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告:解放军至少有350枚核弹头 超过美方预估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17
(原标题:美报告推测:解放军至少有350枚核弹头)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随着解放军核实力的提升,美国学术界开始关心解放军的核能力。 《原子科学家公报》最新发表的一……

(原标题:美报告推测:解放军至少有350枚核弹头)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随着解放军核实力的提升,美国学术界开始关心解放军的核能力。

《原子科学家公报》最新发表的一篇论文推测,解放军目前拥有“350枚核弹头”,其中“272枚可用”。该核弹头数量超过了美国国防部今年在报告中估计的“少于200枚弹头”。

不过,和美军军方估计不同的是,这个报告认为,解放军有大等“战术核弹头”,搭载在东风-17、核航弹上。此外,报告还指出,解放军的核弹头大部分处于储存状态,核警戒率很低。

防务新闻的报道截图

据防务新闻网站12月14日报道,总部位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的《原子科学家公报》(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最新发表的一篇论文估计,中国拥有350枚核弹头,超过了美国国防部的估计的“不到200枚弹头”。

这份报告由美国科学家联合会核信息项目主任汉斯·克里斯滕森和亚洲未来战略研究员马特·科尔达共同撰写。该报告通过计算现役弹头和“仍在研发中”的新型核武器。得出了这个数字。

这份报告认为,解放军目前拥有的核载具,包括高超音速导弹(东风-17)、井射弹道导弹、公路机动洲际弹道导弹,以及潜射弹道导弹。

该智库的报告还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350枚核弹头中,估计有272枚是“可用”的。这些执勤状态下的弹头包括204枚陆基导弹弹头、48枚潜射弹头和20枚机载的重力炸弹。

报告认为,由轰炸机搭载的核航弹是一种“顶编”,用于在空射核弹道导弹服役前,帮助解放军战略轰炸机部队获得核打击能力。报告指出,近期有人拍摄到轰-6N携带空基战略弹道导弹的镜头,但外界对于这款空射弹道导弹的发展情况不得而知。

网上此前有人推测绘制的,解放军轰炸机团/旅的常规打击、核打击和侦查配置 图源:社交媒体

两位核专家表示,这份报告仅仅统计了已经服役的弹头,350枚核弹头的估计不包括空射弹道导弹和还未列装高超音速导弹,也不包括将安装在东风-5c洲际弹道导弹上的分导独立弹头。这可能进一步增加中国核武库的规模。

值得一提的是,该报告指出,中国的核储备规模仍远低于美国和俄罗斯。

报告还驳斥了特朗普政府的军备控制特使马歇尔·比林斯克拉的观点,这位军控特使曾宣称,中国“正在努力与美国和俄罗斯达成某种形式的核平等”,报告认为这种说法“似乎没有什么现实依据”。

报告还补充说,中国传统上对其核力量保持低警戒水平,大多数弹头集中在一个中央储存设施,较小的数量在地区储存设施用于战备值班。

这份报告没有提及解放军核载具的数量,但超过了美国国防部官方对解放军核弹头数量的评估。此前美国国防部估计解放军大约有“100枚洲际核导弹,不到200发弹头”。

当地时间9月1日,美国五角大楼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此前向参议院提交的《中国军事与安全发展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

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报告》提到了解放军的核武库现代化努力。《报告》称,出于对安全局势、核武器生存能力的担忧,解放军的核力量的规模、能力和准备状态发生重大变化。

而在具体数量方面,今年的《报告》给出了美军评估后的数值。《报告》评估称,中国目前拥有100枚能威胁到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而解放军的核弹头数量“不到200个”。

此前胡锡进就中国核弹头数量进行回应:

美称中国有"略超过200枚"现役核弹头 胡锡进:低估了

@胡锡进: 美国国防部新公布的年度《中国军力报告》罕见地评估中国有“略超过200枚”现役核弹头,并且预测中国将在10年内将这个数字“至少扩大一倍”。

老胡的看法是,美方公布的“略超过200枚”低估了中国核弹头的保有量,它用了一个“现役”限定词,似乎就可以往少了说了。但是公众一般区分不了现役和非现役核弹头之间是怎么回事。一般来说,美俄核武库巨大,会有一些核弹头处于非现役状态。核弹头数量越少的国家,非现役率越低,会让绝大部分核弹头处于现役状态,如果形势紧张,即使有非现役核弹头,也会重新转为现役。

国际上对中国核弹头数量的估计在上世纪80年代就是200枚以上,中方从未做过核实。至于中国能够在多长时间里将核弹头的件数扩大一倍, 10年显然不是它的最短时间,这取决于美国在多大程度上威胁中国的安全,换句话说,取决于中国加强核力量的紧迫性。

老胡认为,这份新《中国军力报告》有意低估中国的核弹头保有量,同时强调中国扩大核武库的战略意向,目的一是削弱中国核威慑,尤其是削弱中国当前核力量对美国社会对华态度塑造的能力;二是把国际社会对中国核力量的基础性认识锁定在“略多于200枚”,用它作为未来施压中国与美俄同步核裁军的基数,压缩中国发展核力量的空间。

美国防部《中国军力报告》历来宣扬中国军事威胁,这一次也不例外。不过新《中国军力报告》暗藏了一个压制中国核威慑的图谋,中方一定要看穿这一点。

另据报道:

胡锡进称中国需将核弹增至1000枚 媒体算了一笔账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5月8日在微博上提出,中国需要1000枚核弹和100枚东风41,以抑制美国的战略野心和对华冲动,引起很大的轰动。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简称SIPRI)2019年6月发布的报告,中国现有290枚核弹,在世界上排名第四,居美国、俄罗斯、法国之后。值得指出的是,在SIPRI的报告里,美国现有1750枚处于作战部署中的核弹,另有4435枚处于“备用”状态;俄罗斯现有1600枚处于作战状态,4900枚处于“备用”状态;法国现有280枚处于作战状态,20枚处于“备用”状态;中国总数290枚,但多少处于作战状态、多少处于“备用”状态不明。所以按照总数来算,中国处于第四,但把总数全部算作作战状态,则略微超过法国,居第三。英国则有120枚处于作战状态,80枚处于“备用”状态。按照核军控协议,“备用”状态指与运载工具分离而且拆除引信的,并不一定是不能恢复作战状态的。

必须说,SIPRI的估计属于不可不信、不可全信的那种。SIPRI是西方权威的军控研究机构,但对中国的核力量的估计向来和其他机构一样离谱。对东风5的估计数量总算“提拔”到20枚了,东风31A为24枚,东风31为12枚,但东风41数量不明。另有海基的巨浪2,据估计为24枚。

SIPRI还给出各型导弹的携带核弹头的估计数量:东风41可携带6-10枚核弹头,但估计实际上只携带3枚,其余空间用于携带协助突防的假弹头;东风5B可携带3-8枚核弹头;东风31和31A可携带3-5枚核弹头。巨浪2是单弹头的。

中国需要千枚核弹?媒体:崛起的中国需要最大威慑

巨浪2导弹方队

如果以SIPRI的数据为参照,并估计东风41的数量和东风31A一样,忽略中程的东风21和巨浪1,那中国的核弹头总数就在264-604之间。SIPRI可能是按下限估算的,再加上东风21和巨浪1的核弹头,加上轰炸机携带的重力核弹,得出290的数字可以理解。但按照上限计算,则要翻倍了。

中国核力量的实力是保密的。中国从未宣布过核武器数量,公开宣布的只是“够用、可靠”。中国也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永远不对非核国家使用核武器。这意味着中国只需要战略核武器,不需要战术核武器,而且只需要考虑核反击。中国的公路机动发射洲际导弹、潜射洲际导弹都是围绕着这些原则打造的。

中国需要千枚核弹?媒体:崛起的中国需要最大威慑

中国到底需要多少核武器,这是需要精密分析才能估算的,首先需要制定实现核威慑的标准,比如说,需要摧毁人口、经济、资源、国土的多少百分比,有多少“刚需”目标,然后需要考虑:

1、战略目标的数量、位置、地形、面积、加固程度

2、突防成功率(包括导弹的可靠性、精确性和对手的战略反导因素)

3、在遭受对手第一次核打击后生存下来的核反击力量

这些计算繁杂,但并不高深,兰德公司早年就是专干这个的。工业上的爆炸半径计算是一样的道理,化工厂设计中,设备、储罐的间距,中控室距离装置的间距和加固要求,辅助建筑的距离和加固要求,这些都是由爆炸半径决定的。这样的计算很专业,但并不保密。

多少当量的核弹能在什么距离上造成多少超压,这也是能查到公开数据的。假设空爆、地爆,在某个具体城市的某个具体地点,根据人口分布,可以算出杀伤半径。网上能找到在纽约帝国大厦的地面位置放置15万吨核弹的杀伤计算,这是针对恐怖分子用自制核弹进行昼间无预警袭击的场景。

根据计算,20psi(1.36大气压)超压的爆炸半径为640米,其中火球半径320米,这个范围内的75000人无幸存者,建筑物全部摧毁,包括帝国大厦、麦迪逊广场花园体育馆、宾夕法尼亚中央火车站、纽约图书馆;10psi(0.68大气压)超压的爆炸半径为1600米,这个环带内约30万丧生,影响到的建筑包括克莱斯勒大厦、洛克菲勒中心、联合国和四座医院;5psi(0.34大气压)超压的爆炸半径为2400米,约19万人因为冲击波丧生,另有3万人因为热辐射丧生,卡内基音乐厅、林肯中心等会受到损坏;2psi(约0.14大气压)超压的爆炸半径为4000米,约23.5万人丧生,伤亡人数因为爆炸半径的环内有1/4在哈德逊河上而有所降低;1psi(0.07大气压)超压的爆炸半径为6400米,波及世贸中心和自由女神像,并在东西两侧波及新泽西和皇后区,但爆炸威力已经大大降低,砖木建筑会受到不超过中等的损失,但混凝土或者钢结构建筑应该没有大碍,基本上无人丧生。计算还包括主导风向和放射性沾染的影响。最后结论是:在6400米爆炸半径内,共有近300万居民和日间工作的人,累计丧生为83万人,受伤87.5万人,无伤害幸存者约130万人。

以美国为目标的话,可以罗列所有值得攻击的城市,然后依次进行类似的计算。大城市可能需要多个核弹,以保证覆盖。中国需要多少核弹,是可以这样计算出来的,而不是口说无凭地“中国需要至少xxxx枚核弹”。

这样的计算很冷血,但美国也在对中国的城市作同样的计算。战争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没有温情可言。核战争失败的代价是亡国灭族。核战争没有胜利者,但至少要确保对手同样失败。这正是核威慑的意义。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算法。

核力量的规模和部署当然需要考虑打击的目标,但另一个必须考虑的是生存力和战备部署需要。核大战的最大特点是毁灭性和突然性。核武器只有在随时可发射的作战状态才是管用的。真的核大战爆发的时候,是来不及等储存的核武器拉出来、装上引信、装上运载工具的,那时核大战已经打完了。这也是核军控协议限制作战状态的核武器数量但对储存状态的数量限制较松的原因。所以核力量的总数重要,更重要的是处于核战备状态的核力量。

核力量需要三位一体:陆基、海基、空中。中国的强项在于陆基,海基已经起步,空中还比较欠缺。

海基核力量的主力是潜射洲际导弹,其发射平台是战略导弹核潜艇。094级的数量是一个谜,但按照核军备的常备不懈原则,下一代的096应该努力达到一艘巡逻、一艘航渡/休整、一艘维修的可持续循环。但如果只有一艘在战位巡航,可能会因为故障、被偷袭击沉等各种因素导致中国实质上失去海基核反击的力量,所以最低限度需要有两艘在航,也就是说,最低限度需要6艘。比照起来,美国哥伦比亚级计划建造12艘,英国前卫级和法国凯旋级各4艘。这样看来,中国096的6艘是合理的。

据报道,现有的巨浪1的射程不到1800公里,用于战略威慑是不够的。巨浪2的射程增加到7200公里,依然不够。巨浪3还是一个传说。以美国三叉戟D5作为参照,射程达到12000公里,最多可携带8枚45.5万吨当量的W88核弹,或者14枚10万吨当量的W76核弹。假定更新一代的096核潜艇能携带16枚于三叉戟D5相当的巨浪3(英国前卫级和法国凯旋级都携带16枚潜射洲际导弹,美国下一代哥伦比亚级也从俄亥俄级的24枚降低到16枚),6艘096就需要装备96枚巨浪3。如果比照东风41的6-10枚核弹头,这就已经可能多达960枚核弹了,已经差不多是胡锡进所说的1000枚核弹了。即使像东风41一样,只带3枚,余下的空间用于假弹头和其他突防手段,也达288枚。任何时间都有两艘在航,意味着有96枚核弹头随时待命。

巨浪3和东风41相加,意味着中国可随时有至少276枚核弹可供使用,与SIPRI估计的290枚很相近了,不同的是,从290枚包括作战状态和非作战状态(休整、维修等)变为276枚随时处于作战状态,而作战状态的核弹总数更是达到588枚。

中国需要千枚核弹?媒体:崛起的中国需要最大威慑

东风41

东风41的数量不明。考虑到美国拥有450枚民兵III,中国拥有100枚东风41实在不能算多。陆基的公路机动发射洲际导弹的休整、维修要求比核潜艇低,平日并不需要在公路上到处游逛,战时可随时从隐蔽基地出击和发射,战备率高。假定在任何时候有至少60%的东风41可投入作战,每枚如SIPRI所估计的携带3枚核弹头,就有180枚弹头可用。

东风41将不是中国唯一的陆基核力量,利用东风31一级的运载火箭发射的洲际高超音速核导弹是不需要太多想象的。考虑到大气层内起滑和大幅度横向机动能力,这样的“超级东风17”对美国战略反导系统将是极大的挑战,更是东风41的有力补充。即使只用单弹头,但部署总数达到与东风41相似的100枚,这就使得作战状态的核弹总数达到688枚了。

在海上,潜射中远程高超音速导弹可以通过攻击核潜艇,从中太平洋发射,射程足以威胁美国本土。但这可能需要大筒垂发,而攻击核潜艇的主要任务还是常规的,因此数量可能有限。中国的空中核力量将在轰-20和空射洲际导弹之后大大发展,所代表的数量现在还难以预计,但上百应该是至少了。上述估计都是按照SIPRI的最低估计,如果实际携带的核弹头数量高于最低估计,加上东风31、东风21、巨浪2等,核弹头总数就轻易过千了。更何况除了作战部署的核弹头,还需要一些储存的。这并非是像美俄那样为了满足核军控协议而把作战部署的核弹头转为储存,而是为了正常维修和轮换。核弹头也是需要维修的。也就是说,即使不从打击需要,而是从维持可信、可靠、可见的核力量,中国也需要1000枚核弹。

有说法认为胡锡进在暗示中国已经有1000枚核弹了,也有人认为胡锡进只是在为中国增加核弹造声势。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正如华春莹在回答外媒记者询问中指出的,中国有言论自由,胡锡进到底是什么意思,应该问他去。

核武器是很昂贵的,但中国有能力负担。中国的购买力平价GDP已经超过美国,而军费在GDP中的占比只有美国的一半,有这个空间。核威慑的重要一点是要使得对手确信:一旦越过核门槛,最好的结局也只是亡国灭族。在不出头的年代,中国在核实力方面的刻意模糊政策在确保最低威慑方面是有效的。时代不同了,崛起的中国一如水落石出,不出头也不行了,现在需要最大威慑了。中国不一定需要公开核实力,但迫使对手认识到核投机的极端危险性还是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