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吃醋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15
冷清悠用眼神逼视着燕厉寻,燕厉寻本来不想说话,奈何媳妇盯着他。 “阿析,你以后不要打我媳妇的主意。”他突然大脑一抽直白得对黎析说。 黎析随手给了他一拳,“要不……
    冷清悠用眼神逼视着燕厉寻,燕厉寻本来不想说话,奈何媳妇盯着他。

    “阿析,你以后不要打我媳妇的主意。”他突然大脑一抽直白得对黎析说。

    黎析随手给了他一拳,“要不是看你受伤,我这一拳打到你说人话。”

    燕厉寻吃痛捂着肚子,冷清悠赶忙上前扶住他嗔怪道:“你就不能好好说话,黎析可是正人君子。”

    黎析听到这话顺耳了很多,于是扶了扶下垂的金丝边眼镜框说:“你以后要敢再骗阿冷,我会毫不犹豫地带她走。当然,如果你全心全意得对她好,我会作为她的哥哥,孩子们的干爸祝福你们。”

    燕厉寻拍了拍黎析的肩膀,“好兄弟,谢谢你救了我们一家四口。这个谢,我是认真的。”

    他心知肚明,没有黎析,可能就没有冷清悠和孩子的今天。

    “这个真心诚意的谢我领了,我也受之无愧。”话说开,黎析的心也明朗很多。

    冷清悠从来都不想耽误黎析,黎析那么优秀,他值得更好更纯良的女孩。

    “黎析,你媳妇都跑了,怎么也没见你担心!”燕厉寻好死不死得专戳他的痛点。

    冷清悠被燕厉寻的问题弄得有点心虚,低着头不敢发言。

    “她跑不跑关我什么事,再也不回来才好。”黎析本来就不喜欢她,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正好出了这种事,他算是解脱了。

    黎太太为此还伤心难过了一场,不过也只是一会儿的事,现在已经又开始给他物色女朋友了。

    “下来我给你物色个好的,你别急。”燕厉寻赶忙说道,“你的终身大事我包了!”

    他就怕黎析有了闲心会惦记他媳妇,这种祸根还是尽早解决好,他亲自解决更踏实。

    “急你大爷,先管好自己这点破事儿吧。”黎析瞥了一眼他的伤口,“你打算怎么处理燕氏集团的事,我可听说燕明棠又有新动作。”

    燕厉寻正色道:“有再多新动作,没有我他一样白做。”

    黎析对迷之自信的燕厉寻翻了翻白眼,“本事这么大,怎么还会受伤。”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况且我只是低估了燕明棠的无耻程度。”燕厉寻现在明白到这一点还不迟,他养好伤口就会反扑回去。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黎析对想想自己家那两位能折腾人的老爸和老妈,每天鸡飞狗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看他情绪低落,冷清悠开口问道:“黎析,你还好吧!”

    黎析对他笑笑,刚要回答便听大醋缸说:“他活蹦乱跳,比我都好。”

    冷清悠白了他一眼,“知道自己不好,就赶紧躺下休息。”

    燕厉寻很听话得躺在床上,“我很听话,有没有奖励?”

    “喂喂喂,过分了吧。有你这么当着兄弟面撒狗粮的吗!”黎析严重地鄙视他,还能不能再小人之心一点。

    燕厉寻更来劲了,抱着冷清悠的胳膊撒娇,“清清,我胸口疼。”

    “少来,阿寻你就不能给我这个单身狗留点面子嘛!”黎析不禁感慨,酸到牙都有点疼。

    冷清悠一本正经地拿来他的手,“别逼我动手。”

    燕厉寻撒娇无果,只好可怜兮兮地作罢。

    “算了,我还是不在这儿碍你们的眼,先走一步。”黎析有自知之明,回家睡觉去。

    冷清悠很抱歉地对他说:“黎析,真是不好意思,还让你为了他的伤口跑一趟。”

    “你跟我就不用客气了,回头让暖暖和子康多陪我两天,我是真的想这两个小可爱了。”

    黎析发自内心的声音让冷清悠感动她笑着回道:“好。”

    这个“好”字大概就是黎析今晚听到最暖心的话。

    繁星满天,微风徐来。

    冷清悠把她送走后,又去看那个大醋缸。

    她可没忽略燕厉寻眼中的不乐意,不过她还是选择了假装没看到。

    大醋缸此时别扭得把头冲向里侧,整个后背都在对冷清悠说:“我不高兴了。”

    “燕厉寻,我数三声,你要再不说话我立马就走。”冷清悠才不想惯他这个臭毛病,“一……”

    燕厉寻马上转过身换上一副笑脸,“清清,我刚才在逗你玩儿。”

    “玩够没有?”冷清悠沉着脸,“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小心眼,黎析是我们的朋友,又是孩子们的干爸。你连这点都容不下,怎么活这么大的?”

    她不禁为他着急的情商担忧,三个人都在,而且光明正大,还这么小心眼儿。

    “我怕黎析太好,你会被他拐跑。”燕厉寻棱角分明的脸上忧色明显。

    “傻瓜,我要能被他拐跑皂跑了,还有你什么事。”冷清悠无奈地叹了口气,躺在他怀里。

    小小的单人床,勉强挤下她们两个。

    燕厉寻的心瞬间就软了,他圈住冷清悠的腰,暗哑的声音腻死个人。

    “清清~,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他的幸福感爆棚。

    冷清悠抵在他的胸口,轻轻地抚过他的伤口,“燕明棠就是那个所谓的燕太太对吧!”

    她想来想去,最有可能的就是燕明棠。

    “我觉得百分之九十九是,难怪燕明棠对二婶冷冰冰,原来他心里一直喜欢的是傅安琪。”

    “有一点我不明白,他既然喜欢傅安琪,为什么还会让傅安琪嫁给冷中州,难道他们还有更大的阴谋?”

    不是冷清悠多想,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冷家家大业大,傅安琪最有可能和燕明棠谋划冷家的产业。

    现在傅安琪已是穷途末路,不知道燕明棠作为她的奸夫称不称职。

    “老爷子给你的钥匙,你知道怎么用吗?”燕厉寻想到冷中州咄咄逼人,对钥匙紧追不放的架势心有余悸。

    老爷子给冷清悠的钥匙,没准就是打开这个秘密的钥匙。

    “不知道。”冷清悠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钥匙是用来开哪把锁。不过她很明确一件事,那就是这把钥匙带了的利益可能比燕氏集团更诱人,不然燕明棠也不会利用傅安琪这个蠢女人筹谋二十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