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元极的“亏心事”活了的那一张张图片…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11
阳珑和元极什么也没说, 就这样自然而然地,默契地改变了一些生活方式。比如说,以前两人一起去上课后, 周一到周五还是会住在宿舍里, 同在一个房间, 只是在修炼或者有其他……
    阳珑和元极什么也没说, 就这样自然而然地,默契地改变了一些生活方式。    比如说,以前两人一起去上课后, 周一到周五还是会住在宿舍里, 同在一个房间, 只是在修炼或者有其他墟市里的事时,才留下化身, 本尊进入墟市……那么现在他们依然还是在课后回宿舍的房间,但是每晚却不会留在宿舍里,而是直接让化身代替,他们俩直接回到墟市里那个独属于阳珑——或者说名以上独属于阳珑, 实际上阳珑和元极共用的那个私房中。    再比如, 以前两人在周末会回到他俩做邻居的那个居所,俩人在各自的大间里各自休息, 等身份明明白白以后,他俩基本待在一起,只在晚上睡觉时分开……那么现在他俩还是回到各自的大间,但是直接就进入墟市, 还是待在那个私房中。    再再比如,两人在周末时还会回到荆孟送给阳珑的别墅中, 俩人住在不同的房间……那么现在他们去了别墅,回房后还是会直接进入墟市的私房,只留下化身待在房间, 以免遇见什么事, 也是负责对外沟通的意思。    而回到墟市内私房的每个晚上……    阳珑和元极也没有说再多开辟一个房间什么的,毕竟元极是系统,他们都在系统空间内部, 那压根就是多此一举。只要阳珑让元极离开,自己就可以安稳睡觉了,可那时候的元极应该也就是虚幻状态,在系统空间里无处不在,意识还寄存在阳珑的脑子里——所以阳珑也没多说,依旧是默认了元极的存在。    于是,在该休息的时候,阳珑和元极不必多说,各自占据了那大床的一边。    阳珑在最左,元极在最右,各自盖着一床被子。    他们之间的距离起码有两米多,算一算似乎比他们在宿舍同住时还要远一点,但是在一张床上和不在一张床上,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阳珑的心里有点不大自在,他稍稍侧身,就能看见那张相当符合自己审美的脸。    然后他就更睡不着了,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事情发展得太快,明明从得到残缺版金手指到开墟市再到现在总共也还没过上一年,可经历的事太多,见到的人太多,还有……认识的元极的身份也变化太多……就仿佛时间一下子跳跃了好几年似的,感觉真是古怪。    就这样,阳珑又翻了个身,又翻过来。    忽然间,他听见了均匀的呼吸声,像是传递到他的心里似的。    阳珑微微抬眼,看见睡得很安详的元极的脸,那规律而清淡的呼吸很轻微,可听在他的耳里却那么清晰,渐渐地,他的情绪不自觉地平静下来。    再渐渐地……睡意上涌。    阳珑闭上眼。    没过几秒种,他的呼吸声也变得绵长而平和。    他睡着了。    在这一刻,元极睁开眼,静静地看着阳珑。    他其实是不需要睡觉的,或者说,在产生了真正的意识,在跟阳珑学习“做人”以后,他才逐渐明白了睡觉是什么。    就在刚才,他本能地装睡,忽然又多明白了一点什么。    元极再次闭上眼。    放松自己,让自己的意识慢慢沉寂下去……    ·    墟市里的私房也建立成功后,博物架虽然很多,但是真正值得往上面填放的东西,目前却只有元极送给阳珑的相册而已。    接着,阳珑和元极开始继续在各个世界中游历并且“进货”的过程。    只是这一回,比起之前的又有不同。    在来到一片广阔的、遍地都是莲叶莲花的湖面时,阳珑笑着看向元极:“上去泛舟?”    元极点点头,手指轻点。    那湖面上,相距湖边不远的地方,陡然就出现了一只小舟。    阳珑率先纵身,眨眼间就落在了那小舟上,而小舟纹丝不动,水面自然也没有产生涟漪。他有点满意,说:“看来,这段时间的修炼还是挺有用的,起码在力量控制上,比最开始接触混沌能量的时候强多了。”    冷冽的嗓音在阳珑的身边响起,是始终如影随形的元极。    “是的。”    阳珑笑了笑,换了个话题:“总是见你给我拍照,多没意思?从现在起,也拍我们的合照吧。以后我们要去那么多地方,只留下我的身影也太单调了。”    以往的元极,从来没有拒绝过阳珑,可是在今天,他却沉默了。    阳珑一怔,他那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啊,元极作为系统,神通广大的,也不至于拍不了两个人的合照吧?    他微微眯眼,元极的这个沉默,有点可疑。    元极沉默了三秒钟后,手里出现了一本相册。    这相册比之前他给阳珑的还要厚很多,只这一本,里面起码能有几百张。    阳珑看元极一眼,把相册拿过来,翻开第一页。    ·    在一片枫叶林中,俊美的年轻人坐在树梢上,手指向前点数,脸上带笑,正在对身边的银衣青年说话。银衣青年微微低头,眼神看着年轻人,神情很专注。    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和谐,和谐到就仿佛是一个整体,再『插』不进任何一个人。    俊美的年轻人是阳珑,银衣青年是元极,枫叶林则是他们之前去过的一个0级武侠世界。    在那里,这片枫林是一片很奇特的地方,其中能孕育出一种奇特的枫『露』,很难孕育,但一旦孕育就会是一大片,只是出现后仅仅存留一分钟就会消散。如果恰好有习武之人吞服下去,就可以极大地提升他们的实力,还没有丝毫后患。    这样的宝物,当然是替那个世界的主角准备的,主角会因为某些原因来到这里碰运气,恰好赶上枫『露』成熟,获得了大片枫『露』,得到了大量的好处。    阳珑会出现在那里,是因为那片枫『露』正好就是没人被发现的、因为自然规律而产生又消散的一批,可以全部被他摘取。    他们在那里多停留了一会儿,是因为那片枫林真的非常美。    ·    这一张照片就像是海报,清晰地把那个场景拍摄下来。    而更奇特的是……    阳珑福至心灵似的,伸手轻轻在那照片上一点。    ·    照片上泛起一片涟漪,就像是突然活了似的,整个画面都变得异常灵动。    俊美的年轻人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阿元,那些我都要了。”    银衣青年说:“好。”    俊美的年轻人轻叹:“这地方的景『色』真美。”    银衣青年附和:“嗯。”    这简短的对话过后,画面重新恢复平静。    依旧是俊美年轻人含笑对银衣青年的说话的瞬间摄录,可给人的感觉却很不相同了。    ·    阳珑呼出一口气,脸上微微发红。    元极这是……拍了个短视频?还是动态图片?    短视频的话,太短。动态图片的话,图片不会说话。    但不管是哪种,阳珑忽然明白,这恐怕是元极心里的、他俩之间留下的珍贵回忆,所以他用这样的方式保存下来。    呃,元极心里,珍贵的回忆是他对元极呼呼喝喝的要他干活吗?    阳珑默默地翻开了第二页。    也不知元极是怎么处理的,每一页其实只有一幅图,但中间毫无褶皱,舒展平整。    这张“照片”上,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瀑布。    ·    瀑布像是一道匹练,从山顶直垂而下,银光闪闪,仿佛是用银水浇筑而成,璀璨似星辉绽放,几乎是美到了极致。    其下方有个深潭,里面有很多手指那么长的银鱼,拥有很强的滋补作用,如果吃得多了,还可以治疗心衰。    照片中的阳珑坐在水潭边的一块大石上,微风拂动他的发梢,他脸上的笑容虽然很浅,但眼里的愉悦相当真实。    他的身旁用同样的姿势坐着银衣的元极,侧头看着他的笑容,眼神很认真……也许是那时候阳光太灿烂了,那双向来没什么情绪波动的眼里,带着淡淡的柔光。    阳珑戳动一下。    画面依旧活了:    坐在大石上的阳珑说:“这鱼用来烧烤不行,容易化,不过炖汤应该不错。”    银衣的元极回应道:“回去后给你炖。”    阳珑喜笑颜开:“你的手艺最好了,炖好以后,给我哥和明哥也送一份吧。”    元极说:“好。”    ·    阳珑下意识地『摸』『摸』脸,觉得自己的脸皮有点厚。    怎么说呢,他用元极真太顺手了。    平时还不觉得,可真截留保存后,就有点没眼看的感觉。    可是……    阳珑有点怀疑了,他刚猜错了吧,元极把这画面留下来不是什么珍贵的回忆,而是自己对他颐指气使的黑历史小本本?毕竟如果属于珍贵回忆的话,那岂不是说……元极很喜欢自己指使他去做饭吗?而且自己吃不够,还连吃带拿的。    接下来,阳珑打开第三张图片。    这第三张也依旧是一个风景很美的地方,也依旧是一个简短的动态画面。他依旧是在要求元极去把资源做标记且搜集到墟市,偶尔跟元极说要这,偶尔跟元极说要那,偶尔跟元极要这要那……    阳珑:“……”    平时不觉得,这本相册还没看完,他已经觉得自己就像个作精了。    ·    憋着一口气,阳珑把整本相册全部看完。    真是完全不出他所料啊!元极录下来的,全都是差不多类型的!    元极他他他到底是什么诉求?    阳珑默默看向元极。    元极垂眼。    阳珑试探问:“你留下的这些是……”    元极看向阳珑,在阳珑的眼里,仿佛蹿起了一撮小火苗。    于是,他说:“很可爱。”    阳珑:“啊?”    元极认真地说:“我觉得,这是美好的回忆。”    阳珑语塞。    我去,还真是……美好的回忆啊?    元极的审美,是不是哪里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