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投案自首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13
“你的心跳声好像很快?”木医生故意而为之,端着一副医生的样子淡淡询问:“最近有没有心悸,乏力,头晕,恶心,呕吐,头痛?” 木姑娘被问的愣了,她该不会有心脏病了……
    “你的心跳声好像很快?”木医生故意而为之,端着一副医生的样子淡淡询问:“最近有没有心悸,乏力,头晕,恶心,呕吐,头痛?”

    木姑娘被问的愣了,她该不会有心脏病了吧?

    “好像没有。”木姑娘没有看到黑夜里他的一抹笑意,还真的认真想了想,应该是没有这种情况。

    木医生一脸正经:“嗯,那应该是正常的生理性原因,你的情绪不稳?”

    木姑娘扯过他身上的被子,把自己卷成寿司,挨着墙壁,恨不得离他一丈远,愣是把自己闷得满脸通红,她也不知道刚刚是怎么了,只是一时之间心跳就快了很多。

    可能是房间没有开窗,太闷了。

    “我情绪怎么就不稳了,稳着呢。”木姑娘孩子气吐了吐舌头,俏皮可爱。

    木医生几乎想一把将她拥入怀中,这辈子都不要分开。

    木医生还是把卡给她:“好好拿着,帮我保管好,这里面可是我的老婆本,你要是弄丢了,唯你是问,当然,给你保管也是有酬劳的,里面的钱,随便用。”

    “你好矛盾,说是老婆本,又让我用,那到底能不能用了?”木姑娘露出两只眼睛看着他的卡,嫌弃。

    木医生无奈扶额,恨她是块木头,食古不化,恨她是块寒冰,火融不热。

    “能用,能用。”木医生不耐烦,把卡丢在她的桌面上:“你就是个猪,猪都比你聪明。”

    木姑娘感叹,真是一个喜怒无常的木医生。

    这一晚,他们如同小时候一般,躺在同一张床上,他睡觉一向安稳,只是木姑娘就喜欢翻身越岭了,从床头睡到床尾,若不是他小心翼翼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便休想睡一个好觉。

    他看着,看着呀,偷偷吻了她的额头。

    又看着,看着呀,偷偷吻了她的唇。

    木姑娘睡得深沉,不知自己被人占了便宜,木医生失眠一夜,心情忐忑。

    他以前还甘愿做个小偷,现在胃口养大了,想做个大盗。

    盗一个姓木姑娘的人,如果这次他平安归来,一定勇敢一次,投案自首。

    这个傻姑娘,根本就没有把他当成男人看待,但凡,有点,也应该要对他有点防备才对。

    也正因为她没有把他当成男人,才睡得那么香甜,想想不知该难过还是该高兴。

    木姑娘一早就起床,抱着小东西跟着木安的身后,看着他收拾行李,收拾房间,收拾自己,最终出门。

    “你早点回来。”木姑娘握着小东西毛茸茸的爪子向他摇手,他摸了摸她的脑袋,又摸了摸她怀里的小东西。

    木医生走到一半又转身回来,他说:“你若真的喜欢摄影,那就去做你喜欢的事,不要让这些都想二字毁了这份喜欢,那张卡,在你还没有成长之前,足够支撑你的生活。”

    木姑娘点点头,目送他离开,这一次,他没有再回头,没有说再见,就这样安安静静拉着行李出门了。

    木医生,一路平安。

    木姑娘在白天的时候,还好,没什么想法,到了晚上总是哀愁不已。

    习惯,真是致命。

    远在清江的二老,可谓是日日准时给她打视频电话,叮嘱的紧,生怕她到处乱去,她是多不让人放心,才能得此叮嘱啊。

    她发一条信息给木医生,等他回复往往已经是第二天,得知他安好,也就安心了。

    木姑娘在家逗逗猫,摆摆景,用自己作为模特拍摄,微博和视频也从未停更,只是从外景到了内景,她拍摄的内容渐渐有了感觉,分享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时刻在网上注意着病情的变化,以及病情的数据,到了一月中旬几乎所有的城市都开始禁止出城,各个出口都加强了防护与检查点,医生的工作量大增,木医生回信的时间越来越长。

    木恬每天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将自己和小东西照顾的很好,只是因为她答应过木医生,要好好生活。

    她在家窝着的时间长了,也会觉得无聊,之前是谁说过,如果有钱,就不上班,买好粮食在家里能宅上几年,怎么到现在有机会实现了,网络却一片哀嚎无聊的声音?

    网友们开始花样百出,假装在家里环游世界,比如从房间走到客厅,无聊到计算自己一天走了几步,甚至将人类的潜能都逼了出来,比如研究美食,个个都练成了大师。

    木姑娘寻思着正好趁这段时间好好提升一下厨艺,跟着视频上的操作方法,霍霍了不少食材,愣是没有视频上的效果。

    她学电饭锅蒸蛋糕,谁知道蛋糕蒸发不起,差点把电饭锅弄坏了,还浪费了好几个鸡蛋和面粉。

    她学做凉皮,揉面团,揉啊,揉啊,加水,稀了,加面,于是一大盆面团愣是做不成凉皮,面筋洗着洗着,连面团都不见了,随水流出。

    阳光甚好,她买莲藕回来,切片晒藕,研制成粉,这个简单,到了最后一步,冲泡怎么都不凝结,最后上锅煮,成了甜糊糊。

    木姑娘给木医生发了一条信息,我一定要努力赚钱请保姆,下面附带着好几张失败的照片。

    木医生久违回复:请不要祸害我的厨房,谢谢。

    切,谁稀得祸害你的厨房啊?

    这不是实践实践吗?都说不会,可以学,如果她不学,又怎么知道自己一点天分都没有?

    病情最严重的时期,是一月底,二月开,木医生从寥寥几次的回复,成了失联,她一天天在网络上关注着他所在的地方,没有消息,或许是好消息呢?

    越来越多的医生自愿加入此次病情的战斗,他们不悔,不怕,不愧对医生的宣誓,而她在家里总有一种热血沸腾的冲动。

    木医生在前线奋战,她亦不能安心待在家中,缺乏物质的新闻铺天盖地,还有国家对人们的提醒与限制,短时间内控制了感染的人口。

    木姑娘按捺不住,开始四处搜罗外网的口罩,医生防护服等等,联系捐献机构,为国家的危难时刻献微薄之力,将自己所有的储蓄都统统拿出来,去支持国家的行动。

    他们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木姑娘答: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才能度过难关。

    她亦希望一人平安归来,希望国人平平安安,国家繁荣昌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