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我的前女友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11
拉了拉韩匪的衣袖,略有些撒娇的意思。 “该教训的都教训差不多后,我们就把她送去警局,毕竟他们是混黑的,刀尖上舔血过日子的人,狠起来不要命,我们不是。” 韩匪想……
    拉了拉韩匪的衣袖,略有些撒娇的意思。

    “该教训的都教训差不多后,我们就把她送去警局,毕竟他们是混黑的,刀尖上舔血过日子的人,狠起来不要命,我们不是。”

    韩匪想拍拍她的头,奈何她把黑丝长发挽成发髻,后面还插着珍珠发簪固定,让她黑衣下有了唯一的一抹颜色。

    恐自己手笨拙她的头发弄乱,一双手悬在半空中又放了回来。

    换一人做这个事肯定很突兀,而他举手投足间都带着贵公子气质。

    “你的眼睛别哭了,我最近没有工作,也没负担,才回归寒家需要找点事练练手。”

    “倪菀你这是在担心我?”

    拒绝的太快反而让韩匪笑出声了。

    他竟然会把这种事当成练手来看,再看他问自己的话,真是过分的很,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

    是不是全天下所有的贵公子都是自带同种桀骜和盲目自信?

    最近十多天他们说过的话还没今天说的多。

    也不知道是心境变了还是知晓了他的新身份,两人单独相处时总能感受他冷傲的贵公子气息,在无时无刻的影响着自己。

    次次坐他的车,那一道道能灼伤自己的目光追逐,从没在离开自己身上过,也只有跟他共乘一辆车的时候,她才能片刻分心不去想夏小糖。

    满脑子除了骂他种猪,也分不出心做别的事。

    “喂,这么关心我?其实我的实力还行,我发小单北熠他可不是一般人,将来有机会再介绍你们认识!”

    倪菀无感韩匪周遭的人和事物,她讪讪的笑了笑,算是应付了他。只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只会更远不会再近。

    转过脸,不想跟他继续这些话题,让别人看了误会他们是什么关系就不好了,还好身边只是蒋适和伍芳,若让其他有心人看见说她在夏小糖的葬礼上打情骂俏?

    那她也太对不起她了。

    她这条命都是她给的,现在她能站在这都是替她赎罪。

    而此时,倪菀眼神骤变,她睁大眼睛看着就在自己五米不到的位置看着他们四人的熟悉男人。

    她心上突地长出了一片荒芜,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或者说他站在那到底有多久了?

    所有的人员名单是她亲自确定的,她唯独漏算了他。

    没有邀请他!

    没有邀请他!!!

    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刚刚跟韩匪聊天内容,他究竟瞧见了多少?

    距离八点还有一会,这会的天依旧是雾蒙蒙下着毛毛细雨,他就静静的矗立在不远处,一席黑色风衣,内里的白色衬衫尤为抢眼。

    细雨中的人被毛毛雨打湿的湿发更显魅惑,他是什么时候就开始站在那的,倪菀眼睛酸的厉害,身子浮虚险些没站稳,他们之间横亘着的好像不是几米远,而是整条银河系。

    他带着满腔的思恋来到她身边,可眼神又是那般的陌生于疏离。

    倪菀最近的心总是被打碎又重组,一个人的承压能力只有那么大,可她看着王韫柏对自己疏离的眼光,她……怕她最终会承受不住。

    感觉嗓子都被灼烧着,想要最简单的一句问候都说不出来,无论如何她都要撑到葬礼结束。

    韩匪不悦,但也没法发作。

    他不可能再让两人有复合的可能性,倪菀只属于自己,任谁都抢不走。

    蒋适看着突变的微妙气氛,适时的跳出来救场。

    “倪小菀,你别生气,是我看最近大家都这么难熬,你跟王韫柏也好久没见面,不管你们之前发生过什么,他跟夏小糖多少也点交集,不可能不喊上!”

    倪菀紧抿着嘴唇,一句话都发不出来。

    她多想跟他说说话,可又怕自己开了口便哭了,明明说分手的人是自己,当初想的权宜之计。

    却始料未及凭空生出了无数个变化等着她。

    她不确定此时的自己和他最好兄弟发生了一*夜*情*后他还会要自己吗?即使他要,她能问心无愧的跟他继续在一起吗?

    整个娱乐圈将来知道他们的事还能容忍得下不?

    她没想过未来,这段时间夏小糖就像一块巨石压着他喘不过气,她分不出更多的精力在别的事上,一有时间她就在回忆她们的曾经。

    因此她也不知道这些天身边有没有人跟他说了她们的遭遇,他对她发生的巨变又知道多少?踉跄的后退了两步,韩匪的大手牢牢扣住她的腰身。

    将她扶正,握住她的手给她源源不断的力量来源,只有他知道,她的整个手都在颤抖着。她把所有的紧张都传递给了他。

    倪菀一紧张就会抠手,他舍不得,就让她抠自己的缓解压力。

    韩匪面不改色的看着王韫柏:“你来了!”

    他身后跟着翟牧阿杰。

    还是第一次见连阿杰都穿的如此正式的黑色西装,翟牧从后面给王韫柏撑起一把打伞,两个人隔着一段距离。

    倪菀觉得像是两条永远跨不过的平行线,现在他们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吗?

    王韫柏的眼睛始终盯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

    刺眼……

    碍眼……

    他想要分开,可现在又用什么身份?

    掠过韩匪走近倪菀:“我来吊唁的,多谢蒋适,要不是他我这辈子都不知道你发生了这么多大事,我的前女友!”

    这种场合,大家都没想到王韫柏会如此不给倪菀面子,还以为快吵起来了。

    结果人家王韫柏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吝啬的问韩匪他们要去哪。

    他最近一段时间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昨晚深夜听蒋适给自己打电话说倪菀出事了,今天是夏小糖的葬礼,当下王韫柏就愣住了。

    他等了这么久从满心欢喜到心冷如冰,他总是在找各种理由,为倪菀开脱,终于他等到了意想不到的消息,倪菀被隋雯绑架,夏小糖去世,倪商杰重病在床,万小年日夜陪护……

    可倪菀是毫发无损的,最近娱乐圈到处都在大地震,而这一切全跟倪菀息息相关。

    所有跟他有关系的没关系的圈内人见到他只会做两件事——

    王老师您好!

    您知道韩匪退出娱乐圈,追爱倪菀是真的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