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虚弱的徐爷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10
赵徊看到进来的秦夜霜就立即皱紧了眉头,比照片上看着还要年轻,目光落到了她怀里的孩子上,眉头皱得更紧。 “五师兄。” 赵徊比万中军年轻两三岁,看上去却像是比万中……
    赵徊看到进来的秦夜霜就立即皱紧了眉头,比照片上看着还要年轻,目光落到了她怀里的孩子上,眉头皱得更紧。

    “五师兄。”

    赵徊比万中军年轻两三岁,看上去却像是比万中军老了五六岁,也许是皮肤的关系,他看上去更显老态一些,但不难看出来年轻时他的五官比万中军更俊。

    赵徊伸手就要结过她手里的孩子,秦夜霜就把孩子放了下来。

    “怎么也把孩子带过来了?”

    “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秦夜霜跟着坐了下来。

    “不知道你还带了孩子,我这里也没有带什么礼物,”赵徊摸了摸口袋什么也没有。

    秦夜霜:“孩子什么都不缺,五师兄不用再给他什么礼物了。”

    “这里面有个小休息室,带他进去睡一会,我们就在这里谈话。”

    赵徊指了指身后的小门道。

    秦夜霜这才发现这屏风后面还有个小门,和这间房间连着的。

    带小墨进去后秦夜霜就出来了。

    “师父已经跟我说得很明白了,说起来也是我的原因才把你给扯了进来,”因此他对万中军就更反感了。

    一个小姑娘还要读书带孩子,他硬是要把她扯进去,为了利益,真的什么也不顾了。

    这种人,赵徊最痛恨。

    秦夜霜看着一脸愤怒的赵徊,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

    因为万中军给中医争取了位置,这是他们师父最想要看到的发展。

    “并不是五师兄的原因,我来帝都也是自愿的。”

    “你带着个孩子怎么安心?你太年轻单纯不知道进了里面意味着什么,又要面对着怎样的危险。”

    赵徊看小姑娘这单纯无害的样子,在心里骂了万中军不知道多少遍了。

    “这些我都预料到了。”

    赵徊更皱眉了,“万中军找你了?”

    “昨天就碰上了。”

    赵徊骂道:“这个混蛋!”

    秦夜霜:“……”

    “你可别相信他说的任何一句话,这个人向来唯利是图,和他有关的没有一件是好事的。”

    赵徊就害怕小姑娘会陷入狼窝,被吃到骨头渣子都不剩还要替人数钱!

    “三师兄看上去……”

    “他看上去就是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野狼!”

    秦夜霜:“……”

    快五十的年纪了,在个小姑娘这里失态,赵徊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咳!我的意思是说他这个人不可信,你不要被他的表面形象给欺骗了。”

    秦夜霜想了想万中军的形象,还真的没有什么欺骗的表象,倒像是严厉刻板的老教授。

    “五师兄以前跟三师兄是不是有什么恩怨。”

    “没有恩怨,就是他这个人的人品不好。”

    “……”

    还说没恩怨,提起万中军,恨不得剥人家的皮的模样他自己是没看见吧。

    “你现在是入帝大了?”

    “嗯,进了帝大的医学系。”

    “帝大不错,但这个所谓的华夏医学院就不是什么好地方了,里面的黑暗面太多,你承受不住,师父就不应该把你扯进来。中医在医学院的地位前所未有的低,你进去根本就没有半点的话语权。”

    “……我进去就占个名额。”

    “话是这样说,姓万的会这么想?”肯定会想尽各种办法把秦夜霜扯进漩涡里。

    秦夜霜在赵徊这里来来回回听了不下数遍的万中军,吃人不吐骨头的野狼此等骂人的话。

    走的时候,秦夜霜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过来。

    上出租车时,赵徊才说了句,“你去医学院的那天,我陪着过去,这是师父交代下来的话。”

    “……”你一开始就说啊。

    离开养生馆,秦夜霜只觉得心累!

    *

    背着小墨走进胡同,看到站在那里的高大身影,秦夜霜愣了愣,“徐爷?”

    徐胤修知道她去见人后就在这里等着了,带着个孩子肯定是不能去太久。

    他大步走上来,从她的后背接过孩子。

    “我来。”

    “就几步路了……”

    秦夜霜话没落,背后就是一轻。

    没看出来,徐胤修的力气真的不小。

    她赶紧前面开门。

    进到院子,徐胤修就四下观望了眼,环境还不错。

    俞斌缩在身后,尽量的让自己隐形起来。

    徐胤修将睡熟的小墨放到了屋里的床铺上,出来再次打量这院子的布置。

    “徐爷,喝茶,我自己弄的药茶,对身体好。”

    既然是对身体好,徐胤修也就多喝了两杯。

    俞斌没等秦夜霜开口就先把茶水给喝了,然后又默默的往后靠。

    “徐爷在这里等多久了?”

    “刚进来不久。”

    俞斌斜了眼说谎不眨眼的徐胤修。

    “抱歉,我应该尽快过去给徐爷看看身体状况的。”

    “我过来也是一样,”徐胤修自然的把手伸了出去,“趁着有时间,给我把个脉。”

    “好!”

    秦夜霜坐近他,伸出手指把脉。

    徐胤修不论低头或抬头,看到的都是她。

    放在他手腕上的手指仿佛是搓着电流,有丝丝的麻。

    秦夜霜松开了手,道:“我再给徐爷重新开药,等会儿再扎上几针,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最近这段时间,徐爷还是不要再往外跑了,太折腾你的身体会受不了。”

    “好,听你的!”

    秦夜霜抓起了毛笔就写药方。

    看到秦夜霜写得一手如骨如锋的字,掩不住心底的讶异。

    “这是药方,药材铺里应该都会有,去一些老大夫那里抓,他们拿捏的份量会更准,”秦夜霜对俞斌交代两句。

    俞斌小心翼翼的收好。

    “现在扎针?”

    “嗯,把上衣脱掉就可以,”秦夜霜拿出针包一边道。

    俞斌赶紧退出去,这种画面,还是留给他们自个享受吧。

    再次看他干脆的脱掉衣服,露出完美的身材,秦夜霜都有些不自然了,尽量避开与他的视线碰撞,秦夜霜给他慢慢的扎了几针。

    越往后扎,秦夜霜的神情就越严肃。

    扎到脑袋的那一针,徐胤修只觉得天旋地转,麻得眼前一黑。

    秦夜霜皱了眉,抬手就扶住他,掌心接触到他灼热的皮肤,烫得她想要缩回去。

    她没敢大意,极快的给他扎下三针。

    徐胤修出了一身冷汗,面色煞白得可怕。

    秦夜霜扎完针,坐在他的面前看着他的反应,视线没敢移开他的身上。

    俞斌走回来,看到情况不对,神色也有些沉,“秦小姐,这……”

    “他这两天是不是碰过了冷水。”

    “家里出了点事,徐爷被人撞到了水池里……”上岸后又发了一通火,那人的惨样到现在他想到都觉得头皮发麻。

    还有今天又在外面站了这么久。

    秦夜霜眉头皱得更紧了,“为什么之前不说。”

    俞斌一时说不出话来,看到徐胤修面色煞白的虚弱样子,担心他会出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