不在朝更高一个程度去挑战。”正当这时,紫枫以俯瞰之资,平静的说道。

    望风抬头看向紫枫,突然笑了:“你以为你很强?”

    “你若踏上第十战台,我可以与你公平一战。”紫枫淡淡的道,然而听闻,望风却一声大笑:“公平?哈哈,几大脉果然够无耻的,你堂堂破帝,我一初级天帝,你让我上去,和我公平一战?”

    紫枫双眸更冷,却无言以对,夺天宴有规则,战台可上不可逆,他身为破帝,没资格对天帝出手。

    “望风,够了。”在这时,楚岩缓缓站起身的说道,望风初级天帝,天帝境内无敌,这战绩,已足够辉煌,到时夺天宴排名时,必会被列入极高的位置,至少按照天赋,前十没问题。

    破帝,却没必要了。

    望风听闻,点下头,随即他长枪一收,环视八方:“本以为几大脉有多强,没想到这般不堪一击,天帝之内,没有一个像样的,既然如此,一群蝼蚁,本帝不屑欺你们。”

    几大脉的脸色阴沉,发出一声低吼,还有几分怒视楚岩,这时候,望风退下,便意味着他们在想杀望风,都没有机会了。

    “望风,你既天帝无敌,夺天宴上,理应向天碑山表现自己,为何不朝更高的战台挑战?”这时突然有一声音传来,许多人望去,在破帝台上,兽王殿的破帝大妖冷道。

    “你是怕了么?”那大妖又说道,随即嘲弄道:“还有你那师兄,天君遗迹没死,如今却变成一胆小鼠辈,夺天宴上,他连上台都不敢。”

    “轰!”望风本朝战台走下的脚步一下停滞,怒目的看向那大妖,旋即,竟欲要转身回去。

    “望风,回来!”楚岩再次开口,望风背后的魔影还在狰狞着,但终是发出一声冷哼,朝台下走去。

    “懦夫!”那大妖傲然冷笑,但在这时,楚岩缓缓抬头,目光中射出一道冷芒,刚才那大妖所做,便是为激将望风。

    “兽王殿的畜生,看来杀的还是不够,下次在外遇到,下酒菜的话,倒是有了。”楚岩平淡的道,那大妖发出一声低吼。

    望风退下战台,夺天宴还在继续,但却再无刚才那样热血。

    许多人还沉溺在望风的无敌魔影中。

    良久后,九座战台结束,虚空中一名天碑山的长老淡淡道:“最后会根据你们的表现,进行排名,都退下吧。”  帝战九战台结束,许多人望向第十战台,接下来,便是破帝之战了,这一战,某种意义上,也代表着星海之地,君下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