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1章 我求您就招了吧!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21
寂静的夜里,刑讯的惨叫声传的非常远,听的非常清楚!豫王本格在院子里暴躁的来回踱步,屋子里的惨叫声如同鞭子一样打在他的心上! “奕?啊奕?!你怎么就不明白呢?皇权……
    寂静的夜里,刑讯的惨叫声传的非常远,听的非常清楚!豫王本格在院子里暴躁的来回踱步,屋子里的惨叫声如同鞭子一样打在他的心上!

    “奕?啊奕?!你怎么就不明白呢?皇权至上啊,臣子怎么能跟皇帝斗呢?”

    “就算你是皇上的亲叔叔也不行啊!咱们都是皇上的奴才啊!”

    “别怪我,千万别怪我,君命难违,君命难违!”

    屋子里的奕?已经被三块砖给撑到极限了,那几名酷吏冷笑着看着他说道“只有专门练过轻功,身子骨大筋都松开的练家子,才能撑住四块青砖!”

    “王爷您撑住三块砖都没有断了筋,这已经是了不起了……哎呦,您可别昏过去,后面享受的东西还多着呢?”

    哗啦……一瓢冷水就泼了过去,疼的差点昏厥的奕?顿时被激醒了!

    “才刚开始,王爷您怎么就能昏过去呢……加点料啊!”

    一名酷吏从角落里抽出一根竹子篾条,照着奕?的脚心抡圆了啪的一声就抽上去了!

    “啊……”奕?小心剧痛,一疼就下意识的要躲,可是这三块砖已经把他筋骨给崩的要断了,稍微一动就锥心的疼!

    “王八蛋……啊……”奕?用尽全身的力气和这痛苦对抗,咬着后槽牙怒骂!

    “王爷啊!奴才我们见过太多穷凶极恶的江洋大盗了,比您身子骨强的多,都是带着功夫的,可是一样也熬不过去!”

    “您就省省心吧!您是熬不过去的,您到底拖延时间等什么呢?白吃苦是不是……”

    “还是不招?那就接着来……”

    啪啪……啪……篾条抽打奕?的脚心和小腿,故意加剧他的痛苦延长用刑的时间,只要奕?有昏过去的迹象,上去就是一瓢凉水!

    火炉中的鼓风机开始抽动,火苗呼呼的往上窜,烙铁越来越轰,后面的刑罚更难熬!

    院子外面的豫王冲到门口不敢往里看,但是嘴里喊叫着“六哥啊!你熬不住的!赶紧招供了,咱们都能交差……何必这样啊!何苦啊!”

    奕?闭着眼睛一口血唾沫啐到了地上“啐……舔沟子上位的小人!大清国就是有太多你们这样的狗,才沦落到这种地步的!”

    “哎……好好好……我是舔沟子的狗行了吧?我看你能熬到什么时候去!加刑!”

    刺啦!烧红的烙铁烫在了左大腿的外侧,连着衣服带肉皮都烧焦成一块了!

    奕?的惨叫震动了整个历代帝王庙,庆亲王奕匡大烟枪滚落在地,眼前一黑居然直接吓昏了过去!

    澄贝勒早已经哭成了泪人,话都说不全了,就知道嘟嘟囔囔的骂人,用尽力气去摇晃栏杆!

    而醇亲王奕譞已经痛心疾首到用头撞窗棂的地步!

    “呜呜呜……你们不能这么对待六哥!你们不能啊……”

    “恭王爷对大清国有功无过,没有恭王爷的操持,这大清国早就亡国了,还有你们吃铁杆庄稼的份儿吗?”

    “英法夷人打到京师了,城外的圆明园都烧了,还不是六哥稳住大局!要不是六哥和英法人强力抗议,京师早就被屠戮一空了!”

    “呜呜呜……那长毛你们都说是曾国藩他们平灭的,可是没有六哥在背后给这些湘军撑腰,他们怎么可能掌兵?怎么可能熬过朝堂上的腥风血雨啊!”

    “长毛和捻子,都是六哥在背后运筹帷幄最终平灭的!这些你们都忘了吗?”

    “你们不能刑讯功臣啊!陛下啊!那是您的六叔,亲六叔啊……”

    奕譞如同狼嚎一样,哭喊着把奕?曾经的功绩一样样的摆出来,他知道载淳是听不见的,也知道这些人听见了也无能为力!

    可是他依然要做这样的无用功,不喊出来他的心就会被活活的堵死、疼死!

    “杀人不过头点地!刑不上大夫!不能同族相残啊!”

    真是声声血、字字泪!奕譞的控诉可说所有闻着无不动容,那些守卫的兵丁脸都白了!

    豫王也麻爪子了,他本来就不是多厉害的人物,骨子里循规蹈矩而且胆子也不大,听到奕譞这样的控诉,他手都有点哆嗦!

    这时候突然刑房里没有了声音,一名酷吏跑了出来跪在豫王面前说道“启禀王爷!人犯已经昏过去了,连着两瓢冷水都泼不醒啊!”

    “您看是继续还是再等一会……”

    “妈的,都昏过去了还继续个屁?”豫王一脚把酷吏踢到一边去“记住了,就算你们用刑,他也是王爷,也没有你们喊人犯的道理!”

    本格走进刑房,一看老虎凳上的奕?果然脑袋一歪昏了过去,发辫上的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流!

    “恭王爷!恭王爷……还不把砖头撤下来!”

    三块砖都被抽了出去,昏迷中的奕?吐出一口浊气脸上的痛苦表情减缓了许多!

    本格仔细打量奕?,顿时吓的两腿发软。

    恭亲王的两条腿伤痕累累,三块砖虽然没有别断了他的筋骨,但是内伤绝对严重,按照这些酷吏的说法,两天后他的膝盖窝就会出现大面积的淤青!

    何止是淤青,到时候都是淤紫!如果没有清热毒的丸药和化瘀血的药酒用上,以后这两条腿可就算半残了!

    奕?毕竟是恭亲王,载淳圈禁他的时候也没有夺走王爵,所以在刑讯之前几名酷吏就和豫王商量好了!

    脸面和手臂这都是不能用刑的,毕竟要露在外面让人看!而身体上半身也得避讳一些,因为内脏一旦受伤严重也是会出大问题的!

    只有往两条腿上用刑,这东西可以遮掩啊!将来把鬼子六推到法场上去,也不至于让百姓看见一个被刑讯的遍体鳞伤的王爷!

    朝廷终归是要脸面的!可是这光打下三路也够惨烈了,两只脚被竹篾抽的血肉模糊,两条腿外侧烫了七个烙铁伤疤,屋子里都是烤肉的焦味!

    “六哥啊!你这是怎么熬过来的,你到底是图什么啊!”豫王自己都感觉到说话声音发颤了。

    撤了砖头,奕?渐渐恢复了一些意识,他微微睁开眼睛缝用微弱的气力说道“你……你能懂个屁……”

    “你知道吗……咱们大清国……要亡了……我得给……这个国……续命啊……”

    “你们……不懂……你们只会……走老路……享老福……”

    “你们……何尝有过……我眼里……的……天下……”

    本格都被急哭了“我……我是不懂啊……可是我就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六哥你得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

    “求你了……你就写份供词好不好?就认罪了吧!呜呜呜……你当我真乐意咱们旗人骨肉相残啊!”

    “呜呜呜……我这不是也被逼的没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