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05 林父逝世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01
“他怎么对我都没关系,但他居然敢对阿柒下手,上一次阿柒失踪就是他做的!我不可能再忍第二次。”他愤恨道。 梁景然开始有些同情他。 “拜托你照顾一下瑟瑟,我先走了……
    “他怎么对我都没关系,但他居然敢对阿柒下手,上一次阿柒失踪就是他做的!我不可能再忍第二次。”他愤恨道。

    梁景然开始有些同情他。

    “拜托你照顾一下瑟瑟,我先走了!”他看看看手机后,慌里慌张地离开了。

    “王……”梁景看他走得如此匆忙,也不再阻拦。他相信王亦一说的是真的,那真是林度伤害了她的妹妹,他也不会放过她。

    分割线——————

    王亦一再一次来到医院,看到的是痛哭的林柒柒!她趴在爸爸面前哭得不能自已,床上躺着的是已经冰冷的尸体。

    林爸爸死了!!!

    “阿柒……”他只能把她抱在怀中,静静地陪在她的身边。

    “阿柒………”除了一遍遍地叫着她的名字,让他知道他在,他会陪着她!他会代替林爸爸守护她,保护她,爱她,疼她!

    病房里的哭声,除林柒柒外,还有林母,她哭得泣不成声,整个人落寞而无助,凄惨而痛苦。

    就连那慢慢飘零的落叶,也不似这般感伤。

    林母如今孤苦伶仃一个人,她才是更加可怜的那一个!她更懂得什么失去。其实她未尝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的德行,只是她不愿意承认,不敢承认而已。

    她怎么敢承认自己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孩子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她怎么敢相信自己从小到大教他真善美,他却在她的忽视中变成了坏种,她不敢,以后也不敢这么去承认。

    如今,林家支离破碎!陪伴一生的丈夫离去,儿子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女儿不是亲生的,一切的一切,都让她的人生逐渐崩塌了。

    她如今没有资格去骂任何人,如果她能在发现苗头不对的时候,亲自把他放在身边管教,那会不会就没有今天的这些事了?

    过了那日后,林柒柒再也没哭过,她最清楚,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关键时候还是要靠自己。

    那是她奉为圭臬地至理名言,正是依靠着它,她才能走到今天。

    林父被简单的下葬!不说王亦一的能力,凭林家自己的能力,也完全能够隆重厚葬,但是林柒柒拒绝了,生前她尽了孝,做了该做的,死后那些做给活人看的,完全没有必要。

    下葬那一天,林度出现在墓地。他再不孝,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他不敢正大光明地出现。

    他在一个很隐秘的角落里,看着父亲下葬,墓碑立起来以后,才决绝地离开了。

    他把林家这一切的苦难归结到王亦一的身上,如果不是他的出现,姐姐应该现在和景然哥结婚了,林氏还在,安城没有哪个敢骑在林家的头上。

    他会好好学习,攻读硕士,学有所成以后,帮助父亲一切管理公司,可这一切都被那个叫王亦一的人打破了。

    他发誓,一定要报仇!

    白事办完后,林柒柒才疲惫地回到家里,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孩子了,还好保姆心善,把他当自己的孩子养,白白胖胖的,秉持着小孩子的天真单纯和可爱。

    一见到,“妈妈妈妈的叫……”他都已经会叫妈妈了!

    “韫扬乖啊,妈妈太累了,咱们不要打扰她!”

    王亦一把孩子报走了,他最清楚阿柒多需要休息。孩子可能有心灵感应,乖乖地丢开妈妈的手,趴在他的怀里,并没有闹小情绪。

    “阿柒,热水我放好了,去洗漱吧!”

    “爸爸去世前一直想见见你,和你说说话,等啊等,一直等不来,他断气的时候,眼睛都没有闭上!”林柒柒目光呆滞地坐在沙发上,轻声说道,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王亦一并不知道林父这么严重,那时他在梁景瑟身边,手机没电,他也没想着去冲,他没想到那么多。

    “对不起…”

    “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说对不起,对不起说多了,就一点都不值钱了!你的对不起我耳朵都听出老茧了,你不明白吗?”

    “梁景瑟被林度派人袭击了,伤得很重,当时没人在她身边,所以我…她是因为我才弄成这样,我没办法,阿柒…”他急于解释,明明知道可能会弄巧成拙,可他更清楚的是,如果不解释,那会更家说不清。

    林柒柒从沙发上滑到地板上,她太难了!万分痛苦,万箭穿心也不为过。不是因为王亦一没有及时出现,而是她为什么会摊上这个弟弟?他害死了多少人,她却拿他毫无办法!

    “她现在怎么样了?”她的声线里异常颤抖,像是豆子掉在地板上,上上下下的声音,极其不平稳。

    “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全身软组织受伤严重,可能要在医院待很久!”

    “余梦,严馨,御凡,爸爸,梁景瑟,他到底还要伤害多少人才能罢休?”她很崩溃地说道。

    “他的目标是我!”

    他不知道他说出的这句话杀伤力有多大,他不会懂的。

    “怎么会这样?”

    “一都会过去的,阿柒,别怕…”

    夜晚时分,人的内心总是很脆弱,比如现在,眼泪已经涌上来了,她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不能哭,哭就是认输的表现,她不能像这该死的命运认输。

    ——————

    阿姨主动找上门来,想了许久许久,她已经想通了。

    “有什么办法把林度引出来?”

    “阿姨………”她还没有缓过来,阿姨倒是比他更加坦然?

    “你知道你爸爸跟我说了什么吗?他叫我别一错再错!我仔细想想这么多年以来,他小时候弄脏了你的裙子,我连一句重话也没有对他说过!他在学校的时候,把同桌的书弄坏了,我依然没有对他责备过。我念他是林家的独苗,舍不得碰到,打到,伤到,现在把他养成一个白眼狼,现在你爸爸离开我而去,有一部分是我的责任!我的错我来解决,我一定让他给他伤害过的人一个交代!”

    林母眼里有光,和前几天的黯然大不相同!林家的女人都是如此,决定了事,就很难改变,除非特殊情况。

    “阿姨,你别这样说,也有我的错!是我太莽撞,我不该以那种方式告诉大家真相,都是我的错!”

    眼泪又开始不争气了,她微微仰头,泪水又倒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