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野菜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16
周东江笑容亲切的点头,“是是是,是要等几天。” “小老板啊,我等等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有些病人……”周东江用手捂脸,声音沉痛的说道,“怕是等不了啊。” 萧落栗……
    周东江笑容亲切的点头,“是是是,是要等几天。”

    “小老板啊,我等等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有些病人……”周东江用手捂脸,声音沉痛的说道,“怕是等不了啊。”

    萧落栗心里长叹一声,这就是她不喜欢跟医院打交道的原因,忒难受。

    “行吧,菜我可以供,但是暂时给不了太多,我尽量给你匀出来一份,等过几天的,过几天下一茬菜给你添上。”萧落栗坚持不住的松口。

    “哎,真是太谢谢小老板了,我替医院的患者们感谢你啊。”周东江激动的道谢。

    “诶,你先别忙着道谢,钱我还是要收的。”萧落栗紧跟着就说了,“你是派人来取货还是怎么说?”。

    周东江听完也挺为难,“这确实是个问题,不能送货上门吗,我们可以出运费的。”

    “不能,人手不够。”萧落栗想也不想的拒绝,“你看这样行不,我给你送镇上到县里的公交车上,我记得它最后一站好像就停在县医院附近吧?”。

    “是的是的,就在西门停着。”周东江忙点头,“我找找看车上的电话,提前跟他们联系好时间。”

    谈妥了生意后,萧落栗把人送走,直接去了大棚,现在有二婶在大棚地管着,她也能放心不少。

    这边加了订单,萧落栗就问二婶了,“咱还能匀出来多少?”。

    “不太多,主要是第二茬菜长起来前,中间不能断了供菜链。”二婶皱着眉头翻看账单。

    “二婶你辛苦一下,尽量多给县医院凑点,咱们不吃也不能短了病人的。”萧落栗看了一眼大棚里为数不多的库存,“实在不行,就先把镇上菜市的店给关了吧。”

    “这,行吧,听你的。”二婶转身去安排出货了,哪家每天要多少都是提前安排好的,这边一进一出的就有误差。

    立春后天气越来越热,绵羊村勤快的人家也开始给麦地浇水,萧落栗的大棚地每天卖出去不少菜,这让村里不少人眼热,年前分到了种子的,也都精心的种在了自家菜园子跟地里。

    萧落栗回家吃晚饭时,转了个弯儿直接去了村长家,她早就想着把种菜的订单分给村里,今天周东江的到来,更坚定了她的决心。

    萧落栗相信,只要她好好经营,周东江绝不是最后一个客户,可她的大棚有限,还不如把订单分给村里,让大家跟着一块赚钱。

    村长听完萧落栗的来意,先喜后忧,“落栗啊,你让村里种菜是好事,可是,人家能认俺们种出来的菜不?”。

    “那咋不认,种菜又没啥秘方,种子你们也有,肥料也是村里的羊粪,只要不打农药,不犯懒就成。”

    村长义正言辞的保证,“那绝对不能,真要有那懒人不好好种菜,我第一个不愿意!”。

    “有你的保证我就安心了,你先在村里问问看,要是有想种菜,家里没有种子的,就让他们去我那取去。”萧落栗临了还补充,“让大家放心种菜,真要是按要求种出来了没人要,我全包了。”

    “那不行不行,哪能让你一个人担风险。”村长说啥也不同意。

    “就这么说定了,我在镇上菜市有门店,怎么也比你们好找销路。”

    萧落栗的保证无疑是给村里人吃了定心丸,有得了信的,第一时间就跑来萧家确认,确定是真的后,走之前也都着抱着菜种回家育苗,争取早点把菜给种上。

    白天还晴空万里的天气,晚上却沥沥拉拉的下起了雨。

    清早起来,萧落栗看着院儿里积水的地面皱眉,这一场雨下来,山上至少两天不能干活。

    萧落栗郁闷的走到客厅,见饭桌上只有萧父一人,坐下后看着眼前的白粥咸菜问,“我妈呢?就吃这个啊。”

    “凑合吃吧,跟你二婶去地里摘野菜了,说是中午吃野菜包子。”萧广泰。

    “野菜包子?好吃吗。”萧落栗好奇。

    “当然好吃了。”萧广泰对中午的包子很期待,以前吃野菜是家里穷没菜吃,现在城里人都讲究养生,高价吃野菜的不在小数。

    萧落栗心里一动,忙问,“野菜真有你说的这么好?”。

    “那当然,营养很丰富的。”作为一名物理老师,说起营养成分来头头是道。

    “哎爸,你给我说说,野菜除了包包子,还能怎么吃呀?”萧落栗。

    “那多了去了,比如说做蒸菜啦,炒菜呀,煲汤啊,做馅饼,菜馒头等等……”

    萧落栗眼睛越听越亮,忙拿出手机搜索市场价和营养价值,欢呼一身就要往山上跑,她好像要发财了!

    春雨贵如油,经过雨水洗礼的山上,如春笋般冒出的野菜随处可见,简直就跟白送一样。

    萧落栗拍了几张照片发圈,并配字:天然无污染野菜,要的私聊。

    何以东就像在朋友圈安装了雷达一样,第一时间打了过来,说是要当面验货,然后风风火火的开车去了绵羊村。

    跟以往的着急见面不同,何以东心底竟有些忐忑,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好久,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远不近,什么都没有改变,却又哪里变得不一样。

    萧落栗淡定如常,也就换了套衣服画了个淡妆,见面谈生意而已,没必要搞得太隆重。

    越野车熟门熟路的停在了山下,车身早已变得泥泞不堪,何以东打开车门,咬牙下车,铮亮的皮鞋稳稳的踩了一脚泥,脚步沉重的上山。

    萧落栗本来没想笑的,但她实在没忍住,忙上前把踩着泥疙瘩的何以东带进四合院里坐下,“你等着,我去帮你拿双水鞋。”

    何以东一头黑线的蹬着脚,也顾不上尴尬的,忙把鞋换了,感觉自己能轻了有十斤。

    “想看野菜给你拍照片不就得了,干嘛非要自己跑一趟。”萧落栗在他面前坐下就问了。

    “这不是来看看你嘛,都好久没见了。”何以东脱口而出,整个人愣了愣,后知后觉的去看萧落栗的表情。

    “也没多久。”萧落栗不自在的拨了拨头发,不去和他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