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二十一、解决完你的事,我就走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19
整整三天,查无所获,卫九和范晟被怼的怀疑人生,太太存心给他们增加工作难度,他们也很无奈! 纪恒远视线停在她大摇大摆离开学校的画面上,除了褚良和小分队,她到底还……
    整整三天,查无所获,卫九和范晟被怼的怀疑人生,太太存心给他们增加工作难度,他们也很无奈!

    纪恒远视线停在她大摇大摆离开学校的画面上,除了褚良和小分队,她到底还有什么援手?

    他的手停在地图的巴黎上,和那会把她放在巴黎医院的那批人,是不是同一批?不过那伙人那样神秘......

    只是,那会也查到什么,更抓不到什么小尾巴,这回要去找,怕是更难了。

    到底,还得派人去找,不排除他们是自己的飞机接走向北,“去查查这两天欧洲来的自停机。”

    这会的林向北,盘坐在桥墩上,懒洋洋的吹风晒太阳,正值街上都是游行,她头上顶着面具,笑得邪魅,“跟他谈什么条件,凭什么要你妥协,我带你去撕了那绿茶。”

    陈岚翘着手臂坐在她旁边,“不管,我再理会他,我就不姓陈。”

    林向北点点头,“嗯,反正你到时候叫陈岚·戴维德。”

    “谁要冠他们家族的姓,难听得要死。”陈岚嘟哝完,手一扬,啤酒罐正中对面的垃圾桶。

    林向北笑笑,整个人倒挂在桥上,看着蓝蓝的天空和流水,任由风穿过身体。

    “岚岚,你要是真的觉得委屈,就不要忍,我送你来意大利,不是送你来吃苦的。”

    “我有什么好委屈的。”

    陈岚擦一下眼泪,向北真的是,无论自己是什么境地,却时时刻刻都在照顾别人,她受那么些委屈算什么,哪里比得上向北这两世的颠沛流离。

    “你快点起来,很危险。”

    “知道啦。”林向北腿上发力,自己翘回来,慢慢爬回桥上,“最近怎么总想吐,水土不服,也还有个底线吧。”

    “都是高热量的东西,你吃的东西挑剔,又喜欢清淡的,这回吃不惯应该是正常的,我刚来那会也不行,吐戴维德一身,我那会都以为我会被他弄死。”

    林向北笑笑,然后陈岚就这样吐出来一个未婚夫,“这不是还记挂着吗?到底还要不要出气了?”

    陈岚的红裙子翻飞,眼眶红了红,“谁要原谅他啊。”

    “行了,狗男人们就别提了,姐妹才是真爱。”林向北伸手把她一揽,“走走走,游船去,陪我去写生,晚上喝点美酒,看看帅哥美女,自己开心最重要!”

    威尼斯是意大利最着名的城市,也是全世界最浪漫的旅行目的地之一,论画作,威尼斯有世界上极具美感的杰作,还有无数的教堂、博物馆和宫殿,确实是写生、游玩的好地方,正适合林向北想要的调调。

    陈岚在她旁边静静看她画,“你要真是男孩子就好了,我要嫁给你,让别的女人无路可走!”

    “你有戴维德了,别那么贪心。”林向北往她脸上撇一抹颜料,在画上签署上名字,这画就算完成了。

    可她们没理由带着画继续游玩,她手机拍照留念,把画放路边,写了个给钱就卖的牌子。

    来来去去,不少人驻足,林向北和陈岚盘腿坐着,来了个老先生开到五百欧元,林向北没讲价,直接卖了就收摊。

    “这画卖五千欧元都少,你怎么就卖了啊!”

    “我又不缺钱,够今晚喝酒就行了。”

    林向北把画具给路边的乞讨艺人手里一塞,用意大利语说了句祝你好运,牵着陈岚往广场附近走。

    东方人一直都比西方人看起来要显嫩,林向北和陈岚牵着手走,年岁在意大利人眼里看着,就是他们初中生的程度,看起来就弱不禁风。

    一路上吹口哨的声音不断,林向北吹回去,还非要去跟人家比比谁拳头更好看,非要掰手腕把他们通通掰倒,才继续走。

    “真是个安全感十足的小男友啊。”莫兰西掐了烟,看着穿过街道嘻嘻哈哈的两人,意犹未尽的盯着林向北的背影,“跟上他们。”

    林向北拿起了个手工艺品,在陈岚头上比划一会,做额饰正好,她又选了一堆小玩意一起付款,结完账她把陈岚一揽,“是不是你老公派来的小尾巴?”

    陈岚漫不经心地扫了外面一眼,“不是,那群死板的家伙,没那么聪敏,能跟到这里来。”

    两人相拥着出店门,人群一过,她们两人同时消失在莫兰西的视线里,几个保镖四散开探寻,莫兰西看着人头涌动的广场,皱起眉头,这两人到底什么时候,察觉的?

    林向北等着那搜寻她俩的小喽啰靠近,突然伸手一拳把他打倒,把他整个人按到地上,陈岚堆到他面前,那人刚要大喊,陈岚已经亮出小刀,“找我们做什么?”

    “我们老大,想邀请你们一起到海上玩玩。”

    “是这样玩吗?”林向北手下用力,咔哒一声,那小喽啰的手瞬间骨折,陈岚捂住他的嘴,“说实话,不然你另外一只手,也别想要了。”

    那人挣扎不开,林向北看他衣领下,脖子上的黑蝎子纹身,“呀,我们还没去找那个绿茶的麻烦,这绿茶的人,自己送上门来了?这你可不能叫我随便收手了。”

    陈岚纠结一会,“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出了事我担着,戴维德不敢对我怎么样,不行我就带你先回圣卡惠酒庄呆着,他不来找你,还要他何用。”

    林向北起身,松开那小喽啰,任由那小喽啰跑了几步,陈岚手里那把刀被林向北拿过来,贴着那小喽啰的耳朵飞了过去,那小喽啰瞬间刹住脚步,差点尿了出来。

    “带我去见你们的头。”

    林向北双手插着裤兜跟上那小喽啰,陈岚扯着她的衬衫衣袖,“向北……他们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别去!”

    林向北伸手揉揉她的头发,“我没能阻止,甚至放任纪怀清伤害你,是我的错,所以这次的任务我不会再带你,你安心和戴维德结婚,解决完你的事,我就走。”

    她朝着暗处招招手,那三四个保镖出来,接住陈岚,林向北点了支烟,“叫戴维德小心点照料她,不然他以后别想有安生日子过。”

    “是,伯爵。”

    陈岚挣扎着,眼泪突然喷涌,她要做什么!向北她到底在想什么?!

    “你什么意思?!我不许!林向北!你给我回来!不许去!”

    林向北手里夹着烟,朝着她挥了挥手,要幸福啊。

    等陈岚没了踪影,她磕了磕烟灰,踹了那瑟瑟发抖的小喽啰一脚,“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