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恐大梦一场15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28
赵清雨和李菲宇一起回到家里,后者全程摆了一张臭脸,嘴里小声嘀嘀咕咕,好像谁欠他百八十万似的。 至于赵清雨,因为太心虚,面对李菲宇的不耐什么怨言,反而臊眉耷眼,……
    赵清雨和李菲宇一起回到家里,后者全程摆了一张臭脸,嘴里小声嘀嘀咕咕,好像谁欠他百八十万似的。

    至于赵清雨,因为太心虚,面对李菲宇的不耐什么怨言,反而臊眉耷眼,思索着待会儿怎么跟对方说自己的打算。

    “喂,你准备对着墙站到什么时候去啊,不是说有话跟我说吗?”李菲宇终于受不了赵清雨那副“面壁思过”的傻样了。

    “诶,我这不是在思考怎么开口嘛。”赵清雨转头看他,对方正好也眼巴巴地瞅着自己,她跺跺脚,下狠心道,“算了,早说晚说你一样得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好了。”

    李菲宇顿时变得紧张:“你、你这样子,难道是知道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赵清雨鲠了一下,叹口气说:“不是,其实我想跟你说,我不想再追究什么真相和真实了。”

    屋子里,空气仿佛一下子凝固,把在场的两个人定在当场,一时半会儿谁都没有动作。

    好一会儿,李菲宇才张张嘴,哑声道:“你的意思是,你想留在这里吗?”

    “嗯,”赵清雨点点头,解释说,“其实你想,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的,我觉得……”

    “你其实是觉得这里有一个对你百依百顺的夏梓默,你才舍不得的吧?”

    李菲宇忽然冷笑一声,“有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愿意对你好,这种事情几乎只存在幻想之中,就算是假的,你也不愿意醒过来,要我说,如果这真的像你所说,是一个幻境,那肯定就是你这种脑残女人想出来的幻境,可是干嘛要拉我进来当炮灰!为什么!”

    良久,赵清雨都没有说话,李菲宇情绪很激动,看样子并不想再继续听她的内心剖白。

    其实,她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选择留下来的。

    她害怕很多很多的东西。

    害怕如果真的回到现实,她的世界更加糟糕,万一,万一她的父母,还有她的家人……她不敢想象,她想永远长不大,永远留在这个世界里。

    就算这个世界里没有夏梓默,没有李菲宇,在她想了太多太多后,她可能依然会这么做。

    她怕了。

    她是真的怕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的深夜,她的内心深处经常会闪过一种刻骨铭心的痛楚,就像是那种骨肉分离的悲痛一般。

    这种感觉吓到了她。

    于是,她开始躲避,觉得维持如今现状,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明明知道李菲宇肯定会骂她,现在听到了,心里依然很难受。

    她面露绝望,呆呆地流下两行清泪。

    李菲宇从小就不是个省油的灯,从初中开始,女朋友就换了一茬又一茬,渣男名声在外,惹哭的女孩子那更是不计其数。

    平常,他是最反感女孩子在他面前哭哭啼啼,漂亮可爱的他可以勉强忍受一小会儿,但如果是无理取闹大喊大叫的哭闹,再漂亮的女孩他也立刻掉头就走。

    可此时,赵清雨的眼泪却把他吓到了。

    李菲宇手足无措地说:“你、你怎么突然哭了嘛,我、我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明明、明明都是实话……”

    赵清雨淡淡地扭头看他,那双幽幽的眼眸,成功的让他闭上了嘴巴。

    赵清雨伸手拭干眼角的泪水,无声地叹了口气。

    李菲宇悄悄偷看了她许久,见她没有再哭了,才壮着胆子开口:“你怎么不哭了啊?”

    “……”赵清雨觉得有点好笑,“怎么?你很想看我哭啊?”

    “不是啊,别的女孩子一哭可以哭很久的,你怎么就毫无征兆的流了两行泪,又跟没事了一样啊?”

    赵清雨瞥了他一眼,抬头轻轻别住挡在脸侧的碎发,幽幽道:“你大概是不知道,人啊,如果会突然无缘无故地流泪,说明他已经老了。”

    李菲宇皱起脸:“啊?还有这种事?可是你也才十五岁啊。”

    “十五岁?你忘记这里是幻境了?说不定现实中,其实我已经五十岁了。”

    李菲宇一脸震惊,他忍不住盯着赵清雨的那张充满胶原蛋白的圆润小脸看了又看,怎么也想象不出来,这张脸背后的真实模样,是五十岁的大婶!

    “看什么看?你和我同岁,说不定现在也五十了。”

    赵清雨白他一眼。

    李菲宇立马否认:“不可能!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年轻啊!从来没有过跟你一样的想法,是你自己未老先衰吧!”

    “嗨,你说的也有可能,不过既然我能有这种未老先衰的感触,大概说明其实我现实中,很不幸福吧。”赵清雨说完自嘲地笑了笑,随即摆摆手,转移话题,“对了,我今天找你过来,其实还有别的事情。”

    李菲宇低头踢踢脚,小声嘟囔:“还有什么事儿啊。”

    赵清雨从厨房碗柜里拿出一小盒东西,里面是一些白色的细小粉末。

    李菲宇凑过来看,立刻就想起了那天赵清雨给自己喝的白糖水,惊喜道:“你上次给我喝的,是不是就是这个?”

    “嗯,就是它。”

    这些东西,都是赵清雨悄悄留下的。

    这一个多星期里,她每天故意装作一副很不舒服的模样,夏梓默每天中午来看她的时候,都会给她冲一杯白糖水。

    赵清雨也学乖了,每天都不喝完,还会剩下小半杯,悄悄倒进小盒子里。

    等夏梓默一离开,她就会用一种最初始的方法,将水蒸干,把里面的“白糖”给单独提炼出来。

    最后,就积攒下了这么一丢丢白色的干粉末。

    这个粉末,除了是白色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气味,所以倒进水里也是察觉不出来的。

    “你是特地把这个留给我的吗?”李菲宇有点受宠若惊。

    赵清雨点点头:“嗯。”

    李菲宇又想问她,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是不是心里也……

    可是再一想到,她刚才和夏梓默那么亲昵,这种自取其辱的话,他是怎么都问不出口了。

    顺带着,喜悦的心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干嘛啊?刚才还挺高兴的,怎么现在又是这幅表情呀?”

    赵清雨对李菲宇的变脸之快,很不理解,哼道:“怎么?你是嫌弃我给你的少了?”

    李菲宇撇撇嘴:“是啊,谁让我是你男朋友的情敌呢,至于我呢,只能偷偷摸摸地吃点你剩下的残羹了。”

    “那你也嫌弃啊?那就别吃咯。”赵清雨也有点生气了,她每天做这些都生怕被夏梓默发现,而这个李菲宇竟然还唧唧歪歪,简直太气人了。

    “我吃我吃,别生气了,你就当我心理不平衡对你羡慕嫉妒恨吧。”

    李菲宇连忙抢过小盒子,嬉皮笑脸地跟她道歉。

    赵清雨抿抿嘴,没说话。

    “对了,需要倒水吗?”李菲宇又问。

    “不用,直接吃就好,如果剩下的吃不到,再倒水一起喝下去。”

    “嗯。”

    李菲宇就这样干吃起来,还别说,这个粉子的味道还真的很甜,比白糖都甜多了,难怪夏梓默会骗她说是白糖水。

    而且干吃的效果,比泡水要好很多,甚至可以说是立竿见影,才吃完,他就觉得平时昏昏然的脑袋,变得神清气爽了许多。

    “这真是一个好东西!”

    将盒子添得一干二净的李菲宇,还舍不得放下手,忽然,他想到什么,开口问道:“夏梓默既然对你这么好,这样的东西每天都会给你吃,你干脆直接向他要解药啊。”

    赵清雨苦笑,如果她可以的话,她早就这样做了。

    夏梓默,她不是没有试探过,可是对方对她种种试探,不是左顾而言他,就是消极应对。

    这就说明,夏梓默并不想让她知道真相,如果知道了真相,可能现在这种很平和的现状,就会立刻被打破。

    夏梓默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赵清雨还不清楚,所以即便他对她很好,她也始终对他保持着一颗戒备之心。

    “我劝你别有这种想法,说不定你这话被夏梓默一知晓,他就会再也不给我白糖水喝了,还要加大香料呢。”

    赵清雨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李菲宇一禀,抓住了她话语中的重点,“你是说,这该死的香味,是夏梓默搞得鬼?!”

    “……”

    赵清雨用看白痴的眼神扫了他一眼,无语道:“你别告诉我你才发现啊,每次你找我被他发现后,咱们俩都会头晕倒霉,你说是为啥呢?”

    “卧槽!”

    李菲宇蹦起来大叫:“我特么的以为他也是受害者呢!难怪他能有白糖水,我可去他大爷的……”

    “你给我小声点!闭嘴!”

    赵清雨怒了,她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猪队友啊,脑子不灵光不说,人还容易激动,迟早要连累她翻船!

    “我怎么能平静下来啊,我一直以为,以为他也跟我们一样,如果不是因为那小子太讨厌了,老针对我,我都快一时心软告诉他咱们都是被困在幻境里的可怜蛋了,你现在跟我说,原来他才是那个主谋,我、我要……”

    “你要干啥?你要去找他拼了?然后让他有理由直接给你下剂猛的?”赵清雨凉凉地说。

    李菲宇懊恼地坐到竹床上,气道:“那该怎么办啊,就让他这样肆无忌惮下去?”

    赵清雨一时半会儿没说话,毕竟她还想了一种可能,说不定这幻境……还是她主动要求的呢。

    现在她啥都忘记了,可不能就这样随随便便就冤枉人。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李菲宇站起来,目光炯炯有神,说话语铿锵有力,

    赵清雨好奇地重复了一句:“怎么回事?”

    “肯定是夏梓默那小子故意的!说不定咱俩才是一对儿,夏梓默他嫉妒我,就搞了一个幻境,他跟你谈朋友,把我和你给分开了!”

    “咳咳。”

    赵清雨干咳两声,自己何德何能,能让俩这么帅气优质的男孩子给看上,还演绎出这么一番离谱的争夺赛。

    她都想去照照镜子了,是不是她其实是个天上有地下无的绝世天仙啊,只是以前自己没发现而已……

    忽然,小灵通响起“叮铃铃”的来电提示音。

    赵清雨小跑到卧室,拿起来一看,又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因为担心是夏梓默打来的,她在接电话前,特地和李菲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喂,哪位?”

    “你们这群良心被狗吃了的东西!你还找人过来警告我,我告诉你,我不怕!有本事你就来啊,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你……”

    小灵通的通话声真的很大,特别是对方还在大喊大叫,站在门口偷看的李菲宇,都能察觉到不对劲。

    赵清雨有些尴尬地对他摆摆手,然后立刻挂掉了电话。

    “怎么回事?谁打来的?”

    “一个疯子。”

    赵清雨不想多说,这女人正是前几天给她打骚扰电话的,也是她李叔叔的外遇对象,听说小孩都有了,李叔叔让她打掉,她怎么都不停,非要让李叔叔离婚娶她。

    本来这种事情确实是男人问题很大,可是后来她无意中得知,这女人其实是那种风尘女子,和李叔叔也是在那种地方认识的。

    这就让事情变得很一言难尽。

    古代里愿意为花魁头牌一掷千金的达官贵人比比皆是,可愿意真心娶她们的,却是少之又少。

    这就是人生的悲哀。

    只是这女人每天打电话过来发疯,是让她非常反感的。

    她也根本没有找人去警告她,知道的人只有她、夏梓默和现在的李菲宇。

    难道……

    还不等她继续深想下去,一条陌生信息发了进来。

    尾号789:【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是你害死了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一定不会!!!】

    一股凉意窜上赵清雨的后颈,不知为何,她忽然有种极其不安的感觉,小灵通差点落到地上。

    还是李菲宇站在旁边,看她面色不对,在小灵通掉下去的一瞬间,眼疾手快地帮她接住。

    “你干嘛啊……”李菲宇说着准备把小灵通还给她,结果无意中也看到了那条信息,脸色蓦然一变,惊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人是谁?为什么和你说这种话?”

    赵清雨呆呆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认识她。”

    说完,她忽然头痛欲裂,仿佛脑海深处有什么东西要冲破而出。

    “你怎么了!怎么了!”

    昏迷前,最后一幕是李菲宇惊怒焦急的脸庞。

    ……

    “为什么会这样?又要失败了吗?”

    “我说过,必须在一个月之内用完所有熏香,否则时间越久,意外越多。”

    “那怎么办……”

    “放弃,回到那个世界里,让她自己选择。”

    “不可以,我都等了这么久了。”

    “意外出现的越多,这个虚幻的世界就会逐渐崩塌,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