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厘米把女友干到走不了路 阵阵娇吟粗吼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是我,万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们的一些朋友这个周末要去KTV。你会来吗?我要感谢你在这段时间带我回家,请KTV。” “是的,我很好,只要告诉我时间和地点。”我很……

  “是我,万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们的一些朋友这个周末要去KTV。你会来吗?我要感谢你在这段时间带我回家,请KTV。”

  “是的,我很好,只要告诉我时间和地点。”我很兴奋,但我假装很平静。

  “那我们预订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之后,万老师挂断了电话。

  直到周末,都很艰难。在这段时间里,我总是去和那个看起来像万老师的女孩做爱。只有当我把精液注射到万老师的子宫里时,我才能减轻我对万老师的渴望。直到周末晚上,我换上了一件灵衣,在身上喷了些香水,然后开车去了KTV。我一进包厢,就看到几个和我老师同龄的男女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万老师看见我进来,一个接一个地介绍我。这些都是她的大学同学。最后,她介绍了她的男朋友,一个又高又瘦的男孩,很温柔,很单纯。万先生把他介绍给我。他的名字叫冯凯,是一名程序员。我一个个客气地招呼他们,然后叫服务员,点了两瓶18岁的迈凯轮威士忌和两瓶黄金,这是我和朋友们唱k歌所必需的。酒端上来后,我开始轮流敬酒。起初,他们非常克制,非常抗拒。他们不该这么唱的。慢慢的,大家都兴奋起来,一个个互相敬酒。不一会儿,四瓶酒都被清洗干净了,于是我点了四瓶酒和水果拼盘,告诉大家不客气,开放玩。

  因为麦八在唱歌,我们这些没事干的人一边喝酒一边玩真心话大冒险,万老师也和我们一起玩。大家喝酒都有点神志不清,所以玩多了。当轮到万老师进行一次大冒险时,有人建议道:“萨沙,你敢和你的学生用法语接吻吗?”,然后大家一起,冯凯坐在那里很尴尬的苦笑着。

  “开个玩笑,别傻了。”万老师举起粉拳,敲打着她周围的同学。

  “哦~莎莎还说她什么都敢做~”朋友继续大喊,“要不你先问问你老公的意见?”每个人都把注意力转向冯凯

  “我玩所谓的。”冯凯耸了耸肩。

  “好吧,这次让你睁开眼睛!”万先生向我靠过来。

  “万,先生不要……”我还没说完,万先生就把我摔倒在沙发上,吻了我。她的舌头又软又湿,在我嘴里上下翻腾。我被她的舌头缠住,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

  大约半分钟后,万先生坐了起来,继续他真正的冒险,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玩疯了,所以大家都很累。我预定了房间,把万的朋友送了出去。所有人都喝醉了。我把他们一个个送到车上,故意先把冯凯送走。他喝醉了,不省人事。最后,我回到包间,看见万先生醉倒在沙发上。他打开手机,打电话给家里的司机开车。司机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到达那里。我坐在沙发上,把万先生的头放在我的腿上,看着睡着的万,先生。我满脑子都是刚刚吻她的场景。我摇了摇万,先生“万,先生醒了”,当她没有反应时,我不自觉地低下头去吻她的嘴唇。我无法抗拒得寸进尺的诱惑。我鼓起勇气,把手伸进万老师的衣领。她穿着一件夜店礼服,深V领,薄面料。我的手毫无抵抗地侵入了她敏感的胸膛。这真是最好的事情。她的奶子不仅大小适中,而且一只手也抓不住,弹性极高。不知道比“身双万萨尔萨”的奶子感觉好多少。我真的很嫉妒冯凯。你知道,这个“身体双万萨尔萨”每拍一次要花我2000元。这款最好的真品可以免费做出来,是一种极大的性祝福。随着我的抚摸,万的一对乳头变得坚硬起来。我打开她的嘴唇,转身盖住她的乳头。万嘴里轻轻呻吟着,“啊~啊~”。

  看到万老师放弃了任何抵抗,我把手向下移动去摸她的小腹,纤细的腰,嫩滑的臀部,以及大腿内侧的私处。万老师没有醒来。我继续享受她的奶子和私处,没有任何估计。我把她的内裤放在一边,伸出两根手指,摩挲着她的小脏芯。万老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估计她现在是做梦都想做爱了。

  “铃~铃~铃~”我的手机响了,司机已经到了门口。我只好松开正在挖万,的小穴,老师的手,帮她整理衣服,并帮她走出KTV。从KTV出来后,我们直接去了万老师家,我扶她上楼。万老师的父母打开门,老两口邀请我坐进去。我赶紧谎称家里出事了,跑回车里。万先生体液的味道仍然留在我的手指上,所以我忍不住吮吸我的手指。

  坦白说,KTV之后一个多星期没见万老师,说跟家里有点事,寒假才回来。万老师回来的那天晚上,我特意在学校门口等她,带她去吃饭,送她回家。

  饭桌上,万老师突然点了一瓶红酒。三轮酒后,万老师对我说:“张震,告诉我实话,那天发生了什么?”

  “坏了!”这是我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怎么解释?”

  “我,我什么都没做。”我有点不好意思,想找个借口搪塞。

  “哦,真的吗?”万老师似乎在自言自语,声音很小:“第二天我觉得很奇怪……”

  “真的不是吗?”,她继续问。

  “真的没有,”我坚持道。

  “哦,”她不再问问题了。

  过了一会儿,我在尽力把盘子里的牛排切好,尽量避免尴尬的沉默。万老师突然说:“其实在包间里,我并没有喝醉……”她一说完,我就明白了一切。那天晚上在包间里,她已经默认了我的行为和和我们隐藏的关系。

  “哦~”我点点头。“快吃,以后会凉的。”

  看到我没有反应,万老师匆忙吃完饭,要求早点回家。

  汽车停下来,万老师走出了门。我有点傻,坐在驾驶座上。我想马上拿起这个尤物,把它放在我肿胀的鸡巴上。但这个尤物毕竟是我的老师,上课有老师的威严。

  “砰!”当门关上时,我看着万先生一步一步走进走廊,突然喊道:“万,先生,等一下!”

  她跑回车里,打开了门。“怎么回事?”

  “你忘带包了”,我指着副驾驶上的女士挎包。

  万老师的表情明显失落了许多:“哦,谢谢”,伸手去拿包。

  我突然伸出双手,像钳子一样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进车里。这时候我已经忘了她是老师,我是学生,我们在她生活多年的小区。我一手从背后捧着万莎莎的药,一手伸进她的胸罩里玩弄她的乳头,一手用嘴紧紧捂住她嫩嫩的嘴,贪婪地吮吸着她的汁液。你知道,我的经历比在莎莎,万,丰富多了,她的身体在三次和两次之后变软了。我把她抱在怀里,面对着我,骑在我的腿上,紧紧地抱着她,法式热吻。

  我知道这是捅破足够纸的最好时机。我一只手托住老师迷人的背影,另一只手伸进她的A线裙子里抽出内衣。在这种情况下,我已经拒绝脱下她的内裤,但我只会把内裤放在一边,露出肉缝,把我的公鸡插在里面。女人是奇怪的动物。在你准备好接受他们之前,他们会用各种方式抵抗。一旦你把它们插入它们的阴道,它们会立即软化,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莎莎,万,显然全身紧绷。虽然脏水没有润滑,他还是用尽力气坐下来,把我的肉棒连根吞下,让我差点把它射出来。

  “你的小窝好热,疼死我了……”,以前有过很多女人,小姑娘干,小模特松松垮垮。没想到万老师这么火,我几乎被自己的恐慌淹没了。

  万老师双手环住我的脖子,前后熟练地扭着屁股,嘴里不停地叫着:“啊.啊……”,很快她就听到了从我们身体交界处传来的吧唧吧唧的声音。万老师的脏水开始泛滥。我没想到我一直尊敬的老师英语,会如此开放。

  “哦.哦.教师.太棒了.它被紧紧地夹在里面……”万老师的小洞不是很紧,她已经不是处男了,但她显然很努力地用肉墙把我的肉棒夹得很紧,而且她的力度和频率比高中女生掌握的要好很多倍。我一时无法抗拒这种新的快感,有几次感觉到一股暖流从我的阴茎沿着我的脊柱向我的大脑奔来。“我不能.万先生.你太棒了.我想开枪……”

  “不要在里面开枪.我有危险……”,万老师连忙挣扎着爬了下来。

  所谓“笑贫不笑娼”在现代社会,都有一定道理,秀玉觉得只要不是被迫的,这都可算是一种工作,而且秀玉也要附出代价的。

  当然,在一些道貌岸然的人眼中,会觉得秀玉这想法不可接受,但秀玉只是表达自己的意见而已,也没有伤害到别人。

  秀玉来自一个普通的低下家庭,父亲在工地做杂工,在50多岁才回印尼娶妻,秀玉母亲年轻时很美,可惜她丈夫早死,一早就守寡,还带着个年幼的女儿,所以,她才会在24岁那年嫁给秀玉父亲。

  到了台中后,她因为没有学识,只能在餐厅洗碗,可能是太辛劳了,所以她变得很憔悴,看起来比真实年龄老了30岁,一双手布满皱纹,所有的美丽都被时光洗去。

  可是,秀玉却遗传了她的美貌。

  秀玉从少就知道自己长得很美,裙下之臣多不胜数,可是,秀玉对那种小男生没兴趣,秀玉不想像秀玉母亲一样,被生活折磨,过著低下的日子,所以,秀玉一直很自爱,直到现在还是处女,秀玉不想随便就将自己给了一个小男生,然后很快结婚,生一堆小孩,秀玉不要过这样的人生。

  在某个星期天,秀玉在街上碰到一个很久没见的国中同学小雪,秀玉们在国中毕业后就没再见过面,若不是她叫秀玉,秀玉根本认不出她,她化了一个浓装,穿着得很成熟美丽,还挽著一个秀玉很喜欢的LV名牌手袋。

  秀玉们在一间7-11闲聊,秀玉忍不住问她现在在做什么,她说她已经没有读书了,还搬了出来一个人住,秀玉很好奇她甚样生活,还可以负担这样的高消费,几经试探,她才肯说她在接应召女郎,但她说她不是什么人都接,她的客人都是专业人士,而且很出得起钱,替她介绍客人的锦水姐很吃得开,她的人脉很广,而且她的“女孩”都要是质素很高的年轻女孩。

  小雪问秀玉是否有兴趣做应召女郎,还对秀玉说秀玉这样漂亮,一定符合锦水姐的要求。

  秀玉想了一会,再看到小雪的漂亮打扮,就决定先见一见那位锦水姐再说。

  小雪立刻就替秀玉约了锦水姐见面,地点是某五星酒店的房间,秀玉从未踏入过这样华丽的地方,锦水姐年约50多岁,年纪可能同秀玉母亲差不多,但非常漂亮,很有气质,秀玉对她很有好感。

  她见了秀玉,也很满意,说秀玉会非常受欢迎,还一直游说秀玉加入,说可以同秀玉三七拆账,秀玉也有些心动,当她知道秀玉还是处女时,她很惊喜,说她正有些大客想找处女开苞,但漂亮的女孩又是处女的不太多,那些客人可以出很高价钱

  她还说,女孩子的第一次总会要给人的,与其随便就便宜了男人,不如为自己争取最好的,秀玉其实很同意她的想法,这也是秀玉一直没有失身的原因。

  几经考虑,秀玉决定一试,锦水姐立刻替秀玉在房内拍了一辑照片,秀玉穿上了她准备的性感内衣,把美好身材表露无遗,之后,她带秀玉到一个妇科医生处做检查,以証实秀玉仍是处女

  她解释,她的客人出了钱,不能货不对办,秀玉也同意她的看法,在看完医生后,她说会尽快call秀玉,叫秀玉等她的电话。

  几日后,秀玉接到锦水姐的电话,她说她替秀玉选了一个客人,他出的价钱最高,陪他一夜,秀玉可以有5万元,若客人满意,还会有小费

  秀玉很震惊,估不到秀玉的初夜竟可以卖这样的价钱,这价钱对一个学生妹来说是天价,秀玉就同意了。

  而时间定在周末,地点则是一间位于台中南屯区的酒店,锦水姐告诉秀玉11时到达,直接上房,而她于早一日转了8千元给秀玉,说完事后她会再给秀玉尾数。

  到当日,秀玉告诉父母秀玉会到同学家中温习,今天不回家了。

  秀玉穿了锦水姐送给秀玉的高级内衣和裙子,到达目的地后,秀玉很紧张,手心也渗出了汗,秀玉犹豫了好一会才按门铃,门打开后,秀玉见到一个中年男人,他年约50多岁,有些微秃头,身形略胖,有个小肚腩

  秀玉心中早就想过,可以出这么多钱,买这种服务的人,不可能还会年轻,只要看起来不是太讨厌就已经好了。

  他只穿了浴袍,见到了秀玉,眼中流露出惊喜。

  秀玉进入房后,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他就开口说:“不用紧张,你先去洗个澡。

  ”

  他给了秀玉一件浴袍,秀玉接过,就往浴室走去,那浴室全是大理石,几乎比秀玉家还要大,秀玉在浴缸中浸泡,觉得很舒适,之后,秀玉起身站在大镜前,细细的端详自己的身材

  秀玉的身材很好,36D乳房很丰满,而且乳尖还是美丽的玫瑰色,秀玉的腰只有22吋,双腿也很修长,足踝纤细,肌肤很白,秀玉私处的阴毛很柔软,让秀玉的处女地若隐若现

  秀玉看了一会,想到不久之后,这副身体就要给一个陌生男人押玩,就有点怕,但秀玉想起了那笔钱,就又鼓起了勇气。

  秀玉穿上了浴袍,内里不著寸缕,就推门出去,那男人坐在床边,见秀玉出来,就立即站起身,眼中都是情欲和渴望,秀玉面变得通红,虽说有心理准备,但秀玉毕竟还是未经人事的少女,他走到秀玉身边,把秀玉的浴袍脱下,秀玉的裸体就完全呈现在他眼前

  他发出一声赞叹,伸出手抚摸秀玉的乳房,还说道:

  “很美,色泽鲜明,嫩滑有弹性,果然是好货色…”

  接着,他把秀玉拉向床,叫秀玉打横躺下,他把秀玉的双腿曲起,他自己则站在床边,正对着秀玉的双腿间,他细细地观赏秀玉的春色,手不住的抚摸秀玉的身子,由高耸的胸部,到纤细的腰枝,平坦的小腹,一直到秀玉的处女地

  当他的手碰到秀玉下身时,秀玉全身一振,觉得很害羞,忍不住伸出手掩著秀玉的私密处,不想让他看,他发出笑声,拉开了秀玉的小手,说:

  不用怕,我又不会吃掉你,对了,是你会吃掉我呢,知道你会吃掉我那里吗?”

  说著,他脱下了自己的浴袍,他里面一样是全裸,而且下体早就勃起,秀玉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分身,只觉他的阳具看起来很大很粗,秀玉不知男人的size应该如何才叫大,但秀玉觉得那形状很丑陋,还有点恶心,他拉起秀玉的手,把他的20公分阳具塞入秀玉手中,并对秀玉说:

  “喜欢吗?待会它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秀玉感到手中的硬物很硬很烫,秀玉不敢想像那东西塞入秀玉体内会是如何。

  当秀玉还在胡思乱想,他已经从秀玉手中抽出了他的20公分巨物,他弯下身,把秀玉的两腿再拉开一点,并用枕头把秀玉的臀部托高,他低下头,伸手检查秀玉的私处,又拨开了秀玉的毛发,小心的将一只手指探入

  “果然是处女,洞口还这样窄,这是处女膜吧,很好,很好…”

  秀玉被他弄得开始喘气,虽然秀玉有自慰,但毕竟不同于由别人抚弄的快感那么大,秀玉的汁液开始渗出,他笑着说:

  “这么敏感,也好,要湿一些才好玩。”

  接着,他跪下,把整个脸埋入秀玉下体,秀玉惊得缩起了腿,想向后退,但他用力按著秀玉,不让秀玉退缩,他开始用舌头舔吻秀玉的阴部的娇嫩肌肤,他的唇舌功夫很高明,秀玉很快就很享受,身体变得很热,小腹好像有一团火升起

  秀玉不禁发出了呻吟,扭动着细腰迎合他,而秀玉的爱液汹涌喷出,把身下的枕头洒得一片潮湿,他持续吻了好一会儿,大概也觉得很兴奋,就突然站起来,喘着气对秀玉说:

  “我要来了,你准备了…”

  他用多一个枕头将秀玉的臀部再托起,还在枕头上面舖了一块白色的丝巾,之后,他把他的20公分阳具贴向秀玉,秀玉立刻感到一股灼热烫著秀玉的娇嫩,他在洞口摩擦了一会,对秀玉说:

  “这是你由女孩变成女人的重要时刻,要记着啊!!”

  说完,他就用力挺腰,把他的巨物顶入秀玉的小洞,秀玉痛得大叫了一声,原来第一次真的这样痛,他只是入了小部份,秀玉就己经受不了,哭着说:

  “不要,好痛,请你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