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不需要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21
轮到景二珊。 她站在那里,就是一个世界。 万里黄沙无人烟,一树独秀天地间。 景二珊达不到大姐的境界,但也是准备好,题目是《一碗炒粉》。 顾渊泉坐下面,两个小时,非……
    轮到景二珊。

    她站在那里,就是一个世界。

    万里黄沙无人烟,一树独秀天地间。

    景二珊达不到大姐的境界,但也是准备好,题目是《一碗炒粉》。

    顾渊泉坐下面,两个小时,非常有素质。

    就像上课可以睡觉但不能吵闹,顾先生能坐这儿就不得了。

    或许要结束,顾渊泉将手头收了,听着景元姗演讲。

    这是一首散文诗,虽然内容很中式,但英文很地道,叫人听了知道是怎么回事。

    诗,就得一种优美,炒粉,也带着诗意。

    两分钟很快结束,卡的很好。

    不少人却意犹未尽,肚子好像也饿了。

    顾渊泉站起来,其他人赶紧起来。

    这时候,没人管一个女生。

    景二珊不在意,大姐给她鼓掌。

    顾渊泉鼓掌,其他人赶紧鼓掌,好像特别的精彩。

    顾渊泉一向干脆:“第一名,我加一百万奖金。”

    其他人、嫉妒!

    刘雯盯着景二珊,想将她衣服撕了!

    老师赶紧宣布:“第一名景二珊。”还不快向顾先生道谢。

    顾渊泉摆好姿势,给女生机会。

    女人冲过来:“这讲的什么?是你自己写的?你就和景元姗一样。”

    景二珊和顾先生说:“不需要。”

    景元姗过来。

    景二珊回到大姐身边。

    “表现不错。”景元姗肯定,再拉着妹妹走。

    女人叫。

    顾渊泉看她一眼,那冰冷,让人血液凝固,是真的。

    顾渊泉跟着走了,保镖护着。

    校领导也不能留,原本不错的英文比赛,最后不知道算啥。

    出校门,景元姗和二珊回家。

    顾渊泉坐着车走了。

    回到家,杉杉、思裳、无衫、琪儿、都是放学回来了。

    景元姗做晚饭:“二珊今天拿第一名,奖励两千块钱,你可以换新手机。”

    杉杉小美人:“恭喜二姐,不论他们说什么,第一名就是二姐。”

    琪儿恭喜,不知道恭喜第一名还是两千块。

    虽然两千块买不到好手机,但二姐之前就有钱。

    无衫说:“明年上初中就给你手机。我们都靠大姐,别想太多,以后自己赚钱,想怎么买就怎么买。”

    时纷时宜拿大姐的手机玩一下。

    晚饭做好,十三很高兴。

    二珊心情好,抱着十三,喂点鱼汤。

    景元姗想主题曲:“一碗炒粉,当歌词也不错,找人谱曲。”

    不太现实,杉杉觉得:“时纷时宜这样唱不错。”

    总共两分钟,时纷时宜都学会了,怎么唱是问题。

    景元姗一想:“你们自己发挥,当玩吧。”

    周五,下午楚晋开车到食不言。

    景元姗唱歌一般,没拒绝,是看楚导的意思。

    若是能唱好,赚点钱也好。

    《白头》,歌词写的真好,虽然淡淡伤感,没有撕心裂肺,却那么不忍失去。

    随时都可能崩溃痛哭,酸酸的抱怨,永远的回忆。

    景元姗闭上眼,哼。

    景二珊放学,回家把幼琼和幼姗带过来。

    景杉杉、思裳都放学了,又带着妹妹出去玩。

    二珊和无衫准备晚饭。

    景元姗提笔,最后把歌词全改了,和楚导说:“我觉得可以更唯美,用阴阳法,如梦似幻。失去爱人固然痛苦,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人失去了,但她得到了完整的爱,没必要一天苦着,缺爱吗?”

    楚晋,看景元姗一手好字,这不是行草,能看懂。

    景元姗是随便说的:“男人生命短暂,却绽放耀眼的光华,女人是世上最幸福的。不应该一天觉得不幸,人欠她一个共白头似得。这是遗憾,遗憾才最美。”

    楚晋思索:“所以剪片的思路也要变。”

    景元姗说:“爱过,就是圆满。就算我妈妈去了,她的人生是圆满。我虽然难过,但已经得到所有。”

    楚晋看她。

    景元姗眨眼:“以后的日子,会怀念,好像她还在身边,我们是一起到白头的。今生不负。如烟花短暂,思念的时候愈加完美,除了,他不能出现。”

    楚晋点头,这是最深的痛。

    剪片确实可以更哲理一些。生老病死,感情永恒。

    景元姗点头:“男人爱过了,不会觉得若是没爱、就没伤害、那种懦弱,而是庆幸他给了全部的爱、爱的纯粹。人不在,但婆婆多了一个女儿,有真爱维系。古人讲哀而不伤。哭哭啼啼正是不够强大,不能一人扛起这份情,一直到白头。”

    不是从一而终不牵扯再嫁了。

    纯粹是给这份感情应有的空间。

    大家都知道,片子是剪出来的。

    楚晋还知道,那姑娘演不出情深,那就浅一点,从别的地方弥补。

    都说活人争不过死人。

    男人一旦定格,就是永恒。

    让曾毅演技再强一些,一个好男人,让人感受到,足以爱一生。

    最后女人是幸福的,因为爱过。能收获一份、就是天幸,哪能奢求更多?何况还有父母、孩子。

    楚晋拍景元姗肩膀:“票房爆了,给你红包。”

    景元姗也会:“靠楚导发财了。”

    楚晋特高兴:“到过年还有四个多月,还来得及。”

    吃完饭,楚晋又打包好多,好多人惦记景元姗做的。

    景元姗关了店门,抱着十三回家。

    这天好,十三高兴啊,口水直流。

    明天,还会带她出去玩,虽然小朋友,玩的开森也知道。

    幼琼也激动,就是大姐不能一块去。

    不是景元姗舍不得少赚一天钱,好多店都有休息。

    明天估计还不少人来,一天三千,还是不少的。

    琪儿纠结半天,和幼琼玩,与在大姐跟前、实在是辛苦,她还是去玩吧。

    景璐璐几个同学,来邀请琪儿:“我们明天去爬相山。”

    男生又问景元姗:“不给璐璐钱吗?”

    景元姗看景璐璐。

    景璐璐说:“一月生活费至少两千。”

    景元姗问:“没这两千你不活了?”

    琪儿说:“她可以去要饭。”

    琪儿一月二百块零花,吃饭又不要钱,比景璐璐强多了。

    琪儿算着,一年两千,她自己都能买手机。

    大姐高兴还会有打赏,景璐璐虽然有地方去,明显是落魄的。

    谁家比得上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