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和我签订契约吧!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25
——神他妈封神榜! 因为答应了沈慕容不能打断他,所以我只能把想吐的槽憋回去,然后再非常努力地憋着笑。 我突然能理解沈慕容为什么会觉得一个喝醉了的酒鬼可爱了——……
    ——神他妈封神榜!

    因为答应了沈慕容不能打断他,所以我只能把想吐的槽憋回去,然后再非常努力地憋着笑。

    我突然能理解沈慕容为什么会觉得一个喝醉了的酒鬼可爱了——听到这里,可不可爱的我不敢妄下定论,毕竟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种形容受主观影响太多;但我敢肯定的是,喝醉了的我确实比清醒时的我好玩多了!

    其实,我倒是也能捋清楚我当时的心理逻辑,大概就是把外国的志怪故事跟自家的鬼神小说给搞混了,反正都是一个人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些不是人的名字——甭管是神仙还是妖怪,反正确实都不是人——但果然,这么清晰地捋清楚之后,反而就降低了这个故事的趣味性。倘若一个人刻意为了搞笑而在明知这两者不是一回事儿的情况下把他们混为一谈,那就得看这个人的搞笑功力了;不然我觉得,我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概率是只会冷漠地坐在那里,为这刻意装疯卖傻的行径尴尬到脚底抠出两室一厅。

    但由一个意识混乱的人,一本正经地讲出来,我就会觉得很好笑;可能搞笑这种东西也是需要信念感的,只有自己深信不疑,才能做出最好的效果——这一点,倒是和我跟沈慕容的职业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突然觉得我get到了一个书画家的座右铭。

    这可能就是,难得糊涂吧——

    上文已经提到了,不要试图跟一个醉酒的人讲道理,因为你永远都无法确定她的脑回路什么时候在线,什么时候换线;所以,虽然男人在女人提到“法律效应”的时候就微微皱起了眉,但他还是牢记着前车之鉴,安安静静地听完了这整个故事。

    他决定顺着她的脑回路走。

    所以他也不准备纠正“封神榜”这个名字——毕竟他也不记得那本名册到底应该叫什么。

    “所以,你是想让我们给对方起一个专属的名字吗?”男人问道。

    女人茫然地看了他一眼,又低头想了一会儿,这才恍然大悟。

    “哦……我差点就忘记我刚刚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了。”她诚实地说道。

    ——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即使喝醉了的我也继承了清醒状态的我的话题转移之术,并且运用得像清醒状态时一样炉火纯青——就是说,这个技能已经成了一个被动技,不需要我主动下意识地去转移,只要我正常地谈话,就总能不知不觉地偏离原话题——但醉酒跟清醒终归还是两个状态,最明显的区别就是,清醒时的我即使不小心转移了话题,我也能够自己发现,并把它拉回来;但醉酒之后就不行了,酒精控制了我的大脑,我怀疑它把我的脑子隔离成了一块一块的区域,互相之间并不联通,所以我依旧可以照着某个话题侃侃而谈,却无法很好地把前后文的因果联系起来。

    或者就只是我喝了酒之后的忘性太大了,所以才导致我只要在一个话题上聊得长一点,立马就能忘记上一个话题是什么——这倒也能很好地解释,为什么沈慕容稍微说一点长句子,我的脑壳就直接宕机了——

    “但我不是要起名字——我们不都已经有自己的名字了吗?”女人摇了摇头,“我就是举个例子,说明不能只在嘴上说说,空口无凭,还是需要一点别的东西,证明我们以后一定会互相保护对方。”

    “嗯……你想用什么东西来证明呢?”男人问。

    女人想了一下。

    “能够互相保护对方的两个人,说明他们关系一定很好,起码,他们两个的关系,跟他们和身边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他们两个要比普通朋友的关系还要好得多……”她皱了皱眉头,像是在努力思考,“那我们就要做点什么,证明我们两个关系比我们和其他人都好得多。”

    ——来了来了!我心里默默地激动着。总算是要聊到正题了!

    怎么才能证明我们的关系与众不同呢?多好办啊,现代人不人手一块手机吗,一部手机几乎包含了你所有的秘密;既然我们关系好,那我们就互相在手机上留下对方的指纹吧,证明我们永远坦诚相待,彼此没有秘密;但当时我的手机好像不在这里?哦对对对,我的手机早就有沈慕容的指纹了——应该说,这部手机就是他给我的——所以,只要我在他的手机上录下我的指纹,那就算我们的盟约成立了!

    一切终于顺理成章了起来,就像是你追的一部冗长的剧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我激动到不得不端起水杯喝一口水来控制自己想要尖叫的欲望——

    “我们来拜把子吧!”女人认真地说。

    ——没有,我没有把水喷出来。

    我只是呛到了自己。

    事实证明,听故事就好好听故事,不要喝水;同理,听相声也一样,看小品也一样,甚至你看个恐怖悬疑小说也一样——你永远都不知道作者会不会心血来潮在里面给你安插一个笑点;而且没有笑点也不一定就安全,尤其是在一些恐怖气息渲染得十分充足的场景下,一旦他告诉你这一切都是假的,不过就是一个梦,一场乌龙,一个精神病人的臆想,你真的会当场就想说句脏话,类似于“老子眼都捂好了你就给我看这个?”;而如果这时,恰好你还正在喝水,你的会厌本来好好盖在你的气管上,阻止水流进入,却又突然接到来自大脑地“立刻给我骂他!”的指令,于是不待水流全部咽下就抬起——那你无可避免地会被呛到。

    虽然我答应了沈慕容,我这次绝对不打断故事进程,但被呛到也实非我刻意——谁会主动让自己呛到啊!被呛得太严重是会窒息的!

    我使劲憋了一会儿,没憋住,只好眼疾手快地从旁边抽出一张纸巾捂着口鼻,另一只手顺着胸口,不住地猛咳起来。

    水珠呛到气管实在是太难受了!!!我不得不再次重申一遍,不要在任何可能引起你情绪波动的情形下喝水,你以为你只是为了让自己心绪平复,实际上一不小心你就会让你的心跳紊乱起来。

    沈慕容当然没有旁观,他在我开始咳嗽的第一时间就立马过来拍着我的后背——我也不知道这个动作到底有什么用,但好像所有人都会这么做。

    我觉得我快把我的肺给咳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