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拔出来老师快受不了了 老师张开腿让你桶个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17
鸟儿啁啾,晨光闪闪。 温暖的阳光慷慨地洒在雪白的被罩上,两个赤裸的人侧躺着,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看上去幸福而满足。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紧紧抱着身边男人的女孩悠……

鸟儿啁啾,晨光闪闪。

温暖的阳光慷慨地洒在雪白的被罩上,两个赤裸的人侧躺着,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看上去幸福而满足。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紧紧抱着身边男人的女孩悠悠醒了过来。她睁开惺忪的眼睛,移动着赤裸的白色身体。隐隐约约,她感到下体有些撕裂的疼痛,但她愿意!

一千遍,就在昨天,她终于成了他的男人!

不是妹子,是老婆!

她没想到一向温柔的他,会有这样狂野的一面,这也是他作为一个男人压抑太久的原因?

傻瓜!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把柔软的嘴唇放在他的嘴角,轻轻地吻了一下。

然后,在她的脑海里,昨晚的那个夜晚又出来了。那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欧洲!我要你!你是我的!”从酒店回到家,张睿迫不及待地把妹妹抱在怀里,她火热的嘴唇疯狂地亲吻和撕咬着她的脸。

“嗯嗯...哥哥!我是你的!别在这里,你能进屋吗?”她用手搂住哥哥的脖子,让他亲自己,搂着他的大手,不规则的摸自己。

他们接吻后进入了张睿的房间。

张睿把他妹妹推到床上,迅速脱下他所有的衣服,包括内衣!

虽然没有开灯,周围一片漆黑,但躺在床上的小女孩还是看到哥哥胯部之间有什么东西,已经很硬很高了,像大炮一样。

她知道那是男人的生殖器!

“欧洲……”他打开台灯,看着自己脸红的妹妹,即将成为他的妻子!我毫不犹豫,直接上了床,压在她身上!

他的手在妹妹柔软的身体上自由地游走,嘴唇像雨点般落在她的脸上。微微发烫的男人气息烤着她,让她觉得燥热。

她有点情绪化了!

这时,他的手摸到了一个光滑、细腻、美丽的东西,他知道那是什么,那是他姐姐娇嫩的皮肤!他的手已经伸进了他姐姐的衣服里!

“欧洲!我要你!我想摸摸它,我想看看你的奶!”他吻了吻妹妹,在她耳边低语。同时,他把她的毛衣一直举到她的脖子。他惊讶地发现,她姐姐除了毛衣什么都没有!白红两色的上半身,没有任何瑕疵,两只白皙结实的乳房在微微颤抖,像两只受惊的大白兔,真的很吸引人!姐姐的乳头不是很大,但是很明显,很硬,微微直立。乳晕自然是少女的粉红色,显示出处女的象征!

张睿把一只大手轻轻地放在一个柔软的乳房上,同时,他的手微微颤抖。

“哥……”最隐秘的小女孩第一次被别人触碰,可以直接感受到大手的灼热,仿佛要立刻烤出自己嫩嫩的肉。

“欧洲...不要说话...别说话。让我哥好好看看你!”他用很低的声音说,这时,在他眼里,这一切仿佛都是幻觉,只要有一点动静就会在瞬间消失!

他的眼睛,盯着起伏,白嫩的肌肤,一眨不眨的美丽!尤其是高耸的双峰,就像一个美味的馒头。我真想咬一口!

他是这样想的,嘴唇真的凑在一起,微微张开,含着葡萄大小的乳头,津津有味地吮吸起来,就像一个还没断奶的孩子。

“啊!哥,哥...我是你妹妹!我不是妈妈!为什么还吃别人?”小女孩虽然知道为什么自己身体里的男人这个时候会这样,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乳房情有独钟,但她不知道此刻自己在说什么。第一次,她有点陷入了疯狂的恋爱!

张睿没有理会他姐姐的哭泣。他仍然被充血的乳头所吸引,伸出舌头。像奶油蛋糕一样,他一劳永逸地舔着粉红色的乳晕。小女孩的另一个肉球在他有力的手下不断改变形状,但很快就恢复了。可见姑娘的奶弹性好!

“冰儿,哥受不了了!我要你们所有人!哥哥想和你做爱!”最后,他放开她的乳头,抬起头。他的眼睛红红的,有一种渴望的火焰。不仅仅是眼睛,他的身体也变得异常火辣,尽管他现在一丝不挂,什么也没穿。

他摸着胸前的手,慢慢滑向平坦的小腹。他在那里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她牛仔裤的拉链。他摇晃着解开,然后他把妹妹的腰提起来,她腰上绑着的面料都被他轻松的退去。

小女孩突然觉得下半身突然凉了,他居然把内裤脱了!但是接着,她觉得自己的下体突然被打断了,一个又热又硬的东西冒了出来!

厚厚的生殖器轻轻蹭着毛茸茸的软软的阴部。张睿闭着眼睛,不自觉地移动他的鸡,如此舒服,他不能立即死亡。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把羞于见人的部分拿出来,不停地蹭着自己喜欢的妹妹。他只觉得自己赤裸的龟头在姐姐柔软的阴唇上迅速膨胀,再也硬不起来了!顿时,一股强烈的排尿感抑制不住地从全身传来,迅速窜到龟头顶端。龟头一下子麻木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一下子涌出来,全都湿透了小女孩乌黑浓密的阴毛!

他射精了!

短短几秒钟,一切来得太快了,小女孩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身上的人剧烈颤抖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在自己身上,一动也不动。

“欧洲...我爱你!”过了很久,他抬起头,轻轻地吻了吻妹妹的嘴唇。他刚才没有感到焦虑。然后他抬起手,慢慢脱下挂在姐姐脖子上的毛衣。

现在,两个人像新生婴儿一样赤裸着躺在床上。

他裸着身子抱住了妹妹!

“哥...暂时...你想进入欧洲吗...欧洲的身体?欧洲听说疼!欧洲害怕!”小女孩躺在哥哥下面,仰着头,断断续续地说着,语气里充满了圣母对变成女人的恐惧。

“傻姑娘!我会温柔!过段时间就不疼了!”张睿笑了,然后他用手轻轻拂去妹妹额头上的长发,深情地吻了吻她明亮的额头。

“哥!如果欧洲害怕,今天就不要这样做...好的...OK?”小姑娘有点紧张,有点矜持。

听完之后,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冰儿,哥哥尊重你,然后呢...我们睡觉吧!你也累了。”他吻了吻妹妹柔软的嘴唇,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很不情愿地拒绝了妹妹的邀请。他伸手揽住她整个光滑的身体,紧紧地抱在怀里,就这样抱着。小女孩的两个饱满的乳房贴在胸前,让他感到莫名的温暖。

“哥哥,我爱你!”她突然抬起头,用力吻了吻他的嘴。然后她伸出她的小手,抓住他的硬肉棒。“哥哥,是吗,是不是小女孩第一次碰它?”

“傻姑娘,当然不是,这是第二次了!”张睿笑着说,感觉到她那双纤细光滑的手紧紧握住她厚实的生殖器的温暖。

“这不是第一次了!那第一次是谁呢?什么时候?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做了什么坏事吗?快说!”她突然睁大眼睛,语气严厉,一遍又一遍地追问。

现在她又是那个霸道的小姑娘了。

“那次...我记得在医院里,一个叫楚张兵的小傻瓜轻轻地碰了一下,使劲地碰了一下!”他举起手,无限宠爱地挠着妹妹娇嫩的鼻子。没想到一个笑话,她会这么在意,足以看出他爱的人有多爱自己!

啊!原来是自己,是皮肤!

“大,不好!那可难了,我是你妹妹,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她羞涩地捶着哥哥的胸口,然后从拳头变成手掌,轻轻抚摸着他的胸肌。“哥哥...你真的想吗?你以前有过吗?”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大。

“当然,如果我现在是谁,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进去。”他低下头,深情地捂住妹妹的下唇。“冰儿,让我来...让我进去。我保证只要进去,再拍出来,就不会爆!”他只是有一种欲火焚身的感觉,想要再次横扫过去,所以他不想错过任何机会。

“那...不会痛吗?哥,其实欧洲...欧洲不怕,还没准备好!你只要进去试试,就可以了!”小女孩低低地把头埋在哥哥的怀里。

在姐姐的允许下,他迫不及待的翻了个身,又把她按了下去。他的嘴唇如饥似渴地吻着她温柔的脸,他的大手爬到她的胸前,摩擦着他骄傲的乳房,兴奋地用指尖扭动着他的小乳头。

一只手已经摸到了胯部,摸的时候还是湿的,还粘在他精液的阴毛上。用自己的触摸,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娇躯在微微颤抖,心里轻笑。看来他妹妹真的是处女含苞待放啊!

“冰儿,谢谢你!谢谢你把你所有珍贵的东西都给了我,所以你爱我!”他微微抬起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深情的说着,同时他妹妹下面的手也加大了力度,手掌来回摩擦着柔软的阴毛。

“知道就好!所以,兄弟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爱欧洲,再也不要欧洲了好吗?”小姑娘好像很喜欢这样温柔的抚摸,不自觉地张开大腿,露出了整个粉嫩的阴部,让大手可以更加畅通无阻。

“姑娘,给我吧,让哥哥做你真正的男人,好吗?我爱你!”他先是低头吻了吻妹妹的嘴唇,然后把手放在她的阴毛上慢慢挪开,抓起自己已经无比坚硬的生殖器,将紫色的龟头对准妹妹还紧闭着的阴道口,轻轻摩挲着,然后抓住机会向前走,于是那粗壮的阴茎一下子就没入了妹妹的身体!

他进去了!

它进来了!

姐姐的身体真的是最好的!阴道柔软、紧绷、温暖,完全包裹在厚厚的龟头里。他只进了一点点就停下来了,因为他在拼命地忍住射精的冲动,拼命地享受着他从未感受过的美好!

毕竟她是处女。随着硬物的进入,小女孩立刻夹紧大腿,紧张地抱住哥哥的全身。

“哥哥...我害怕!”

他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将手游下去,轻轻的摩挲着她嫩滑的屁股和光滑的大腿。

就在这时,他突然把腰一沉,粗壮的生殖器又被插成两半,停在处女膜前端,抚摸着它。

“欧洲!哥哥来了!”关键时刻,他紧紧地吻着妹妹的嘴唇,用力抱住她。然后他听到她的哭声,眼泪瞬间滑落。

他,终于附身了她,他的鸡巴,终于全部进去了!一直到子宫!

“张楚瑞,你快给我出来!我不玩了!去你妈的,你骗了我!疼死我了!”她哭着说她雪白的身体在床上剧烈扭动,就像蚯蚓一样。

“欧洲听话,早晚有这一天,忍忍就好!”他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她,同时抱着她的大手轻轻抚着她光滑的背。

不知道是这句话让她安心了,还是别的什么。总之,她真的静了下来,雪白的身体僵硬的躺在床上,紧紧抱着哥哥。

当他看到妹妹那么开心的时候,他抬起头舔了舔妹妹脸上的泪水,这让他心疼。然后他开始试探性地移动下体,把鸡拉出来一点,离开了子宫。

“疼吗?”张睿用左手搂住妹妹的脖子,另一只手爬上她的胸膛,在她胸前轻轻游走,然后低下头,吻着她越来越白的嘴唇。

“嗯!”少女委委屈,老实点头,“哥...欧洲喜欢...你摸人家可以比...用力?好舒服!”不知怎么的,她真的很喜欢胸前大手的感觉和温度,仿佛全身都麻木了。这种感觉其实让她忘记了摔瓜的痛苦,哪怕真的很痛。

张睿一听,喜出望外,大喜过望。不知不觉中,他加大了手的力量,在光滑的肉球上徒劳地摩擦着。同时他也没忘记抽动下体,动作很慢,很轻,只让坚硬的肉棒轻轻蹭着嫩肉墙。

毕竟是处女。毕竟是第一次。这样刺激过你哪里?没过多久,床上的两个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彻底让女孩忘记了刚才的痛苦。她轻松地叫了一声,阴道收缩得厉害。然后,一股滚烫的液体从子宫里喷涌而出,全部泼在了裸露的龟头上!

她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高潮!

与此同时,女孩也感觉到自己体内坚硬的东西突然在子宫上耸动了几下,然后,浓稠滚烫的精液也冲了出来,滴进了自己的雄蕊里。

他射了半分钟!

“欧洲……”射完精华后,张睿终于软软地躺在姐姐身上,一动不动。

“哥哥!”女孩看着屋顶,有气无力的叫着,很温柔。

“你喜欢这样吗?”张睿低下头,把脸埋在妹妹的乳沟里,轻轻地揉着,伸出舌头,舔着汗湿的乳头。

“哼!还是,刚才差点没伤到我!”张冰把手放在哥哥的头上,轻轻抚着他毛茸茸的短发。“但是后来很舒服,真的很舒服!”

不知不觉中,他的阴茎逐渐变软,带着一丝红白的黏液慢慢从姐姐的阴道里滑了出来。

张睿不情愿地从他姐姐身边站了起来。他脱下内衣,轻轻分开姐姐的大腿。然后他开始小心翼翼地擦拭红肿的阴部,抚摸凌乱的阴毛。

“还疼吗?”擦完之后,他又回到床上,把妹妹的小脑袋抱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