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时隔8个月再为此事发声,释放重要信号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21
(原标题:中纪委时隔8个月再为此事发声,释放重要信号) 撰文 | 刘艺龙 近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办公厅印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关于为受到失实检举控告纪检监察干部予以澄……

(原标题:中纪委时隔8个月再为此事发声,释放重要信号)

撰文 | 刘艺龙

近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办公厅印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关于为受到失实检举控告纪检监察干部予以澄清正名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

中纪委时隔8个月再为此事发声,释放重要信号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今年4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印发《关于做好失实检举控告澄清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为纪检监察机关开展澄清正名工作提供了重要遵循。

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刊文指出,近日,为推动《意见》在纪检监察系统的贯彻落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起草了《实施意见》,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积极稳妥做好受到失实检举控告纪检监察干部的澄清正名工作,进一步激发纪检监察干部敢于履职尽责内生动力,调动和保护干事创业、担当作为的积极性。

与腐败分子较量 容易受到诬告、报复

这里介绍一个背景。
2018年5月,中办印发《关于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意见》,明确“严肃查处诬告陷害行为,及时为受到不实反映的干部澄清正名、消除顾虑,引导干部争当改革的促进派、实干家,专心致志为党和人民干事创业、建功立业”。
当年8月,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将有关诬告陷害条款由原条例的组织纪律部分调整到现在的政治纪律部分。
“政治品行恶劣,匿名诬告,有意陷害或者制造其他谣言,造成损害或者不良影响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理。”
在地方层面,多省份已出台针对错告诬告、澄清正名工作的相关制度。
比如2018年10月,新疆出台《关于为被错告诬告党员干部澄清正名的实施办法(试行)》。
再比如2019年7月,安徽出台《为受到诬告陷害错告误告干部澄清正名若干规定(试行)》。
2020年4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印发《关于做好失实检举控告澄清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为纪检监察机关开展澄清正名工作提供了重要遵循。释放提倡如实检举控告、抵制歪风邪气的强烈信号,实事求是地为担当者担当、为负责者负责,切实保护党员、干部干事创业积极性。
中央纪委网站12月20日刊文指出,在正风肃纪反腐高压态势下,纪检监察干部身处反腐败斗争一线,与腐败分子较量,容易受到诬告、报复,严重挫伤纪检监察干部干事创业、担当作为的积极性。
《实施意见》强调,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站在维护党中央确立的自我监督体制,维护纪检监察机关公信力的高度,主动谋划、扎实推进,不断激励和保障广大纪检监察干部敢担当、真作为。
在规范澄清正名方面,《实施意见》强调:
要规范澄清正名相关程序,着力提升澄清正名工作的精准性规范性;
处置反映纪检监察干部的检举控告时,要结合被反映人的工作履历、一贯表现、群众口碑、廉政档案材料等方面因素,注重贯通把握和综合运用纪法情理,加强综合分析研判,仔细甄别反映问题的真伪;
澄清正名时,要坚持实事求是,做到是就是是、非就是非,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严格把握、审慎处理、客观公正,澄清正名仅是对失实检举控告反映的问题作出澄清,不是对澄清对象的全面评价;
工作中发现纪检监察干部因受到失实检举控告被给予处理的,要坚持有错必纠,妥善处置。
《实施意见》还指出,纪检监察干部受失实检举控告的,组织上要大胆予以澄清正名,体现组织澄清是非、保护干部的鲜明立场。对指向明确的诬告陷害行为,要依规依纪依法严肃查处,典型案件要通报曝光。在处置涉及纪检监察干部的检举控告时,注意把故意和过失、因私和为公、违规和试错等区分开来,使纪检监察干部感受到组织温暖。

多地为遭不实举报的纪检监察干部正名

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多地曾为受到不实举报的纪检监察干部澄清正名。
2019年3月29日,陕西安康市纪委监委在白河县纪委监委机关召开全市首次澄清反馈会,为受到不实举报的纪检监察干部澄清正名。“衷心感谢你们前期辛勤的工作,迅速查清有关事实,还我清白,消除我思想上的顾虑。”白河县监委委员魏某在反馈会后说。
2019年12月16日,云南大理市纪委监委召开澄清正名会,为市纪委监委第五纪检监察室主任周朴明同志澄清不实举报。此前,大理市纪委监委收到反映周朴明同志的问题举报后,就反映的问题进行了全面、深入、详细的调查。经过深入调查核实,周朴明同志严格依纪依法开展工作,反映问题失实。
澄清正名除了涉及纪检监察干部,还有正厅级干部。
今年11月《江西日报》刊文称,江西省纪委省监委在豫章师范学院召开澄清通报会,为该学院党委书记贺瑞虎澄清不实举报。据悉,这是江西省纪委省监委首次为正厅级干部公开澄清正名。
2018年以来,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第八监督检查室陆续收到关于贺瑞虎的举报材料,反映其违规提拔使用干部、在校园工程建设领域打招呼谋取好处费等问题。经查,相关问题或查无实据,或反映不属实。
“所有的委屈、犹豫和迷茫这一刻都烟消云散了,这次澄清给了我极大的心理安慰和精神支持,非常感谢组织。”贺瑞虎现场表态,今后将更加勤勉履职、更加严于律己,更加注重学校的政治生态建设,不辜负组织和人民的期望。

落马官员被通报诬告

值得一说的是,十八大后,各省市查处的落马官员中,有人被通报存在诬告行为。
2017年12月,重庆市工商联原党组成员、副主席杨钟馗被双开,通报称他以报复为目的持续进行不正当举报,把党内监督、信访举报当作打压报复手段,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
2018年12月,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被双开,他被通报“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品行恶劣、匿名诬告他人”。
落马正部被通报诬告,并不常见。

中纪委时隔8个月再为此事发声,释放重要信号

2019年1月,云南红河州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和建被开除党籍。当了9年政法委书记的他被批署名寄发公开信,发布不实言论,教唆、怂恿他人举报不实问题。
2019年5月,山西省高院原副院长刘冀民被双开,刘冀民被指纵容、支持下属捏造炮制举报他人材料并大范围投递,造成恶劣政治和社会影响。
资料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 江西日报 云南日报 人民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