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谁定制礼服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11
褚展站在办公室门口,此时门是敞开的,耿相忆正在里面收拾桌面上的东西。他伸手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 “相忆,一会儿一起吃午饭吧。我知道一家新开的餐厅,里面的东……
    褚展站在办公室门口,此时门是敞开的,耿相忆正在里面收拾桌面上的东西。他伸手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

    “相忆,一会儿一起吃午饭吧。我知道一家新开的餐厅,里面的东西味道不错。”

    “不了,我今天约了朋友。改天吧!”耿相忆一边整理,一边说。

    “是吗?”褚展迟疑了一下,又问,“什么朋友啊?”

    “祁涵。之前来过这里,你也见过的!”

    “哦,是她啊!”

    褚展如同松了口气,既然如此,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下次跟我一块去?”

    “行,没问题!那我先走啦!”

    说罢,耿相忆见已经收拾妥当,拿起背包,就往外面走了出去。没一会儿,她就把车开走了。

    耿相忆开车来到舞蹈室。她看了看腕表,判断此时祁涵和白柏都还在给学员上课。其实,她是故意早点过来的。

    前台里有一个女服务员正在值班,见耿相忆走进来,站起身来问:“您好,小姐!请问您找哪位?”

    “白柏和祁涵!”

    “喔,他们现在还在上课。请问你是?”

    “我叫耿相忆,是他俩的朋友。”

    “这样啊。”女服务员从柜台里走出来,领着耿相忆来到一旁的休息区,“你在这稍等一下,我去帮你说一声。”

    “好的,谢谢!”

    女服务员转身往舞蹈教室去,耿相忆把背包放在沙发的一旁,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耿相忆往左前方的那间办公室看过去,那是肖恪原先办公的地方,这是白柏说的虽然,肖恪已经离开了五年,但是那间办公室一直都为他留着。

    那里的门是敞开的,里面并不见一个人。肖恪没在里面。

    过了一会儿,白柏和女服务员一块回来了。

    “耿相忆,你今天怎么这么早,我和祁涵还在上课。”

    “工作室没什么事,就先过来了。”

    白柏让女服务员回到前台工作,自己和耿相忆一块坐在沙发上,看了看左右,低声说:“耿相忆,今天就拜托你了。一会儿可千万别说漏嘴了!”

    “知道!”

    最近一段时间吗,白柏和祁涵不知什么原因,俩人在闹矛盾。祁涵已经有好些天没有理会过白柏了。

    一开始,白柏也不认输,见祁涵不理他,他也就没有理会祁涵。可是,时间一长,他就有点示好的意思,然而祁涵仍是不理他。

    后来,白柏想着给祁涵道歉,可奈何自己说不出口。于是就让耿相忆来当这个和事佬,让她组了今天这个局。以她的名义,请祁涵吃饭,再趁机向她道歉。

    “祁涵还是没有跟你说话吗?”耿相忆问。

    “要是她跟我说话,我也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让你来了。人家可说了,今天要不是你来,她才不会跟我一块吃饭。”白柏轻叹了一口气,“所以说,耿相忆,今天我和祁涵能不能和好,可全靠你了。”

    “你这样弄得我压力很大啊!”

    “为了我今后的幸福,你无论如何都得帮我啊!”

    “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有!你不知道,这几天祁涵总是对我摆出一张臭脸,这日子实在太难熬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白柏想起还要去给学员上课,便先留耿相忆一个人在这里,起身回舞蹈教室去了。

    按照白柏的要求,女服务员带耿相忆到他的办公室里等。

    女服务员给耿相忆倒了一杯水,说了句“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之后就出去了。

    办公室里只留下耿相忆一个人。耿相忆觉得有点口渴,端起水杯,抿了两口,然后就放下了。又坐了一会儿,实在有些无聊,她便站起身来,走到门口。

    此时,正巧听到门外传来说话声。其中有一个声音有些熟悉。耿相忆循声望去,肖恪正站在前台。

    肖恪昨晚因为肖钜婚礼的事情,忙到很晚才回去休息。这会儿才到舞蹈室来。

    女服务员站起身来,向肖恪打了一声招呼,然后说:“刚才有人来找白老师,好像是他的朋友。”

    很少会有白柏的朋友到这里来。肖恪多问了一句:“什么朋友?”

    女服务员回答:“是个女孩,好像叫耿……耿相忆!”

    肖恪的神经立刻被这仨个字牵动起来。

    “她回去了?”

    “没有!她现在在办公室里!”

    肖恪正要往办公室的方向走过来,这时抬头,视线忽然和另一个人的视线撞在一起。肖恪愣了一下,耿相忆就站在办公室里的门口前,往这边看过来。

    今天耿相忆故意来得这么早,就是想看看肖恪在不在这。肖恪长期在国外,舞蹈室的事情几乎都已经交给白柏来打理了。虽然他这次回来了,但是应该还不至于那么快就回到舞蹈室来上班。因此,耿相忆在见到白柏的时候,才没有问他关于肖恪的事。

    本以为不会遇见,没想到现在却遇见了。

    肖恪走过来,问:“你来找白柏的?”

    “嗯,我约他和祁涵一块吃饭。”耿相忆想问他要不要一块去,可想了想,还是算了。

    此时,耿相忆不由得想起了昨晚卢信说的话。

    “肖恪。你认识卢信吗?”耿相忆忽然问道。

    顿时,一抹惊讶之色从肖恪的脸上掠过,稍纵即逝。

    “认识,怎么了?”

    “他是一个服装设计师。”

    “嗯,我知道!”

    “我昨晚见过他!”

    “是吗?”

    “他说,我昨天穿的那套礼服,是你在他那里定制的?”肖恪沉默了片刻,没有直接回答。

    “他是这么跟你说的?”

    “他说的是真的,是吗?”

    “是!”

    虽然已经从卢信那里知道真相,但是当听肖恪亲口说,耿相忆仍是惊讶了一下。她曾猜想过很多人,却从没想到会是肖恪。

    “你……为什么要特意给我定制礼服?”耿相忆问。

    “不为什么。只是当时觉得这套礼服适合你。”

    从卢信那里了解到,定制这套礼服的日子,是在耿相忆还没有和肖恪重逢之前的几天。我俩都那么久没见了,肖恪是怎么知道这套礼服适合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