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零二章 一起学习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1-29
然后大家竟然都学习孙赖子,将手里的事情安排了一番时候,全都去各个职位锻炼去了,虽然他们的身份,导致他们不一定绝对可以还原那个职位的所有遭遇,可是也算是真正的……
    然后大家竟然都学习孙赖子,将手里的事情安排了一番时候,全都去各个职位锻炼去了,虽然他们的身份,导致他们不一定绝对可以还原那个职位的所有遭遇,可是也算是真正的去深入了解了一下。

    余飞看到大家都这样做了,他明白,这不光是这些人的蜕变,压实神农集团的蜕变。

    可是这还不够,余飞决定给大家再加加油。

    然后没过几天,余飞就通过陈茜茜,高价聘请了一个教授来了,这个教授自己是好几个公司的专业指导,也是大学管理学学院的教授。

    反正这个人很牛逼就是了,虽然说此人也没有将自己的事业干到姓马的两个兄弟那么大,但是也不是纸上谈兵的人,无论是理论还是实操经验,全都非常的丰富。

    余飞让陈茜茜帮自己联系好之后,以每天十万元的价格,将此人请来给后山的众人进行专业知识的指导,教他们如何做一个领导!

    “今天吃完饭,大家都找自己的领导请个假,和我一起迎接一下大家的老师!”

    这一天刚开始吃早餐,余飞就突然说道。

    “大家的老师?”

    瘦猴抬头惊讶的疑问道,他穿着一身廉价的迷彩服,就是学生军训的时候,学校花高价统一采购的那种劣质迷彩服,面料很薄,还有这一股怪味儿,穿在身上无论你有多高贵的气质,立马都能给你驱散了。

    他之所以穿着这个,是因为他这几天的工作是最底层的工人,每天做的就是采摘蔬菜和翻地等最基本的粗活,为了融入大家,他专门找人借来的衣服。

    “余哥,这一桌子的人可不少,甚至还有不是本地的人,大家啥时候有共同的老师了?”

    孙赖子也很疑惑。

    这两个人将其他人的疑问都讲出来了,所以其他人也都不用开口了,全都盯着余飞,等待余飞的答案。

    “对,以前的确是这样,还真不是所有人都有共同的老师,可是从今天起我们就有了,因为他从今晚要开始给我们所有人当老师!”

    余飞点点头。

    “什么?教我们什么?外语?咱们要去国外发展了?”

    赵楠问道。

    “不,学什么鬼几把外语,这是花钱能解决的事情,请个翻译就好了,我让他们教咱们的,是花钱都无法解决的事情!”

    余飞摇摇头,说实话余飞觉得没必要什么自己都会,尤其是外语,这个每年有的是大把的外语专业毕业生,更何况自己更不需要。

    “啥事花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赵楠也郁闷了,钱在这个社会,几乎就是万能的代表,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金钱衡量。

    “那就是挣钱的本事,挣不来钱,你何谈用钱解决问题?”

    余飞回答完了就直接反问了,顿时所有人都被问住了。

    这一番逻辑之间的较量,让大家一下就觉得余飞的境界不一般了。

    “小飞哥哥,那到底是教什么的?”

    李莹莹只想知道最后的答案,这些太玄乎的她听起来费事。

    “说笼统点,就是教我们挣钱,说详细点,那就是教我们如何当领导管理人,再详细点,就是教我们如何当一个资本家,如何合理的压榨下面的人,通过榨取他们而获得回报。”

    余飞想了想说道。

    “笼统点就行了,太详细了让我觉得很罪恶!”

    梅媛馨皱

    皱眉说道。

    “等你上完她的课,就不会这样说了,请她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不再有这样的想法!对了,这个课我也会上,因为我是这里最大的领导,我要带头学习!”

    余飞夹了一口豆芽菜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道。

    “可是我们去体验基层工作,话都说出去了,要是天天旷工请假上课,会让人觉得我们是在作秀!”

    孙赖子担忧的说道,毕竟他是这次的内部改革带头人,对自我锻炼这件事有一定的执念。

    “放心,不会耽误工作,上课都是在晚上!类似于夜大那种,对了,这是在帮你们学习,不需要你们交学费,但也没有加班费!”

    余飞说道。

    其他人都撇撇嘴,觉得余飞这个玩笑一旦都不好笑。

    大家吃完饭一个个都打电话,将自己今天的工作都先交接了一下,然后全都和余飞一起等待了起来。

    不过也没有久等,就看到一辆商务车行驶了过来,车速不快,尽可能保持平稳,到达公司门口,也是提前缓慢减速,尽可能让车内的人不要感觉到不舒服,但是最后刚好又将车停在了公司门口。

    余飞上前一步,毕竟他是老板,人也是他请来的,虽然工资不低,可是人家是文化人,自己除了钱也得表示尊重。

    噔噔噔……

    司机将车停下,急忙打开车门跑过来,将后排的门打开。

    车内的豪华航空座椅上,一个六十几岁,头发有点花白的老太太从车上走了下来。

    说实话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太太,那神情和气质,一样让在场的女人有点心虚,那种淡然中带着几分高傲,威严中带着几分鄙视的模样,逼格真的很高。

    司机伸手扶着老太太走下了车。

    而车内还有一个人,在老太太下车之后,也跟着下来了,就是陈茜茜。

    “余飞,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林可因女士,是我的恩师,是好几个公司的专业指导,自己也有一家公司,而且是大学教授,主要擅长管理学!”

    陈茜茜明明提前给余飞说过了,但还是在对方下车之后,再次给余飞介绍了一番,目的是让余飞不要怠慢,也是让其他人清楚一下,这是一个有真材实料的人。

    “这位是余飞,是神农集团的董事长,也是我现在管理的如在家酒店幕后老板,身家几十个亿,是自主创业白手起家的年轻一代优秀企业家!”

    陈茜茜立马又将余飞介绍给了正在打量所有人的林可因教授。

    说实话对方的名字听起来像小姑娘,但是年龄真的不小了,这说明对方的父母很厉害,在好几十年前,就把如今在农村开始流行的名字取了,这便是差距,

    “你好,林教授!”

    余飞主动上前一步伸出手。

    “握手就算了,我现在是老师的身份,没必要搞这些繁文缛节!”

    没想到对方根本不伸手,而是淡淡的说道,似乎很高傲,顺便告诉余飞了,她的身份和余飞不是平辈,不适用这个交际礼仪。

    “哈哈哈,林教授果然是有水平的文化人,说的太多了,请进,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茶水!”

    余飞也不觉得尴尬,人家有真本事,自己虚心求教也没错,送悟空找菩提老祖学东西,那也是磕了不少头,最后才在半夜偷偷学得七十二变和筋斗云。

    “错了!你应该给予我一定的警告,又要很适度

    ,毕竟我也有撕毁合同的能力,你出钱请我来,你是甲方,我是乙方,所以你应该站在上位俯视我,作为一个商人和领导,不能明明是甲方,还做着乙方的事情!这会让你的下属觉得你软弱好欺负,也会有损你的威信!”

    没想到老太太忽然中气十足的说道,余飞忍了她的无礼,她却不喜欢,这是还没进门,就先给余飞免费要上一课。

    余飞愣了愣,是真的没想到,老太太这么敬业,这角色进入的太快了。

    “我这不是想着尊师重道吗!林教授您是老前辈,您愿意收我的钱,那都是看在茜茜的份上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保持师生关系!”

    余飞立马解释道,态度还和之前一样。

    “不错,有点脑子和城府!”

    林可因教授听完余飞这话,突然又很赞赏余飞了,和刚刚怒吼余飞的样子截然不同。

    其他人除过陈茜茜,全都有点懵,觉得这个老太太简直太难伺候了。

    “谢谢林教授夸奖!”

    余飞不自觉的有点受宠若惊。

    “看,我刚刚这就叫做打一棒,又给一个甜枣,做领导的一定要会这一招,事情解决了,关系还能继续维持!你是不是刚刚心态起伏了一圈,发现重归平和宁静了?”

    老太太又根据前面的事情,将一层考虑告诉了余飞。

    “额,还真是!”

    余飞点点头,之前对老太太的印象,全都停留在了陈茜茜的介绍,此刻他终于明白,那些印象很快就会变成实际事情所反馈的了,此刻他就觉得自己和人家差太远了,真的需要学一学。

    “进去吧!”

    在门口随机给余飞和其他人上了一节实践课,将别人吹出来的尊敬,变成的对她实际能力的认可,她才往门内走了进去。

    “余飞,林教授这人其实很好,她做什么你都不要介意!因为她实践经验丰富,所以不只是理论,随时会根据现场的情况,展开实践教学!”

    陈茜茜急忙凑上来在余飞的耳边解释道。

    “嗯!”

    余飞点点头,内心却有点小郁闷,因为他知道这个老太太为啥听起来很优秀,但为啥干的没有马家兄弟事情大了,不过对自己这帮人来说也够了。

    “你想什么呢?”

    陈茜茜看到余飞有些心不在焉,便追问道。

    “我在想,这为期一周的培训,一定会很有意思!”

    余飞笑着说道。

    “当然了,是不是觉得很刺激,又觉得很滑稽,最后细细一想,又收获很大?”

    陈茜茜眨眨眼问道。

    “差不多吧!”

    余飞敷衍了一句,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具体在指什么,只是一种预感。

    进门之后大家落座,李莹莹开始忙里忙外的开始泡茶了。

    “她在这里什么职位?”

    林可因老教授指着李莹莹问道。

    “我的秘书!”

    余飞不明所以的回答道。

    “那她就只需要给你和我泡茶,你是主人,我是客人,她这个老板秘书,在这个场合,只需要服务我们两个都行了,其他人没资格,职权划分不够明确,地位高低没有分清楚!”

    林可因教授立马指出来了问题,并且不给一点面子。

    顿时大家都有点尴尬,说实话大家这样都习惯了,没想到在内行看来,简直就是一团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