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7章 你现在随时可能长大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28
如果八岁的孩子的综合素质,能达到她的程度,岂不是天才了? 夏侯琉茵愣了一下,转身望着她。 一双琉璃眼灵动透亮:“小芙,你是不是傻了?我就是八岁呀!我从小到大的……
    如果八岁的孩子的综合素质,能达到她的程度,岂不是天才了?

    夏侯琉茵愣了一下,转身望着她。

    一双琉璃眼灵动透亮:“小芙,你是不是傻了?我就是八岁呀!我从小到大的记忆,都有,我怎么一天天长大的,我全都记得!”

    小芙摇了摇头,紧张道:“公主可还记得您六岁受了伤?”

    孩子点头:“当然记得。”

    所以母后将内力全都给了她,那内力中有一种功法,可以修复自身损伤,所以她没有因为那一枪而失去记忆。

    又或者说,当时失去了记忆,但是睡了一觉又修复好了,想起来了。

    小芙上前一步,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认真道:“公主,如今你我身在异世界,未知的事情太多了,奴婢猜不到下一个时辰会发生什么!

    所以,奴婢只能将这件事情告诉您了!”

    “什么事情?”孩子喝了两口果汁,一脸淡定地望着她。

    她在暗暗思考小芙受伤后傻掉的可能『性』有多大。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的『药』物有副作用,所以让小芙肉体好了,但是脑子坏掉了?

    而小芙则道:“那年,公主十四岁,却遇上了南隽国的一名江湖高手。

    因为中了对方圈套所以坠入古墓命悬一线!

    皇后找到您的时候,您浑身是血、昏『迷』不醒、奄奄一息!

    皇后悲痛欲绝,将自身修为传授给您,只为就您一命!

    而这种内功有自身修复的能力,更有返老还童的能力,就是在主人遭受巨大伤害的时候,在修复自身身体的同时,会本能地返老还童。

    您变成了孩童的身体,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陛下跟皇后一起衣不解带地照顾您。

    您醒来后,只有六岁,记忆也只有六岁。”

    夏侯琉茵再次很淡定地喝了口果汁,关了冰箱门,朝着她走过去。

    抬手,轻抚着小芙的额头:“没有发烧呀!

    “公主,奴婢没有说胡话!”小芙很是焦急!

    她扑通一声跪下来,情词恳切道:“公主,奴婢再怎样也不会骗您啊!

    皇后说,等到您这副身子所有的内伤修复完成,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这个其实跟缩骨功的原理有些相似!”

    夏侯琉茵自然是不记得的。

    她只觉得自己从出生到现在,能有的记忆,八年里,是如何一天天长大,全都记得清楚真切。

    所以对于这些,她本能地怀疑。

    挑眉思忖间,问:“那我什么时候能长大?你若是说个时间,我真的长大了,就信你!”

    小芙赶紧道:“可能下一个时辰,可能几个月后,皇后说过了,天资再差也不会超过两年的!”

    夏侯琉茵刚想再说点什么,手表忽而响了起来。

    她低头一看,立即接通:“曦!”

    “宝宝~”

    洛曦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疲惫,却是满载着笑意。

    仿佛回到她身边,是多么值得开心的一件事情:“我在楼下。”

    夏侯琉茵心花怒放,转身不顾一切地冲出去了!

    小芙跪在原地,焦急地望着小姐的背影。

    小姐真实的年纪已经十六岁了,哪里还能这样冒冒失失的?

    万一忽然就在曦少年面前长大了,那十六岁的身子,跟八岁的身子,哪里能一样?

    那八岁的衣裳,穿在十六岁的身上,那衬衣胸前的纽扣一粒粒绷断了掉落在地上,那……那样的画面羞死人了!

    曦少爷若是见了,会不会吓晕过去?

    小芙崩溃地捂着脸,赶紧起身追了出去!

    公主啊,你可要相信奴婢啊!

    夏侯琉茵一口气冲楼上冲下去,来到大厅里没瞧见人,又冲到了院子里。

    她站在汉白玉雕琢而成的石桌边上,湖风呼呼吹过来,跌宕起伏的湖面披着夕阳的绚烂,霞光似锦。

    却是,到处都没有曦!

    她焦急不已,却见,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了石桥的那一端。

    少年的手下打开了车门,少年缓缓走了下来,他虽然戴着帽子跟口罩,但是瞧着那熟悉的身形,她知道这就是他!

    孩子不顾一切地朝着他的方向奔跑而去!

    她就像是一道绚烂的虹,从桥的另一端一下子画进了他的怀中!

    “曦!”

    抱紧他,感受着他在的真实的感觉。

    夏侯琉茵鼻子酸酸的,好难过:“曦,我想你,好想你!”

    洛曦垂下目光,『揉』了『揉』孩子的发,微笑着:“抱歉,我回来的晚了。”

    “少爷,您快点进屋躺着吧,赶紧输『液』。”另一边车门里,下来两个陌生人,手中提着白『色』的箱子

    夏侯琉茵听着,细细去仰望曦的双眼。

    那黑『色』宝石的瞳孔中只容得下她,并且盛满了笑意。

    她瞧着他的口罩,生气地哼了一声,转身就往湖心小楼大步走回去,不理他了!

    湖风起,洛曦望着她小小的背影,眉头越蹙越紧。

    他大步追上前,手下却道:“少爷,我背您吧!”

    洛曦将其推开,自己坚定地一步步往前走着。

    夏侯琉茵很生气。

    真的很生气。

    她听得见身后舒缓却并不沉稳、显得有几分虚浮的脚步声。

    他生病了。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会病的?

    不用问,肯定是为了赶回来见她、所以故意生病的,不然,他要如何跟他家人交代工作开溜的事情?

    但是他怎能不顾及自己的健康,让自己随便生病呢?

    小芙追下去,就看见她回来了,心里一松:“小姐。”

    夏侯琉茵往石桌边上一坐,又心疼又生气:“坏人,把自己弄生病了。”

    小芙欢喜道:“小姐果然喜欢曦少爷吗?”

    夏侯琉茵白了她一眼,不忘再次提醒:“我才八岁!”虽然有事没事总是会想着他,虽然一放假就急急忙忙等着跟他会面,虽然总想着在特工局里好好表现,为他争口气,所以老师不说下课,她便好几个小时不休息地一直一

    直学下去。

    虽然如此……

    可是她才八岁,这样的依赖跟情感该是晚辈对长辈的,不该是女人对男人的。

    所以她不可能喜欢上洛曦的。

    不可能。

    小芙沮丧道:“小姐,您的心智根本不是八岁,您现在随时可能长大!”夏侯琉茵看着不远处追上来的人,瞪了小芙一眼:“闭嘴!”

    <!-- 88:47492:44535415:2018-12-06 06:39: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