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旗”摘帽幕后故事:小土豆与未来的站台_财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07
内蒙古自治区“两旗”(太仆寺旗、察右前旗)是全国人大机关的两个定点扶贫点,均已于今年3月脱贫摘帽。2019年底,“两旗”贫困发生率分别降至0.07%、0.059%。近日,全国人大……

内蒙古自治区“两旗”(太仆寺旗、察右前旗)是全国人大机关的两个定点扶贫点,均已于今年3月脱贫摘帽。2019年底,“两旗”贫困发生率分别降至0.07%、0.059%。近日,全国人大机关举行定点扶贫工作集体采访活动,讲述了“两旗”脱贫摘帽的背后故事。

据全国人大机关扶贫办有关负责人介绍,自2016年以来,全国人大机关通过派驻扶贫干部、捐款捐物、孵化现代农业产业园、建立“消费+金融”扶贫新模式等多种方式,帮助“两旗”脱贫,先后派出11名干部到“两旗”挂职,累计为“两旗”投入帮扶资金和物资2000余万元,协调引进各类帮扶资金和物资3.05亿元。

小土豆做的“大文章”

2018年9月,作为一名扶贫干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信访局办公室主任高树进来到察右前旗,挂职担任旗委副书记。“察右前旗的脱贫攻坚中,小土豆做起了大文章,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说。

察右前旗位于乌兰察布市南部,1994年被确定为国家级贫困旗县,有77个贫困村(21个深度贫困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6329户13181人。乌兰察布市是全国马铃薯四大主产区之一,而察右前旗则是乌兰察布市的马铃薯种植基地,耕地和土壤条件、气候条件适合土豆以及冷凉蔬菜的种植。

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人们正在挑选土豆。受访者供图

高树进回忆,2019年春节前,李克强总理到乌兰察布慰问时指出,土豆主粮化很有前途,要研究支持农民扩大品质好、有优势的土豆种植,发展成为大产业,助力脱贫攻坚。201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杨振武到察右前旗调研时也曾提出,要紧紧抓住国家推动马铃薯主粮化开发战略机遇,立足察右前旗耕地和土壤条件,探索推动马铃薯纳入国家粮食补贴范围,做好小土豆的“大文章”。

不过,由于土豆还没有纳入到粮食的补贴范围之内,察右前旗在做“小土豆”这篇“大文章”时,遇到了实际困难。例如2017年春季,马铃薯市场滞销卖难,鲜薯销售价格低至每公斤0.3元,马铃薯生产和薯农的收益受到严重冲击。2019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乌兰察布市市长费东斌提出了“关于加大马铃薯主粮化扶持力度的建议”。

这个建议被大会列为巩固脱贫成果防止返贫的重点建议,交由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负责督办。“我们将督办这项建议与定点帮扶工作结合起来,主动与农业农村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等单位沟通、协调,反映乌兰察布市马铃薯主粮化的情况和存在的问题,并督促相关部门及时组成联合调研组,专门针对土豆主粮化面临的问题,赴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开展专题调研。”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说。

据其介绍,联合调研组实地考察后,充分了解到乌兰察布市发展马铃薯产业相关情况和问题,“随后,有关部门经过认真研究,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调整和完善相关政策,将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四子王旗两个马铃薯种植基地县纳入马铃薯种植补贴范围给予奖励,每县安排2000万元;还安排耕地轮作休耕制度试点,轮作任务30万亩,补助资金3500万元;乌兰察布市还统筹玉米生产者补贴1.1亿元用于马铃薯补贴,这些措施有力推动了乌兰察布市马铃薯产业发展,促进农民增收脱贫”。

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村民种植的土豆获得丰收。受访者供图

高树进说,在呼吁加大马铃薯主粮化扶持力度的同时,察右前旗萌生了申报国家级马铃薯产业园的想法。2019年初,由他牵头,开始申报创建“察右前旗马铃薯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农业与农村委员会调研室领导亲自陪同乌兰察布市和察右前旗政府有关人员赴农业农村部,争取有关司局领导的支持。察右前旗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已于今年4月16日通过国家评审。产业园的成功创建,将辐射带动全旗19万亩马铃薯、8万亩果蔬以及乌兰察布市400多万亩马铃薯、70多万亩蔬菜为主导产业的规模化发展。”

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一位农民正在展示自己的土豆。受访者供图

一个未来的站台

2018年4月,中组部聚焦脱贫攻坚,选派了283名干部到西部地区、老工业基地和革命老区挂职锻炼。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副局长曲卫国是这283名干部中的一员,来到锡林郭勒盟,挂职担任盟委委员、副盟长。曲卫国回忆,他来到锡林郭勒盟不久,太仆寺旗的相关领导就找到他,询问全国人大机关能不能帮助协调太锡铁路在太仆寺旗设站。

由太子城至锡林浩特的太锡铁路是筹建中的一条铁路,途经太仆寺旗。太仆寺旗是锡林郭勒盟面积最小、人口最多的旗县,总人口占锡盟的1/5,贫困人口占到全盟的一半以上,1994年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扶贫开发旗,2011年再次被列为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旗。

曲卫国介绍说,太仆寺旗经济发展较慢的一个原因就是一直没有通铁路。内蒙古自治区有两个不能坐火车进北京的盟市,一个是阿拉善,一个就是锡林郭勒。其实,锡林郭勒距离北京并不远,火车的直线距离将近700公里,但是由于不通铁路,老百姓(603883,股吧)坐火车进北京要经呼和浩特绕一圈。因此,这条铁路如果在太仆寺旗设站,不仅有利于太仆寺旗脱贫摘帽,更能推动锡林郭勒盟这一经济欠发达地区走绿色发展道路。

太锡铁路在太仆寺旗设不设站,当时还没有定论,有人赞成,也有人认为铁路修通就行,太仆寺旗设不设站是第二位的。曲卫国和在太仆寺旗挂职的全国人大机关干部陈本淇,向全国人大机关汇报了太仆寺旗的诉求。

“老百姓梦想有一天能坐上火车。”全国人大环资委机关党支部书记、办公室主任邵勇说,太仆寺旗的铁路交通问题,从九届人大开始,全国人大常委会和机关领导就一直关心推动这个问题的解决。2018年8月,全国人大机关党委明确任务分工,将太锡铁路途经太仆寺旗并设站的工作交由环资委机关党支部负责。环资委支委会及时研究有关材料、分析情况、起草报告,向有关领导作了详细汇报。“领导高度重视,国铁集团董事长陆东福同志致信全国人大机关有关领导,表示国铁集团高度重视铁路对扶贫攻坚的支撑促进作用,将认真落实全国人大机关党委要求,统筹考虑河北省有关诉求,深入研究在太仆寺旗设站的技术方案,尽力而为,努力为太仆寺旗等沿线地方脱贫多做贡献。”

据邵勇介绍,国铁集团会同河北省、内蒙古自治区对太锡铁路过境太仆寺旗并设站的方案持续优化完善,结合项目功能定位、沿线城镇分布、工程投资、建设条件等因素开展了多方案比选,最终确定采用过境太仆寺旗(西山坡)并设站的方案。“虽然线路展长4公里、国铁投资有所增加,但对太仆寺旗经济社会发展和群众脱贫致富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邵勇说,今年9月,国家发改委批复了太锡铁路可研报告。目前,国铁集团正抓紧推进有关设计等后续工作,争取早日开工建设。这条铁路竣工通车后,太仆寺旗将结束长期不通铁路的历史。

扶贫日记

——全国人大机关干部贾永春,挂职担任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红旗镇红喜村第一书记

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红旗镇红喜村第一书记贾永春在田里帮农民干活。受访者供图

红喜村条件的艰苦是超出想象的,冬季气温低至零下四十多摄氏度,水缸在零下低温的作用下都会冻成冰坨。我居住的宿舍是上世纪90年代修建的平房,不仅四面漏风而且所谓的取暖工具就是烧煤的炉子,夜里炉子灭了,我又不会生火,只能蜷缩着抱着被子坐到天亮。驻地常年缺水,每天喝水的量都要计划一下,有时甚至连洗脸刷牙的水都没有,开始驻村的一个月我一次澡都没洗过,后来还是村民介绍去四十公里外的旗上洗澡。

村里没有通往县城的公共交通工具,带村民看病就医、开会办事、联系产业发展,我只能自己开车。本来糟糕的乡村道路路况在雪天尤为恶劣,车陷在雪里是常事,由于乡道偏僻、人烟稀少,贫困地区又不具备即刻救援的条件,这在极寒的冬夜是噩梦般的感受,我就经历过这样的生死一劫。2019年冬天傍晚,在办事返村的路上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交通事故,导致驾驶的一辆三菱汽车报废。

由于村里不具备基本的医疗条件,去村民家走访,被村民的狗咬伤后我都是自己开车自费去打狂犬疫苗。平时村民生病缺药,我也是开车带上他们去镇里看病,自己的小病小痛能忍就忍了。2020年夏天,由于牙根断裂,钻心的疼痛导致不能正常进食饮水,当时正值村里阵地建设施工的关键时刻,我只能忍耐了三四个月后才请假回京治疗。

艰苦的条件和劳碌使我患上了严重的心肌缺血,连说话都没有力气,胸背部的刺痛让我无法入睡,在爱人的恳求下,2020年11月我不得不抽时间去北京医院检查身体,医生接诊后马上要求我住院治疗。术后病情稍微得到缓解,我就请求出院,医生理解地给我开了一大袋子心脏药和二周的病假条,一再嘱咐我注意休养并定期返京复查。即使这样,出院后我也一刻没有休息,立刻返回驻地开展工作。

从事扶贫工作以来,我一直将“扶得起,站得住,走得稳,跑得快”当成自己工作的思路,如何涵养村民的内生动力,让他们能够有尊严地增收,有能力地致富,一直是我最关注的事情。

由于红喜村地理位置偏僻,交通极为不便,邮寄物品和收发快递都需要到八公里以外的红旗镇,其间往来主要的交通工具摩托车在大雪封路的乡路上行驶非常危险。为了解决这个通邮难的问题,我走访了每一户村民,以半年为取样周期,统计了较为详实的红喜村邮件快递吞吐量数据,并分析了红喜村建立电子配送中心的预期收益和可行性。我的努力和诚意最终感动了太仆寺旗电子商务配送地点建设单位,在红喜村设立了电子商务配送中心,结束了红喜村不通邮的历史,红喜村的村民已经切实感受到了互联网经济下物流服务的便捷,打开了红喜村农牧产品走出去的大门,奠定了经济发展的物流基础。

新京报记者 王姝

编辑 刘梦婕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