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浪新生2020 | 新冠肆虐经济下行 为啥还有人花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迎浪新生2020 | 编者按 2020被《时代周刊》评为“最糟糕的一年”,但风舞于巨浪之巅,劲草新生于沙石之间。 新冠疫情将人类逼成“死宅”,在线教育却摁着“神兽”愉快招财。……

迎浪新生2020  |  编者按

2020被《时代周刊》评为“最糟糕的一年”,但风舞于巨浪之巅,劲草新生于沙石之间。

新冠疫情将人类逼成“死宅”,在线教育却摁着“神兽”愉快招财。美股在崩溃边缘试探,A股在打新的快乐中“变胖”。

追光哥哥油成一道爆炒肥肠,人们怀念“夏了夏天”的“浪姐”。中产阶级告别出境“血拼”,但有钱人的世界有网上剁来的艺术品,还有近在咫尺的SKP。

蜂蝶经历至暗时刻,方能破茧新生;真的猛士敢于直面飞沙走石,迎浪而行。

2020年走向尾声,新域实验室(ID:hellolaoban)选择5个切面,来盘点这乘风破浪、变幻新生的一年,来传达瘟疫也无法消解的乐观主义。

文/黄玉璐 |  新域实验室(ID:hellolaoban)

美股熔断了,油价跌破底裤了,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了,但“玄学”般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似乎红旗不倒、依旧坚挺。

回顾即将过去的2020年,艺术收藏市场的春天虽然来得格外晚,但行情总比想象中暖,上半年愁云惨淡,下半年贵得让人惊叹。

明代古画卖出5亿元天价,国内当代画家屡破个人纪录,“壕”——依然是2020年艺术市场的关键词。

打工人的钱,都是辛辛苦苦攒出来的,买艺术品的老板们,钱咋像从空中飘来的呢?今天,我们就来盘点盘点2020年艺术圈的“露富事迹”。

太长不看?戳视频版↑↑↑

上下半年,冷热两极

首先回顾凄风冷雨的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线下展览、拍卖会首当其冲全军覆没,超过一半的国内艺术机构半年收入减少三成甚至更多,全球画廊销量骤降36%。

图源:《新型肺炎疫情对中国艺术行业的影响调查》

但有钱人的荷包没有最厚,只有更厚,“报复性消费”来了,“报复性收藏”还会远吗?上半年还在哭诉拍品征集难如乘风破浪的拍卖行们,下半年就乐乐呵呵地盘点一年的进账。

8月,国内线下拍卖会重新举槌,画家曾梵志的作品率先成为今年首幅“亿元”拍品,齐白石老爷子也力挽狂澜,10张花花草草卖出1亿多元。

10月之后,钱包捂了大半年的收藏家们,每次出手都是一次凡尔赛行为的比拼。先是32米的明代古画《十面灵璧图》卖出5亿元,打破世界纪录,接着,12月又蹦出10多件亿元拍品。疫情也只影响了个“寂寞”,亿元俱乐部比前一年还拥挤。

这里重点介绍一位“有钱任性”的藏家——刘益谦。

刘益谦 图源:视觉中国(000681,股吧)

作为A股上市公司天茂集团(000627,股吧)的董事长和实控人,虽然今年公司股价跌掉了60%不止,但这不妨碍他花3亿港元买下《五王醉归图》。作为中国最高调的藏家之一,刘益谦在收藏界可谓呼风唤雨。

忙着在一线城市搬砖干饭的后浪,虽然没有金主爸爸们财大气粗,但也有一颗翻滚艺海的心。

经历看不了展、打不了卡、装不了文艺的上半年,下半年奔赴艺展现场的年轻人们,如猛虎出柙,上海艺术周的展区内外,到处是人、人、人、人。

图片来源:上海021当代艺术博览会

尽管大部分去看画的人都买不起10万元一幅的画,但并不妨碍北上广深各大艺展在VIP首日就大卖百万,画廊、拍卖行们都在实力演绎什么叫作“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

“壕”气上网 “剁手”千万艺术品

真正让广大双十一“丁工人”怀疑人生的,是各位“壕”在网上“剁手”艺术品时的“壕气干云”。对艺术机构来说,网拍、网销这座金山,一点都不拉胯。

你以为在某佳琦直播间抢下一套海蓝之谜是壕?你以为在阿里拍卖上抢拍飞机是壕?12月,北宋书法作品《暌索贴》最高的网络出价是1.3亿元,1.08亿元的起拍价意味着光保证金就要先交上千万元。云端买家这一口关键叫价险些要吃进肚子里,现场一把年纪的拍卖师都惊呼“活久见”。

目前,网拍单件艺术品的最高纪录已经超过5000万元,在网上拍下万元小作品,真的只是“洒洒水”,不够老板们塞牙缝。

除了一年凑成半年赚,2020年,中国不少艺术家的作品已经实现内循环,尤其现当代板块春光乍泄,包括刚刚提到的曾梵志,周春芽、贾蔼力等艺术家都创下作品价格新高。

南方拍卖行铆劲北上,主攻广东的华艺国际和来自南京的十竹斋也来北京抢地盘。你大爷依然是你大爷,作为国家政治文化中心,北京艺术市场之大,用业内人的话说,就是即使这么多家机构都在“内卷”,依然饼大肉多。

苏东坡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今年的收藏市场则是古籍善本、名人信札一页值千金。从“最贵日记”到最贵双面宋版书,薄薄一张纸,叠叠人民币,亿元天价让你看破的不是红尘,而是钱袋子。

大环境越糟 艺术品越贵?

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但2020年还有人出5亿元人民币买幅画,多少事出有因。

首先,得怒夸一波国内疫情防控“快准狠”,这为线下展览、拍卖会的复苏争取了时间。

其次,拍卖行老板向来“一般人我不服务他”,他们的客户多是房地产、金融、能源行业的“金主爸爸”,并不是疫情率先“毒打”的板块,再加上央行也放出不少钱,流动性充足,金主家里总还有点余粮,不差钱。

再次,有买总有卖,疫情导致全球经济衰退,同样会让坐拥一城堡艺术品的富豪们“砸锅卖铁”,艺术品交易自然更加频繁。

比如大洋彼岸身家60多亿美元的美国富豪罗纳德·佩雷尔曼,名字虽然很陌生,但他实控的日化集团露华浓,曾几何时也是家喻户晓。露华浓业绩山河日下,这位光头大佬也开启“清仓大甩卖”模式,从股份到豪宅,从飞机到名画,统统开卖。今年卖掉的亚洲拍场最贵西方艺术品、成交价超2亿港元的里希特抽象画,就是出自罗纳德之手。

罗纳德·佩雷尔曼 图源:视觉中国

最后,作为世界三大投资门类之一,收藏艺术品常常被认为是对抗风险、增值保值,还可以充当社交门面的补充投资手段。国际形势风云变幻,而艺术价值千金可换。

但这一场场“富人的游戏”,规则明暗交替,2019年中国艺术品的成交额重回世界第二,但拍场上只有一半左右的艺术品完成交割。市场大起大落、大开大合,到底是落袋为安,还是华而不实,也许这是艺术圈不能说的秘密。

(编辑:黄玉璐 校对:颜京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