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桂芳寺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28
赵清雨有些恍然,夏梓默这样子,仿佛和过去重合,那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确定男女朋友的关系。 他也是穿成这样,只是那时候发型还很土。 夏梓默也看到了她,笑得愈发清俊帅……
    赵清雨有些恍然,夏梓默这样子,仿佛和过去重合,那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确定男女朋友的关系。

    他也是穿成这样,只是那时候发型还很土。

    夏梓默也看到了她,笑得愈发清俊帅气。

    可惜赵清雨的心却止不住地发冷。

    她不知道,夏梓默这么穿是巧合,还是别有用心。

    如果是后者……赵清雨的眼神冷了下去。

    “清、赵清雨,你想吃什么?”夏梓默几步走过来,低头看着她,心情很好的样子。

    “嗯?”赵清雨皱了皱眉,随即反应过来,淡淡地说,“我吃过了,你自便吧。”

    夏梓默脸上的笑没什么变化,点点头说:“那好,我去买个包子,你等下我。”

    赵清雨没说话,用眼神示意他“快去快回”。

    夏梓默转身朝校门外最近的一家包子铺走,那里人很多,生意也不错。

    赵清雨则慢吞吞地朝公交站走。

    很快,夏梓默提着五个包子两杯豆浆过来了,他把塑料袋提高,对一脸冷淡的赵清雨笑:“不小心买多了,你要不要吃?”

    赵清雨皱眉,她是真的有点烦了:“我都说了我吃了,你还买这做什么,我想吃我会自己买,谁稀罕你那两个包子。”

    不知为何,夏梓默如今对她故作关怀的模样总是让她恨得牙痒痒,说起话也来忍不住刻薄尖酸。

    果然,夏梓默的脸色微变,他收回手,艰难地笑了笑,然后自己一口一口慢慢吃了起来。

    旁边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们,仿佛赵清雨是一个脾气骄纵的坏女孩,而夏梓默是那个被欺负的可怜男孩子。

    再加上夏梓默优秀的外表,一些女孩子看赵清雨的眼神更是带了一丝嫉妒。

    不得不说,夏梓默的抗压能力令赵清雨刮目相看,简直是比上一世高了不止几个档次。

    尽管赵清雨在人多的公共场合对他不假辞色的嫌弃和斥责,可他竟然没有一点委屈和生气的模样。

    表情平静地吃完了属于自己的两个包子,又动作优雅地喝完了豆浆,把剩下的东西放进他身后的背包里,再次和赵清雨说话的时候脸上依然是温和的笑容。

    赵清雨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夏梓默好像变了一个人,她清晰的感觉到了,她似乎开始有些摸不透他。

    这种感觉让她感觉非常不妙。

    危机感顿时暴涨,她没有再做出什么其他举动,只是静静地望着他,不动声色。

    良久,赵清雨转开目光,望着不远处缓缓驶来的524路公交车,眼睛微微一亮。

    “来了。”

    上车的人很多,毕竟是学校旁边的站点,无论是哪辆车经过这里,都会被塞得满满当当。

    何况现在还是周末。

    赵清雨顺着人群往车厢里面走,一直走到公交车后面的门口附近才停下,扶着一旁的副手栏杆站稳。

    公交车上的吊环不少,但是要伸着胳膊不说,而且根本就不稳当,车子一开起来就摇摇晃晃,再加上省城的公交司机那一个比一个彪,经常一个急刹车,拽着吊环都能被甩出去。

    所以大家都尽量扶住固定的东西,比如扶手啦,或者别人的椅背。

    后面还有很多人往里走,赵清雨尽量往里缩了缩,给别人让出一条路来,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她不想和陌生人过多的“亲密接触”。

    可偏偏,还是有人那么不“知趣”。

    赵清雨感觉身后有个人离自己很近,她忍不住扭头朝后看,是个拿着公文包的陌生中年男人,再朝旁边看了看,后面明明还有些许空间啊。

    她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有些不高兴地扭了一下,想要从那人身边挪开,自己朝后面走。

    下一秒,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她身侧响起:“请让一下,我要和我朋友站一起。”

    后面一松,那个男人看了眼夏梓默,悻悻地离开,钻到了后面去。

    夏梓默虽然也是站在赵清雨身后,但是特意让出了足够的空间。

    赵清雨原本不想接受他的好意,可是看了眼那个猥琐男已经到了她本来想去的地方,只好站在原地。

    车上人又多又挤,可赵清雨所站的这片地方却十分安逸,她知道是谁帮了自己,可心里却依然十分憋闷。

    夏梓默这一系列的讨好行为,她不是没看出来,她一方面猜测着某种可能性,令外一方面却不想承认。

    她更希望夏梓默还是高中时期那样懵懵懂懂,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好对付多了。

    现在……她知道对方是想讨好自己,可是却猜不到原因,总觉得好像有什么阴谋在不久的将来等着自己。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让她都有点没法认真学习和生活了。

    今天,她就是要来验证这一可能的。

    夏梓默低头看着面前人黑黑的后脑勺,她扎着的马尾随着车厢晃动也会轻轻扫来扫去。

    她的头发很黑、很厚、很密,车子拐弯时偶尔会扫到他的下巴,轻微的酥麻感让他心神驰往。

    鼻尖萦绕着熟悉的气息,这是他一起生活了十年的人啊。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只有极力强忍着保持镇静,否则,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把一切都说出来。

    不可以,一定不可以。

    说出来,这一世就会完了。

    他要慢慢地、慢慢地将她重新紧紧抓住。

    ……

    夏梓默不问,赵清雨也不主动说。

    公交车经过了一站又一站,车上的人上上下下,到后来越来越少。

    赵清雨和夏梓默也先后找到了座位坐下,两人之间隔了一条走道。

    报站广播又一次响起:【桂芳寺到了,请下车的乘客提前准备好下车……】

    赵清雨本来就在一直扭头看外面,时间太久远,如果不是一路上报的站名,光是看外面的建筑物,她还真有点不太确定。

    广播声音还没落,她便起身站了起来,不需要和夏梓默说一声,后者一直注意着赵清雨这边的动向,此时见她起身,也跟着站了起来。

    看来是到地方了。夏梓默暗自琢磨。

    桂芳寺,这个地方他以前和赵清雨来过几次,不知道这次来是做什么。

    不过……想到这一世可以和赵清雨再次相遇在一起,他确实应该去好好拜拜佛了。

    两人下了车一前一后地朝桂芳寺的方向走,这片是老城区,路两边都是单层的低矮老房子,有高有矮,斑驳老旧。

    几乎每家每户门前都摆了摊,都是卖些香火、佛珠、平安符等等东西,几乎大同小异。

    偶尔有几家卖的东西稍微高档一点,各种佛像和玉坠,但都价格不便宜。

    除此之外,基本上每走几步路就有算命的摊子,冲着经过的行人吆喝“算一卦吧”。

    这条街有两三百米长,尽头便是桂芳寺,可是赵清雨已经感觉有点不舒服了,但还是在她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夏梓默在她旁边,她忍不住悄悄用眼角余光打量他。

    这家伙面色似喜,嘴角高高翘起,走路也步步生风,似乎还有点急切的模样,完全没有一点难受的样子。

    难道只有她一个人难受吗??

    赵清雨不太相信,她怀疑夏梓默是装的。

    越往前走,她就越不舒服,心口一阵一阵地发闷,她只能放慢脚步,装作游玩的模样,偶尔会驻足左右顾盼,好像在看周围的小玩意儿。

    夏梓默也不着急,甚至在一旁很有兴致地挑选观看,可惜每当他拿起一样东西,赵清雨就立即抬脚就走,独留夏梓默和眼巴巴的摊贩面面相觑。

    这也不能怪她,每次夏梓默一拿起那些东西,她就感觉血气翻涌,只想快步离开。

    她的接受能力怎么退化成了这样……

    赵清雨开始心慌,明明之前顾里的那个血色观音她戴着就没事啊。

    两人不知不觉地走到了街道的尽头,一个不起眼的朱红色大门横在眼前,上面是更加不起眼的老牌匾,上面刻着“桂芳寺”三个字。

    “你是不是不舒服?”夏梓默终于发现了赵清雨的异常,她的脸色有些白的不太正常。

    “没有。”

    赵清雨冷冷地否认,她还能坚持。

    “真的吗?”

    这次赵清雨已经不想说话了,她直接朝售票处走去。

    “等下,我去买,你就在这里等着!”夏梓默拦下她,然后快步跑去排队买票。

    说是排队买票,其实人根本不多,就三五个,不出一分钟,就买到了票。

    夏梓默拿到票就一路快步走到赵清雨身边,小心翼翼地看她脸色,依旧忧心忡忡道:“你真没事吗?我总觉得……”

    “我说没事就没事,你还能比我更了解我自己吗?”赵清雨一句话成功地将他剩下的话给堵住了。

    被噎的夏梓默不再多话,默默地将手里的票给了她一张。

    赵清雨毫不客气的拿过来,然后塞了一个硬币给他,就当是票钱。

    夏梓默拿起那一毛硬币,哑口无言。

    十块钱的票,一毛钱的硬币,唔,其实还好啦。

    他有点好笑的收起那一毛钱,然后放进了口袋里。

    赵清雨暗自庆幸,虽然从在外面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不舒服,可是真的走进来,这种不舒服也没有加强多少,她依然可以忍受。

    她还是全程小心观察夏梓默的脸色,对方好像真的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脸上挥之不去的是欣喜,刺眼至极。

    “去罗汉堂。”赵清雨咬牙道,她拼了。

    如果这个人真的在装,那么进了罗汉堂应该能露出破绽了吧。

    其实他们之前已经错过了几座庙堂,可每次从门口经过,赵清雨就会不由得心跳加速,她就不敢随意进去。

    夏梓默虽然不懂赵清雨为什么来桂芳寺却不进去祭拜佛祖,但也没有说什么。

    现在听到对方终于肯开始会说话了,此时他也挺高兴的:“嗯,我正想进去拜罗汉呢。”

    拜罗汉,也可以说是数罗汉。

    桂芳寺里的罗汉堂还是很有名的,里面有五百罗汉,再加上之前大殿里两旁的十八罗汉,一共是五十八罗汉。

    刚才没有进去拜,现在去罗汉堂也来得及。

    赵清雨身侧的手心已经出了许多汗,她不知道自己这次赌能不能成功。

    离罗汉堂越来越近,赵清雨也就越来越紧张,甚至开始后悔,盘算着怎么和夏梓默说让他一个人进去,自己就在外面等等好了。

    离得近了,她一眼就看到罗汉堂偏门入口里面一排排面目各异的罗汉石像,其中大多数都是十分狰狞的。

    赵清雨顿时觉得肚子里抽得一痛,差点没双脚一软。

    “清雨,你怎么了?!”夏梓默显然一直都在注意她,此时见她身形微微一颤,连忙问道。

    赵清雨咬着牙摇头:“我没事,就是脚刚才不小心崴了一下。”

    她说着,扭头对夏梓默扯了个僵硬的笑:“这样吧,我们从不同方向开始拜,你从这里,我从另外一边。”

    罗汉堂大门一进去,就有左右两边的分岔路口,一般男女是从不同方向开始数。

    夏梓默点头,忍不住看她的脸色,似想再说点什么,可惜赵清雨已经低下头垂下眼,一副不想说话的模样了。

    他又叮嘱了一句,果然对面毫无反应,只是不甚耐烦地用下巴指了指里面,示意他快些进去。

    夏梓默无奈,抬脚朝里面走,赵清雨默默地跟在后面。

    赵清雨的动作很慢,夏梓默都拐了弯看不到了,她才急忙白着脸踉踉跄跄地返身跑了出去。

    旁边有个老奶奶忍不住喊了一句:“丫头庙里别走回头路啊!”

    可惜赵清雨根本无暇顾及,再朝前走几步,她怕是会痛晕过去。

    从她脚跨入罗汉堂的那一刻起,她的肚子就没有停止过疼痛,她恨不得躺在地上打滚儿。

    跑出罗汉堂那一刻,疼痛就降低了很多,却依然难受得紧,她只得捂着肚子往后推开十多米,在一颗桂花树下缓缓坐下。

    等夏梓默找出来时,他一眼就看到赵清雨坐下树下的花坛边沿上,脸色惨白,连带着嘴唇都没了血色。

    他此时无心去管刚才拜罗汉后拿到的那个解签语,急匆匆地走到赵清雨面前,焦急道:“你怎么了?脸色好像越来越难看了?我们现在就出去,到医院……”

    “不、用、了。”赵清雨摇头,一字一句道,“我只是……那个来了。”

    几乎是一瞬间,夏梓默立刻明白过来,他惊讶地脱口而出道:“可是你以前明明不痛的啊!”

    赵清雨蓦然抬头,凶狠地瞪着他:“你……”

    夏梓默一下子清醒过来,意识到现在两人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连忙解释:“不、不是,我以前高中的时候没见过你……咳咳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