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盔甲和软肋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16
说完这句话,顾寒羲转身迈开修长地大长腿就准备离去,他才不信男人的鬼话,从这秦牧野反应的各种情况来看,这件事也是有秦牧野的手笔在的。 那国外的那件事呢,也是秦牧……
    说完这句话,顾寒羲转身迈开修长地大长腿就准备离去,他才不信男人的鬼话,从这秦牧野反应的各种情况来看,这件事也是有秦牧野的手笔在的。

    那国外的那件事呢,也是秦牧野的手笔吗?可他当时是为了查陆菲羽流产的事情,才会去国外的,而且查的可还是佟若初……

    佟若初……对,佟若初!难道是佟若初和秦牧野联手了,才会促使谋害的事情发生的吗,顾寒羲黝黑地双眸里不由得多了丝深究。

    若真是这样,那这两人可留不得了,顾寒羲迈着修长地腿走的却更快了些。

    秦牧野此时正纠缠着男人不放,哪会这么轻易放男人离开呢,大步向前走着,嘴里叫嚷着:“顾总,对我是否有些误会?”

    顾寒羲忽地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盯着男人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深究:“不知道秦总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会咬的狗不叫。”

    言下之意就是让秦牧野赶紧闭嘴,只当作狗一般,在他还没回过神就被狗吞了一口。

    只在欠刻秦牧野便明白了男人口中的意思,抬眼怒瞪着男人:“你……我没做过的事情我是不会承认的!”

    顾寒羲轻挑了一下眉,黝黑地双眸里满是冰冷,周遭污浊的空气顿时都冰冷起来,“做没做过,想必也只有你最清楚,还有别想些不该想的,否则你知道惹了我的后果是什么样的!”

    男人冷冰冰的话语直接砸到了秦牧野的心里,如同刀锋般锋利,他怎会不知惹了这男人的下场会是怎样的,只可惜从他踏上这第一步时,他就早已经料想到了。

    世人皆知成王败寇这个道理,若是他秦牧野只害了个顾氏集团便可以成为华国最优秀的企业家,享受着至高无上的荣耀。

    甚至走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取代了顾寒羲这个位置上,那他将毫无止尽的从此这样走下去,成了他就是至高无上的人,在华国横着走。

    若是败了……秦牧野轻轻摇了摇头,他不会败,他能盖了顾寒羲两次,就还有三次四次,早晚有一天顾寒羲会死到他的手上。

    “顾总既然这样说,还真是提醒我了,顾总身边要保护的人可真不少呢,能一一的像你一样命大吗?”

    秦牧野轻轻挑了挑眉,眼底充满了得意,以后这华国就只有他一人能够在这里呼风唤雨了。

    果然剑往心头里穿过是最疼的,顾寒羲被男人的话一下子就戳到心底去了,确实他有许多的软肋,他不怕出事,但他怕陆菲羽出事。

    他怕顾希瑞出事……一个个的脸庞从顾寒羲眼前闪过,心像是受了重击般疼痛不堪,顾寒羲正了正身,面不改色地开口。

    “不妨秦总试一试,若是她们少了一根汗毛,那你就得给我十倍百倍的偿还回去,懂吗?”顾寒羲双眸黝黑,不经意地眼睛洒向男人,傲气凌人。

    秦牧野被男人的眼神看的一惊,心下便有了几分把握,从始至终若是一个人有了软肋,那这男人就算身上穿了盔甲,也是个不堪一击的盔甲。

    “怎么顾总这就开始怕了?我想做的还一点也没开始呢!”秦牧野像抓住了男人小辫子似的,一下又一下地揪住不松手,似乎就是故意捏住男人一样。

    秦牧野确实也是这样想的,就在言语上止不住的刺激男人,要是顾寒羲真的生气了,也就证明他的猜想都是对的。

    果不其然,顾寒羲听到这话双眸里不经意含上了层薄冰,黝黑地双眸里满是寒光,放在身体两侧的拳头也紧了又紧。

    顾寒羲满脸都是怒意,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怒气冲冲地向男人走去,“我说过,别动她们!不然我今天就让你出不来顾氏集团!”手捏的拳头更紧了些。

    秦牧野好以瑕疵地看着男人,抬起头等着暴怒的男人给他一拳,可意料之中的拳头并没有落下来,只打过一阵冷风。

    秦牧野缓缓睁开双眸,看见暴怒的男人此时正被一个女人拥入怀中,“陆总怎么这时候来了?”

    正是陆菲羽过来了,远远地就看到男人无比生气的神情,连忙跑到男人的身边,就差一点男人就将这拳头打在秦牧野的脸上了。

    若不是她急时跑来,明天就该出现新的新闻头条,顾氏集团顾寒羲在公司大方雷霆,将对手秦氏集团秦牧野亲手打进医院了。

    陆菲羽顿时松了口气,幸好来得及,也不知这男人到底说了些什么,惹得顾寒羲如此生气,一身戾气险些将她淹没。

    “怎么我在我的公司还要给秦总打个招呼,是把你当主人了?”陆菲羽冷眼瞪了眼男人,她就料到这男人来没有一丝好事。

    “我怎么说也算是客人吧。”秦牧野勾起一抹讥笑,转而看着面前的女人。

    “客人?你算哪门子的客人?我邀请你来我公司了?没事的话赶紧给我滚出顾氏集团。”陆菲羽继续咄咄逼人,她可没有心思跟这个危险的男人玩心思。

    秦牧野听到女人的话一怔,这女人竟然敢当众辱骂他,看来这女人是真的不想活了!他秦牧野能害了顾寒羲,自然也能让这女人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秦牧野眼里全都是毒辣,一脸的戾气,嘴角勾起凛冽的寒光:“看来这巴掌不打在陆总的脸上是不知道疼啊。”

    陆菲羽噗地一笑,嘴角勾起丝丝缕缕地嘲讽:“就你?你也配吗?难不成秦总就是这样跟小女生讲话的?果然不是什么风流倜傥的男人,不及寒羲半分。”

    女人的言下之意就是秦牧野算不得什么男人,连跟顾寒羲的半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秦牧野哪里受过这样的辱骂,一时间面孔狰狞无比:“你竟然敢这样说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信不信我动动手指头就能将你捏死!”

    站在女人一旁地顾寒羲再也忍不住了,伸出一只手臂挡在女人面前,“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对着女人算什么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