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7章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14
第8667章 苏家的族人根深叶茂,小辈中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林逸杀了耿教头之后,其实就没什么火气了,苏永仓给面子,自己也可以适当退一步,毕竟死掉的是苏家的……
    第8667章

    苏家的族人根深叶茂,小辈中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林逸杀了耿教头之后,其实就没什么火气了,苏永仓给面子,自己也可以适当退一步,毕竟死掉的是苏家的人,自己又没吃亏。

    这种情况下,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莫要得理不让,显得胸襟气度太过狭小。

    “苏家主,还是算了吧,都是误会,说开了也就罢了,没必要继续追究下去!”

    林逸大度的摆摆手,算是帮苏少求了个情。

    有当事人开口,苏永仓自然是就坡下驴,佯装犹豫了一下后喟然长叹道:“还是司马院长心胸宽广啊!原本老夫是绝对不会饶了这个小孽畜的,可司马院长开口了,老夫必须给面子。”

    “也罢,腿就不打断了,但惩罚却决不能免,将他押入柴房,禁足半年!半年之内,所有家中需要的柴火,全部交由这个孽畜来劈砍!”

    这是一种姿态,惩罚或许是减轻了许多,但却绝对不能完全免除。

    毕竟苏永仓不确定林逸是真心求情,还是面子上过不去才顺口求情,其实心里并非如此想。

    如此处置,才算是皆大欢喜!

    其实他想多了,林逸真的不在乎苏少会如何。

    因为这种人已经完全不入林逸的眼了,死活都无所谓!

    周围其他来赴宴的宾客将此事看在眼里,对于林逸的评价自然再次提升!

    可以说从今以后,再也没人敢小觑了林逸。

    虽然林逸来凤栖大洲的时间不算太久,本身也只是一个人,背后并没有强大的家族或者宗门势力撑腰。

    但在苏永仓等人心中,林逸本身已经可以算作是一方势力,足以给别人撑腰的存在!

    地位,永远需要实力相匹配,林逸的实力,获得了在场所有人的认同。

    即便是大堂主,在他们眼中也要稍逊一筹了!

    毕竟此事发生在大堂主身上的话,苏永仓估计不会如此低姿态,也不会对大堂主表现的如此恭敬!

    小插曲到此为止,接下来的宴会自然就是一片祥和。

    苏家以及苏家请来的宾客,都很是热情的和林逸攀谈,好歹先混个脸熟。

    林逸也很是得体的周旋其中,因为水墩路38号得到的名册,都只是黑暗魔兽一族直接控制的奸细名单,并没有列出和黑暗魔兽一族有勾结的家族、势力!

    这一战,大获全胜是有的,却依然未尽全功!

    想要找出这些和黑暗魔兽一族勾结的人,林逸必须和有嫌疑的人接触才行。

    既然他们主动靠近,那肯定是来者不拒。

    所以在宴会上,林逸兜兜转转又接到了不少邀约。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应该会有很多的宴会需要去赴约了!

    在苏家的宴会上,并没有什么新发现,林逸也不着急,打定主意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接下来的几天里,林逸每天都会游走在各大家族之间,成为他们的座上宾。

    表面上高谈阔论聊天说笑,暗中则是以神识进行监控探查,也确实有一些发现。

    但这些都不能作为直接的证据,没办法拿上台面说事。

    林逸唯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虚与委蛇。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一段时间,没想到忽然有一天,甄帅奇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甄帅奇?”

    来人全身都笼罩在连着帽兜的黑色披风里,根本看不出样貌来。

    甄帅奇刚从医馆出来,一时间有些摸不透对方底细,只能沉着应对。

    “是我,不知尊驾何人?找我有事么?若是想要看病,且随我回医馆如何?”

    虽然已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但若是有人专程找他看病,甄帅奇也不介意稍微延迟一些时间。

    毕竟医者父母心,这点小事可以接受,何况看对方不是好人的样子,识相些对自己也好。

    “你跟我来!”

    穿着黑色披风的人没有回答甄帅奇,而是自顾自的转身离开,他说的话声音虽然不大,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意味。

    甄帅奇本能抗拒,最后却鬼使神差般的跟了过去,顿时心中震惊不已!

    这人到底是谁?

    身上无形的威势竟然如此之盛!

    感觉比司马逸还要强的样子?

    身为密谍的本能令甄帅奇多了几分好奇,稳住心态保持冷静,告诉自己对方若是要动手,估计一下子就能弄死自己了,何必多此一举特意找地方?

    总不会是要找个风水好的地方杀人再管埋吧?

    两人一前一后沉默前行,穿街过巷的走了许久,兜兜转转后竟是来到了水墩路38号!

    甄帅奇越发震惊,已经明白前边的那神秘人应该是黑暗魔兽一族方面的高手了!

    因为对方很轻松就打开了禁制,带着甄帅奇进入水墩路38号。

    之前这个地方已经被甄帅奇彻底清扫了一遍,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如今看着就有些空荡荡的,才几天而已,就多了两分荒凉的意味。

    神秘人站在大厅中,转身面对甄帅奇,取下了头上的兜帽,露出一张普普通通的面容,看着就像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中年大叔,丢人堆里马上就能消失不见的那种。

    甄帅奇肯定自己没有见过这张面容,却不敢怠慢,恭敬躬身行礼:“甄帅奇拜见大人,不知道大人是……?”

    “本座并非你们凤栖大洲的人,而是从其他大洲过来查探情况的人,地下魔窟发生了什么,你可知晓?”

    甄帅奇心念电转,只是一句话,就已经令他想明白了不少事情。

    比如这家伙说不是凤栖大洲的,说明并非是地下魔窟的漏网之鱼,从其他大洲过来多半是因为传送阵爆炸,导致节点那边损失惨重,又失去了联络的能力。

    所以节点那边的黑暗魔兽一族,只能辗转请其他大洲的黑暗魔兽一族过来帮忙查看一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不太清楚地下魔窟发生了什么,但却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甄帅奇眼睛一眨就理顺了思路,同时也打好了腹稿,知道该怎么说话:“那天我刚好在执行任务,错过了召集开会的指令,才能逃过一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