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后悔了再说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06
Athena这次是真的说不出来话了,她走过去扯过被子扔在苏亦浅身上,“累了就休息,别总是什么事情都操心。” 苏亦浅无力的抬起手晃了晃,翻了个身把被子卷好,然后闭上眼睛……
    Athena这次是真的说不出来话了,她走过去扯过被子扔在苏亦浅身上,“累了就休息,别总是什么事情都操心。”

    苏亦浅无力的抬起手晃了晃,翻了个身把被子卷好,然后闭上眼睛睡觉。而Athena站在卧室门口看了她很久很久,然后转身给她关上了门。

    苏亦浅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她有些迷糊的坐起身子,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皱着眉抓了抓头发,起身去洗澡。

    今天迪斯的手机没有再响起,反倒是苏亦浅的响了起来,她抓起手机,看清来电显示不由得微微挑眉,是那个之前威胁自己的人,这是要干嘛?狗急跳墙?

    苏亦浅对着夏夏和俞飞打了个手势,自己走到角落里接起了电话,她没开口,等着对方开口,因为他一定忍不住。

    果然,在沉默了十秒钟之后,对方带着明显电子音的声音响起,声音里充满了愤怒,“苏亦浅,你怕是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也没有那个心情去知道”苏亦浅轻笑着,对方明显是急了,也许是她交给父亲的那些资料,也许是因为迪斯事情的失败,让他们已经忍不住想要再次威胁自己,从而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你会后悔的!!”夹杂着电子音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尖锐刺耳,苏亦浅微微皱眉,后悔?那就拭目以待咯。

    苏亦浅把手机扔给夏夏,转身去拍戏,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人而影响工作,那她才是傻,才是要后悔的好吗?

    被苏亦浅怼了且直接挂断电话的人,此时此刻坐在黑暗中,将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手机顿时四分五裂。他剧烈的喘着粗气,黑暗中只能透过窗帘没遮住的光看到他苍白的手,紧紧的扣在椅子把手上。

    门被推开,走进来的青年靠着门框默默地看着他,然后走进去把地上被摔坏了的手机捡起来扔进垃圾桶,和给迪斯打电话的人一样的声音响起,“没必要生气。”

    “凭什么?凭什么她就有那样的底气?是因为苏振东,还是周家那几个酸秀才?!”

    青年微微摇头,“刚刚得到的消息,军演红方部队所使用的通讯系统,全部由苏亦浅提供,她这是,有自己的能力,才有的底气。”

    “该死!”那人用力的拍在了书桌上,然后紧紧的攥着拳头,刚要开口,铃声在书房中响起。他深吸口气,对着身旁的青年摆了摆手,然后拉开抽屉,拿出了里面不停震动的手机。

    苏亦浅这边正在拍摄的一场戏,是希维尔在带队前往毁灭人工智能的路上,遇到了一波进化后的丧尸,波尔和另外一个人,为了他们断后,引爆了身上的炸弹。这场戏大概是希维尔在这部电影中为数不多情绪能够被人看出来的部分,当初救下波尔几人的时候只是随手,而现在,他们是她可以相信的队友。经历了袁愫的离别,希维尔的情绪愈发的像个正常人,波尔两人的牺牲,再次刺激了她。

    血红色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那两道身影,希维尔一向平静的眸子中酝酿着风暴,她不再是以前那个独身一人能够不管其他人转身就走的希维尔,她现在肩负着关乎着人类未来的任务,她,必须走。

    希维尔没有说一个字,她只是沉默的转过身,紧紧的握着手中还在滴血的长刀,带着身后的人,踏着丧尸的尸体,一步一步的朝着他们的目标而去。

    这段重头戏是希维尔脸部以及眼睛的特写,拍完这部分,苏亦浅松了口气,走到一旁去看波尔两人那边的拍摄。

    波尔的扮演者安德里亚斯和另外一个演员也都是超常发挥,将这一段戏演出了安格尔非常想要的效果。

    这段戏拍完,安德里亚斯就也同样杀青,他非常不舍,功夫才学一点儿,中文也只学会了简单的一些单词句子,但是没办法,他的戏结束了,他需要去做另外的活动了。

    苏亦浅从俞飞手中接过一个袋子,她把袋子递给情绪不是很高的安德里亚斯,浅笑着说道:“这里面是几本对于你学习中文非常有帮助的书籍,希望你会喜欢。”

    安德里亚斯很惊讶的接过袋子,他随便翻了两下书本,抬起头来略微有些激动的看着苏亦浅,“很感谢你,我一定会学好中文和功夫的!”

    “我相信你,这一天一定不会远的,当然,也同样欢迎你来华夏拍戏和旅游,我们可是非常热情好客的”苏亦浅再次用看起来最真诚的笑容,说出了最官方的话语,不过这其中好歹也是有认真的,安德里亚斯是一个性格非常好非常适合交的朋友。

    安德里亚斯给了她一个拥抱,然后对着她用力点头,他一定会的。

    苏亦浅走到角落里给秦陌打电话,询问他情况进展,秦陌不知道在干什么,接到她的电话声音有些慌乱,“我之前把地址告诉了苏亦谦,他现在正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

    “你在干什么?”苏亦浅有些纳闷,这家伙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心虚,到底在做什么事情。

    “没有,并没有,没有在做什么”秦陌非常快速的否认,否认完他就想给自己一巴掌,完了,浅浅一定会更怀疑的。

    的确是,苏亦浅一听到他这连续三次的没有,眉头皱的更紧,只有真的想隐瞒事情的时候,秦陌才会强调三遍,对待别人的时候也许还没有,但是在和她说的时候,强调三遍,一定是在说谎。

    苏亦浅轻轻的哼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威胁,“你,到底在做什么?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不不不,浅浅,我怎么可能做那些事情!”这下秦陌是真的慌了,虽然他知道苏亦浅很大的程度上是在诈他,但是他担不起剩下那一点点的真实啊。万一浅浅真的想多了,那他再不赶紧解释清楚,就真的,哭都没地方哭去。

    <!-- csy:21719085:888:2019-11-14 04:27: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