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抬高点我会轻轻的 按到桌子糟蹋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07-02
这个城市里,每个人都孤单。我试图在陌生的体温里寻找一点抚慰,但没有人能填补内心的空洞。直到我遇见你,在名为“堕落”的巨大黑洞即将吞噬我之前……。 我22岁,梅以……

  这个城市里,每个人都孤单。我试图在陌生的体温里寻找一点抚慰,但没有人能填补内心的空洞。直到我遇见你,在名为“堕落”的巨大黑洞即将吞噬我之前……。

  我22岁,梅以安,小资女上班族。

  在我年轻的躯壳下,是一个世故成熟又疲累的灵魂。我18岁的时候就开始游戏人生,拥有两个炮友,但我不玩3P。两个炮友的意思是,当A没空的时候、还有B。这叫做“没安全感”的人的未雨绸缪。

  别跟我说教,我不想听。

  每个人都以为他了解世界,但其实他连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至少我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要什么、不要什么。

  我年轻漂亮,我知道。我总是打扮得时尚亮丽地去上班,在工作的空档滑滑手机,看看交友App上哪个男人对我有兴趣。虽然我的外表如此年轻,但我渴望大人式的成熟爱情,对于小屁孩的幼稚热情嗤之以鼻。

  炮友A叫做Rocky,28岁,外型走的是颓废风,职业是摄影师,因为大学时我接过外拍模特儿的案子,那时候认识的。但他专长不是人像摄影,那天只是代打的。休息空档我曾经开玩笑调侃他,你们摄影师的工作接触那么多美女,是不是私生活都很淫乱啊?当时他苦笑着说,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接的案子是镜头里只有别人老婆的婚礼摄影啊!

  Rocky细细的胡渣在我脸上摩擦,在紧密的车内空间里充满费洛蒙的气味更显得血脉偾张,我的连身裙已经被拉到胸部上方,粉红色的小裤也被脱下挂在左脚小腿肚上,他蹲跪在我双腿之间,一手扶著前座的椅背,一手抚摸着我的私处,用那工作时按快门灵巧的手指抠搔著密穴,让渗出的蜜汁沾染了花蕊。

  他戴上保险套,握著巨龙朝我体内挺进,我湿润地缩夹着他,细细的呻吟伴随着他沈重的喘息。最后冲刺时是压在我的身上,紧紧贴合我的身体,奋力地摆动他的腰臀……。

  爱情对他而言,只是工作中常见的甜蜜,幸福感都快要麻痺。

  “尤其是当你见证过的爱情,后来传出外遇或离婚的消息,还真的不胜唏嘘呢!”车震完之后,他穿上衣裤,倚在车门边站在月光下,抽著菸诉说心声。

  我看着他半长微卷的头发扎起了短马尾,以刚刚含住我乳尖的唇瓣含着菸嘴。山区的凉风钻进了我的裙底,冷静了刚刚用湿纸巾擦净的做爱热区。

  欸~要不戒菸了吧?

  我想这么说,但话只卡在喉头。因为我不是他的谁,我实在不需要管这么多。他知道我讨厌菸味,所以我们的默契就是来见我的时候不抽菸,我不喜欢亲吻时有不舒服的气味,做完爱以后的菸瘾,我就放任他了。

  “有点冷了,妳要不要先上车等我,我马上就好。”他说。

  我仰头看着星星,轻声地说:“嗯,也好。”

  在车上滑着手机等候他抽完事后菸时,看到一个陌生男子传来的讯息:“妳好,妳的照片好美,可以跟妳聊一下吗?”

  对方的照片是张背影照,肯定不是什么有诚意交朋友的人。我不打算理会,打开Youtube播放我想听的歌单。我闭上眼睛,一边听着歌,一边想着:这个世界每天快速转动着,爱情可以很快来去,性爱也像速食一样。不过就是短暂交换了体液和体温,再回到自己的轨道去。

  我以为没有谁能够改变这样的我了,但是后来我却遇见了你……。

  我们怎么吻到一块儿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头脑中一片混乱,感觉到她的唇很湿润,很软,舌头在我口中热切地探寻着,她的腰背很丰腴,手感极为舒服。

  我从没被一个女人这样吻过,抱着她温软的身躯,我的鸡巴硬得把持不住,狠狠地顶在她的小腹部,牵得舷我小腹隐隐作痛。她也很激动,气喘吁吁地在我耳边说道:“我们坐下吧,我站不住了。”我们一边吻著一边坐在沙发上,

  我的手从她的衣服下边伸想摸摸那梦寐已久的乳房,她戴了个薄薄的乳罩,我隔着那层薄布摸到了那团软软的肉。她亲了我一口,说:“来,让我把它解开。”说著很利索的解开怂了衣扣和乳罩,并褪了下来。她那一对雪白的乳房呈现在我的眼前,

  她把乳房朝我面前挺了挺,说道:“给你,摸吧!”她的乳房不属于很肥大的那种,但由于人长得丰满,乳基很大,贩圆圆的,很好看。乳头很小,像一颗樱桃,奇怪的是一点不黑,呈现粉红色,乳晕也不大,十分美妙。

  我贪婪地摸著、吻著,不停地吸吮、裹舔著乳头,一只手则猛烈照地抓捏、摩挲著另一只乳房。晶也十分的兴奋,她脸色潮红,发出阵阵呻吟,一只手隔着裤子抓住了我直挺挺的鸡巴,并不停地捏著。

  我的浑身像火烧,只想拼命地亲她、吻她、挤压她、揉搓她,而屯她浑身软得像没骨头,我明白了什么叫柔若无骨,她除了呻吟也在不停地回吻我,并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想躺下。”我们俩相拥著走向卧室,我拉上窗帘后,三把两把就脱掉了衣裤热,

  然后挺著鸡巴站在那看着晶脱衣服。她把衣服仔细地搭在椅子上,然后毫无羞色地解开裤子,脱下也搭好。她的两条腿很白、很丰满,穿着一条小小的粉红三角裤,当她脱下小裤衩之后,整个玉体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晶的皮肤很白、很光滑,肥肥的屁股,腰腹十分丰腴,每个部分烫都是圆润的曲线,阴阜十分饱满,稀疏的阴毛遮不住鼓鼓的阴庭,两栽条大腿较粗,站在那里两腿之间没有一点缝隙,膝头圆圆的,小腿很匀称,脚也很秀气,总之,她的身体很像欧洲古典绘画中的贵妇人。

  我站在那里欣赏著,眼中流露的神色肯定是想把她一口吞下去。这时她才略带羞涩地对我说:“生过小孩后,肚皮有些松了。”说完,她躺在床上,叉开双腿,看着我:“来,趴上来吧。”我当时两眼冒火,激动之下身体竟有些颤抖,急忙爬了上去,

  压换在她那雪白丰满的肉体上。哦,真软哪,我的肢体触摸的都是温软柔滑的肉肉,那种滋味有点像腾云驾雾。我吻着她的乳头、肩头、脖颈和嘴唇,她闭着眼睛舒适地呻吟著破象发情的母兽吼叫般的呻吟:“哦……哦……”

  她的眼神迷离,像哭泣般地叫着我的名字和喘息著,两手不停地摩挲着我的背部和胸部。我的鸡巴硬的要爆炸,龟头不知怎么搞的就进了她那湿滑温软的哪阴道里,我觉得鸡巴插进了一个热腾腾的泥潭里,里面是那么温软,那么滑润,那么宽松,

  一点阻力也没有,我在她的屄里肆意地搅动?这种情景太刺激了,我从未想到一个女人在做爱时竟会这个样子,加上本来就紧张,感觉像是在做梦,结果没几下就射了出来。这下我有点傻眼了,又懊恼又羞愧。

  她好像不知道我已经射了,继续呻吟扭动着,后来发现我不动了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她笑了起来,抱着我的头亲了亲:“哦,你可真快。”我羞愧地说道:“怎么办?你还没有舒服。”

  她抱着贴紧我:“没关系,刚才有几下我很舒服,也来了一次。你的真粗,比我丈夫的大。”我的心情舒展了许多,便抱着她抚摸起来。由于激情和紧张都过去了,我可以从容地观察和享受这个成熟女人的一切。

  晶的皮肤白皙,每个部位都丰腴圆润,手感柔软滑腻。她告诉我妹下班前洗了个澡,怪不得我没有见到她。她的肩头很美,腋下竟然无汉毛,我问她是否剃掉了,她说天生就这样,我这才发现她身上的汗毛很细,阴毛也很稀疏,

  根本盖不住饱满的阴阜。阴道粉红,很鲜嫩,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我摸捏着她丰满的屁股说:“你的身子可真软,趴在上面像是趴在一个棉花包上。”

  她笑了笑:“你怎么和我丈夫说的一样。”她告诉我,她丈夫比他大十岁,对她看得可紧了,生怕她有什么外遇或跑了,“其实我从来也没有这种想法,可见到你以后,尤其见抖到你那种目光,心就动了,不知怎么就想让你亲,让你抱。”她在我耳边柔声说著。

  “我是什么样的目光?”我笑着问。“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而且毫不掩饰。”她亲着我:“让你吻的我发现晶很会和人相拥而卧,她紧紧地贴着你,浑身每一寸肌肤都与你紧密接触,身体柔软无比,像包著一团棉花,令人与她难舍难分。

  她的小腹很丰腴,大腿略粗,并拢后没有一点缝隙,连阴道都看不见了,丰满的呈现一个Y型,摸著这丰腴的肉体,温软滑柔,手感十分美妙。

  她的手指修长,手很白,也很软。她抓住我的鸡巴玩弄著,说:“你的这个怎么会这么大,刚才好粗哦!”说著,伸出舌头来舔我的乳头,柔软的手也上下搓弄我的鸡巴。我的感觉象电流通过,浑身麻麻的、痒痒的,我这才知道男人的乳头也是性兴奋区,

  而且十分敏感。在她的爱抚下,我的鸡巴一下就硬起来了,直挺挺的傲立在那。她看着我笑了:“还是年轻,这么快就又能干了。”她抬起身子,低头亲了亲我的鸡巴,

  然后跨坐在我的上方,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向下坐去,我感觉鸡巴忽的一下就被一团柔软的滑润的肉包住了,原来她的阴道早就湿湿的了,后来我还发现,她的阴道总是湿湿的,

  她说我一摸她就会出水,一个拥抱也会使她潮湿起来。她把我的鸡巴吞汉没后,开始上下动了两下,我把手扶在她的腰部,真是十分受用。

  她忽然趴在我的身上,阴道开始耸动挤压我的龟头,而且越来越快,她的腰部一挺一挺的,阴道不停的收缩耸动,很有节奏和技巧,也十分有力,她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

  后来她的频率越来越快,就像干力气活一样喘著粗气,发出“呜呜”的叫声。我又惊奇又兴奋,从来没享受过这么美妙的性交,也没见过在床上这么疯狂的女人,

  当时甚至有点害怕。只见她脸色潮红,头发也乱了,流着汗水,两个大白乳房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我万万没想到一个平时挺矜持的女人也可以如此淫荡,如此狂放,这种刺激和惊喜无法用语言表述。

  她的阴道就像一张嘴,不停地吞吐抚弄着我的鸡巴,后来我知道了她的口交也很有技巧,原来一个女人也可以这样“操”男人,而且让男人这么舒服。

  忽然她的阴道一阵收缩,我的龟头明显地感到一阵温热,她紧紧地抱着我,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我也一阵酥麻,头脑一阵晕眩,两手紧紧地扒住她的两扇肥屁股,鸡巴用力向上顶,精液喷射而出。这一次,我们两个同时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去后,她趴在我身上没有动,我也四肢无力,膝盖以下都没有知觉,这是我从不曾体验过的性交带来的快感和享受。我们相拥著沉沉睡去……等我们双双醒来的时候已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只好起身简单洗洗,

  她穿衣时我一直在摸她的乳房,她也让我摸著一直到出门前才扣上扣子。我俩紧紧拥抱吻别,她的嘴唇软软的,接吻也很有技巧,弄得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第二天中午时分,我自己吃完午饭正在洗碗,忽然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后竟然是晶站在门外。

  我又惊喜又奇怪,上午上班的时候我们见了一面,她没什么表示,然后我就去联系工作的事了,没想到她却自己跑来了。她进门扑进我地怀里喘着气说:“昨天回去后,我们的事老在我脑子里转,

  今天我要不见见你简直就不行了,刚才在办公室我根本就呆不住,就自己跑来了。”我吻着她:“这我可求之不得。”说着我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解开了她的乳罩,开始进攻那对肥软的肉球。

  进了卧室,三把两把我们已经赤裸相对,我抱着她那丰满柔软的肉体,两手不停地摸捏著肥白的屁股,低头吸唆着她的乳头,她把头向后仰,开始呻吟。

  我把她放倒在床上,没费劲,暴著青筋的鸡巴已经滑进了她早就湿淋淋的阴道里。生过孩子的她的阴道不是很紧的那种,但实在是太舒服了,宽松滑腻,插进去一点阻力都没有,在里面肆意抽插搅动、纵横驰骋、随心所欲,十分过瘾。

  由于有昨天的经验,对她的叫床声已不再惊奇,只是十分刺激,加上她的肉棉花一般的身子,有一种沉浸在肉欲的海洋中的感觉。我使劲地抽插著,耻部和她饱满的阴阜相碰,

  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她的阴水极多,插进去会发出像是赤脚踩进泥里的“叽咕”声,再加上她的叫床声,那种刺激无法形容,结果我又提前泄出了。

  这次她也有了经验,把身子向下挪了挪,把我的鸡巴擦拭了一下,就开始为我口交。我这是第一次享受女人为我口交,她把我的鸡巴含住,用一只手辅助,先慢后快地套弄起来,她很有技巧,舌头很厉害,又搅又舔,重点是龟头,

  每次几乎都把鸡巴连根含入,柔软的手也跟着上下套弄,力道恰到好处,弄得我心中像有根羽毛在轻轻抚弄,没几下,她看看差不多了,就迫不及待地跨坐到我身上,把鸡巴对准阴道,屁股一沉,大鸡巴已经吞进她的屄中。于是,她又开始耸动挤压?